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五百五十九章 生于铁原,死于铁原!
    “天劫降临之前,是飞星人族文明的黄金时代,一切都是那么生机勃勃,积极向上,仿佛没有任何困难能够阻挡住我们前进的脚步。⊙,”

    “可是,天劫降临的消息,却一下子将我们从黄金时代,拖入到了绝望的黑铁时代。”

    “黑铁时代出生的新人类,对于世界的认知,从一开始,就和黄金时代的老一辈不同,彼此的隔阂和敌意,几乎是与生俱来。”

    李耀不明白:“大难临头,大家更应该团结一致,就算看不顺眼对方,大不了互不往来,还有什么敌意呢?”

    沙玉兰道:“最初计算,天劫将在七十多年后发生,而随着观测天劫神通的不断发展,一次次修正轨道和速度,最后精确计算出来的打击时间,是一百零一年之后。”

    “一百年,足够诞生好几代人了。”

    “试想,你是一名出生在黑铁时代的家园族,从牙牙学语时大人就告诉你,几十年之后,文明将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而全部的希望,就是打造一块巨大无比的盾牌。”

    “你的父母,你的祖辈,你的兄弟姐妹,全都以这个目的不懈努力着,你们全部的生存意义,就是打造这样一块盾牌!”

    “你们当中的修真者,或许会短暂进入到星空之中,去建造行星防御系统。”

    “你们中间的普通人,则是日夜不休地在地上挖洞,打造一处处深达数百米的地底避难所。”

    “大家都透支生命,燃烧神魂。”

    “无数修真者倒在了行星防御大阵的建造过程中,甚至是被呼啸而来的星空陨石压成肉饼。”

    “而无数普通人也在地底塌方、地下毒气肆虐、地底妖兽侵袭的过程中,壮烈牺牲。”

    “当你经历了这一切,当你的父亲死在行星防御系统中。当你的兄弟在地底被妖兽撕碎,当你都因为行星防御计划伤痕累累,付出一切。”

    “这时候,你忽然知道另外有一些人,竟然不愿意留下来和你并肩战,竟然准备抛弃你们。抛弃家园,落荒而逃!”

    “而且,他们不止是落荒而逃这么简单,他们还拿走了大量的资源!”

    “这些资源,原本可以帮助你们的盾牌,铸造得更大一点,更厚一点,能够保护更多的人!”

    “但现在,因为这些人的怯懦。能够保护整个文明的盾牌,变得更小,更轻,更薄。”

    “你,对这些人会怎么想?”

    李耀愣住,陷入深思。

    沙玉兰继续道:“星空族这边,也是一样的,星空族的新生代从一出生就被告知。他们的使命就是炼制出无数晶石战舰,带领文明扬帆远航。”

    “几十年间。同样有无数人牺牲在工岗位上,同样涌现出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很多炼器师,日夜不休地绘制着星舰结构图,画着画着,就一头栽倒。不再醒来!”

    “每一个星空族都坚信,只要多炼制出一艘星舰,就能多拯救一些人的生命,就能延续文明!”

    “假若,你是这样一个星空族。当你知道,还有一些人,因为他们的愚蠢和顽固,害怕探索星海,而偷走了大量的资源,居然去炼制一个大而无当的乌龟壳子,你又会怎么想?”

    “少一分资源,就少一艘星舰,少一艘星舰,就有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无法逃出生天!”

    李耀默然。

    这还真是无法解开的死结。

    沙玉兰道:“更何况,随着双方计划的不断推进,社会形态都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家园族的社会结构,以地下避难所为核心,在地下避难所尚未建成之前,他们先在地面上建立了无数的封闭式大城,模拟地底环境,万一有几块陨石突破防御,轰击地面,也能在地底继续坚持。”

    “几十年间,为了模拟天劫来袭的状况,他们甚至用莫大神通,人为制造出一场场陨石雨,进行实战演习。”

    “而星空族,为了适应今后在星海之中,以一艘艘星舰为单位的小型社会,就将所有人都分成了一个个的小城镇,小的有几万人,大的有几十万人。”

    “每一座小镇,都是一个虚拟的星舰社会,小镇中的居民,以后都将登上同一艘星舰。”

    “六大宗派的修真者,也借此机会,深入到各个‘星舰小镇’中,发展出不同的支脉和分部,为星舰的领导者。”

    “每当一艘星舰炼制成功,就会有一个城镇进行整体搬迁,所有人都迁移到星舰之上。”

    “多年准备,大家都适应了这种小规模的社会体系,倒也有条不紊,并没有闹出太大乱子。”

    “可想而知,这两种特色鲜明的社会形态之下,诞生的新生代们,彼此之间有多么陌生,而敌意又有多么浓烈了!”

    听到这里,熊无极忽然焦躁起来,抬高嗓门道:“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东西,说说‘盗火行动’吧!”

