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黑暗火花
    在隐蔽晶眼的监控之下,皇甫小雅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恢复平静,贝齿在嘴唇上咬出了深深的痕迹,鲜血蜿蜿蜒蜒,如殷红的小蛇,在嘴角乱爬。…,

    她咬牙道:“你告诉我这些,就是想我在临死之前,承受更大的打击,更多的痛苦?”

    李耀冷笑道:“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让你认清楚现实,看清这个黑暗的宇宙而已,在这黑暗宇宙之中,‘弱肉强食,物竞天择’才是唯一的真理,所以我才踏上修仙之路,就是要让自己变得更强!”

    “而像你这样的弱者,只能沦为强者的猎物,到最后身死道消,连自己的双手都保不住!”

    皇甫小雅沉默,舔舐着嘴唇上的鲜血,又苦又涩。

    李耀霍然起身,朝她走了两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鄙夷道:“你这个修真者,自以为很有骨气,死硬到底,不过仔细想想,被长生殿劫持的这十几天里,你又做了什么?不是惊慌失措,就是咆哮如雷,或者哭哭啼啼!你究竟做了什么,能够让自己摆脱困境的努力?没有,半点儿都没有!”

    “甚至,你连一个炼器师最基本的,每天对双手进行修炼都忘记掉了!”

    “十几天里,你就像是一个废人一样躺在床上,完全没有进行半点儿修炼,如今你的双手一定退化,实力比十几天之前,至少降低了10%!”

    “说难听点,哪怕真的遇到了转机,就凭现在的你,又有什么资格去把握住?说你是个废物,是个弱者,难道还说错了么!”

    皇甫小雅仿佛被当头棒喝。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

    李耀冷冷道:“不错,你嘴里说的话是很漂亮,把自己吹捧得无以复加,又把我说得猪狗不如!只可惜,光靠轻飘飘几句话。是杀不了人的!现在我就站在你的面前,折磨你,侮辱你,明天还要斩下你的双手,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还‘做鬼都不会放过我’?就你这样的废物,哪怕死后真的变成了鬼修,也只会再次落入长生殿的掌控,说不定会被皇甫十一或者我炼制到某一件法宝之中,哈哈。那时候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个‘不放过我’!”

    皇甫小雅一怔,这次是真的从骨髓里都生出寒意。

    她不怕死,但是在修真世界中,死亡未必就是终点,万一她运气不好,死后魂魄没有消散,被长生殿中这些修仙者炼制成为凶魂恶煞。去残害众生,那真是比死一万次都要难以接受的结局!

    皇甫小雅的呼吸顿时散乱起来。

    李耀观察着她的反应。淡淡道:“现在知道后悔了?晚啦!”

    “我在大角铠师团的时候,经常听他们说一句话——如果要咆哮,就让刀剑来开口;如果有眼泪,就让敌人的眼珠子来流!”

    “这句话,送给你,虽然这辈子是用不上了。但若是有机会转世投胎,再世为人的话,或许你可以按照这两句话来修行!”

    说完这句话,李耀退了回去,一挥手。套房中间分隔两边的禁制缓缓张开。

    在禁制合拢之前的刹那,李耀从缝隙中,看着若有所思的皇甫小雅,道:“睡个好觉,明天,会有很多血要流的。”

    ……

    次日清晨。

    没有窗户,房间里昏昏沉沉,伸手不见五指,李耀被禁制解除的声音惊醒,发现是皇甫小雅主动打开了两人之间的屏障。

    皇甫小雅没有开灯,偌大的套房中没有半点儿光线,完全是一片黑暗。

    只是偶尔,从皇甫小雅的方向,会爆出一小簇“噼里啪啦”的电火花,拖延出一条微弱的电弧,组成了龙飞凤舞的符文,一闪而逝。

    在电火花的照耀下,皇甫小雅专心致志,沉静庄重的面孔,时隐时现。

    纵然只是瞬息,李耀亦感觉到,她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昨天的脆弱、犹豫和绝望,判若两人。

    “你在干什么?”李耀忍不住问。

    “你看不出来?我正在修炼。”

    皇甫小雅平静道,“他们在我体内种下了禁制,我无法进行更高层次的修炼,只能爆出如此微弱的火花,用来虚空画符,训练一下手指灵活度也很好。”

    李耀一挑眉毛:“为什么要修炼?”

    皇甫小雅认真道:“李耀,虽然你是个十恶不赦的人渣,猪狗不如的杂碎,可是至少,昨天你最后说的那句话非常有道理。”

    “眼泪和咆哮,都是最无用的东西。”

    “如果要咆哮,就让刀剑来开口;如果有眼泪,就让敌人的眼珠子来流!”

    “过去十几天,我已经流下了太多无用的眼泪,也发出过太多无用的咆哮,原先我以为自己很有勇气,但仔细想了一个晚上,却发现这只是另一种形式的懦弱而已。”

    “我只是用眼泪和咆哮,在逃避真正的战斗!”

