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 斩断星河之道
    星盗全都倒吸一口冷气。¢£,

    特别是在这个倒霉鬼附近,差点被残尸撞上的星盗。

    他们全都接到了风雨重的命令,知道自己追逐的敌人极有可能是一名棘手人物。

    只是,李耀一路上的落荒而逃,给他们带来了此人“老奸巨猾”的感觉,而李耀在碎石星带中的走位飘忽,又像极了一只抹了油的老鼠。

    谁都没料到,他不发则已,一发,竟然如此疯狂,如此悍勇!

    不过,这些风雨狱星盗团的成员,被风雨重调制许久,全都是悍不畏死的亡命之徒,鲜血和死亡,反而激发出了他们骨髓中的凶性。

    即或是有一两个心生犹豫,他们的晶铠亦是在小队长的控制之下,自动向他们的脊椎中注入了一道强化药剂。

    这道强化药剂,就叫做“燃烧”,是蜘蛛巢星中特制,专门为星盗准备的战斗兴奋剂。

    “燃烧药剂”在开战之时注射下去,可以令心脏跳动频率加快五倍,体内各种激素疯狂分泌,不但战力翻倍,而且无惧生死,勇往直前!

    燃烧药剂的催化之下,众多星盗嗷嗷乱叫,从四面八方朝李耀扑来。

    李耀战刀挥舞,身形瞬间化一道黑色流光,在碎石星带之间腾转挪移,高速跳跃。

    拖曳于背后,几十米长的红色披风,更是一连几个转折之后,仿佛变成了一座血色囚笼,将所有星盗都牢牢锁在其中。

    剑光交错,刀芒激荡,原本就混乱至极的碎石星带,刹那间变成了一片沸腾的血海!

    李耀如猛虎扑羊。兔起鹘落,一口气格杀七名星盗,其中最惨一人,更是当胸被他的玄光钻头完全钻透,乍一看就像是被陨石贯穿!

    但李耀也深陷星盗的重重包围之中。

    星盗毕竟人多势众,厮杀经验又无比丰富。没有一个是易与之辈。

    即便是炼气期的星盗,穿上全套晶铠,不惜灵能消耗,将灵能护盾张开到极限时,亦不是那么好杀的。

    这些星盗,都是狠人,不但对别人很,对自己更狠,即便被李耀一刀劈中。明知必死无疑,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都会拼命攥着烈血斩风刀,哪怕只为消耗他一点灵能也好。

    特别是星盗之中的几个头目,都有筑基期的实力,又精通战阵合围之法,其中两人精通远战,蛰伏于远处的碎石后面阴险狙击。另外几人则在近前袭扰。

    想要一口气将他们斩杀,极难!

    更何况。还有陨石。

    碎石星带中的陨石,犹如一条狂怒的大河,浩浩汤汤,奔流不息,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

    李耀消耗了太多计算力来斩杀星盗,对于陨石轨道的计算未免就延迟了一点点。

    于是他接二连三被陨石狠狠击中。

    饶是有玄骨战铠的防御。还是感觉被疾风骤雨的攻势狠狠压制,隐隐喘不过气来。

    “嗖!”

    斩杀第十一名星盗之后,一枚三棱飞剑终于刺穿了他的灵能护盾,顺着玄骨战铠的缝隙深深刺入,令他流淌出了第一滴血。

    而体内的黑蛛死咒。似乎感知到了他正处在危急关头,亦是蠢蠢欲动,竟然有再次发的征兆。

    李耀深吸一口气,胸口却像是塞进了一坨冰块,灵能循环出现一丝滞碍!

    就在这时!

    不知道是否“燃烧”药剂的用已经过去,星盗阵营竟然隐隐出现一丝散乱。

    李耀大惑不解,捕捉着星盗的细微动,目光向远处深邃的星海望去,自然是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玄骨战铠的特殊晶眼,却是感知到了在数万里之外,传来了无比微弱的灵能波动。

    就像是一道微弱的涟漪,瞬息跨越数万公里,传导到了他的身上。

    可以想见,在数万公里之外,已经掀起了何等猛烈的惊涛骇浪!

    玄骨战铠的晶脑,不断跳动出了非常微小的参数变化。

    李耀心思电转,双眸忽然闪闪发亮,忍不住想要仰天长啸。

    是星盗舰队后方出了问题,陷入激战!

    此时此刻,能办到这一点的,唯有——大角铠师团!

    雷大陆,这个疯子,这个疯子!

    李耀大笑,扬刀,雪亮刀芒如万钧雷霆,卷入星盗之中!

    闪电刀芒,既是斩破星河,亦是狠狠劈在他的心里。

    李耀心中雪亮,恍若在生死刹那之间,于一道道雪亮刀芒中,把握到了什么。

    一刀!

    一名星盗的左臂齐肩斩断!

    “自从离开天元界之后,有多久没品尝到这种纵横驰骋,大杀四方的快意?”

