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八章 借尸还魂!
    熊无极在池塘边一块大青石上坐下,钢铁义肢轻轻敲击着石块,怔怔看着池塘中月亮的倒影,片刻之后道:“今晚把你找来,正是要谈这一笔大交易,不过,在交易之前,我很想知道,你对于天劫,是否有什么新的看法?”

    “上次谈到天劫,你只是听沙玉兰转述,这次你亲历了天劫之卵爆发的全过程,我想知道,你为一名飞星人,是否还能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来解释天劫之谜,所谓天劫,究竟是什么?”

    李耀也在熊无极身边,找了一块稍小的青石坐了下来,将脚下一颗小石头踢进池塘,“噗通”一声,月影碎裂成了点点银芒,恰似一片波动的宇宙。△↗,

    “我在天劫之战中,曾经有一段恍恍惚惚的经历,长达几个钟头的高强度厮杀,在我的意识中却只过去了短短五分钟,那种感觉,就好像我变成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存在,完全被魇住了。”

    李耀深思道,“天劫之战后,我发现自己的境界并没有大幅提升,但是‘杀戮技巧’却是疯狂暴涨,而‘杀戮**’亦是在骨髓深处蠢蠢欲动。”

    “我,变得更加擅长战斗,更加热衷于杀戮!”

    “这种情况,并不是我一个人独有,刚刚参加过第一次天劫之战的巫马炎,亦是如此,他在这一战中,居然临战突破,实力达到了炼气期十六重!”

    “要知道,他还不到十四岁!”

    “这些事情,令我十分疑惑。”

    “夜深人静时,我反复思索天劫之卵爆发的全过程,思考天劫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它为什么要对铁原星域。进行如此复杂而低效的攻击,特别是天劫之卵爆发,简直不像是一场毁灭,只是一场……训练而已!”

    “直到今天早上,我忽然有了一个极其疯狂的猜测,可以完全解释整件事情!”

    “熊族长不来找我。我也会找个机会,专门和你说这件事。”

    熊无极眼神一动,道:“什么猜测?”

    李耀深吸一口气,道:“很多人都把天劫当成毁灭,甚至是更高等文明试图消灭人类文明的武器,但我觉得这种说法并不确切,更难以解释不同类型的所有天劫。”

    “在古代修真界,留下过很多强者对抗天劫的传说,据说这些强者只要抵御住了天劫。就会‘飞升’到一个全新的仙境,甚至见识到许多奇形怪状的‘仙人’。”

    “倘若天劫只是毁灭,这些仙人和仙境,又怎么解释?”

    “而在铁原星域,天劫虽然几乎毁灭了铁原星,却也留下了宝贵的巨灵战族传承!”

    “所以,我的猜想是,这一次天劫。的确是由‘巨灵战族’发出,但目的并不是完全毁灭。而是以某种形式,将他们的文明传播开来!”

    “哦?”

    熊无极眼底星芒乱跳,不动声色道,“这不太符合常理,哪一个文明会随意将自己宝贵的传承泄漏给别人?把传承赠与我们,对巨灵战族又有什么好处?”

    李耀点头道:“巨灵战族的动机。的确困扰了我很久,正常情况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就好像一名元婴老怪,纠缠着路边一个素不相识的少年。非要将自己的修为统统送给他,哪有这种好事?”

    “但后来,我想到了唯一一个可能。”

    “倘若,这个元婴老怪快要死了呢?”

    “如果,巨灵战族的文明,濒临灭亡,甚至已经灭亡了呢?”

    李耀双眸闪闪发亮,喃喃道:“生存、延续和扩张,是每一个文明的本能,一般情况下,巨灵文明当然不会将自己传承轻易付之于人,但是,倘若他们的文明遭遇了灭顶之灾,他们的强者经过精密计算,结论是绝对无法逃脱,那么——”

    “以某种形式,将自己的文明火种蕴藏于类似陨石的物质之中,在星空中漫游,搜寻适合的星球和种族,去接受自己的文明之火!”

    “这是否,是一种合理的可能?”

    沙玉兰忍不住插嘴道:“倘若是传承,为什么要用如此极端残酷的方法来送给我们?”

    李耀冷冷一笑:“只要经历过巨灵幻境就知道,巨灵战族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们的本性就是战斗,他们的文明,亦是建立在战斗的基础之上!”

    “是以,他们的传承,肯定是以最暴烈,最残酷的方式来延续下去,因为他们要遴选的,是最冷血,最残暴的战士!”

    沙玉兰忍不住道:“可是,若我们没有坚持下来,完全灭绝了呢?”

    李耀道:“灭绝,就灭绝了!我想,巨灵战族未必只送出了这么一份传承,或许有很多‘天劫’在星海之中漂流,这就是他们的考验,只有通过考验的种族,才有资格接受他们的传承!”

