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 杀神!
    沙玉兰道:“星空派的核心,就是最初准备进行跨越大千世界的远征,飞星舰队的成员,飞星舰队集结了整个修真界的精华,拥有众多金丹强者,元婴高手,大多是各大宗派的中高层。”

    “而家园派,就是由众多的低阶修真者组成,他们的修为虽然不高,却得到了大部分普通人的支持。”

    “因为,星空浩瀚,危机四伏,谁都不知道天劫肆虐过后的飞星界会变成什么样子,说不定再无一处行星可以居住,那就要永远漂流于星海之上,成为一支流浪文明。”

    “金丹强者和元婴高手,或许还能在这样的危机中生存下去,但是面对渺渺星空,低阶修真者和普通人,又有多少存活几率呢?”

    “整个生存、修炼体系都会被彻底摧垮,没有行星为根基,是否还能重建,实在是未知之数。”

    “两种观点刚一诞生,从第一秒钟就针锋相对,家园派讥讽星空派是胆小如鼠的懦夫,不战而逃的孬种,就算他们真的驾驭星舰逃了出去,没有行星,没有洞天福地,没有天材地宝,结果只会是在千万年时间中不断退化,文明之火彻底熄灭。”

    “而星空派反唇相讥,说家园派都是愚不可及的缩头乌龟,留下来抵抗天劫,看似壮怀激烈〖,..,其实却是匹夫之勇,家园派才是真正的懦夫,不敢面对浩瀚的星海,最终,家园派的行星防御大阵也不可能抵挡住天劫,只会拖着所有人一起死。”

    “而星空派,才是真正的勇敢者,他们不仅仅能够将文明延续下去。还将带领着飞星人族文明开疆扩土,去探索一个又一个的大千世界,将文明提升到全新的高度!”

    “两派争论不休,矛盾越来越激化,一开始还只是理论上的争议,但是很快。要真正投入资源,准备实施抗击天劫计划的时候,理论上的争议,就要变成现实中的血和火了!”

    “根据天文学家的测算,距离天劫打击还有七十一年,但无论是行星防御大阵,还是炼制数以万计的星舰,都是旷日持久的百年工程,必须争分夺秒。立刻行动。”

    “飞星界的资源是有限的,往其中一个方案倾斜,就势必会削弱另一个方案。”

    “围绕着资源分配问题,两派几乎掀起内战!”

    李耀忍不住插嘴道:“当时的飞星界,不是有联合政府吗?而且六大宗派,总有宗主,长老之类的人物,他们大多都是星空派。难道他们说话,下面的低阶修真者会不听?”

    沙玉兰苦笑道:“飞星政府。是由六派联合组建,并没有一个威望特别高的铁血强人,出来独裁专断;而且,这不是为了一人一家的私利,而是为了整个文明的前途!”

    “倘若是为了一己之私,低阶修真者。当然会听从师傅、长老、宗主的安排。”

    “可现在,是一个文明,是数百亿人的生命!”

    “换成你是一名炼气期修真者,当你坚信行星防御大阵一定可以抵御住天劫,而一旦逃离行星。任由天劫将所有可居住行星都毁掉,文明之火绝对无法延续下去!当你坚信这一点,坚信你所在的派别,才能拯救所有人,才能让那些襁褓之中嗷嗷待哺的婴孩活下去,你还会听金丹,元婴的话吗?”

    “别说金丹,元婴了,当时,还发生过一连串的惊天大案。”

    “在铁原星的记录上,这些大案,被称为杀神!”

    “当时的飞星界,修真文明高度发达,在元婴之上,还有三名化神期的超级强者,他们全都支持星空派。”

    “这三名化神,都是真正的人类战神,在飞星文明的发展过程中,出生入死,斩妖除魔,立下赫赫战功,无论在修真界还是在民间,都极有威望!”

    “纷争一起,三名化神就不遗余力地东奔西走,宣扬星空派的理论,换取民间的支持。”

    “在三名化神的影响之下,渐渐的,不少普通民众都倒向了星空派,愿意跟随化神修士一起逃离行星,奔向星海。”

    “就在这时,在一次联合政府的大议事会上,发生了对于其中一名化神修士的刺杀!”

    “是的,刺杀一名化神!”

    “而刺客,不过是一名炼气期修真者,还是一名管理型的炼气期修真者,是大议事会上的记录员!”

    “一名炼气,刺杀一名化神!”

