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爆种状态
    “元、元婴老怪的灵种?”

    李耀十分罕见地打起了结巴,声音都有些发颤。⊥,

    “凝结灵种”是修真界中一种非常罕见的秘法,消耗的神魂和心血十分庞大,一般来说只有达到元婴级数的强大修士才能施展。

    所谓灵种,也就是元婴老怪将他的一部分神魂、念头和功法都抽离出来,以秘法凝结到极致,炼化成一枚好似种子的结晶,灌入另一名比较弱小的修士脑域之中。

    这个过程,有些像是古代修真界的“灌顶”。

    比较弱小的修士,接受了元婴老怪的灵种之后,一旦遇到危急状况,就能燃烧神魂,激发灵种,进入“爆种状态”。

    根据灵种爆裂的程度,发挥出堪比元婴老怪60%甚至更高的实力,将元婴老怪封印在灵种中的必杀绝招,完全施展出来。

    尽管只能维持短短一瞬间,但是在生死攸关的时刻,这相当于是给了弱小修士一道“保命符”,亦是对方绝对预料不到的杀手锏。

    在“爆种状态”下,发挥出堪比元婴老怪六七成的实力,和某些法宝轰出“堪比元婴老怪全力一击”的灵能,那是完完全全的两回事。

    比方说太乙雷磁炮,可以发挥出“堪比金丹强者全力一击”的威力,但这仅仅是指破坏力而言。

    事实上,太乙雷磁炮的瞄准、射程、稳定性以及对变化的反应,比真正的金丹强者差远了。

    李耀可以面不改色地面对晶石战舰上十二门太乙雷磁炮,因为破坏力再强,还是要靠人工和机械瞄准,操纵太乙雷磁炮的,说不定只是一名炼气修士甚至普通人。

    打不中他。威力再大都没用。

    但如果是面对一名真正的金丹强者,人家根本不用施展出“堪比金丹级数”的破坏力,就能通过精准的走位,近乎恐怖的战场控制能力,完美无瑕的战斗节奏感,将他彻底镇压。

    所以。就算李耀等人携带着破坏力“堪比元婴老怪全力一击”的法宝进入秘星,用也是有限的,最多面对一些固定目标时,才能放手使用。

    敌人可不会傻傻站在原地让他们打,都是会跑会飞会钻地的。

    “爆种状态”就不同,那不止是破坏力,而是观察力、计算力、反应力、极限速度……一切的一切,都达到元婴老怪六七成甚至更高的境界!=

    而且!

    修真,讲究的就是实战经验、亲身体悟和对境界的理解。

    有些弱小修士。仅仅是观摩了一场强者之间的对战,就有所领悟,体会到了全新的境界,修为突飞猛进。

    这“爆种状态”在一名弱小修士体内持续片刻,等若是将元婴老怪的一部分经验、感悟、对境界的理解,都在一瞬间传达给了弱小修士。

    而强大灵能在体内肆虐,又对打通奇经八脉大有好处,堪比又一次脱胎换骨。洗髓伐经。

    所以,大凡是被元婴老怪赐予过“灵种”。经历过“爆种状态”的修真者,修炼速度比普通修士往往要快上十倍,等于普通绿皮车对超高速晶轨列车,那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古代传说中,常常有老前辈和后辈对坐,双掌相抵。就能“传送几个甲子”功力。

    这些都是凡夫俗子的无稽之谈,功力、灵能这种东西,又不是银行里的存款,是不可能这样轻而易举就转来转去的。

    但是用“灵种灌顶”之法,将战斗经验和对境界的理解都传承给晚辈。同时为晚辈提供一道保命符,这或许是最接近“传送几个甲子功力”的事情了。

    只不过,灵种灌顶之法这么好,却是有两个关键的问题。

    首先是对元婴老怪来说,凝结一枚灵种也极不容易,要硬生生割裂自己的神魂,往往会弄到元气大伤,要修养许久才能恢复,而且赐予的灵种越多,受到的伤害也会成倍增加,终其一生,也不可能凝结出几枚灵种。

    若非为了极亲近的后裔,或者可以传承衣钵的弟子,哪怕一般的亲传弟子,也很难得到这种待遇。

    其次,对弱小修士来说,进入“爆种状态”同样是一件凶险万分的事情。

    以筑基修士的血肉之躯,想要施展出元婴老怪的实力,尽管只是一瞬间,又怎会不付出可怕的代价?

