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八章 风雨狱
    “轰!”

    伴随着这句话,星君庙内又是一阵山摇地动,钢铁穹顶发出“吱吱呀呀”的金属断裂声,十几根钢管再也支撑不住,轰然砸落。,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成了两枚针尖,周身肌肉一刹那间全部抽紧,乍一看就像是整个人缩小了一轮,但身上的衣服却像是吹足了气一样鼓鼓囊囊,甚至发出“嘶嘶”的破裂声。

    “啪啪”两声,李耀脚上夹着钢板的工鞋,表面没有变化,强化橡胶的鞋底却是炸成了粉末,连带着小腿上宽松的裤管都被撕裂成一缕缕破布,身形骤然化一道流光,向钢管掉落处电射而去!

    “唰!”

    李耀的手臂幻化成十几道残影,如皮鞭般,将十四根钢管卷入掌心,只剩下最后一根掉落在无人处,发出“当啷”一声巨响。

    钢管虽然没有砸到人,却是着实吓坏了不少普通人,刚刚有些平静的人群再次骚动,不少老弱幼小都在激烈的推搡中倒在地上,不远处隐隐传来了小女孩无助的哭声。

    “咔嚓!”

    李耀手中攥着的几根钢管,瞬间被他握出了入木三分的手印。

    李耀面无表情,眼底却绽放出了暴怒的火焰。

    他眯起眼睛,全神贯注地观察着战况。

    在星空中突兀出现的,是一艘长度超过一千米,外形如鳄鱼般狰狞的星舰,遍布鳄鱼“脊背”的巨大炮塔,正源源不断喷射出刺眼的灵能光团,朝星君庙狂轰滥炸。

    不过,星君庙的防御强度明显超出了星盗的预料。

    环形防御圈飞快旋转,灵能护盾将所有的能量攻击统统吸收。而重力场干扰防御体系,亦令所有的实体攻击都偏离了方向,呼啸的弹丸纷纷和星君庙擦身而过,射向了黑暗的星海。

    片刻之后,星盗就降低了强攻的节奏,从战舰腹部喷射出大量的晶铠。试图强行突入。

    星君庙的护卫队亦飞上星空,数百名铠师纠缠在一起,冰冷的星海犹如沸腾,一道道灵能涟漪如洪水泛滥,疯狂激荡。

    人数上,星盗并不占优势。

    这片穷山恶水,没有修炼宗派的庇护,几乎家家户户的男丁都会驾驭晶铠,进行简单的格斗。

    不过。这里的居民终究是普通人居多,就连星君庙的护卫队里,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名炼气期修士,大多还上了年纪,或者身有残疾,所以才回家乡养老。

    星盗却都是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不少人都是炼气期高阶,甚至筑基修士。厮杀经验丰富,装备的又都是武装到牙齿的战斗晶铠。对上这些业余选手,就如砍瓜切菜一般简单。

    星君庙护卫队,只能凭借强大的防御圈苦苦支撑,尽量拖延时间。

    任谁都看得出来,防御圈被攻破,不过是时间问题。

    李耀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丝疑惑,眯起眼睛,仔细分析着鳄鱼战舰。

    这艘战舰的舰首上,张牙舞爪地镌刻着三个大字,“风雨狱”!

    李耀脑中飞快检索着最新搜集到的信息。

    风雨狱。是飞星界排名前二十的大型星盗团,行动诡谲,风残忍,臭名昭著。

    首领风雨重是一名金丹强者,为人极其机敏,天圣盟曾经组织过好几次对风雨狱的围剿,甚至出动过一名金丹巅峰修士。

    每一次围剿,风雨狱都全军覆没,但风雨重却总是能逃出生天,用不了多久就召集一批人马东山再起,声势一次比一次浩大,手段一次比一次残暴!

    估计星君庙这边,也是看到了风雨狱的名号,所以第一时间就毫不犹豫地展开了积极防御,根本没有投降的打算。

    “奇怪,飞星界排名前二十的星盗团,到这种穷乡僻壤来干什么?”

    仔细研究着光幕,李耀若有所思。

    他发现风雨狱的鳄鱼战舰虽然来势汹汹,但战舰上却有好多处支离破碎的伤痕,甚至有好几座炮塔都被打爆,连尾部的光焰喷口,都是断断续续,一闪一灭,显然动力符阵都出现了大问题。

    正在星空中厮杀的星盗,也比较笨拙和焦躁,似乎缺少灵能和弹药,很少使用远程攻击,都是以贴身近战为主。

    一句话,星君庙这边,固然是砧板上的肉。

    但风雨狱的星盗们,挥舞的也是一把钝刀,纵然能砍到肉里,想要顺利剁成肉馅,还是要费一番手脚。

    “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快要弹尽粮绝了。”

    李耀下了结论,“星君庙这边,不过是普通人和低阶修士组成的杂牌军,换言之,就是穿上了盔甲的农民。”

    “以风雨狱的手段,按理来说,就算被防御圈干扰,也应该轻而易举就解决战斗才对,怎么会僵持这么久?”