    “这就好像,有些邪派高手掠夺来无数孩童,施加最残酷血腥的修炼,哪怕其中大部分人打熬不住死掉都无所谓,只要有一个最强、最狠、最凶的坚持下来,得到了他的衣钵,那就足够了!”

    “古代修真者所谓的经过天劫,见到了仙人和仙境,大有可能也是如此,他们都是通过了某种文明的考验,得到了这种文明的一部分传承!”

    沙玉兰轻轻一颤,喃喃道:“太可怕,如果天劫的真相是这样,那实在太可怕了。”

    “很可怕,也很正常,很合理。”

    李耀眯起眼睛,道,“举个例子,倘若有朝一日,人类文明也即将灭亡,我们无法阻止,只有能力送出一份传承,其中蕴含着我们文明的精髓,那么,难道我们会不在这份传承上,设置一些考验吗?我们可能让随随便便什么种族,都得到这份传承吗?”

    沙玉兰有些迷茫:“我不明白。”

    李耀道:“举个例子,如果有一种生物。长的像是蜈蚣和蛆虫的混合体,你会希望它接受人类文明的火种吗?”

    沙玉兰浑身一颤,下意识摇头。

    李耀道:“这就对了,好似蜈蚣和蛆虫的生物,好歹还在我们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但是我想。星辰大海,浩瀚缥缈,或许还有无数种我们完全无法理解的生命形式。”

    “想象一下,有朝一日,我们人类文明的传承在渺渺星空中漫游,这时候,我们同时发现了两个种族,其中一个种族就像是石头成精,在我们眼中。完完全全是一种非生命形态;而另一个种族长得却像是猴子。”

    “那么,我们会把传承交给谁?”

    “当然是猿猴种族了!”

    “再想象一下,有两个猿猴种族,其中一个性格温和,相信‘正义’、‘秩序’和‘道德’;另一个却是生性残暴,杀伐不休,甚至父杀子,子弑父。我们又会希望将自己的传承交给谁呢?”

    “很明显,我们会在传承之中。设立一种极其复杂的检测系统,来检测某个种族的生命形态以及道德观念是否和我们符合,如有可能,就选择一种和我们最为相近的种族,来接受人类文明的火种,对不对?”

    “发生在铁原星域中的一切。或许,就是‘巨灵文明’,在进行这种判断罢了。”

    “巨灵文明,建立在战争的基础上,好战。就是他们最高的道德标准!”

    沙玉兰苦笑:“如果真是这样,真希望能够拒绝这份莫名其妙的馈赠!”

    李耀的声音有些阴冷:“既然找到了一个和巨灵战族比较相似的种族,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弃?我甚至觉得,天劫又不仅仅是传承这么简单,它在潜移默化之中,改造着铁原星上的人族!”

    “每隔十几年就爆发一次的天劫之卵,令铁原人疲于应付,所有资源都投入到了战备之中,无法发展出更加高级的文明,最后就变成了一个只会杀戮,不会建设的纯粹战斗种族。”

    “而在每一次天劫之战,每一次战意共鸣的过程中,巨灵战族的传承,都会在我们的脑域中,不断释放,扩张!”

    “年复一年,或许数百年,数千年当中还没有太大的影响,但如果是上万年呢?”

    “会不会到最后,铁原星上的人类文明,就忘记了一切,只知道用最原始的方法来战斗,变成了一支新的‘巨灵战族’?”

    “刚才我说‘传承’二字,仔细想想,并不精确!”

    “或许,这就是一种‘夺舍’,是一个文明对另一个文明的‘夺舍’,是巨灵战族用铁原人族的身躯,来‘借尸还魂’!”

    “想想那些沉溺于巨灵幻境中不可自拔,走火入魔的炼气士。”

    “在我们看来,他们是走火入魔,可是换一个角度来看,他们是否更像是新一代的巨灵战族呢?”

    “想想我最开始说的那个小故事,一个濒死的元婴老怪在街边找到了一个少年,一定要把自己的传承交给少年,他真的只是想让传承延续下去,还是可以通过某种方式,夺走少年的身体,在少年身上重生呢?”

    “这,就是我猜想的,天劫的真相!它不是要消灭我们,它是要转化我们,把‘我们’变成‘他们’!”

    李耀说完,静静地看着两人。

    沙玉兰目瞪口呆,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

    熊无极却是面无表情,似乎早就猜到了这一点。

    “很好。”

    他缓缓开口,“你的猜想,和我一直在心底琢磨的念头不谋而合,只是我身在局中,很多时候没有你这个局外人想得那么透彻,今天听你一说,才是豁然开朗!”

    “既然彼此对于天劫的理解相差不远,那么接下来的交易,就可以少费很多口舌。”

    “李耀,我现在要和你谈的这笔交易,并非在咱们两个之间进行,而是关系到整个铁原星的命运!”

    “直说吧,我,希望消除五千年的隔阂,让铁原人和飞星人,恢复交流和接触!”

    -----------

    第四更到位!

    快月底了,大家还有月票推荐票的走起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