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二章 巫马炎
    见李耀神色诡异,却没多少畏惧之色,沙玉兰加重了语气,道:“光是血肉之躯的折磨,就已经令人痛不欲生,而炼气士在修炼另一种神通时,脑域还要受到极大的冲击,就好像……将另外一段完全不属于你的记忆,硬生生插入你的大脑一样!”

    “若非神魂坚固到极点,否则是绝对承受不住的!”

    “稍有不慎,就会走火入魔,丧失心智!”

    李耀的眼睛越瞪越大:“将另外一段记忆,插入我的脑域?”

    沙玉兰点头,声音低沉:“是一段无比血腥,无比恐怖的非人记忆!”

    “铁原星上的孩童,从小就会进行炼气士的修行,那时候他们的血管和经络尚未长成,可塑性很强,而脑域也没有完全发育,都是一片空白,可以承受住较大的冲击。△,”

    “这样的话,一点一滴,循序渐进,慢慢提升难度,其中一些人还能够咬牙坚持,最终变成炼气士!”

    “你我这样的成年人,经脉和脑域已经定型,再想提升,就要承受无比的痛苦!”

    “就算你咬牙熬过了所有的关卡,最多修炼到炼气期六七十重,也就是相当于一名筑基修士,又有什么必要呢?”

    “现在,你还想进行炼气士的修行吗?”

    李耀点头:“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一试,这或许是我解开黑蛛死咒的唯一办法!”

    熊无极霍然起身,走到李耀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沉声道:“我们铁原六部建立之初,当时的先辈就在一起发过誓,绝不私藏任何神通。反而是要用所有人的智慧,来不断强化、拓展神通!”

    “任何人,只要愿意学,肯吃苦,我们都会尽心尽力去教会他!”

    “多一个人学会神通,人类就多一分战力。就多一分在天劫之中生存下去的机会!”

    “所以,我可以不在乎你的身份,让你领略一下炼气士的神通,只怕你在第一关就痛哭流涕,求饶放弃了!”

    “但是,听清楚。”

    “你不接触炼气士的神通,我还可以把你当成一个平民,在天劫来临时,让你躲在飞熊城里。”

    “可是。若你真的坚持了下去,接触到了炼气士的神通之秘,我就会把你当成一个炼气士来看待!”

    “天劫之战开始时,每一名炼气士都要冲锋在前,第一个冲,第一个杀,第一个死。”

    “到时候,倘若你畏葸不前。甚至临阵脱逃的话,我会亲手干掉你。”

    在他如大山般逼人的气势压迫之下。李耀分毫不让,死死盯着他怒火熊熊的双眼,一字一顿道:“我不是炼气士,我是修真者,我会让你知道,真正的修真者。究竟是什么样子!”

    熊无极和沙玉兰离开病房之后,李耀再次进入深度睡眠。

    沙玉兰临走之前,在他身上均匀涂抹了大量的药膏,都是狂熊部落在数千年发展中慢慢摸索出来的疗伤草药,又用沙玉兰独特的按摩手法。将药力瞬间渗入血肉之内。

    是以这一次深度睡眠,修复效果要比先前几次好得多。

    中午过后,再次醒来时,李耀体内的帝王沙蝎毒素已经全部排除,重新恢复了炼气期巅峰实力。

    熊无极和沙玉兰没有再出现,但沙玉兰的独生子巫马炎却是兴冲冲地跑来找李耀。

    从沙玉兰口中,李耀已经得知,这个性格倔强的少年,从小就知道自己来自星空,亦知道这里的人,对飞星人的风评不佳。

    沙玉兰依靠一手高明的医术,在狂熊部落里活人无数,炼气士素来以豪迈勇猛自诩,亦不好意思欺负他们孤儿的寡母,反而对他们还是相当照顾。

    但偶尔闲聊之间,谈到当年发生的一切,不免会对逃到星空中的修真者大加鞭挞,讥笑他们是无胆鼠辈。

    自幼生长在这样的环境,自尊心极强的少年巫马炎,完全无法忍受这样的言语,却是打算用实际行动,来洗刷飞星人身上的污名。

    他从五岁起,就进入到飞熊城中的神通大殿,接受炼气士的修行。

    当痛苦无比的修炼,令一个个铁原星的土著少年都打熬不住,灰溜溜败下阵来时,这个毅力惊人的飞星少年,却是咬牙坚持了下来,一次次提升难度。

    今年,巫马炎不过十三岁,却已经修炼到了炼气期十二重。

    在狂熊部落,乃至整个铁原六部的历史上,这个修炼速度,都堪称无比震撼。

    在天元界,若是一名少年十三岁就能修炼到炼气期高阶,那简直是超级天才中的超级天才。

    即便在灵能比较浓郁的飞星界,十三岁能够觉醒灵根,都堪称是绝世天骄,凤毛麟角的存在,更不用说十三岁就快冲击炼气巅峰了!

    是以,连狂熊部落的族长,铁原六部第一勇士熊无极,都愿意收这名来自飞星的少年当义子,而在狂熊部落中居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对,就是因为巫马炎用实力,证明了一切!

