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 最弱的结丹
    “完全恢复了!”

    李耀从医疗舱中一跃而起,胸腹一呼一吸之间,粘稠的医疗药剂就被皮肤完全吸收,身上无比清爽,皮肤细腻如玉。

    距离他们闯出暗炎星带已经整整一个月,在蛟龙域补充了足够的给养,他们继续向千帆星域进军。

    自从大家知道,在星流漩涡中疯狂维修灵能护盾的竟然是李耀之后,一时间整个铠师团都震惊了。

    李耀被大家当成了大英雄、大功臣,得到最好的照顾,每天都额外花一个钟头,在医疗舱中进行恢复性治疗,吞噬了大量昂贵的医疗药剂,经过一个月的恢复,伤势终于痊愈!

    此刻的李耀,神清气爽,精力爆炸,虽然身形还有些消瘦,皮肤还略显苍白,却是他刻意压制的结果。

    敏锐的感知之下,李耀发现自己的神经元总长度,已经超过炼气期修真者五倍,超过普通武者的五十倍以上!

    血管和神经,就像是纵横交错的水网,遍布周身,汹涌澎湃的灵能在其中川流不息。

    李耀相信,此刻的自己,轻而易举就能轰出筑基期高阶战力;神魂爆燃,透支生命时,甚至能在刹那间冲上筑基期巅峰境界!

    而且……

    沉积于周身⊙,..的流明晶残渣,尚未完全消耗,还有大量的残渣,却是被真灵聚变的力量轰散,每一分每一秒,都化微量元素,源源不断地滋润着他的每一个细胞,令他每一秒钟都产生更加强大的感觉!

    李耀相信,自己用不了多久,就能将这些流明晶完全吸收殆尽,到时候。别说站稳筑基期巅峰,就算冲击结丹,也是大有希望!

    “一年前,我还是一名小小的炼气期修士;没想到短短一年之后,我竟然开始仰望结丹境界了!人生的机缘,还真是不可思议!”

    “境界的提升。已经达到极限,不可能再快了。”

    “接下来,就是要学习和境界相匹配的招式、神通!若是光有境界,没有神通,在战场上也无法发挥出100%的战力!”

    “我在真灵聚变,星流漩涡之中,隐隐获得了一道玄之又玄的感悟,似乎可以凝练出一门全新的神通,不过还需要再仔细琢磨。毕竟星流漩涡实在太过深邃奥妙,一时半刻,还是无法领悟通透!”

    李耀暗自盘算,正欲离开医疗室,门外却是撞进来一个五大三粗,个头不高的青年,二十不到,模样颇为稚嫩。为了假装成熟,还特地蓄了一圈小胡子。显得有些好笑。

    “耀哥!”

    这年轻人对李耀很恭敬,隐隐带着点儿讨好的意味。

    “赵诺,又想找我帮你磨刀?”

    李耀微微一笑。

    这个魁梧青年赵诺,是大角铠师团中“虎杀营”的一员。

    大角铠师团,和普通铠师团不同,最初就是一群被星盗害到家破人亡的复仇者建立。在一次次执行任务过程中,也会遇上很多无依无靠的孤儿。

    这些孤儿,大多被大角铠师团收留,抚养,由铠师团中的高手教他们修炼。长大之后,不少人都成为铠师团的正式成员。

    这也是大角铠师团如此齐心协力,能够长途跋涉两个月追杀到底的原因。

    若是一般的铠师团,大家各有心思,你来历练,我来赚钱,自然是不会如此团结一致的。

    这些孤儿,就被编组成为“虎杀营”,取“初生牛犊不怕虎”之意,算是铠师团里后备军。

    真遇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虎杀营中超过十六岁的少年也会上阵厮杀,在两个月的激战中,就有不少少年,和正式团员一样,血染星河。

    离开蛟龙域后,前方的航道逐渐平静起来,一路上又经过了不少星空城镇和碎片世界,得到了大量的补给,所以星舰的维修工,变得越来越轻松。

    铠师团里的炼器师,逐渐将重点放到对于晶铠的维修上面来。

    现在人手不足,最先得到维修的,当然是正式团员的晶铠和法宝。

    虎杀营中少年们的晶铠和法宝,却是要乖乖在后面排队。

    法宝就是一名修真者的生命,虎杀营中有些十七八岁的少年,实力已经相当不俗,在两个月的血战中又百般磨砺,浴火重生,此刻却只能看着别人先修好晶铠,展开修炼,自己只能用些破刀烂剑,不由急得抓耳挠腮,双眼喷火。