    修真史上,多的是筑基修士进入“爆种状态”,施展出元婴老怪级数的必杀绝招之后,立刻七窍流血,爆体而亡。

    而更多人就算不死,依旧会身受重伤,要用灵丹妙药调理好一阵子才能恢复过来,享受洗髓伐经、脱胎换骨的好处。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元婴老怪绝不会轻易凝结灵种。

    而得到灵种的弱小修士,更不会轻易进入“爆种状态”。

    “看来这至远星上,一定隐藏着更多有价值的东西。”李耀喃喃自语。

    秘星会公布出来的信息,显然不是全部,说不定已经有了更加重大的发现,却是不可能现在就公诸于众。

    “我们了解到的所有信息,都已经告诉了你,接下来我们会用一个月时间进行磨合,然后就开始向星辰榜前十名全力冲刺,争取进入至远星的机会!”

    洪铜的声音带着一丝火辣辣的味道,“危险性固然很高,但收获却是更大,或许从至远星回来之后,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金丹强者!”

    他毫不掩饰眼底强烈的野心,直视着李耀。

    其余五人早已达成协议,只有李耀这名新加入的队员是刚刚听到这个消息。

    要挤入星辰榜前十名,需要六名队员通力合,其中任何一人有所保留都是不行的。

    李耀微微一笑,露出了锋利的犬齿。

    他舔了舔牙齿,感受着舌尖轻微的刺痛,只觉口干舌燥。腹中有一团东西,好似燃烧的荆棘,张牙舞爪,向四肢百骸、每一条经络和血管延伸。

    那是他的野心。

    洪铜并没有夸大其词,不管至远星上究竟有什么东西,能够接受元婴老怪十天半个月的悉心指点。再加上一枚灵种,还有秘星会中积累数百年的秘宝和功法,的确有机会在三到五年之内,冲上结丹期,成为传说中的“金丹强者”。

    结丹期,在天元修真界里,绝对称得上是独当一面,称雄一方的存在。

    无论是联邦前一百强大宗派的长老甚至宗主,亦或是“九大”的院长和系主任。又或者军方某个大军区的第一高手,最多也就是一个结丹期而已。

    别的不说,大荒战院的现任校长熊百里,在修真界中号称“火山”的绝世强者,亦不过是一个结丹期而已。

    如果是在和平年代,就算李耀天赋异禀,又能时刻吞噬欧冶子的记忆碎片,也未必能在十年之内跨越筑基到结丹的天堑。

    哪怕他用二三十年时间升上结丹期。都要被人夸一声“绝世天才”了。

    可眼下,至远星的发现。却是为他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能够帮他一步登天,在三十岁,甚至二十五岁之前,就成为联邦最年轻的金丹强者!

    这样的机会,若是错过。那就根本不是修真者了。

    变强,是每一名修真者心底,最原始、最强大的野心。

    没有任何理由,变强本身就是理由。

    就像是一名登山爱好者,冒着生命危险。攀登万米高峰,理由只是“因为山就在那里”。

    同样,对于修真者来说,这一秒钟变得比上一秒钟更加强大,每一秒钟都不断突破极限,带领“人类”这个物种不断冲击全新的境界,也不需要理由。

    只因,人类进化的巅峰,就在那里,身为修真者,就是要踏着这座巅峰,把天捅个窟窿!

    “我没有意见。”

    李耀深吸一口气,嘴角勾起锋利的弧度,眼底充满了憧憬,“九千光年之外的秘星,天元修真界从未踏足过的地方?”

    “能够亲自去到这么远的地方,让九星升龙战旗在至远星上冉冉升起,就算无法成为金丹强者,都不枉修真一场!”

    ……

    达成一致意见之后,大家又就李耀加入之后的全新战术方案,进行了激烈的讨论,并且确定了接下来一个月的磨合训练方案。

    之后就自由活动一天。

    他们毕竟刚刚从秘星回来,不少人都急着要去极星城中挥霍一场,忘掉秘星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李耀和丁铃铛,自然是待在房间里。

    丁铃铛的房间和大荒战院里的一样,摆满了修炼器械,看不出半点儿女孩子闺房的味道。

    不过李耀倒是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台玄骨战铠的玩具模型。

    星耀联邦民风彪悍,好勇斗狠,青少年从很小时候起就接受军事化教育,各种武器和法宝的模型也极为畅销。

    就连少女喜欢玩的,除了娃娃之外,也包括各种战舰、晶石战车、晶铠和飞剑模型。

    各种经典款式的晶铠,都会制成玩具模型大量发售。

    玄骨战铠是最近半年来风头正劲的热门晶铠,又是联邦军大规模装备的制式晶铠,自然早就有玩具厂来大荒战院得到了相关授权,生产了一系列拼装和金属模型。

    不少小孩,就是从法宝模型上,培养出了对法宝的兴趣爱好,最终走上了修炼之路。

    李耀小时候就下定决心要当炼器大师,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受了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残破法宝模型影响。

    不过丁铃铛以前,似乎并不怎么喜欢玩具模型,也从没看她在房间里摆放过。

    看来,她把一台玄骨战铠的玩具模型摆放在这里,是当成了李耀的替代品。

    想到这一点,李耀看着丁铃铛的眼神,变得更加炙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