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六章 煮酒问剑
    李耀有点儿牙疼。△¢,

    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还是老老实实道:“我看不出妖星的理论有什么漏洞,完全赞同妖星的看法。”

    这下,轮到众人都有些傻眼。

    古典炼器专家妖星的理论,最近在灵网上很是流行,特别是他关于古代炼器术和现代炼器术相结合的一些观点,对于炼器师圈子里的年轻人们,都有极大的触动。

    最近,飞星界的青年炼器师们,都很热衷于探讨妖星的理论,已经成为一种潮流,谁要是对妖星一无所知,那就落伍啦!

    另一方面,妖星的古典炼器理论虽然浑厚扎实,但他在现代炼器理论方面,却是有所欠缺。

    古今结合,又是一条前人从未走过的道路,一些观点刚刚提出来,难免不太成熟,存在很多疏漏之处,也就有非常大的品评空间。

    青年炼器师们,往往一边寻找妖星理论的漏洞,一边吸收他的某些观点,提出自己的构想。

    年轻人嘛,就该有点儿桀骜不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魄,头脑要灵活,要有自己的想法,不能迷信权威,更何况妖星的理论,的确有不少可以商榷的地方呢!

    这个李耀,竟然百分之百赞同妖星的观点,没有半点儿自己的东西?

    一时间,不少人心里,都有些不以为然。

    李耀刚刚走进来时,这些世家子弟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这年头,很多高手都喜欢扮猪吃老虎,穿得破破烂烂,假装其貌不扬,却是在灰头土脸之下暗藏杀机。

    刚才看到龙云心带着李耀进来,众人还以为他也是这样的低调高手。正准备聆听他的高论,没想到,他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妖星抛出的理论和假说,没有一百条也有八十条,连其中一条的一个漏洞都找不到,这样的高手。还能高到哪儿去?

    李耀道:“大家慢慢讨论,我今天就是来向大家学习的。”

    说罢,心平气和地坐了回去。

    这些世家子弟,都有基本的涵养,自然不会干出当面嘲笑一个陌生客人的事情,见李耀不准备发表看法,也不强求,一名身穿淡金色炼器服,身材矮小的少女起身。冲李耀微微一笑,道:“李兄初来乍到,可能还不习惯我们这里的氛围,我是青青岛的周一鹿,不如由我来抛砖引玉,说一说妖星提出的十二连环雷霆古符,在现代法宝应用理论上的一些漏洞,我觉得啊。妖星老师能够发掘出十二连环雷霆古符,将它和现代法宝相结合。的确是匪夷所思,令人叹为观止,不过呢,其中也有一些可以商榷的地方……”

    这些人,都是狂热的法宝迷,一钻进法宝的世界。很快就把这小小的插曲忘记了,大家激烈讨论,唇枪舌剑,好不热闹。

    李耀听得入神。

    批评自己是最难的,李耀当然不知道自己的理论还有什么漏洞。若是知道的话,早就在灵网上修正过来了。

    原本以为这场聚会没什么意思,不过听到这么多炼器高手用最犀利的语言,如锋利的手术刀一般,将自己的理论完全剖析开来,李耀还是冷汗直冒,连连点头。

    其中一些说法,固然强词夺理,但另外一些批评,的确是一针见血,令李耀恍然大悟,茅塞顿开。

    “三人行,必有我师,这次聚会,实在不虚此行!”

    “这些人虽然年纪也不大,但都是飞星界的炼器世家出身,家学渊源,理论体系极其严密、扎实,竟然找出了这么多的漏洞,仔细想想,的确是我错了!”

    “吸收了他们所说的精华,我的很多探索,都可以更进一步啊!”

    李耀听得如痴如醉,连拍大腿,听到妙处,还真心实意地鼓掌。

    众人见他虽然其貌不扬,肚里又没什么干货,但态度却相当诚恳,每一次鼓掌,竟然都是某个批评的绝妙所在,完全挠到了痒痒肉上,一时间心中大悦,气氛倒也融洽起来。

    龙云心却是一直在偷偷观察李耀,发现他真的像个小学生一样,听得无比专注。

    龙云心越看越别扭,再次摸到了谢安安身边,小声道:“谢安安,你给我老实交代,在哪儿认识这个李耀的,又怎么知道他是个神秘高手?你看他那模样,先不提‘高手’,哪儿‘神秘’啦?”

    谢安安也有些狐疑,能够在一分钟之内,完美通过高难度测试的高手,怎么可能对妖星的理论没有半点儿不一样的看法?

    要知道,就连她都能对妖星的理论,提出几句反驳意见呢!

    想了半天,谢安安硬着头皮道:“李耀师兄真的很厉害,不过他出身大角铠师团,应该是一个精通实务的实战型炼器师,不太擅长理论,也是很正常的。”

    “是吗?那等会儿就知道了!”龙云心半信半疑。

    众人激烈讨论了两个多钟头,除了李耀之外,每个人都滔滔不绝地指出了妖星的诸多缺陷,就连谢安安也在众人的鼓励下,站起来说了五分钟,迎来满堂喝彩。

    李耀听得汗流浃背,像是刚刚洗过热水澡一样痛快。

    就在这时,一股淡淡的异香传来。

    “剑煮得了!”

