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 矛和盾的游戏
    破坏总是比建设更加容易。

    《风雨星辰》是风雨重写给独生子当做抢劫教材的,自然不会涉及到太过深奥玄妙的理论,只要掌握各种错综复杂的现象就好。

    对星舰理论基础比较薄弱的李耀来说,这本《风雨星辰》,却是比《星舰维修手册》的第六重之后,更加适合他。

    接下来几天,完成废墟清理工之后,李耀不眠不休,把绝大部分时间,都贡献到了《风雨星辰》的研究上。

    当数百种型号的星舰结构纷纷印入他的脑域之时,他同时也学到了成千上万种破坏和潜入星舰的战术。

    到后来,他甚至还想出了一种非常有趣的思维训练游戏,将破坏和维修融合在一起。

    李耀将自己的神念分成了两部分,每一部分都掌控相当的计算力。

    其中一部分站在星舰守护者的角度上,运用《星舰维修手册》中所学到的东西,尽量维修星舰。

    另一部分神念,就假装成进攻者,千方百计在最短时间内,破坏星舰,突破到内部。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这种“自相残杀”的思维游戏,令李耀乐此不疲,沉醉其中。

    每一种不同型号的星舰,就是一张全新的“游戏地图○∠,..”。

    短短五天之内,李耀已经连续玩了三十四幅“地图”。

    大部分时候,都是“进攻”一方获胜,成功将他脑域中虚拟出来的空想星舰给破坏。

    不过随着游戏越来越深入,他对各种星舰的结构理解也越来越深,渐渐的,竟然也能在“狂轰滥炸”之下,疯狂修复。在规定时间内,守住星舰。

    尽情沉浸在这种有趣的游戏中,李耀浑然忘却了时间飞快流逝。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在鬼狱号星舰残骸中待了整整七天。

    而金角号也驶入了星海深处,进入巡航状态。

    ……

    对金角号上的每一名炼器师来说,最近七天实在是生不如死。

    熊涛大师的心情似乎每一秒钟都在变得更加恶劣。

    布满血丝的牛眼明明已经瞪大到了极限。但是在发现几处法宝上的小毛病之后,却总有办法再瞪大一点。

    就像是两把射钉枪,不断喷射着镌刻冰冻符阵的钉子,将所有炼器师和维修工统统射得千疮百孔。

    最开始几天,老头子偶尔还会怒发冲冠,破口大骂,那时候大家的感觉还稍微好一点。

    但是最近几天,在星舰接连出了几个大问题,报废了两具极重要的法宝单元之后。老头子干裂的嘴唇干脆永远闭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每天都枯瘦一轮,就像是他的精血都被金角号给吸干。

    万一遇到了什么故障,总是一言不发,用那对快要爆出眼眶的牛眼,直愣愣盯着相关负责人。

    凡是被老头子这样盯过的炼器师,聚集在一起时。总是会众口一词地说,与其被这样盯上一回。他们宁可套上维修晶铠,到冰冷黑暗的星舰外面,去修补三五天的外壳了。

    熊涛很焦虑。

    金角号的状况,比预想当中要糟糕太多。

    刚刚出发,就遭遇了好几次严重故障,消耗了大量的维修备件。库存所剩无几。

    前方长路漫漫,还有好几段十分危险的航道,星云风暴和碎石星带几乎不可避免。

    一想到要带着这样一艘摇摇欲坠的破船,硬闯飞星界最叫人胆战心惊的几处碎石星带,熊涛就觉得头皮发麻。如坐针毡。

    不过,他们别无选择。

    想要从最安全的路线回到中央星域,就要多航行三倍的距离,多穿越七处碎片世界和五个星域。

    而这些地方都比较贫瘠,有些碎片世界荒无人烟,不可能获得大量补给。

    想要在补给耗尽之前回到飞星界腹地,就只能走距离较短,但危险性也较高的捷径。

    万般无奈下,熊涛想到了鬼狱号残骸上的新人们。

    这些新人,要么就是大角铠师团自己培养起来,年纪比较轻,经验不足的学徒。

    要么就是在星君庙招募,有一定维修经验,但并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也不太清楚底细的民间维修师。

    熊涛安排他们去清理残骸,搜集物资,并不是不相信这些人,而是想对他们的性格和实力,进一步了解。

    熊涛一向觉得,通过这种基础性工,最能看清楚一名炼器师的本质。

    究竟是急躁还是拖沓,是粗心还是仔细,乃至于适合从事哪一方面的工,都可以从一枚小小的法宝构件清理上面看出来。

    一周时间,这些新人们恐怕都清理了大量法宝构件出来,应该很看出很多东西了。

    如果其中一些人真有潜力,熊涛会毫不犹豫交给他们更加重要的工。

    毕竟现在金角号的各个维修岗位上,实在太缺人了!