    “风雨狱的老大,金丹强者风雨重,要么就是不在这艘战舰上,要么就是身受重伤,严重到根本爬不起来,否则,光凭他结丹期的修为,只怕一只手一只脚,都能大摇大摆突破防御圈了。”

    “飞星界可是真有意思啊,堂堂修真者,不保护普通人也就算了,竟然化身星盗,对普通人大肆杀戮?”

    李耀回忆着信息库中,风雨狱星盗团的斑斑劣迹,桩桩罪行,眼底绽放出了比冰锥更加锐利的光芒,朝一号甲板掠去。

    一号甲板已经乱一团。

    没有修炼宗派的庇护和指导,普通人和低阶散修只是一盘散沙,全凭血气之勇,大喊大叫一通之后,穿上晶铠,冲向星海。

    李耀不由咧嘴。

    如果把他的各项能力数字化,战斗力算60的话,那么指挥能力……近乎于0,根本不可能将这些散兵游勇组织起来。

    叹了口气,李耀只能召唤出岩兵,纵身一跃,冲向星空。

    不过他并没有像别人一样,急吼吼就杀入战团。

    他冷静观察战场,发现有好几名星盗的手段都十分犀利,看样子至少有筑基期水准。

    他或许可以对付两三个,但若是三五个围攻上来,他就会被纠缠住。

    而对方鳄鱼战舰的舰炮,可不是吃素的,就算攻不破星君庙的环形防御圈,要把他打爆,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李耀,现在是什么情况,我感知到了在星君庙一带传来非常强大的灵能波动,是否需要我们靠拢过来?”

    通讯频道中,传来了莫玄焦急的声音。

    “不用。”

    李耀沉吟片刻道,“我们正在遭受星盗的攻击,对方拥有一艘火力强大的战舰,火花号是多功能探险舰,现在只修复了几门副炮,对攻起来占不到便宜。”

    “现在局面很混乱,我不知道对方是否还有后援,火花号千万不能暴露。”

    “你们继续伪装漂流,保持灵能通讯静默,等到安全的时候,我会主动发起通讯。”

    “至于这艘战舰……我来解决它!”

    直到今天之前,李耀很少在真空失重环境中战,早就习惯了无所不在的重力束缚。

    他一边慢慢运转着动力符阵,活动手脚,一边冷静观察,思考着一个又一个的战计划。

    “别说这台岩兵了,就算是玄骨战铠,从外面也很难击破鳄鱼战舰,还是要想办法潜入进去。”

    “怎么办?”

    “虽然鳄鱼战舰的外壳上千疮百孔,但显然战舰上的星盗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所有的破损处都被防空炮额外照顾,一旦有敌人靠近,就会遭到密集火力的招呼。”

    “哪怕能穿透火网,都会被战舰内部的敌人察觉,失去了潜行的意义。”

    “究竟从什么地方,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鳄鱼战舰呢?”

    李耀眼底的星芒高频颤动,计算力飙至极限,苦苦思索着对策,偶尔观察到了一个比较奇怪的现象,顿时眼前一亮。

    鳄鱼战舰的尾部,一共有两排共十组光焰喷口,喷涌出了十道炙热的火光,为战舰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然而,因为遭受重创,其中四组喷口,喷射出的光焰都断断续续。

    其中间隔最长的一组,每隔十九秒才会喷发一次光焰,每一次喷发都持续五秒钟。

    初步估计,每一组喷口中,每一根管道的直径都超过三米。

    “这一点,似乎可以利用。”

    李耀以往虽然没有见过这种造型的战舰,但是这种将动力系统放在尾部的晶石战舰,内部构造应该大同小异。

    喷射灵焰的管道,一直会延伸到战舰中后方的动力舱底部,而为了散热,旁边还会留出大量的空隙,甚至有好几座冷却池,充斥着特殊的冷却液。

    哪怕动力舱内都是人,这些冷却池,只要不出现故障,是很少有人会看守的。

    “就是这里了!”

    “风雨狱无端端出现在这种穷乡僻壤,又急不可耐地对一处没什么油水的贫瘠城镇发动进攻,居然一时半会儿还攻不下来,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如果他们还有余力,肯定早就投放出来,全力破坏环形防御圈了。”

    “所以,现在出现在战场上的,应该是他们的绝大部分力量。”

    “战舰里面的高手,绝对不会太多!”

    李耀脑域中,目光所及的一切,全都化了半透明的虚影,旋即又变成亿万数字,他疯狂计算着距离、速度和角度,片刻之后,挥舞着岩兵的四条手臂,略显笨拙地杀入战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