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 骇人听闻的高手!
    当李耀在星舰维修手册的浩瀚世界中纵横驰骋之时,金角号的铠师团最高会议室内,却是阴云密布,连雷大陆的笑容,都显得有些僵硬。⊥,

    他和白开心面前,摆放着三具晶铠残骸,还有一些完全融化之后又凝固,看不出用途的法宝构件。

    对面,熊涛面无表情道:“刚看到鬼狱号舰桥爆炸的场面,我就隐隐觉得有些古怪,所以这几天除了维修金角号之外,我还花了一些时间,在鬼狱号的几个关键部位,搜集到了一些法宝残骸。”

    “将他们拼凑起来的话,就有了一些让人心惊肉跳的发现。”

    “首先,是这块钛流金炼制而成的护心镜残片。”

    “钛流金本身就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特种金属,价值极高,这上面残留的防御符阵镌刻手法,又是蜘蛛巢星上资深铠匠‘阴风’独门手法。”

    “阴风虽然身处星盗阵营,但整个飞星界炼器师圈子里,他的技术,却是得到公认的,是超一流高手。”

    “他在蜘蛛巢星上地位崇高,从来不会为虾兵蟹将出手,只有最穷凶极恶的星盗,才有资格穿戴阴风炼制出来的晶铠。”

    “据我所知,在我们追杀的风雨狱星盗中,装备钛流金护心镜的晶铠只有一台,那就是风雨明的‘暗火战铠’!”

    白开心道:“护心镜是晶铠上最重要的防御法宝,找到了护心镜,也就找到了风雨明,熊伯,你是在哪里发现这枚残片的?”

    熊涛面无表情道:“一台反应炉鼎的底部残渣之中。”

    白开心顿时愣住。

    雷大陆扫把一样的眉毛,也往上一挑。

    熊涛继续道:“我在残渣里。陆续找出了一些类似晶铠残片的东西,不过大部分都化成烂泥一样,只有极少数抗高温材料才维持住了基本形态,从残片的数量来看,刚好可以组成一具完整的‘暗火战铠’。”

    白开心皱眉,喃喃道:“风雨明把自己的晶铠丢到反应炉鼎里面去毁掉了?”

    熊涛摇头:“我还发现了一段燃料输送管的管壁。上面残留着非常明显的挣扎痕迹,还有一些碎骨和大量的血痕。”

    白开心沉吟片刻,眼珠越瞪越大:“所以,风雨明是穿着暗火战铠,被人硬生生塞到了燃料输送管里,投入到反应炉鼎之中,活活烧成灰烬?”

    熊涛点头:“这是唯一的可能。”

    白开心和雷大陆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底的不可思议。

    风雨明虽然不是什么超级高手,但他穿的“暗火战铠”的确是一套威力强大的改装晶铠。究竟是什么人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到鬼狱号上,将他塞到反应炉鼎里面?

    熊涛面色凝重道:“还不止这样。”

    “为风雨重的独生子,风雨明第一次出来狩猎,身上肯定会携带几枚乾坤戒,以备不时之需。”

    “乾坤戒这种法宝的强度极高,炼制材料甚至比玉简都要坚固,一般来说,即便近万度的高温。也不可能完全损毁。”

    “而且乾坤戒肯定是随身携带,特别是风雨明这种谁都信不过的星盗。绝无可能将乾坤戒放在别处,至少身上不会一枚都不留。”

    “可是,我没有在残渣中,找到哪怕一枚乾坤戒。”

    “唯一的可能,就是杀死他的神秘人,将乾坤戒拿走了。”

    “风雨明是活生生被人投入反应炉鼎的。所以乾坤戒在他死之前就被那人搜刮走,而那时候,外面还有大量的星盗,那人绝没有太多时间来刑讯逼供,最多不超过十分钟而已。”

    “既然被那人俘获。风雨明应该早就断绝了生机,那么问题来了。”

    “换成咱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有没有把握在短短十分钟里,让一个自知必死无疑的星盗,乖乖交出身上所有的乾坤戒?”

    白开心和雷大陆的额头都渗出冷汗,他们都宰杀过无数星盗,知道这些穷凶极恶又奸诈狡猾的星盗,是多么难以对付。

    想要杀死他们容易,想要让他们乖乖交出情报、法宝和乾坤戒,简直比登天还难。

    特别是乾坤戒,体积小,硬度高,容易隐藏,经验丰富的星盗,简直有一万种方式来藏起他们。

    而且乾坤戒里,可以存储大量的物资甚至法宝,是星盗反败为胜的唯一希望,不是被折磨到生不如死的程度,是绝对不会交出来的。

    短短几分钟,这名神秘人究竟怎么办得到?

    白开心和雷大陆,脊背后面都升起了一股寒意,眼前仿佛出现一副画面——在阴森恐怖的动力舱内,一抹鬼魅幽影,正在以他们完全无法想象的方式,对风雨明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几分钟之内,就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风雨明的事情,先放一边,再来看看这三台晶铠。”

    熊涛转向了另外三台晶铠残骸,指着上面的伤痕道,“铁虎战铠,胸甲最为坚固,胸口还有两个微型飞剑发射巢,却是被人用爪类法宝,避开了所有坚固的结构,一爪撕裂,里面的铠师,心脏完全破坏。”

    “金雕战铠,被人从左肩甲开始,一路斩开,直到右侧肋下,整具晶铠的连接处全都斩开,连背后铠甲都被斩断,当然里面的铠师,也是死得不能再死。”

    “幻蛛战铠,头盔几乎被打成了蜂窝,我们找到了小半枚残缺不全的弹头,分析之后,竟然无法完全解析出其中的物质!”

