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 非人
    李耀眼角乱跳,咬牙道:“既然知道我不会被催眠,为何又要让这个精通精神攻击的冥修师来对付我?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将计就计,乖乖跟来,或许我当场就暴起发难,将他格杀呢?另外,你又怎么知道,我不是一名纯粹的炼器师?”

    皇甫十一道:“你在比赛中,施展出来的双手超音速,以及连续一个钟头用‘隔山打牛’的神通来灵化材料,都需要极强的体能来支撑,还需要拥有无比强横的体魄,这可不是一名纯粹的创造型修真者,可以办到的!”

    “仔细研究了你的比赛视频,特别是你身上一束束肌肉的走向之后,我便非常肯定,你绝对不是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炼器师者,而是一名——复合型修真者!”

    “你拥有战斗和炼器双方面的天赋,你的战斗力,很强!”

    “想想也不奇怪,毕竟你是在星海边陲的古战场残骸中,一路挣扎生存,那种危机四伏的环境,倘若没有一点儿自保能力,只怕早就死于非命了!”

    “那么,唯一的问题就是,你的战斗力,究竟有多强呢?”

    “我没有恶意,是真心实意向你发起邀请,只不过,我可是一名纯粹的炼器师,哪怕修为比你高出一个大境界,但战斗力或许还不如你啊!你和我年轻时,简直一模一样,疯狂,冲动,杀伐决断,我可不想才说了半句话,就被你一刀斩杀,哈哈哈哈!”

    “所以呢,我特地布了这个局,就是为了测试出你的真正实力!”

    “我当然知道费明的乱星陀无法将你催眠,但我更知道。~,像你这种独自一人在星海边陲闯荡了二十多年的年轻人,谁都不相信,只相信自己。”

    “而从你的炼器风格上,我更看出,你是一个非常自信,甚至自信到有点儿狂妄。又野心勃勃,热衷于孤注一掷的人!”

    “换成一般人,看穿了费明的身份之后,或许会当场发难。”

    “但是你的话,说不定就会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将计就计,深入虎穴!”

    “反正在你看来,别人都不知道你竟然是复合型修真者,战斗力还相当不弱。大可以凭借这张底牌,来个擒贼先擒王,最不济,全身而退总是办得到的。”

    李耀沉默了很久,艰涩道:“倘若我当场发难呢?”

    “那我们也只好动粗了。”

    皇甫十一道,“你该不会以为,只有费明一个人过来邀请你吧?那样同样可以测试出你的战斗力,不过动静未免太大了。”

    “黑石。白露,你们说说看。李耀小友的战斗力,究竟如何?”

    雪白矮胖子“黑石”笑道:“李耀大师在0.4秒内,就从极静到极动,差点儿就要飙出亚音速,战刀挥洒的技巧也十分纯熟,据我分析。他的战斗力,甚至堪比筑基期初阶的战斗型修真者!”

    黑炭女子“白露”也“吱吱”笑道:“李耀大师召唤晶铠的速度也很快,1.7秒,就完成了60%的晶铠殖装,我估计他穿上整套晶铠。会在3秒之内!这个速度放在职业铠师圈子里,也不算太慢了。”

    “他召唤出来的八臂晶铠呢,是银心流的杰,似乎还经过了大量改装,战斗力很强啊!”

    皇甫十一啧啧称奇:“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真没想到,李耀小友你在拥有一身出神入化的炼器术之余,竟然还拥有如此强横的战斗力!堪比筑基初阶的战力,加上一套‘八臂晶铠’,这副底牌果然强大!若非有黑石和白露保护,只怕我瞬间就会被你擒住了!”

    李耀面如死灰,仿佛脊椎骨被一下子抽走,整个人都瘫软下去。

    皇甫小雅尖叫道:“十一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么多年你究竟去了哪里?此刻现身,又有什么目的?原本应该死于黑蛛诡刺手中的黑石和白露,为何又死而复生?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皇甫十一淡淡一笑,道:“这次现身空山论剑,原本最大的目的,就是把你接走,顺便帮老朋友一个小忙,将这位李耀小友杀死。”

    “不过,在见识到李耀小友的修炼术,特别是他惊人的双手之后,我便改变了主意!这样一名天才炼器师,因为一些可笑至极的原因,白白死在这里?可惜,太可惜了!”

    “所以,不要害怕,我真的没有恶意,只是来接你们两个走而已。”

    “杀死我?”

    李耀喃喃道,忽然浑身一抖,叫道,“皇甫十一,你是星盗,而他们——都是黑蛛诡刺!”

    皇甫小雅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皇甫十一,颤声道:“这,这不可能,十一叔,你投靠了蜘蛛巢星,成为了星盗?”

    黑石嗤之以鼻,用又尖又利地声音说道:“星盗算什么东西?黑蛛诡刺又算什么东西?和我们的组织比起来,蜘蛛巢星亦不过是一颗小小的尘埃而已!”

    李耀冷哼道:“不管你们是星盗,还是什么别的势力,我和皇甫小雅,都是空山论剑上的重要人物,只要三五个钟头之后我们还不出现,一定会引起骚动,你们以为,自己能逃出空山域么?”