    这样的身份和经历,令巫马炎养成了偏执和激烈的性格,平素好勇斗狠,无事生非,俨然是飞熊城中的一个小霸,和周围几个部落中的少年都经常发生冲突,早已名声在外。

    不过,在李耀这个救命恩人面前,他却是乖巧伶俐,像个普普通通的十二三岁少年。

    他昨晚也受到了重伤,不过皮糙肉厚,休息一夜,竟然好了大半,听说李耀也逐渐恢复,连忙跑来看他。

    “大叔,你实在是太厉害了,被帝王沙蝎狠狠刺了一下,竟然这么快就恢复如初!”

    “喏,大叔,我说过要给你带好东西吃,这是飞熊城里最肥美的烤牛肉,我把你的故事一说。老板很是佩服你的武勇,免费送给你吃的,真不是我硬抢过来的,很香吧?”

    “大叔,我妈说你好像失去了记忆,不过你能听懂我们的话。对不对,我叫巫马炎,大叔你叫什么名字?”

    “哎呀,差点儿忘了,大叔你什么都想不起来,那也不能老是叫你大叔、大叔的啊,这样吧,我帮你起个新名字,在你想起自己是谁之前。先这么叫!”

    “既然大叔你这么厉害,可以一口气干掉两只帝王沙蝎,那就叫你‘沙蝎’好了!”

    “在我们狂熊部落,原本就有这个规矩,小孩出生的时候,当爸爸的就会出去猎杀一头妖兽,猎杀到了什么,孩子的小名就叫什么!猎杀到越厉害的妖兽。孩子将来就越威风,哈!”

    “帝王沙蝎。虽然算不上顶级妖兽,但是又会打洞潜行,又会放毒刺杀,也是很难缠的,正好配合大叔你的身份,虽然实力不怎么强。却是彪悍到了极点!”

    “大叔,你吃饱喝足之后,我带你去飞熊城里转转,我妈说了,要带你出去见见世面。或许会刺激你的大脑,让你想到更多的东西。”

    “对了,熊爸还说,让我带你去兵工厂里选几样趁手的兵器,等到天劫之战开始时,大叔你也要大显身手啊!”

    巫马炎手舞足蹈,连珠炮一般说着。

    这是李耀和熊无极、沙玉兰两人商定好的说法。

    毕竟,沙玉兰是一名非战斗型修真者,是一名医生,而李耀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战士。

    当年接纳沙玉兰,亦是花了狂熊部落不少时间,直到今天还有一些死硬分子颇有意见。

    更不用说李耀这个来历不明的战斗型修真者了。

    再说,天劫之战开始,其余五个部落都会赶来驰援。

    据熊无极说,自从沙玉兰来到狂熊部落之后,铁原六部对于飞星人的看法就逐渐分裂成了两派。

    其中三个部落渐渐接受了沙玉兰的存在,经常会有人来找沙玉兰看病。

    但是包括烈日部落在内,却是有三个部落顽固到底,死都不肯和修真者接触。

    因为狂熊部落接纳了沙玉兰这件事,双方的关系闹得很僵。

    这时候,倘若李耀修真者的身份暴露,并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就让他伪装成是中毒失忆,反正有熊无极和沙玉兰帮着遮掩,短时间内应该不至于有什么问题。

    等到一个月之后,天劫之战过去,再从长计议不迟。

    李耀的感知十分敏锐,总觉得两人还有什么事在隐瞒着他,也不知道熊无极所说的“更大的交易”又是什么。

    不过他并没有从两人身上感知到什么恶意,便点头答应下来。

    至于熊无极所说,要给他选几样趁手兵器的事情,也是他主动提出。

    来而不往非礼也,人家这么大方对他敞开炼气士的神通,他当然也要拿出一些东西来交换,只有彼此互相交流,整个文明的修炼水平才能不断提高啊。

    他想要研究一下炼气士的常用武器,看看是否能够进行一番改进,也是为一个月后的天劫之战,提高几分胜率。

    “之后一个月,就以‘沙蝎’的身份活动吧!”李耀暗暗道。

    他跟随着巫马炎,在飞熊城中参观起来。

    巫马炎的单人战车,在昨天的狩猎之中严重损坏,今天两人是徒步出行。

    飞熊城给李耀的第一感觉,就是一座灰雾缭绕的钢铁之城。

    宽阔的街道两旁,所有建筑都是钢铁结构,巨大的红砖就裸露在外面,很少进行粉刷,显得无比粗糙狂野。

    街道上来往的行人,大多牛高马大,孔武有力,就连妇女的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肌肉健硕,油光发亮。

    穿过一条街道,前方进入高楼林立的主城区,半空中架设着巨大的钢轨,一列列傻大粗黑的真气列车呼啸而至。

    这些真气列车的车头,都矗立着十几根烟囱,发出刺耳的噪音,“呼呼”喷射着黑烟白雾,驱动数十米长的车身风驰电掣,虽然速度没有晶轨列车那么快,威势倒也惊人。

    “上车吧,沙蝎大叔,我带你去兵工厂!”

    ------------------

    昨天本来要五更的,不过快下班时,家里人打电话来说,儿子发烧了。

    跑医院一看,先说支气管炎,后来又说肺炎,还得挂一个礼拜的盐水。

    没办法,昨天晚上折腾,今天又折腾了一个白天,到现在才更新第一章,大家见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