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三章 每个人都有秘密
    熊无极低头沉思片刻,道:“你说过,大角铠师团遭到了风雨狱星盗团的突袭,一时无法逃脱,只好一路逃亡到了铁原星域,试图借助这里的碎石星带和行星光环来逃避!”

    “岂不知,这正好中了风雨狱星盗团的计。,”

    “因为风雨狱星盗团也是打得同样主意,希望在消灭大角铠师团之后,借助铁原星域的复杂环境来逃跑!”

    “所以他们预先在铁原星域外围设下了陷阱,就等着大角铠师团来到,正好堵了个正着!”

    李耀脸上的肌肉不断颤动,喃喃道:“我原先一直是这么猜测的。”

    “我认为风雨重将大角铠师团一路驱赶到铁原星域,再展开决战,就是为了借助这里的地形,而之后我的突然出现,已经打乱了长生殿的所有布局。”

    “直到今天下午之前,我一直都没有怀疑过这一点!”

    “但是在听到绿洲部落的消息之后——”

    李耀从怀中取出了一张重重叠叠的桑皮纸。

    那原本是他用来手绘设计图用的,此刻却是被他用寥寥数笔,简单勾勒出了一副星域地图。

    “你看,这里是风雨狱星盗团最初突袭大角铠师团的苍龙星域,从这里到铁原星域,还要穿过两个废弃星域以及一个碎片世界,路途实在太长,变数实在太多了!”

    李耀在星海地图上指指点点,解释道,“而最后,也的确是因为在路上消耗了太多时间,才令风雨重功亏一篑!”

    熊无极扬起眉毛:“问题在哪里?”

    李耀眯起眼睛,眼中放出了毒蛇般的冷峻光芒。道:“问题在于,我了解风雨重,他的狩猎风格不是这样的!”

    “这条在蜘蛛巢星上浸泡了几十年的毒蛇,他的狩猎风格是简洁凌厉,争分夺秒,尽量减少中间环节!”

    “对他来说。狩猎方案越简单越好,每增加一个中间环节,就会多一份危险的几率!”

    “所以,今天散会之后,我回到房间,把自己代入到了风雨重的角度,重新策划这一次袭击。”

    “我发现,如果按照他惯常的风格,他完全可以在苍龙星域就展开致命一击。吹响决战的号角!”

    “苍龙星域的环境,固然不适合他逃跑,但他却可以争取到多一天的宝贵时间!”

    “一天时间,足够他从容逃跑了!”

    “为何,他一定要舍易求难,一改自己的战术风格,非要长途跋涉,故意把大角铠师团放到铁原星域来?”

    “一个老奸巨猾的资深星盗。绝不会干这种画蛇添足的事情。”

    “我只能猜测,这不是风雨重的本意。而是来自更高层,也就是长生殿的命令或者暗示。”

    “长生殿,因为某种‘原因’,一定要让这一战在铁原星域发生!”

    熊无极深吸一口气:“这只是你的猜测。”

    李耀叹息道:“我也希望只是猜测,只是多疑而已,只可惜我的直觉往往都十分准确。当我预感到危险来临时,十有**都要出问题的。”

    “我原本以为,这一局‘游戏’,已经在铁原星域外围,以我的胜利而告终。”

    “可是说不定。‘游戏’才刚刚开始,我连对手是谁,他想要赢得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在这个对手面前,风雨重这样的金丹强者,亦只是牌桌上的一张牌,一块筹码而已!”

    李耀说完,却发现熊无极的注意力完全没有集中在自己身上,他的眼神虚无缥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熊族长?”

    李耀轻轻喊了一声,熊无极才从恍惚中惊醒,目光重新聚集。

    李耀道:“熊族长,是否有什么事?”

    熊无极干咳一声,道:“没事,只是有些累了。”

    “那熊族长好好休息,我还要回去再仔细计算一下,按理说长生殿一开始绝对不知道我的存在,所以这个局肯定不是专门针对我,我必须把自己出现之后带来的所有干扰因素统统剔除,把整件事倒推回去,以没有我存在的情况,重新推演一遍,看看是否能找到对方非要把战场设置在铁原星域的‘动机’!”

    “相信,只要找到了这个动机,就能知道对方究竟在搞些什么名堂了!”

    李耀起身告辞,熊无极却是欲言又止,直到李耀走到门口,才叫了一声:“李耀!”

    李耀回头,有些不解,总觉得熊无极越来越古怪。

    熊无极双拳紧紧攥住,右臂上的钢铁手掌“吱吱”响,有些咬牙切齿地说:“相信我,无论我做了什么,都绝对是为铁原星的利益考虑!一定要相信我!”

    李耀皱眉:“什么意思,熊族长?”