    皇甫十一、黑石、白露、费明仿佛听到一个笑话,同时哈哈大笑,笑得连眼泪都出来。

    皇甫十一一边抹眼泪,一边道:“来,李耀小友,请看这边。”

    六根手指的左手一扬,古玩铺子右侧的墙壁忽然泛出一圈圈的光晕,逐渐变得透明,化一处水晶舷窗。

    外面,是深邃的星海!

    空山域,已经被远远抛在脑后!

    李耀的心脏猛地一抽,额头渗出一滴黄豆大小的汗珠,几乎瞬间冻结。

    怎么可能!

    他明明计算到,自己正身处酒店旁边的七层大楼内,为何会身处一艘星舰之中。竟然已经离开了空山域!

    这艘星舰居然飞得如此平稳,连半点儿颤动和倾斜都没有!

    皇甫十一道:“是否非常奇怪,你明明是身处酒店旁边的七层大厦内,为何会变成这样?”

    “很简单,你乘坐的那台飞梭车,经过我的特殊炼制。底部安装了一个扰乱法宝,能够模拟出我想让你知道的一切飞行信息,诱导你做出错误的判断。”

    “同样,这间船舱,也是由我亲手炼制,安装了最新的浮动式稳定系统,哪怕在进行星空跳跃时,都像是静止一样稳定!”

    “你以为自己仍旧在空山域中,所以有恃无恐。大可以和我拖延时间,殊不知我亦只是在拖延时间,就为了及早逃出空山域而已。”

    李耀一言不发,每一个脑细胞都疯狂抽动,思索着目前的局面。

    皇甫十一真是一名可怕的炼器师,他炼制的飞梭车,竟然将自己都完全骗了过去。

    从这一刻起,整件事终于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向着不可预知的深渊滑落。

    皇甫小雅咬牙道:“就算脱离了空山域,又如何?我们仍旧在自由铠师的大本营。千帆星域中!只要空山域发现我们两个失踪,放出消息,整个千帆星域都会行动起来,你这艘星舰既然能大大方方停泊在空山域的船坞中,想来也是伪装成商船或者运输舰,战斗力绝对不强!”

    “你。又能逃到哪儿去?”

    皇甫十一点头:“小雅,你说的很有道理,只要空山域发现你们两个失踪了,我们便只有死路一条。”

    “只不过,倘若他们一时半会儿被更加重要的事情纠缠。无暇顾及你们两个呢?”

    皇甫十一轻轻击掌,李耀和皇甫小雅身边,瞬间出现了十几张光幕。

    画面中呈现的,都是此刻空山域中的场景。

    空山论剑的淘汰赛第一阶段已经进入尾声,偌大的赛场中,观众稀稀拉拉,两名三十二强选手正在较量。

    几处新品法宝发布会,倒是人头攒头,热火朝天。

    还有大量游客,聚集在刀剑博物馆中,说说笑笑,指指点点。

    所有画面的左上角,却是都有一个同样的数字在不断跳动,像是倒计时。

    倒数3秒,2秒,1秒……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浑身上下所有的神经,都在瞬间抽紧!

    倒计时,0秒!

    “轰!”

    “轰轰轰轰!”

    空山论剑的主赛场、刀剑博物馆、新品法宝发布会、炼器师小型见面会、三十二强炼器师下榻的大酒店……

    空山域中,十几处重要位置,都在同一瞬间,发生了惊天动地的连环爆炸!

    爆炸的威力之强,甚至完全破坏了两座浮空山的反重力符阵,数以亿万吨的大山在半空中倾斜,朝地面缓缓砸落下来!

    空山论剑,瞬间化了修罗地狱!

    无数普通人和修真者,都在火焰、冲击波和地震中哭喊,嘶吼,挣扎!

    皇甫小雅目瞪口呆,神经被这可怖的画面击溃,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带着哭音叫道:“你,你把空山论剑炸掉了,你竟然把空山论剑都炸掉了!”

    画面中的火光,在皇甫十一脸上映照出了妖异的光辉,他风轻云淡地说道:“如此一来,就算真有人发现你们的失踪,恐怕都是十天半个月之后的事情,足够我们展开星空跳跃,逃出千帆星域了。”

    皇甫小雅大叫一声,跳起来想要向皇甫十一扑过去,但她只是纯粹的炼器师,战斗力并不强,一下子触发了禁制,狠狠摔在地上,嘶吼道:“为了抓走我们两个,你竟然一口气杀死了成千上万的人,还有那么多无辜的普通人!”

    皇甫十一幽幽道:“倒也不完全是为了你们,空山论剑集结了众多炼器师精英,若是能多炸死几个,对整个修真界,也是不小的打击。”

    皇甫小雅面红耳赤,眼眶炸裂,尖叫道:“你,你不配当皇甫家的炼器师,你,你不是人!”

    皇甫十一眼中流露出了奇异的光辉,微笑道:“我当然不是人。”

    皇甫小雅愕然,半句话都说不出口。

    爆炸发生的刹那,李耀反而冷静下来,眼窝深陷,双眸近乎纯黑。

    他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东西?”

    皇甫十一整张脸都在发光,用十分妖异的音调,轻声道:“诸天大道,亿万神通,我只问一句——可得长生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