    一刀!

    灵能护盾劈碎,一名星盗的心口赫然出现一个恐怖的裂口,深可见骨!

    “其实,这就是潜意识当中,我渴望的东西吧?”

    “就像这一次,我明明可以跑得再快一点,远远就把星盗甩掉,他们也未必就会掉头去找大角铠师团的麻烦。”

    “但我,还是选择了不紧不慢地吊着他们,甚至冥冥中,都在期待着能被他们追上来!”

    一刀!

    一名连带晶铠,足足有两米七八长,体壮如牛的星盗,被李耀劈飞,狠狠撞上了一块呼啸而至的陨石,化肉泥。

    “我就是期盼着,渴望着,血战一场!”

    “我从小在法宝坟墓长大,为了多活一秒钟,都要将每一束肌肉和每一颗脑细胞都压榨到极限!”

    “每当我拼尽一切,豁出一切,计算到一切,终于战胜了无比强大的敌人,战胜了死亡,活过了一秒,一秒,又一秒之后,这种无与伦比的快感,简直是最刺激的享受!”

    “上瘾!是的,在这个和死亡搏杀的游戏中,我早已上瘾了!”

    “唯有下一秒钟就濒临死亡,才能尽情压榨出这一秒钟生命的滋味,这种在九幽黄泉之上走钢丝的滋味,实在太好,太美妙!”

    一刀!

    将一名狙击手,连同他的狙击枪一起斩断,不过自己的腹部也受到了狠狠一击。

    即便有玄骨战铠防御,一口鲜血亦是涌上喉咙,又被李耀狠狠吞下,就像是一口闷下了最甘美的烈酒,面色微红,通体舒畅!

    “在我觉醒灵根,成为修真者的那一天,曾经遇上过山海派的关雄大哥,我问他为什么要成为修真者,他回答我说,是为了……”

    “一骑当千的快感!”

    “原来,我的修真之路也是如此,一刀两断,血洒星河,在这一秒的生和下一秒的死之间,斩出一条通天大道!”

    一瞬间,李耀回忆起了往昔每一个生死关头的交错。

    从他七岁时,在法宝坟墓中,被四五个垃圾虫团伙一起围捕。

    到魔蛟岛上,在极限挑战赛中,遭遇注射了强化药剂的变异巨目猿。

    再到雷音山脉中,在妖族王子王戟的追杀之下狼狈逃生。

    再到和四万年前的绝世凶妖骸骨龙魔拼死激斗。

    画面最后定格在了暗炎星带中,真灵聚变、星流漩涡的恐怖场景之上。

    这些画面,非但没有令他感到恐惧,仔细回味起来,反而令他感觉生命是如此珍贵,如此炙热,如此美好。

    所有画面怦然碎裂,全都卷入他脑域深处的旋流激荡之中,在潜移默化之间,微微改变着他的灵能输出构造。

    原本,他的刀芒只是单纯的锐利、迅猛和狂暴而已。

    但是随着一刀又一刀连环斩出,李耀的眼神越来越明亮,而缭绕在战刀上的刀芒,亦逐渐拥有了一股微弱的吸力。

    就像是在他的刀锋上,生成了一道超微型的真灵聚变、星流漩涡一样!

    不单单是他的战刀斩向敌人,甚至是敌人被这道漩涡吸引,主动往他的刀尖上撞。

    “燃烧”药剂的用时间终于完全过去。

    这种药剂最大的副用就是,一旦持续时间结束,就会令人陷入短暂的低潮,而且在反复注射过多次之后,抗药性增强,无法在短时间内重复注射多次的,至少要间隔半小时到四十分钟。

    现在,弥漫的血雾和残肢断臂,终于令幸存的星盗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通讯频道中,传来惊恐欲绝的尖叫:

    “他,他不是筑基期高阶,他是——”

    “筑基期巅峰!”

    一名星盗的胸口,刚刚被李耀斩裂,却暂时未死,晶铠喷涌出了大量泡沫,将伤口暂时凝固住。

    他的战意,却是被李耀这一刀彻底破碎,狂叫一声之后,转身就向行星光环外围飞去。

    也是他运气好,一口气闪开了上百枚陨石的袭击。

    即将掠至行星光环之外,却是在一声惨叫之后,四分五裂,整个人都化齑粉。

    仿佛是被一枚看不见的陨石,狠狠撞上!

    一团铺天盖地的杀意,完全无视狂怒的碎石星带,瞬息间刺入了所有星盗的晶铠缝隙,死死纠缠住了他们的心脏。

    似乎轻轻一动,就能将他们的心脏都彻底撕碎。

    他们太熟悉这种感觉了,这是——

    一道身穿诡异人脸晶铠的魁伟身影,脚踏巨型突击火箭,出现在行星光环的外围,周身仿佛席卷着阵阵阴风,令他的身形捉摸不定,如鬼火般飘摇。

    金丹强者风雨重,终于降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