    集会主持人屠永清眼前一亮,拍手笑道,“各位,我这一次带来的酒倒是没什么稀奇,不过是来浮流屿的一百二十年陈‘醉山海’罢了!不过放在里面煮的古剑碎片,却是有些稀奇跷,来来来,咱们还是老规矩,看看谁才能品出个中三味,成为今日的‘剑主’!”

    屠永清捧来三排碧玉酒樽,将琥珀色,如蜜汁一般浓稠的“醉山海”分了,众多世家子弟小心翼翼地接过,双眸微眯,摇头晃脑。神情专注地品味起来。

    “此酒比寻常‘醉山海’多了几分淡淡的惆怅之意,细细品来,和四万八千年前古修世界中的‘断肠剑派’之意境有些相似,我猜,这古剑碎片就来自四万九千年前,断肠剑派!”

    “我不同意东门兄的观点。你只品味到了惆怅,我却是在惆怅之下,感知到了一股微弱的杀意,我看,这古剑碎片应该是来自四万七千年前,叫做‘血刺’的刺客组织,甚至有可能是这个组织的首领,同时也是古代铸剑大师,血刺老人的手笔!”

    “两位的看法都很有道理。但是在我看来……”

    众多世家子弟,各抒己见,分毫不让。

    屠永清这个主持人,很有翩翩佳公子的风度,并不因为李耀刚才没有发言就轻视他,同样双手捧着一杯“醉山海”递了过来,笑道:“李兄,咱们这既然是‘煮剑小集’。怎可没有煮剑呢?”

    “咱们的规矩,每次聚会。主持人都要携一尊美酒,一块古剑残片前来,以美酒煮古剑,当剑意都融入美酒之中,便由大家品评,看谁能猜出这古剑残片的来历。谁猜得最接近事实,谁就是这一次聚会的‘剑主’,下一次就要换他当主持人了。”

    “李兄,请。”

    李耀眨巴着眼睛,狐疑地接过酒杯。

    把古剑残片放到酒里煮。就能煮出“剑意”,甚至能通过品尝美酒,感知到古剑残片的来历?

    这是哪门子的炼器术,太夸张了吧!

    李耀呷了一小口,酒倒是真不错,蕴含的灵能非常充裕,除此之外,什么惆怅之意,什么淡淡的杀气,他半点儿都没感知到

    屠永清微微一笑,道:“李兄尽管畅所欲言,猜错也没什么打紧,事实上,以酒问剑,这是一门十分深奥玄妙的神通,咱们修真界中也没多少人能够摸到皮毛,我们这些人也不过是连蒙带猜,附庸风雅而已!”

    “真有这样的神通?”李耀双眸闪亮,也生出了兴趣,倘若真能通过煮剑,领悟到古剑的剑意,这样的神通,的确值得研究一二。

    “当然是有的。”

    屠永清的神色变得庄严肃穆,认真道,“这是一门玄之又玄的古老神通,来自四万年前古修世界中,一个无比强大的炼器宗派‘百炼宗’,是百炼宗的不传之秘!”

    “用这种神通,能够最大程度修炼感知,让炼器师在似醉非醉的恍惚之间,体会到神魂和法宝融为一体的至高境界!”

    李耀大声咳嗽起来,脸涨得通红,“醉山海”撒得满身都是。

    “不胜酒力。”

    李耀眼角抽搐,表情古怪道,“不过这么玄妙的神通,我真是闻所未闻,实在品不出个所以然,请屠兄见谅。”

    他生出去意,继续道:“屠兄,刚才聆听诸位的高论,实在是受益匪浅,不过我另外还有些小事,要先走一步,就和各位在空山论剑上再会吧!”

    屠永清一愣,扫了龙云心和谢安安一眼,有些吃不准李耀和两人的关系,还是笑道:“李兄,咱们这煮酒小集,素来有三个环节,第一是理论交流,第二是煮酒问剑,第三就是实际操了,毕竟炼器师嘴上说得天花乱坠,最终还是要落到一双手上!”

    “李兄既然是铠师团中的炼器师出身,这双手一定非同小可,不如稍等片刻,大家最后交流一番再走,如何?”

    “我们也不是要大动干戈,只是准备了一些残破的刀剑,大家维修打磨一番,当个游戏罢了。”

    “在空山论剑上,第一轮比的也是法宝维修,就当咱们提前几天,先热个身吧,哈哈哈哈!”

    李耀原本真的还有点儿小事,听屠永清这么一说,眼前一亮,又坐了下来,隔着丑陋的灰色手套,慢慢活动着筋骨。

    比拼炼器术嘛,他最喜欢,一个人独自修炼了一个半月,早就闷出鸟来,能和高手过过招,松动一下筋骨,当然很好!

    “龙姐姐,你等着吧,李耀师兄真的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理论不是他的强项,‘煮酒问剑’这种来自百炼宗,只在炼器世家里面流传的玄妙神通,他不了解也很正常,但真动起手来,绝对会让你们大开眼界的!”谢安安偷偷打量李耀,很认真地对龙云心道。

    片刻之后,众人品完了古剑,却是来自东明罗家的罗东猜测最为接近,当上了今次的“剑主”,一阵哄闹之后,屠永清将众人都带到了剑竹林中,一处清澈见底的池塘旁边。

    池塘边,已经插着二十多柄锈迹斑斑,到处崩口的战刀、巨剑。

    ---

    上一章章节名错了,应该是《煮剑小集》,结果又不能修改章节名,真是蛋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