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五百一十四章 狠毒的李耀
    苏九针将视线投向了旁边一张光幕,是一间狭窄舱室中的监控画面。☆→,

    画面中,刚才前来“营救”李耀的胡国豪,正和另外两名身穿同样款式晶铠的铠师站在一起,还有几名工人员站在他们旁边。

    “段虎,段熊,段豹,你们三个将晶铠脱下来检修一下,这些狂熊会的制式晶铠十分难得,损坏了可不好找,之后就下去休息吧,任务完成了,做得不错。”

    “段虎,刚才的事情不要放在心上,是我计划不周,即便李耀出了什么问题,亦是我的责任,你执行上没有半点儿问题。”

    这两句话,令伪装成“胡国豪”的段虎非常感动,晶铠乱抖,道:“是,苏老!”

    “唰!”

    另外两名修仙者,先将晶铠分解脱卸下来,交给了旁边的工人员。

    接着,这段虎也激发了神念,晶铠上涌动出一条条金线,逐渐分解。

    此时,舱室内的六名工人员和三名铠师,都处在没有晶铠保护,并且警惕最松懈的时候……

    段虎的晶铠即将完全脱卸,晶铠背后,反应炉鼎所在的位置,两条交叉管线下面,十分隐蔽的地方,一枚比手指头大不了多少的法宝,忽然闪耀起了妖异的绿光!

    皇甫十一脑中忽然警惕大,仿佛千万银针猛刺,他一个激灵,直接窜了起来,声嘶力竭叫道:“快穿上晶铠!快穿上!”

    “什么?”

    画面中,工人员都有些迟钝,只有三名训练有素的铠师同时脸色大变,知道皇甫十一如此急躁肯定有原因,立刻发动了晶铠的召唤神通!

    只不过,他们当中最快的一个。也需要1.1秒才能完成全套晶铠的殖装。

    而当绿光闪烁了0.3秒之后,一道凝聚成细线的火焰,就从那法宝中炸裂开来,直接击穿了段虎晶铠的反应炉鼎!

    这枚法宝本身的威力并不大,却十分狂躁,极不稳定。一下子将反应炉鼎里的灵能统统释放出来,引发了反应炉鼎的连锁爆炸!

    轰!轰轰轰轰!

    在天元界,一枚超高压缩灵能反应炉鼎爆炸的威力,曾经将大荒战院炼器系完全毁掉!

    虽然那是反应炉鼎爆炸,引发了晶石仓库的殉爆才导致的。

    但是在这艘星舰之中,一枚反应炉鼎爆炸,毁掉三五个舱室,还是绰绰有余!

    一瞬间,星舰仿佛撞上了星空中无形的山峰。地动山摇,黑烟弥漫,火光四起,火焰中,无数修仙者哀嚎,惨叫,扑倒!

    光幕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

    皇甫十一和苏九针目瞪口呆,面面相觑。两名修仙者足足呆滞了一分多钟,脸色比僵尸都白。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

    一个钟头后。

    皇甫十一和苏九针站在医疗舱外面,面色阴郁地朝里面看去。

    只见李耀正舒舒服服地浸泡在淡绿色的医疗药剂里,好似泡着热水澡,别提多么轻松惬意。

    “破坏非常严重,一口气炸死了四个,段家三胞胎全部死掉。重伤七个,以后基本都不能战斗了,还有五个断手断脚,内脏和脑域都有严重震荡创伤,哪怕恢复之后。实力都会大打折扣,还有六个虽然只是轻伤,但也要修养十天半个月才能完全恢复战力。”

    “至于星舰的损伤,更不用说,你是炼器师,应该比我更清楚!”

    “这,这简直是——”

    苏九针愈发显得苍老,满头白发根根竖起,露出了光秃秃的头皮,咬牙切齿道。

    皇甫十一同样脸色铁青。

    不过他是炼器师,死掉这些人大多是苏九针系统的,和他并没有直接关系,所以没有那么暴跳如雷。

    想了想,他问道:“李耀的伤怎么样?”

    苏九针强忍怒意道:“这小子的运气,绝对好到离谱,那一剑看似触目惊心,却是完全避开了他的五脏六腑,只是撕裂了血肉,震碎一条肋骨而已,只要在医疗舱里待上半天就能完全复原!”

    皇甫十一有些讶异,问道:“有没有故意受伤,博取我们信任的可能?”

    苏九针冷哼道:“我当然考虑过这个可能,但实际分析来看,很难。”

    “他的伤虽然不重,但的确是非常靠近主要器官,如果是故意撞上了,那就要精确掌控到每一条肌肉,每一根主要血管,甚至是五脏六腑的蠕动。”

    “否则,稍有不慎,飞剑直接插爆心脏,哪怕抢救及时死不了,以后换上了灵能心脏,对实力也是大打折扣的!这个代价,太大了!”

    “而且,虽然没有伤到要害,但当时的确流了很多血,撕裂也十分严重,战斗力一定大打折扣,一个心里有鬼的人,怎么可能将自己置于如此虚弱的境地?”

    “据我分析,想要故意制造出这样的伤势,还能在这种伤势之下,保留九成以上的战斗力,只有一种人。”

    皇甫十一问:“哪一种人?”

    苏九针道:“排斥法宝,不使用刀剑,只修炼肉身,不断轰击基因锁链,释放出洪荒能量的——炼体者!”

    皇甫十一一愣,长舒一口气,完全放心了。

    李耀这个狂热的炼器师,炸弹疯子,炼刀专家,当然不可能是排斥法宝的炼体者。

    这不是再简单不过,明摆着的事情么?

