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七章 星海论剑
    皇甫十一的注意力完全被李耀这番话吸引住了,他年轻时,亦是像李耀此刻一样嚣张狂妄,意气风发,只不过在双手被废之后,尝尽了人间苦楚,又遇到惊涛骇浪般的变化,性子才稍微收敛一点。⊙,

    但骨子里,他亦是一个绝对狂妄的人!

    皇甫十一眼中涌动着狂暴的火焰,道:“这么多天来,我一直没有在你面前,显露出真功夫,倒是我的不对,竟然令你生出了向我挑战的心思!还想要我拜你为师?好小子,我喜欢你这份狂妄,却不知你是否真有狂妄的本钱!”

    李耀眼珠一转,道:“拜我为师什么的,也只是说说而已,不如这样,明天我们两个各自拿出十种神通出来,做一场赌斗!”

    皇甫十一的眼睛眯起了起来:“赌斗?”

    李耀舔了舔嘴唇:“没错,我知道你并没有将炼制晶石炸弹的真正精髓传授给我,而你身为皇甫世家三十年前最出类拔萃的传承者,在刀剑类法宝的炼制上,肯定也有一番绝不外传的心得!你就从这里面摘选十种神通,凝聚到一枚玉简中。”

    “当然,我也会拿出十种神通,凝聚到玉简中,明天一起交给别人,比方说就黑石或者白露好了,为赌注!”

    “别这样看着我,好似你吃了多大亏一样。”

    “你我心知肚明,这些日子名义上是你在教我,其实却是我们两个互换神通,而且还是我换给你的神通,价值更高一些!”

    “不过我不在乎,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脑子里。有的是更加玄妙的神通!”

    “你应该知道,我出生星海边陲,曾经遇到过一名异人传授,还有一些别的奇遇,多多少少也得到了不少神通的传承。”

    “只可惜,我十七岁那年。有一次为了半瓶新鲜空气,和人发生争斗,一时失手将一家五口打死,结果被那老杂种的发现,他竟然都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当场翻脸就想杀我,哼哼,幸好我早有准备,在暗中修炼了武技。反过来将那老杂种干掉!”

    “只可惜,没了那个老杂种的帮助,那些太过深奥的神通,以我的智慧,完全无法解析,只能死记硬背下来!”

    “可恶,早知如此,我一定不会让那老杂种死得如此痛快。非要把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啊!”

    李耀咬牙切齿。面容扭曲道。

    皇甫十一听了,心中连连冷笑:“和人争斗,当场将人家打死,尚且可以说是‘失手’;一家五口都打死了,这完全是蓄意灭门啊!这小子果然心狠手辣,怪不得灵网上流传的那名独臂异人。会看出他的本性,想要将这孽畜及早铲除了!”

    “只不过,那名异人恐怕是单纯的炼器师,光凭几件攻击性法宝,又如何是李耀的对手?反过来被他杀死了!”

    “这李耀。失去了师父指点,不少高明神通,当然就学不会了!之所以参加空山论剑,只怕也是为了大放异彩,吸引更多人注意,再得到高人指点,去破解这些神通吧?”

    直到此刻,皇甫十一心底的疑惑总算完全解开,知道李耀会这么大方拿神通出来和他交流,是因为脑子里还有更高级的神通,而且凭李耀一人之力,根本解析不了,非要找一名超一流高手,一起解析才行。

    而自己,岂非正是一名超一流高手么?

    皇甫十一吞了口唾沫,两眼放光道:“都有什么神通?”

    李耀沉吟片刻,道:“有三种古法,可以用来解析龙象居士算法,速度比目前通行的方法快三分之一以上,但三种古法中间都残缺不全,我一个人推导不出整个过程。”

    “还有一种神通,可以将碧云紫霞大阵衍化出七种变体,最多可以将阵法的威力增幅四倍以上!同样有两个关键点,我还有没有研究透彻!”

    “其余几十种神通,都是如此,我苦苦研究了五年,还是没有进展,只能说光靠自己的力量,实在不够,必须找人合了。”

    “不过,我当然不想随随便便,找阿猫阿狗来和我分享,我有两个条件。”

    “第一,对方无论理论储备还是动手能力都要极强;第二,对方也要拿出诸多神通来和我交流!”

    “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白白将自己的神通都交流出去?哪怕这些神通我解析不了,但若是没有好处,我宁可让他们和我的脑子一起烂掉,也不会便宜别人!”

    “我之所以迟迟不肯答应当你的弟子,就是嫌你这双手太过无用,肯定无法长时间和我一起修炼。”

    “不过,没想到还有换手秘术这种事情,那就完全没问题!你若早告诉我有这样的秘术,说不定我早就认真考虑当你的弟子了!”

    “如何,刚才所说的神通,明天我会拿出十种,同样凝聚到玉简里面,事先交给黑石和白露保管,当然你也可以事先检查,我保证不会有问题。”

    “然后我们大战一场,你赢了,我心甘情愿成为你的弟子,这十种神通,就算是我的拜师礼!”

