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七章 逐出宗门!
    铁原人不喜繁文缛节,更何况十万炼气士聚集在一起,也没办法安排太过繁琐的仪式,李耀听巫马炎介绍,所谓典礼,就是观看一段来自五千年前的视频,就算大功告成!

    “唰!唰!唰!”

    广场四周,分别升起了几十根粗大的光柱,在天空中弥漫成了一张铺天盖地的巨大光幕,几十里外的人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这样的神通,李耀在天元界,第一次参加极限生存挑战赛时曾经见识过,然而这里的光幕,却是更加巨大,清晰,就像是在飞熊城中数百万居民头顶,呈现出了一座巍峨的巨人世界。

    巫马炎说,制造光幕的法宝来自天劫降临之前的黄金时代,只存储着唯一一段视频。

    五千年来,铁原六部消耗了无数珍贵的资源来维修和保养这具法宝,但随着岁月的流逝,这具法宝还是日渐损耗。

    据说在数百年前,每年六大部落都会举行成年仪式,将这段视频拿出来播放一次。

    但是随着光幕法宝的不断损耗,现在只有每次天劫之战胜利后的大典上,才会拿出来播放一次了。

    夜幕如波涛汹涌,光影似龙鳞闪动,很快凝聚成了一幕以黑色和红色为主基调的画面。

    黑色是烟雾缭绕的天空,红色则是熊熊燃烧的城市。

    那原本是一座规模比飞熊城还大十倍的超级城市,此刻却在火海中化了一片残骸。

    毁灭的红莲映照之下,是一群仿佛从泥土里挖出来的汉子,他们身上都穿着天衣无缝,如皮肤一般的战斗服,大部分人浑身浴血。头发烧焦,似乎刚刚在城市废墟中,经历了一场血战!

    上万名汉子分成六队,每一队的最前方是一面巨大的战旗,上面的战徽和铁原六部一模一样。

    六名格外高大的壮汉扛着战旗,缓缓朝镜头走来。在立体光幕的呈现之下,就像是从天空降临地面的巨人。

    十万炼气士鸦雀无声,飞熊城中的数百万居民,哪怕曾经见到过这一幕的老人,亦是屏住了呼吸,默默观看。

    六名壮汉将各自宗派的战旗扛到了最前方一座崩塌的废墟之上。

    李耀听巫马炎小声道,这座正在燃烧的城市,就是五千年前铁原星上最大的城市,亦是六派联合政府的所在地。

    而这座近乎融化的废墟。就是原先的联合政府大议事会,是整个飞星界的决策中心。

    此刻,上万名家园派的炼气期修真者,神情肃穆地注视着自己宗派的战旗。

    战旗在化废墟的飞星界决策中心之上,迎着狂暴的罡风,猎猎响。

    “我,杨开成,狂熊会外门弟子。以狂熊会四千五百二十四名炼气期弟子的名义,在此宣布!”

    六名壮汉。卓立于废墟之上,其中一名脸上有块赤色胎记的壮汉,第一个越众而出,刀锋般的目光逐一扫过下方的六派弟子,大声喝道,“狂熊会会长熊震。前任会长、藏经阁主青凤上人,长老夏侯良、东嘉平、谢天灵……及所有逃离铁原星的狂熊会门人!”

    “贪生怕死,临阵脱逃,违背门规,背叛了狂熊会创立的精神!”

    “我们四千五百二十四名狂熊会炼气期弟子。一致决议,裁定如下!”

    “将会长熊震,逐出宗门,永世不得回归!”

    “前任会长、藏经阁主青凤上人,逐出宗门,永世不得回归!”

    “三大长老,及所有叛逃星空之狂熊会门人,统统逐出宗门,永世不得回归!”

    下方,无数狂熊会门人,吼声如雷。

    杨开成用力一挥战旗,退了回去。

    第二名头发被烧焦的壮汉,大步踏出,如红莲绽放的大旗迎风招展:“烈日盟九级执事徐昊焱,代表依旧留在铁原星上奋战的六千七百二十五名炼气期门人宣布!”

    “所有叛逃星空的烈日盟门人,触犯帮规,罪不容恕!”

    “我们一致决议如下!”

    “将盟主费正阳,逐出烈日盟,终生通缉,一旦此獠回归铁原星,所有门人共诛之!”

    “将烈日盟五大长老,逐出烈日盟,并终生通缉,一旦在铁原星上发现他们的踪迹,所有门人共诛之!”

    “将烈日盟所有叛逃星空的门人,全部逐出宗门,永世不得再度收录门下!”

    徐昊焱也用力挥舞了一下烈日战旗,下方无数穿着赤红战袍的壮汉发出雷霆咆哮。

    接下来,巨斧门、羽蛇教、银月宗、天狼堡的四名炼气期弟子代表,亦纷纷上前,摇动宗门大旗,以全体低级弟子的名义,将六派宗主、长老和所有流亡星空的门人,统统逐出宗门!

    “此刻,铁原星上,再没有半个筑基修士,只剩下我们这些炼气期的低阶修士,原先修真界中,虾兵蟹将一样的存在!”

    第一个上前的狂熊会修士杨开成,再次上前,声若洪钟,“不过,那又如何?”

    “大家都是人,哪怕元婴老怪,都没有比咱们多长一条胳膊!要我说,这帮元婴,说不定还比咱们少长了两个蛋蛋!”

