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五百零九章 风雷激荡的大时代!
    李耀道:“我知道,现在飞星界几颗拥有大气层,可以居住的行星上,环境都十分恶劣,遍布着妖兽和野人,这些野人又是怎么来的呢?”

    皇甫小雅咬着嘴唇,轻声道:“他们不是野人。√∟,”

    李耀挑眉:“那是什么?”

    皇甫小雅提高了声音,道:“他们是——炼气士!”

    “炼气士?”

    李耀细细咀嚼着这个名字,好奇心提升到了,“修真者和修仙者的区别,我已经知道了,那么这‘炼气士’,又是什么?看你的神色,似乎在四五千年之前,当时的修真者们,做了一些十分难以启齿的事情,直到今天,都令你惭愧不已。”

    “为什么又有那么多的修真者会自甘堕落,完全放弃了修真者的使命,变成呼啸星海,杀人放火的‘星盗’?听皇甫十一所说,似乎大有隐情啊!”

    皇甫小雅却不肯再说,她的目光有些痴呆,愣愣地盯着墙壁,似乎能穿透金属船舱,一直深入到黑暗冰冷的宇宙真空之中。

    “你知道吗?”

    愣了足足一分钟,皇甫小雅才幽幽道,“这个宇宙,黑,太黑了。”

    说完这句话,她也往床上一趟,仿佛骨髓里的力气一下子都被抽干,一动不动,不再说半句话。

    李耀抽了抽鼻子,又全身心投入到了和窃听器的较量之中。

    半天后,他们脚下的地板微微颤动,四周传来一阵电流“滋滋”声,两人的头发都不由自主漂浮起来。

    星舰终于完成了准备工,开始进行星空跳跃了!

    星空跳跃,虽然可以通过四维空间航行的方式。缩地成寸,瞬息跨越光年,但限制也是极多的。

    在天元界,光是将一艘十几米长的“星梭”送往数百光年之外,就需要专门的星轨,消耗大量灵能。

    飞星界的修真文明水平。比天元界略强一线,星空跳跃技术虽然更加发达,但这里的星舰体型更大、吨位更重、里面搭载的乘客也是更多的。

    就好像,“投石机”虽然升级了,但要投送的石头也更大更重,那么投送的距离和准确性,依旧是无法提升的。

    要将如此巨大的星舰进行“破碎虚空”,消耗的灵能是天文数字,而且光是准备时间。就至少要好几个小时。

    同时,星舰的外壳上不能有太过严重的裂缝和伤口,否则的话,很有可能在星空跳跃的过程中,直接解体,迷失于四维空间中。

    这就是为什么,两股势力的星舰一旦交火,就根本不可能利用星空跳跃来逃跑。那纯粹是自杀的行为。

    这也是为什么,金角号要浪费好几个月时间。甚至冒险穿越暗炎星带,才能回到千帆星域,而不是直接跳跃回来的原因,就是因为当时金角号伤痕累累,根本承受不住破碎虚空的撕扯之力。

    对于见不得光的星盗或者长生殿来说,情况就更加复杂。

    星辰大海。看似平静,实际却是暗藏杀机,到处都是漩涡和风暴,并不是处处都适合设置星炬的。

    飞星界中,绝大部分适合设置星炬的空间。都被各大宗派占据,并且以这些星炬为中心,慢慢向四面八方扩散,这些星炬,就是一个个的“交通要道”。

    所谓“星域”,其实,就是以一座大型星炬为中心,一圈一圈逐渐扩散开来的文明聚集点。

    长生殿这艘星舰,显然不可能跳跃到修真界的星炬旁边去,那就是自投罗网了。

    星盗在数千年的发展中,也秘密建造了一些小规模的星炬,大多处在地广人稀的偏远地区,还时常会遭到铠师团和各大宗派的攻击。

    所以,他们不可能直接跳跃到大角铠师团旁边。

    完成跳跃之后,星舰继续在星海中航行了数日。

    李耀估计,他们是跳跃到了距离大角铠师团最近的秘密星炬旁边,再用常规航行的方式向大角铠师团潜行过去。

    这期间,除了白露和黑石每天给两人送来饭菜之外,皇甫十一竟然一次都没有出现,看上去相当沉得住气。

    李耀似乎真的变成了一个法宝疯子,一门心思和皇甫十一设置的隐蔽晶眼和窃听器较劲。

    三天时间,一共拆除了二十五个晶眼和十八个窃听器,不过也触发了九次警报。

    他完全沉浸在法宝的世界中,乐此不疲,表情越来越痴迷。

    皇甫小雅却是越来越憔悴,越来越焦虑。

    每天,除了饭菜之外,黑石和白露也会送来一台经过锁定,无法上网的晶脑,上面有一些最近的新闻,还有长生殿和黑蛛塔搜集到的消息。

    根据这些消息,过去三天,飞星界风云变幻,狂流激荡!

    风雨重恶贯满盈的数十年星盗生涯中,不知道残害多少修真者,其中不乏大宗派子弟,金丹强者、元婴老怪的直系血脉。

    甚至有一名元婴强者的孙子,都在十二年前被他杀死!