    想到这里,熊涛将自己手下几名资深炼器师都召集到了一起,命令金角号的物资输送管道,和鬼狱号进行第一次接驳,展开法宝构件的传输!

    半个钟头之后,从金角号的尾部,伸出了一根直径超过十米的折叠软管,逐渐展开,向后方的鬼狱号前端延伸过去,在晶磁力的吸引之下,如一条巨大的口器,牢牢吸附在鬼狱号的舰首之上。

    几名炼器师身穿维修晶铠,通过全密封的物资输送管,直接将鬼狱号的外壳拆开,安装了一扇可以自动开合的活动闸门上去。

    物资传输通道,就此搭建完成。

    一个钟头后,一只只标准法宝构件储藏箱就通过物资传输通道,运送到了金角号的主维修车间内。

    熊涛和四名资深炼器师一起,开启了一箱箱的法宝构件,进行分析评估。

    “前面两箱是‘蓝安’清理出来的法宝构件,不错,他从鬼狱号的生活区一共清理出了三万七千五百多枚法宝构件。数量很多,品质也相当不错,很少有瑕疵。”

    “蓝安是咱们铠师团自己培养起来的学徒吧?我记得他也觉醒了灵根,是炼气期三层了。”

    “他的天赋不错,就是有点儿不拘小节,你们看。这些符文的角落里,还沾染着一些污渍,并没有清理干净。”

    “不过,生活区的普通法宝维护工,还是可以胜任的,就把生活区都交给他来负责,可以抽调出人手去负责更重要的岗位。”

    熊涛从构件堆中卷起了上百枚法宝构件,略微扫了两眼,就下了结论。

    其余几名资深炼器师都没有异议。包括这位学徒“蓝安”的指导老师在内,大家都心服口服,认为熊涛大师做出了最正确的安排。

    “负责鬼狱号一到四号舰炮区域清理工的苗飞,是我们在星君庙新招募的炼器师,今年八十八岁,经验非常丰富。”

    “看他清理出来的法宝构件,一丝不苟,找不到半点儿爆炸痕迹和瑕疵。不用再进行处理,就可以直接应用在法宝上。的确不错。”

    “不过一周时间,他只清理出了一万七千三百多枚法宝构件,速度稍微慢了一些,看来这位炼器师的风格是慢条斯理,走精益求精的路线。”

    “我觉得可以让他去维持人造重力系统,反正人造重力系统位于星舰中部。一般不会遇到突发状况,最重要的仔细,对于随机应变的要求不高。”

    只用了半个钟头,熊涛三下五除二,就将几十名新人都分配到了合适的工岗位上。从而抽调出来一批经验丰富,手段高明的资深炼器师,总算可以稍稍松一口气。

    接下来,还有最后三名新人。

    可是之后一名新人搜集到的法宝构件,却是令熊涛愣了一愣,板刷般的眉毛深深聚拢起来。

    “负责清理鬼狱号修炼区的李耀,竟然搜集到了十三万七千四百五十五块法宝构件?”

    “开什么玩笑!”

    法宝构件从残骸中找出来之后,大多破破烂烂,强度和硬度都大打折扣,有些外表还被酸液和爆炸严重侵蚀,需要仔细打磨过才能使用。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仔细清理一枚法宝构件,总要消耗大量时间和心血。

    能够在短短一周内,清理出十几万枚法宝构件,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个李耀根本没有对每一枚法宝构件进行仔细清理,甚至都没有仔细分辨法宝构件的好坏,将不少严重扭曲变形,失去回收价值的残片,不分青红皂白,统统搜集了回来!

    熊涛想起了这个名叫“李耀”的年轻人。

    他对这个年轻人的第一印象并不太好。

    他始终觉得,对一名炼器师来说,最重要的品质就是踏实,要实事求是。

    这个年轻人“李耀”或许真的有些天赋,也有过一番奇遇,但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一名维修高手,结果连最简单的星陀飞旋仪都不认识,顿时令熊涛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虚,轻飘飘的不够实在。

    不过,当时人手严重不足,再加上这个年轻人的手速的确很快,还觉醒了灵根,的确是修真者,熊涛也就将他留下。

    此后,还特地让白开心去激励了这个年轻人一番,还将自己的星舰维修手册都借给李耀去学习,就是想再给他一个机会,能尽量释放出他的潜力。

    或许他真的很有维修天赋,只是一直在穷乡僻壤流浪,被荒废了而已。

    如果真是可造之材,熊涛也不忍心他继续浪费自己的才能。

    没想到,这个李耀,还是这么心浮气躁!

    他大约以为,清理出了越多的法宝构件,就越能证明自己的实力吧?年轻人啊!

    熊涛叹了口气,按捺住一丝失望,打开李耀的法宝构件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