    下方一片哄笑。

    杨开成脖子上爆出青筋,面红耳赤,高声喝道:“这些不长卵蛋的金丹和元婴,都落荒而逃了!只有我们这些炼气期还留在铁原星上战斗!他们害怕天劫,但我们绝不畏惧,哪怕豁出一切,都要和这天劫斗上一场!哪怕斗上一千年、一万年都绝不投降!”

    “或许,我们会失败;或许,我们会死亡;或许,在这片荒芜的大地上,我们的文明传承坚持不了多久,最终会变成茹毛饮血的野人,重新回到文明的开端!”

    “那!又!如!何?”

    “十万年前,我们人类文明的祖先,还不是从茹毛饮血的野人。从一个个原始蛮荒的部落,筚路蓝缕,战天斗地,逐渐领悟了修炼的奥妙,不断发展壮大,最终创造了灿烂辉煌的文明!”

    “即便我们真的回到了部落时代。大不了在进化之路上,重新走上一趟!”

    “我宣布,从今天起,狂熊会,改名为‘狂熊部落’,我们要像十万年前的原始人一样,在无比险恶的环境中,繁衍生息,重建文明!”

    “我宣布。从今天起,烈日盟改名为烈日部落!”

    “我宣布,从今天起,羽蛇教改名为羽蛇部落!”

    滞留在铁原星上的飞星六宗,统统改称部落,代表着从这一刻起,他们和星空中的同门,彻底分道扬镳。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修真者不能守护家园,守护同胞。和一条臭虫又有什么区别?这次天劫,让‘修真者’这个名字彻底蒙羞,成为了逃生怕死,临阵脱逃的代名词!”

    “就让那些无胆鼠辈顶着修真者的名字,在星空中抱头鼠窜吧!从今天起,我们彻底放弃‘修真者’之名!我们。是炼气士!”

    “炼气士!”

    “修真者有多远就滚多远,我们炼气士会永远守护铁原星!”

    “炼气士!炼气士!炼气士!炼气士!”

    一开始,只是夜空中巨大光幕上,五千年前的古代炼气士在呐喊。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地面上的炼气士们也脸红脖子粗。眼里噙着泪,呐喊着这个名字。

    到最后,整座飞熊城,不分男女老少,亦不分炼气士和普通人,所有人都在异口同声地呼喊着。

    飞熊城,变成了一片咆哮的海洋。

    ……

    深夜,持续了半天的大典终于结束,尽管大街小巷上还有酩酊大醉、欢呼庆祝的人群,沙玉兰的医院中却是颇为清静。

    医院后方,一处清静的池塘旁边,李耀、熊无极和沙玉兰三人,正在月光下散步。

    “咔嚓!”

    熊无极从断腕中射出一缕缕真气,操纵着钢铁义肢,还从路边捡起一颗颗的小石子丢到池塘中,荡漾起了一圈圈的涟漪,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谢谢你,李耀。”

    熊无极真心实意道,“你实在帮了我太多太多,无论是在天劫之战的战场上,还是……这条钢铁义肢!”

    李耀一笑,道:“我说过,会让熊族长看到,什么是真正的修真者!不过在战场上,最受震撼的反而是我,因为熊族长反而让我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炼气士!”

    “这条钢铁义肢,无关其他,纯粹是我敬佩熊族长的武勇!铁原六部第一勇士,真是当之无愧!”

    “现在,这条钢铁义肢不过是用普通金属材料勉强凑合,等到天劫之战的战利品分配完毕,似乎还可以用一些异兽残骸中提炼出来的金属,再重新强化一下,不敢说恢复百分之百的实力,我相信至少能恢复到七八成以上!”

    “有朝一日,我若是回到了星空,或许还能帮熊族长炼制一条更强的灵械义肢出来!”

    李耀并没有说谎,他已经做摸出了好几套灵械义肢的设计方案,只不过都需要有非常精密的设备,以及多种铁原星上没有的天材地宝和特种合金来配合,是以只能先炼制出这样一条黑铁义肢,暂时使用。

    熊无极在池塘边站定,表情逐渐变得严肃,郑重道:“放心,你一定有机会回到星空的。”

    李耀眼角一跳,表情也认真起来,道:“我记得熊族长曾经说过,天劫之战后,会和我谈一笔大交易,现在,是否到了交易的时候?”

    ---

    看到有书友提问:

    老牛,你这个战力配比不对,大家都是族长,熊无极一个就能干掉一头天灾级异兽,另外五个加起来好歹能打三个吧?怎么打一个比较弱的都这么吃力?

    老牛说,不是这样。

    熊无极,是“铁原六部第一勇士”,这是什么概念?

    这么说吧,只有远远超过第二,公认的至强者,才有资格获得这个称号,第一勇士和第二勇士之间的实力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而“族长”、“掌门”这种东西,在老牛这里,从来都不是顶尖战力的代表,因为“族长”属于管理岗,“强者”属于技术岗,it公司的大佬,可以是技术玩得最好的,但也可以是不怎么懂技术,而且往往后者居多,至少一个日理万机的老总,很难成为公司里技术“最”好的,是吧?

    好比说,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和鳌拜同是“四大顾命大臣”,其中“满洲第一勇士”鳌拜可以手裂虎豹,有万夫不当之勇(仅以小说论),总不能看到鳌拜撕了个老虎,就认为索尼也能随便撕老虎玩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