    “我若赢了,倒也不要你拜师,我只要你的十种神通,今后大家在长生殿中,就以道友相称好了!”

    皇甫十一眼珠乱转,李耀这些日子拿出来的神通,已经够馋人的了,没想到他脑子里还有无数远远超越其上的神通。

    身为一名狂热的炼器师,他完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嘿嘿”一笑,皇甫十一道:“原来,你还是想白白占便宜,既不愿意拜我为师,又想拿走我的神通!不过要胜过我,你的机会很渺茫!倘若你不幸输了,不会反悔吧?”

    李耀眼底闪过一抹异彩,一柄柳叶刀骤然消失,却是化一道银芒,在手指上飞快转了一圈。

    鲜血顿时激射而出。

    李耀手指轻弹。以血为墨,在半空中笔走龙蛇,飞快画出了一张错综复杂的血符。

    一边画符,一边斩钉截铁道:“以我指尖血为证,明日此时,我李耀和皇甫十一。以炼器术为战场,大战一场,我若输了,当场拜皇甫十一为师!若违此誓,永困心魔,双手终日颤抖,再也炼不出一件合格的法宝!”

    “心魔血誓,收!”

    李耀重重按下最后一捺,嘴一张。凝结于虚空中的血色灵符顿时化一道红芒,冲入了他的口中。

    李耀浑身一抖,双眸闪过一抹血光。

    皇甫十一和黑石、白露三人,同时色变。

    这种“心魔血誓”,是修真者和修仙者都通用的赌咒发誓之术。

    倒是也没有古代典籍中说的那么夸张,违反誓言者真的会100%应验誓言。

    它的原理,就好像是一种特殊的心理暗示,如李耀发下了这么狠毒的誓言。倘若违背,今后固然不会真的终日双手颤抖。但这个“心魔”的确会在脑域中缭绕很久,在炼器时,偶尔令双手微微颤抖一下,稍微降低几分成功率。

    短则一年半载,长则三五年,谁都不知道这个心魔会困扰多久。

    皇甫十一换位思考。倘若是他的话,哪怕将炼器成功率从80%降低到79%,他都绝对舍不得啊!

    “这傻小子,果然是真心的!”

    李耀发了这么毒的誓,皇甫十一都有些感动了。

    李耀从一开始就那么嚣张跋扈。甚至还说出要当他的师父这种话,在正道人士眼中,那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但是在皇甫十一这个修仙者眼中,反而是很普通了。

    修仙者,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长生殿中的修仙者之间,亦是充满了残酷的竞争,师徒之间,又哪有半点儿温情可言?

    不少当徒弟的,没学成本事之前,那叫一个忠厚仁孝,满脸堆笑,恨不得当师父脚下一条叭儿狗。

    可是一旦翅膀长硬,练成神通,而师父又时运不济,落入困境时,当面翻脸就算是对得起师父了。

    更有甚者,在暗中布局,口蜜腹剑,不动声色就将师父置于死地,把师父的传承统统纳为己有!

    这样的弟子,皇甫十一可是万万不敢收的。

    这也是他到了长生殿二十年,依旧没有收弟子或者试验助手的原因。

    就是因为他的双手太不中用,生怕收一个得力弟子的话,有朝一日会对自己不利。

    但李耀这傻小子嘛,别看嘴上说得那么张狂,这可不是正好证明了他心里没鬼么?若是另有盘算,哪会是这副狂妄到极点的模样?唯恐不激怒他一样!

    与其收个笑里藏刀的伪君子,终日勾心斗角,担惊受怕,倒不如收这样一个“憨厚可爱”的狂小子,更何况他脑子里还有那么多神通呢,等自己真的换上了皇甫小雅的手,再把他脑子里的神通都挖出来,自己的实力一定大幅提升,说不定有机会冲上结丹期高阶,成为真正的“金丹炼器师”。

    那时候,整个长生殿之中,自己都能横着走路,还用怕谁来着?

    想到这里,皇甫十一大笑:“好!好!好!三十年前,我参加的唯一一届空山论剑,完全是一路碾压,毫无半点儿难度,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兴趣!”

    “而今年,又是我打断了你的空山论剑,于情于理,都应该补偿你一番!”

    “那么,明天此时,就让我们两个,在这星辰大海中,展开一场特殊的空山论剑吧!”

    “看看我这三十年前,空山论剑上横扫全场的霸主,和你这个三十年后,在空山论剑上大放异彩的最强新人,谁才是真正的空山论剑之王!”

    “一言为定!明日此时,星辰大海,空山论剑!”

    李耀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走到皇甫小雅身边,柳叶刀在她的手肘上虚虚画了一条线,对她淡淡笑道,“这双手,再留你一天。”

    皇甫小雅已经虚脱,直愣愣看着他,连咒骂的力气都没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