    沉吟片刻,他道:“我现在就去问问李耀,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无论如何,他并不知道段虎是咱们的人,一切都是误会。”

    “我当然知道这是误会,亦证实了他是真心投靠,否则,早就一刀插死这小子了!”苏九针双目赤红,满腔怒火,偏偏又无法发泄。

    他连活活掐死自己的心思都有了。一万个想不通,明明是一场计划周详的测试,结果怎么会变成这样?

    哪怕真的被狂熊会的星舰追上,双方大战一场,损失也不过如此啊!

    皇甫十一深吸一口气,面带微笑。走进医疗舱。

    李耀一见他来,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上流露出了激动的神情,拼命挣扎,尖叫道:“你们长生殿,不是很厉害么,好像一切都尽在掌握,为什么这些修仙者会偷偷摸上来?你们是怎么保护我的?那个家伙临走之前还说,绝对不会放过我这个‘叛徒’!今后又该怎么办?我可不想一辈子过见不得光的日子!在蜘蛛巢星上苟延残喘!”

    “稍安勿躁,这件事你也有一部分责任。谁叫你在房间里留下了一个报警法宝呢?”皇甫十一皱眉道。

    李耀重重哼了一声,气势低了下去,嘟哝道:“那时候我又不知道什么情况,留下一个报警法宝不是很正常?”

    “对了。”

    李耀眼珠乱转,十分关切道,“我来到医疗舱之后,好像听到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整艘星舰都像是被撕裂一般。怎么回事?修真者都被击退了么?皇甫小雅怎么样?”

    “咳,咳咳咳咳!”

    皇甫十一大声咳嗽。勉强道,“皇甫小雅还在我们手里,修真者已经击退了,不过在退走之前,他们的战舰发动了最后一次主炮齐射,对我们造成了一些影响。问题……不大,嗯,不大。”

    “再有三四天,我们就能和风雨重回合,那时候。一切都会回到正轨,不会再出半点儿差错了!”

    既然李耀是真心投靠长生殿,皇甫十一也不介意将一些机密和他分享,进一步博取这个“未来弟子”的好感,以便从他身上,多挖掘一些炼器小秘密出来。

    李耀松了一口气,恨恨道:“算这些杂种逃得快!”

    说着,又摸了摸肋下逐渐愈合的伤口,眯起眼睛,狞笑道,“这帮杂种,出手真是狠辣,差一点儿就要了我的小命!”

    “不过,我也没有让他们好过,在那个修真者退走之前,在他身上,留下一点小小的礼物,哈哈哈哈,相信他们一定会十分喜欢的!”

    皇甫十一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什,什么礼物?”

    李耀桀桀怪笑,道:“这些日子,我根据你传授的神通,再加上我自己炼制晶石炸弹的一些小小心得,终于研发出了一种新型号的反晶铠晶石炸弹,我将它称为‘晶铠杀手’!”

    “晶铠杀手,一共有三大特点。”

    “其一,体型极小!重量极轻!隐蔽性极强!”

    “在空山论剑中,我从双手打磨晶片中得到了全新的体悟,对于微型符阵的镌刻,又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很多攻击性和爆炸性的符阵,都能镌刻得比过去小三分之二,在这一切的基础上,我炼制的晶石炸弹,体积也缩小到了同类炸弹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小!”

    “其二,炸弹的体积太小,装药量势必不会太多,没关系,那我就专门把晶铠杀手,安装在敌人的晶铠背后,反应炉鼎所在的位置!”

    “一旦激发,晶铠杀手的全部威力,就化一道灵能线流,直接贯穿敌人的反应炉鼎!”

    “也就是说,晶铠杀手,其实只是一道‘引子’,其用,就是将敌人晶铠上的反应炉鼎变成真正的炸弹!反应炉鼎爆炸的威力有多么可怕,不用我细说了吧?”

    李耀笑得无比狰狞,“其三,也是我自己最得意的一点,那就是它的触发系统!”

    “晶铠杀手,并不是用倒计时触发,也不是用神念遥控触发,而是采用了条件触发的模式。”

    “它的触发条件,就是当敌人脱卸晶铠,分解到50%左右的时候。”

    “你看,如果敌人穿着晶铠,炸弹爆炸的威力大部分都会被晶铠防御住,未必能产生多少杀伤力。”

    “而没穿晶铠的人,当然就脆弱许多了!”

    “最关键的是,一名铠师什么时候才会脱卸晶铠?”

    当然是他觉得最安全,完全放下警惕,最为松懈的时候了!”

    “而且这时候,说不定还有很多同伴,以及负责维护晶铠的炼器师和工人员,围绕在他身边,大家都是一样的放松警惕啊!”

    “这时候爆炸的话,哈哈哈哈,你觉得,有多少人能在瞬间重新穿上晶铠,或者激发出灵能护盾呢?”

    李耀从医疗药剂中豁然起身,扒着医疗舱的边缘,湿漉漉的脸凑到了皇甫十一面前,目光锐利如刀,直刺皇甫十一的瞳孔深处,一字一顿道,“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我李耀,可是一个十分记仇的人!”

    “无论是什么人,什么势力和我为敌,都要准备好付出惨重的代价!”

    “不知道那个叫胡国豪的家伙,回到了狂熊会的星舰上,会不会当着众多师兄弟的面脱下晶铠呢?”

    “一想到那种场面,我就兴奋,兴奋啊!哈哈,哈哈哈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