    “可想而知,她刚刚生出杀机,就被发现。”

    “但她的目的,原本就不是刺杀,而是借机宣扬家园派的立场而已。”

    “这名刺客在大议事会上侃侃而谈,当着数千议员和数亿观众的面,痛斥化神修士抛弃家园,不战而逃,胆小如鼠!”

    “她高声喝骂,星空派只会将飞星人族文明引向末路,虽然家园派的成员大多是中低阶修真者,而且大多是星空派的后裔、门人、徒弟,但是在真理,在决定文明命运的真理面前,他们绝不低头!”

    “这,就是他们的大道,面对大道之争,就算对方是元婴、化神,甚至是真正的神魔,他们都不会退缩半步,一定血战到底!”

    “这名刺客还说,她虽然被抓,但家园派所有的中低阶修真者,都抱定了必死的决心,从这天开始,只要三名化神还在公开场合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去煽动民众,宣扬星空派的理论,那么”

    “每一天,都将有三名炼气修士,对三名化神老怪展开暗杀!”

    “不,不是暗杀,是光明正大的刺杀!”

    “当时,整个大议事会中,有不少议员都是家园派,在他们的坚持之下,没人胆敢阻拦这名女刺客发出宣言。”

    “区区一个弱质女流的发言,竟然说得整个大议事会鸦雀无声,连那名化神修士都震惊于她的胆魄,久久没有回应。”

    “而收看到议事直播的无数普通民众,更是被深深震撼。”

    “将这名刺客收押之后,当天凌晨,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她竟然在重重禁制之中,自杀了!还在墙上留下了一行血字。”

    “生于铁原,死于铁原!”

    李耀听得目瞪口呆。

    没想到五千年前的飞星修士竟然性烈如斯,区区一名炼气,就敢刺杀化神,失败被抓,还自尽地如此从容,壮烈!

    这,就是大道之争,无关实力高低,只论道心坚毅!

    “生于铁原,死于铁原……”

    熊无极在旁边,听到家园派的先辈如此壮烈事迹,虽然早已听过无数遍,这些往事还是他告诉沙玉兰的,却依旧像是第一次听到,呼吸急促,虎目隐隐闪动着光芒,喃喃自语。

    只是,神色有些晦涩,特别是说到“生于铁原”四个字时,浓眉大眼间,闪过一抹黯淡的纠结。

    沙玉兰叹了口气,继续道:“从那天开始,家园派果然实践自己的诺言,每天都会有三名炼气期修真者,在大庭广众之下刺杀三名化神。”

    “他们的行动,当然全部失败。”

    “但那又如何呢,家园派人多势众,千千万万的炼气期,每一个都抱定了拯救文明的必死之心,是怎么杀都杀不完的。”

    “而且大家都是同胞,不少家园派,原本就是星空派的门人、弟子和子嗣,还真能将他们都杀光不成?”

    “这,就是‘杀神行动’!”

    “被家园派的壮怀激烈感染,不少倒向星空派的修真者,又逐渐回归了家园派。”

    “家园派的低阶修真者,平时在宗派里大多掌管实务,也趁机占据了不少的武器库和法宝炼制基地!”

    “眼看天劫还未来临,内战却是一触即发!”

    李耀听得喘不过气来,两只拳头死死攥紧。

    “倘若内战真的爆发,论实力肯定是星空派更强,但实力高低,根本无关紧要,因为战端一开,就会消耗大量资源,还会拖延大量时间,更会完全撕裂文明,造成两个阶层的彻底对立,如此一来,谁都不可能逃出天劫了。”

    “幸好,双方首脑,都还残存着最后一丝理智,在内战爆发之前,终于达成协议,平均分配资源。”

    “毕竟,炼制行星防御大阵,和炼制几十万艘星舰,所需的资源并非完全一样。”

    “这种方案,看似简单粗暴,但实在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为了不引发内战,双方也只好捏着鼻子执行下去。”

    “从这一天开始,飞星人族文明,就逐渐分成了‘家园族’和‘星空族’两大族群,也就是你现在看到的,铁原人和飞星人。”

    李耀想了想,道:“既然已经达成协议,双方不是应该和平共处吗?我觉得平均分配的方案,也有可取之处,俗话说,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有两手准备,一走一留,无论哪一边成功,好歹能保住一部分的文明火种啊!”

    沙玉兰淡淡一笑,又扫了熊无极一眼,叹息道:“最开始签订协议时,双方首脑也是这么想,两套方案双管齐下,就算其中之一失败,或许也能保住另外一支文明,但是随着计划的推进,特别是新一代的诞生,双方的裂痕,却是越来越深,完全无法弥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