    “看看这些干净利落的切口,给我的感觉,这根本不是一场战斗,甚至都算不上是一起屠杀,而是——解剖!”

    “对,就是解剖,这些穷凶极恶的星盗,在面对这个神秘人时。就像是躺在解剖台上的尸体,面对锋利无比的手术刀!”

    “我的结论是——”

    “首先,这名神秘人的近战实力极强,或许修为还没达到结丹期,但实战经验十分丰富,出手也狠辣至极。”

    “而且。他对晶铠有一种超出寻常铠师的了解,或者说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就像是能感知到数百公里外血腥气息的鲨鱼,能精准无比地感知到每一台晶铠的缝隙和弱点!”

    “光是这样,还不足以造成如此完美的伤口。”

    “他应该还拥有几件威力绝伦的法宝,甚至是由这些法宝组成的超级晶铠,这台晶铠采用了一些我们都无法解析的材料来炼制,其等级,我都无法评估。”

    “如果让我综合评价的话。这个人就是……极度危险!”

    白开心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还有没有?”

    “有!”

    熊涛点头,从微型晶脑中调集出了三张光幕,飞快呈现出了几十幅立体图像,“这是我拍摄的鬼狱号内部爆炸现场,我初步找到了三十三个炸点。”

    “想要将一艘星舰炸掉,哪怕是从内部爆破,也是极不容易的事情,星舰本身对爆炸就有一定的防御力。还可以喷射填充泡沫来迅速压制。”

    “这些炸点,绝非胡乱分布。而是经过精心计算,安置在最关键的要害位置,可以用数量最少的晶石炸弹,造成最大规模的破坏,甚至还利用了晶线管道的走向,达到杀伤最多敌人的目的!”

    “专业!绝对是一个非常专业的爆破专家!”

    白开心的两道白眉无风自动。伸出三根手指,冷静道:“所以,有一个刑讯专家,一个拥有超级晶铠的近战高手,还有一个爆破专家。在我们来到之前,捷足先登,干掉风雨明,又把鬼狱号弄到了半残?”

    雷大陆却是咧了咧嘴,似笑非笑道:“未必是三个,或许是一个!鬼狱号的主控晶脑内,应该有整艘星舰上的监控视频,就算被爆炸破坏了,以熊伯的手段,应该也能恢复大量信息,调出来看看,总能找到这人的蛛丝马迹。”

    熊涛眯起眼睛,森然道:“这就是我要说的关键了。”

    光幕上浮现出鬼狱号主控晶脑的残骸图像,已经经过了初步清理,主控晶脑中间却出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窟窿。

    熊涛指着窟窿道:“你们看,鬼狱号主控晶脑的信息存储晶片组,原本应该在这个位置,但是现在,这里被弄得乱七八糟,就像是有人把双手插了进去,硬生生将整个信息存储晶片组都拔掉了。”

    雷大陆的两条眉毛都飞了起来,竟然还有心情吹了声口哨。

    熊涛叹息道:“这还不是最令我惊讶的地方。”

    “最令我震撼的是——鬼狱号的主控晶脑里面,原本设置有十九组警戒符阵,其中十六组在明处,还有三组十分隐蔽。”

    “这些警戒符阵,平时处于休眠状态,当有人要用暴力破坏主控晶脑时,就会自动激发,将所有的关键数据都抹掉。”

    “可是现在,信息存储晶片组被人无比蛮横地拔掉,这些符阵,却是一座都没有触发。”

    “你们懂吗,这就好像,有一个看似疯魔的彪形大汉,拿着一把生锈的大刀,乱杀乱砍,一连砍了你一百八十刀,却是刀刀都躲开了致命要害,连半根筋络都没有砍到!”

    “这是一个真正的法宝高手,对法宝的结构十分了解,很厉害,真的很厉害。”

    雷大陆笑嘻嘻道:“难道比熊伯你还厉害?”

    熊涛摇头道:“不能这么比较。”

    “法宝世界,万千大道,深不可测,哪怕再强大的炼器师,也不可能精通每一种类型的法宝。”

    “我的研究方向是超大型法宝,主攻的是星舰,在星舰的炼制、维修和改装上,当然自信不输给任何人。”

    “这名神秘高手应该是偏重于单兵法宝,也就是对飞剑、战刀、枪械、晶铠的研究,是一名晶铠专家。”

    “我们大角铠师团里,老杰和小麦,都称得上是晶铠专家,不过他们都在上一次大爆炸中炸死了。”

    “我的话,在晶铠之道上,实在没信心,一定能胜过此人。”

    雷大陆和白开心都动容。

    只有了解熊涛的底细,才能知道,从他口中说出的这番话,究竟代表着多么高的评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