    前段时间李耀重伤未愈,熊涛也没有安排太过繁重的维修任务给他,只让他好好静养。

    李耀是个修炼狂,哪里闲得下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和赵诺在一起疗伤。

    赵诺知道他是一名非常出色的炼器师,试探着问他是否会维修单兵法宝。

    李耀自无不可,维修晶铠的动太大,需要用到专业的大型维修车间,不过一般的法宝,以他的手段,只需要有一座炼器炉就可以展开维修。

    李耀用了小半天就将赵诺的战刀重新洗练打磨了一遍,不但修复如初,还依照赵诺的特点,又镌刻了两座雷系符阵上去,威力大增,把赵诺乐得鼻涕泡都快出来了。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整个虎杀营全都轰动,所有少年干脆都把法宝拿到李耀这儿来维修,李耀俨然成为了虎杀营的专属炼器师,再加上他跳入沸腾的冷却池,以一己之力硬生生扛住了灵能护盾,这种神一样的事迹,顿时令他在少年们心目中的身影变得无比高大。

    赵诺摸了摸毛茸茸的小胡子,咧嘴笑道:“不是的,是团长大叔让我来找耀哥,请你去一号修炼室,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说到“团长大叔”四个字时,赵诺眼中充满了崇敬。

    李耀一愣,不知道雷大陆找他干什么。

    在他疗伤的这一个月里,雷大陆也来看望过他好几次,而且在铠师团资金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还不惜血本采购了大量的医疗药剂来帮他恢复,李耀也挺感动的。

    不过他总觉得这位团长有点儿嬉皮笑脸,油腔滑调,坐在指挥椅上,有些“沐猴而冠”的意思。

    虽然传说中有很多金丹强者、元婴老怪都是随心所欲,游戏红尘的异人,不过雷大陆这样的造型和性格,实在不怎么像是一名结丹高手!

    “有一个问题我憋了很久,我看虎杀营里都是桀骜不驯的少年,就拿你赵诺来说,平素也是从来不服任何人的,为什么一提到团长,就这么崇拜?他虽然是结丹高手,不过只是结丹期初阶,在高手如云的修真界里,似乎也不是特别厉害吧?”

    李耀挠了挠头发,忍不住问出口。

    “怎么,耀哥不知道么?”

    赵诺的双眼闪闪发亮,激动道,“没错,论实力,团长大叔的确算不上出类拔萃,甚至说得刻薄点,说他是整个飞星界最弱的结丹修士,也不算太过夸张!”

    “而且他的灵根受过伤,修为停滞不前,终此一生,基本上都升不到结丹中阶了。”

    “也就是说,随便一个结丹修士,只要一结丹,实力就比团长大叔强!”

    “不过,你若是知道团长大叔的灵根为什么会受伤,你也会像我一样崇拜他的!”

    “二十年,不对,大概是三十年前吧,那时候的团长大叔还很年轻,曾经是飞星界最年轻的结丹修士之一,年少有为,风流倜傥啊!”

    “天圣城中的六大派以及各个晶铠中心都争先恐后地招揽他,前途一边光明,很多人都说,他极有可能在三十年之内结成元婴,成为飞星界最年轻的元婴强者!”

    “不过,就在他刚刚结丹之后的半个月,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他却是在路过一座星空城镇时,遭遇了星盗来袭。”

    “当时他正混迹于一群普通人当中,磨砺自己的心境,巩固结丹境界,所以身边并没有修真者同行。”

    “而这些星盗中,却是有一名金丹高手,还有十几名筑基期巅峰高手,足足数百人,再加上一艘晶石战舰!”

    “以团长大叔的修为,想要悄无声息地藏匿起来或者逃走,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团长大叔却是为了守护这个几千人口的小镇,一个人,一副铠,一把刀,就冲上一艘晶石战舰,整整一支星盗团!”

    “最终的结果就是,团长大叔在晶石战舰中左突右冲,杀了个七进七出,连对方的首领都被他一刀宰掉,足足周旋了一天一夜,坚持到了援军的到来,将这股星盗全灭!”

    “而团长大叔也身受重伤,几乎变成废人,休养了足足好几年才逐渐恢复。”

    “但灵根上却是出现了永不愈合的裂纹,修为永远被镇压在了结丹期初阶,从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沦为‘飞星界最弱的结丹修士’!”

    “有点儿蠢,是不是?”

    “这二三十年来,团长大叔一直是这么蠢的,包括这次为了一袋稻谷,就追杀两个多月,和风雨狱全面开战一样。”

    “不过,正是靠他干出了一件又一件的蠢事,从星盗的刀剑之下救出了无数人,才把很多人凝聚在一起,一步一步,慢慢变成了大角铠师团!”

    “就说那座星空城镇中,就有好几个孤儿,后来加入了大角铠师团,现在成为铠师团的中流砥柱!”

    “这样的团长大叔,别说是飞星界最弱的结丹修士了,哪怕就是飞星界最弱的炼气修士,我们都爱死他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