    更何况,这一次风雨重并非单独行动,从修真界收到的各种小道消息来看,蜘蛛巢星上好几支规模巨大的星盗团都倾巢而出,朝大角铠师团的方向,气势汹汹杀来。

    所以,修真界中各大宗派,都将这一战看是重创星盗的大好机会。

    看似独自穿梭在茫茫星海中的金角号,附近几个星域和碎片世界中,却是潜伏着超过八十艘重型星舰,集结了超过五十名结丹强者,三名元婴老怪的豪华阵容,

    其中就包括那名孙子被风雨重杀死的元婴,以及他请来助拳的至交好友。

    至于筑基和炼气,那就无计其数,都是各大宗派的精锐,从暗中调集过来。

    这一役,堪称最近三十年。修真界中规模最大的一次行动。

    结果,无论金角号怎么在星海中游来荡去,情报所说的星盗主力,却始终没有出现。

    而抽调出大批精锐之后,不少宗派内部难免空虚,特别是那些和星盗有血海深仇。结丹和元婴倾巢而出的宗派。

    于是!

    三天之内,沧海派的一个重要矿业基地被攻击!

    整个飞星界,唯有这一处矿业基地才出产的‘金澜石’库存都被劫掠一空,大批沧海派门人,包括几名身怀绝技,拥有鉴定矿石神通的专家都被劫掠!

    星盗甚至将矿业基地完全爆破掉,没有两三年的修整,绝对恢复不了原有的产量!

    同一时间,仅有的两名金丹强者及大批战斗型修真者都参加剿匪的红蛟会。亦遭到星盗攻击,无数门人战死,更多门人被劫掠!

    “灭风堂,唯一一名元婴老怪参加剿匪,剩下三名非战斗型的长老,同时遭到刺杀!”

    星海各处,血雾弥漫!

    数百年来,飞星修真界一直将星盗当成疥疮之患。

    虽然对一个孤零零的星空城镇来说。星盗有可能带来灭顶之灾,但真正面对修真界的大股势力。星盗便只能抱头鼠窜,藏匿于碎石星带和星云风暴的后面,惶惶不可终日。

    直到此刻,修真界才猛然发现,星盗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能量,拥有如此深不可测的情报网络。居然将修真界的每一步都计算在前!

    平心而论,论实力,修真界仍旧占据绝对优势,别说星盗,哪怕是星盗背后的长生殿。也无法正面抗衡。

    光是修真界中那些修为深厚的元婴老怪,就如定海神针,不可动摇。

    问题是,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并非每个宗派都有元婴老怪坐镇,大部分宗派相隔又极其遥远,交通不便,互相救援不及。

    元婴再强,分散在星海各处,大部分时候都要坐镇自己宗派的总部,保护珍贵的典籍,以及大量的非战斗型修真者。

    就像这一次,几名元婴冒险出击,结果就被人调虎离山,反而老家失火!

    某种意义上说,长生殿将“超限战、不对称打击”的战术,运用得淋漓尽致。

    飞星界过去千年,大体上的和平,在动荡的三天内,被彻底击碎!

    一个风雷激荡,鲜血和勇气流淌,英雄和枭雄辈出的大时代,来临!

    这些消息令皇甫小雅唉声叹气,苦闷至极。

    李耀却置若罔闻,最多偶尔扫上一两眼,便接着全神贯注投入到他和皇甫十一的“较量”之中。

    直到第五天,他终于无声无息拆除了皇甫十一留下的最后一个窃听器。

    皇甫十一真不愧是近三十年炼器师圈子里最大的妖孽,他设计的窃听器和晶眼,不少结构都令李耀大开眼界,啧啧称奇。

    五天的对抗性拆解,李耀大汗淋漓,对精密法宝结构的领悟,亦踏上了一个更高的台阶。

    随着最后一个窃听器的拆除,皇甫十一终于邀请李耀,展开第二次交流。

    这一次,两人的对话换到了皇甫十一的炼器室。

    杂乱无章的炼器室中,一座巨大的黒木工台如棺材般醒目,工台上却是摆放着两件十分古怪的东西。

    第一件,好像是某种银色金属浇筑而成,如立体迷宫,又似灌木丫丫叉叉的模型,有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妖异美感。

    第二件,却是一尊猴子的标本,是很普通的金丝猴,双眼大约施加了法术,十分灵动,栩栩如生,像是随时会扑上来。

    -------------

    五更完毕,聊两句。

    前几天就说过,其实本周真的不太适合爆更。

    昨天老牛所在的城市骤然降温,一夜下降了十几度,早上六点,老牛起床,骑着小电炉,吹着小风去码字,结果中午不到就感觉不对,发烧了。

    折腾了一宿,又发烧,又失眠,就是那种感觉整个人要熔化,但脑子却特别清醒的状态,不知道有没有朋友体验过?

    不过呢,真没办法。

    前几天连续两天四更,那是比赛到了紧要关头,想要一气呵成。

    今天这五章呢,算是承上启下,大量填坑挖坑,又是大段大段的对话,倘若分成几天发,老牛写着不爽,估计大家读着也不爽。

    所以还是咬咬牙,一天基本上完成吧!

    说来也挺奇怪,过去几个月身体健康,工又不特别忙的时候,每天两更,似乎到了极限,没啥潜力可挖了。

    这个礼拜,工又忙,人又累又困,还感冒发烧,居然爆了两个四更和一个五更,想想人的潜能还真是无穷无尽的。

    明后天真的不行了,体质弱,吃不住,要好好休整一下,就按常规进度来吧,大家多理解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