    熊无极这句话出口,却是有些后悔样,颓然地挥了挥手,轻声道:“没什么,你先走吧。”

    说完,又添了一句,“假如有朝一日,事情发生变化,一定帮我照顾好沙玉兰和巫马炎,或许,可以把他们送回星空去。”

    李耀愣住,还想追问,熊无极却是再度化了一座枯朽的根雕。

    李耀满心疑惑地回到了自己房间,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沉吟片刻,将枭龙号悄悄放了出去,进入隐匿形态,藏在外面小院中,一颗大树的树洞内。

    从这个方位,刚好可以看到熊无极的房门。

    熊无极刚刚遭受重创,神情萎靡,却是没有察觉。

    李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不过最后瞥了熊无极一眼,总觉得他的眼神格外诡秘,似乎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完成布置之后,李耀就盘膝而坐,将脑细胞活跃度逐渐提升,开始反复推演从自己登上长生殿运输舰开始的每一个细节。

    这种推演,比绘制法宝结构图更加消耗心神。李耀才推演到了第七天,就头昏眼花,隐隐有昏昏欲睡之感。

    忽然,视界之内,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是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悄无声息潜入到了医院后面的小院之中。

    “果然有古怪!”

    李耀精神一振。装出均匀呼吸的样子,幸好他在思考时没有开灯,在外面看来,他应该是陷入熟睡。

    那人的斗篷下面,露出几缕白发,借着月光偶尔可以看到一张红润如婴儿的面孔。

    是烈日部落的族长,燕正东!

    “他来干什么?”李耀大惑不解。

    燕正东行踪诡秘,径直找到了熊无极的房间,轻轻推门。

    熊无极竟然没有锁门。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他会来。

    进去之后,房门却是“咔哒”一声锁上。

    枭龙号无法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声音,急得李耀抓耳挠腮,好奇心简直要从脑子里蹦跳出来。

    足足半个钟头之后,房门再度打开,燕正东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

    斗篷歪在一边,也顾不得遮掩,有些气急败坏。压低了嗓子冲着房间里吼叫:“对,我就是信不过你!这件事无论由谁提出来都可以。就是你不行!绝对不行!”

    熊无极的声音,从房间里断断续续飘来,听不太真切,什么“日月可鉴”,什么“五雷轰顶”。

    燕正东却是“嘿嘿”怪笑,道:“少来这套。咱们炼气士不信诸天神佛,只信刀剑和拳头,发这种鬼誓有个屁用!”

    “总之,我从大局考虑,不会来揭穿你的真面目。但你最好也少动这些歪心思,老老实实当你的狂熊族长吧!”

    “真要和飞星人接触,等老子死了再说!老子活着一天,绝不会让你这么干!”

    说罢,燕正东袍袖一抖,大步离去。

    李耀心里像是猫抓一样,有些吃不准要不要让枭龙号跟上去,犹豫了半天还是放弃。

    烈日部落被安排在了飞熊城一角的独立营地,和羽蛇、巨斧两部都在一起,营地中高手众多,难保不会被他们发现蛛丝马迹,那就弄巧成拙了。

    等熊无极关上房门,李耀才收回枭龙号,再次陷入深思。

    这次苦苦思索的,却是熊无极和燕正东之间的关系。

    熊无极肯定有一个极大的秘密,而燕正东也并不像是下午在议事会中表现的那样,是个蛮不讲理的莽夫,他似乎知道熊无极的秘密,有“不得不如此”的原因。

    “真是一团乱麻!”

    李耀思考了一夜,都没厘清头绪,直到黎明来临时终于打熬不住,靠着床头打了个盹,不过才睡了没多久,就被一阵急促的号角声惊醒。

    极远处,隐隐还有人在擂鼓。

    战鼓。

    “敌袭?”

    李耀大吃一惊,听出这是飞熊城中最高级别的战争号角,一般来说,只有天劫异兽大举攻城时才会吹响!

    “什么情况!”

    李耀急忙披挂上刚刚修复的天蝎战甲,大步冲出医院。

    外面已经是一片大乱,街道上哪里还有半点儿庆典的气氛,所有人都如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炼气士们大喊大叫,朝着城东方向跑去。

    “沙蝎大叔!沙蝎大叔!”

    巫马炎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一只鞋却被踩掉了,紧紧抓着李耀的手臂,弯得像个虾米,上气不接下气。

    “什么事!”李耀沉声问道。

    “烈日部落的数千炼气士闹起来了!开战!他们要和咱们开战!”巫马炎尖叫道。

    “不可能!”

    李耀悚然一惊,难以置信道,“为什么?”

    铁原六部虽然有些摩擦,但还不至于兵戎相见,昨天在议事会上大家各有立场,唇枪舌剑,但各位族长都是思路清晰,可以理喻的人,向巨斧族长和羽蛇族长虽然厌恶飞星人,但从利益出发,也同意了和飞星人的接触。

    就连昨晚燕正东和熊无极密谈,两人不欢而散,燕正东都说过会“大局为重”!

    怎么会,闹到要开战这么严重!

    “烈日族长燕正东,被杀了!”

    巫马炎几乎要哭出来,惊慌失措道,“烈日部落的人,似乎掌握了什么证据,说什么是熊爸杀他灭口的,他们要为族长报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