    沙玉兰顿了一顿,脸上的淡定从容第一次被撕裂,幽幽道:“双方虽然敌意很深,但终究面临着同样的威胁,为了大局考虑,并未擦枪走火,局面一直持续到了第一百年,也就是天劫降临之前。”

    “这时候,家园族终于建造好了行星防御大阵,只是因为资源不足,并未达到原本的恒星级法宝级数,只是一座‘准恒星级’法宝而已。”

    “而星空族,也炼制出了大量的星舰以及星空城镇。”

    “受限于技术水平,星空城镇并没有跨越星域的航行能力,更不用说跨越大千世界了。”

    “但优点是体积巨大,拥有自己的自循环式生态圈,可供大量普通人居住。”

    “终于,到了分道扬镳的时候!”

    “一个文明的两个分支,即将踏上不同的逃生之路!”

    “如果只是这样。或许在千百年之后,双方的隔阂还能逐渐消除,重新融合到一起。”

    “但就在这时,发生了‘盗火行动’。”

    “星空族,大多是以前的六大宗派中高层,掌握着宗派内最机密的修炼神通和修炼设施。”

    “很多传承自星海帝国的修炼神通和设备。都是只能读取、使用,无法复制、仿造的。”

    “根据协议,星空族离开之前,会留下一部分的神通和修炼设备。”

    “可是,谁都没想到,在星空族中,已经有一些新生代成长起来,掌握了部分权力,成为了最后撤离行动的骨干!”

    “总共有两百八十一名新生代的星空族。达成了秘密协议,实施了‘盗火行动’,偷龙转凤,将大量应该留下来的神通和修炼设备,全部偷走!”

    “等被人发现时,他们已经驾驭星舰,逃之夭夭!”

    李耀瞠目结舌:“太卑鄙了吧!”

    神通和修炼设备,乃是一个修炼宗门的根本。这些东西都被偷走,宗派就传承不下去了!

    怪不得。铁原星上只剩下“炼气士”,原来大量的神通,全部失落!

    这就难怪,炼气士对修真者会有如此之大的怨气了!

    沙玉兰幽幽道:“在文明的延续,上百亿人的生死面前,还谈什么卑鄙。谈什么道德?”

    “这些新生代,对星空派的理论坚信不疑,认为留下铁原星上只有死路一条,这些神通和修炼设备,只是给家园族陪葬。”

    “既然如此。还不如都偷出来,让星空族变得更加强大,让文明延续下去的几率更高!”

    “每一种神通,就是一枚文明的火种,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让人类文明的火种传承下去,如此而已。”

    “很卑鄙,很残忍,但也很现实的选择。”

    “家园族发现之后,当然勃然大怒,却是无可奈何,他们虽然也有一些星舰,却缺乏驾驭的人员,天劫将至,大部分人都要留在行星防御大阵内燃烧神魂,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星空族狼狈逃窜。”

    “终于,天劫降临!”

    李耀屏住呼吸,尽管明知道飞星人族文明逃过一劫,还是生出了惊心动魄之感。

    沙玉兰苦涩道:“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原本分成三个波次的陨石雨打击,竟然又分化出了第四波次,朝着星空族的主力舰队扑去!”

    “星空族的主力舰队,毫无防备,几乎全灭。”

    “剩下的星舰,也被卷入星云风暴,在支离破碎的星海中流离失所,陷入暗无天日的独自发展,足足用了四千年时间,才逐步恢复。”

    “然而,直到今天,都没能恢复到当年最强盛的水平!”

    “家园族的结局,也没好多少,尽管最强的一波天劫中,分化出了一部分力量去打击星空舰队,但剩下的天劫力量,仍旧不是准恒星级防御大阵可以完全抵挡,依旧有大量的陨石突破防御,轰击铁原星表面,彻底改变了铁原星的环境,造成一场延续数百年的浩劫!”

    “在这场浩劫中,家园族中所有的炼气期以上修真者,包括筑基,结丹和寥寥可数的几名元婴,都在一名化神修士的率领之下,全力驱动行星防御大阵,抵御天劫,最后都燃尽神魂,纷纷陨落!”

    李耀不解:“等等,你不是说仅有的三名化神修士,都是星空族么?”

    沙玉兰叹息道:“最开始被‘杀神行动’刺杀的那名化神修士,在最后关头留在了铁原星上,他说自己并没有改变观点,仍旧相信星空是唯一的出路,但身为修真者的职责就是守护人类,既然那么多普通人都留在家园,那么,三名化神中,总要有一个也留下来,尽到自己的职责。”

    “生于铁原,死于铁原。”

    “这是一百年前,那名刺杀他的女刺客留下的话。”

    “然而,当天劫降临时,这名化神修士,也是反复吟唱着这八个字,率领着大量的修真者一起冲向天劫,慷慨赴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