    李耀眨了眨眼,道:“所以?”

    皇甫小雅正色道:“所以,从认清楚自己的那一秒起,我就决定不再流泪,亦不再咆哮,而是像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真者那样,投入战斗,血战到底!”

    “我是炼器师,舞刀弄枪不是我的强项,那我就把双手的修炼,当做一种特殊的战斗吧!”

    “你说的很对,过去十几天,我浪费了太多时间,双手灵活性大大下降,实力果然下跌了!多谢你提醒我这一点,我画了一夜的符,倒是恢复了不少。”

    李耀微笑:“你晚上就会死,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皇甫小雅道:“朝闻道,夕死可矣,纵然今天晚上我就会死,至少这一刻我还活着。”

    “还活着,就要战斗,活一秒。就要战斗一秒。”

    “纵然死了,若是变成鬼,还是要战斗,打不过你们,被你们抓住炼制成凶神恶煞,那是我技不如人。无话可说。”

    “但是,别想我皇甫小雅会缴械投降!无论是人是鬼,我都是堂堂正正的修真者,都和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修仙者,势不两立!”

    李耀仿佛都被她惊人的气势给震慑住,发出了古怪的笑声,很久没有说话。

    皇甫小雅继续修炼,指尖不断爆出一点又一点的火花。

    只可惜她的大半灵能都被封印,又苦修一夜。早已透支,爆发出来的火花越来越微弱,只闪耀了0.1秒,就被黑暗彻底吞噬。

    艰难喘息三五秒钟之后,她的指尖,才会爆出一点新的火花,倔强闪耀,没入黑暗。

    黑暗中。皇甫小雅忽然道:“你觉得黑暗和黑暗,一样吗?”

    这一次。李耀是真的搞不懂她的意思,想了想,道:“解释一下。”

    皇甫小雅的声音有些空灵,充满了神秘莫测的气息:“倘若有两间一模一样的屋子,都没有窗户和大门,绝对黑暗。有一些生灵关在里面。”

    “其中一间屋子,永远都处在绝对的黑暗中,从来没有一丝一毫的光明,以后亦不会出现一丝一毫的光明。”

    “而另外一间屋子,却是间隔很长时间。偶尔会爆出一点十分微弱的,小小的,短暂的火花,就像是我们现在这样,短暂照亮周围一小块空间,在那些生灵的脑域中,留下一点点光明的信息。”

    “但是最终,火花消逝,还是回归黑暗,或许再过一百年,一千年,才会再次出现另一点,只能闪耀一秒钟的小小火花而已。”

    “你觉得,这两种黑暗,一样吗?”

    李耀沉默了很久。

    在黑暗中,他的眼神不经意间掠过了角落里最后一个窃听器的方位,吐了口气,道:“不一样吗?”

    皇甫小雅笑了起来,笑得很舒畅,笑得很痛快,仿佛她是彻底领悟到了什么东西,道心变得无比坚固,通明,不可动摇。

    “不一样。”

    她一字一顿,斩钉截铁道,“或许对你们修仙者来说是一样的,但是在我,在我们修真者眼中,这两种黑暗,不一样!”

    “倘若这宇宙,真是一片残酷血腥的黑暗森林,我们修真者,亦会燃烧自己的生命,绽放出微弱的火花!”

    “只因为,哪怕这火花再微弱,再短暂,再渺小,可是只要我们源源不断,前赴后继,终有一日,火花会点燃杂草,杂草会燎到灌木,灌木会蔓延大树,最终,小小的火花,亦会在这片黑暗森林中,掀起燎原天火,照亮整个世界!”

    李耀深吸一口气,艰涩道:“一闪即逝的微弱火花,想要点燃整片森林?这样的概率有多少?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亿万分之一?”

    皇甫小雅轻声道:“亿万分之一,那也不是零啊!”

    李耀愣住。

    这句话,非常耳熟,他曾经在哪里听到过。

    冥思苦想了很久,终于回忆起来。

    那是还在天元界,家乡浮戈城的时候,他在选择大荒战院时,当着无数人的面,向“炼器师的圣地”深海大学发起挑战。

    当时深海大学的教授谢听弦,便问过他,战胜深海大学的概率,是否有亿万分之一?

    而他,亦是如此回答的。

    “亿万分之一,那终究也不是零啊!”

    李耀不再说话,激发了房间里的照明符阵。

    白光瞬间从四周洒落,如亿万光剑,将黑暗彻底撕裂,驱散,粉碎!

    李耀活动着双手,指骨“劈啪”响,如金石交击,刀剑嘶鸣。

    每一枚指甲下面,都有风雷激荡,每一片指甲,几乎都要爆裂了!

    深吸一口气,充斥着淡淡电火花味道的空气,令他的每一簇神经,都无比敏锐,无比兴奋!

    “决战之日,终于来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