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希望和生机!
    修炼室的大门缓缓开启,李耀走了出来。△↗,

    周身涌动着流水般的光芒,犹如穿上了一件晶莹剔透的战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导师元曼秋,大荒战院校长熊百里,还有不少学校老师和军方官兵都聚集在一起,一看到他周身异相就明白:

    “筑基了,有一名修真者筑基了!”

    “是什么人?快让我看看,是谁筑基了?”

    “李耀!大荒战院李耀!”

    “秃鹫李耀,成功筑基了!”

    人群中传来阵阵惊叹,更多人从远处奔跑过来,口中啧啧有声,放出无比羡慕的眼神。

    熊百里和元曼秋等人,都不是战斗型修真者,自然不会轻易进入红莲城直接厮杀,他们都在战争基地的不同岗位中尽自己的职责。

    熊百里是见多识广的管理型修真者,就在指挥中心里负责分析妖族强者的身份、特征和出招特点,把详细资料存入信息库中,以备今后战调用。

    元曼秋是炼器师,就负责带领大荒战院的炼器团队,对激战中损坏的法宝进行维修。

    得到李耀正在筑基的消息,他们立刻赶了过来,正好遇到李耀流光溢彩地走出修炼室。

    元曼秋眼中绽放出了激动的光芒,校长熊百里亦是连连点头,其余老师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在百年未遇的激战中,发生突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十几天下来,已经有不少普通士兵灵根突变,成为修真者;更有不少炼气期修真者感悟到了真我大道,踏上筑基期。

    李耀不是第一个,却是最年轻的一个。

    还不到二十五岁就踏上筑基期。比当初的丁铃铛都要提前一年,放眼整个星耀联邦,都是怪物级的存在!

    熊百里和元曼秋对视一眼,两人百感交集。

    最近几年,大荒战院真是好运连连,先是涌现出了丁铃铛这个联邦最年轻的筑基修士之一。随后炼器系突然崛起,现在李耀又以学生身份筑基了!

    隐隐之间,大荒战院的综合实力,在“九大”之中不再吊车尾,和星云大学、联邦第一军事学院这样的资深学府,都不相上下了。

    “老师,校长,我筑基了!”

    李耀将液化灵气吸入体内,感受着每一束血管和神经被琼浆玉露滋润的美妙滋味。心中亦是感慨万千。

    他终于追赶上了丁铃铛一年多之前的脚步,其中的辛苦和艰险只有自己知道。

    前方的路还很长很长。

    不过,有那么多人支持,他有信心一步一步走下去。

    “滴滴!”

    李耀佩戴上微型晶脑,开启战争任务系统,将自己的最新资料输入进去:

    “大荒战院,李耀,踏上筑基期!”

    “申请符合筑基期实力的任务!”

    李耀冲熊百里和元曼秋点头致歉:

    “不好意思。老师,校长。我刚刚踏上筑基期,修为还很不稳定,需要马上通过大量厮杀来巩固境界!”

    “没关系,去吧!”

    元曼秋微笑道,她和熊百里都是过来人,知道刚刚筑基这段时间最为关键。自然不会阻止。

    “李耀,记住,大荒战院永远以你为荣!”

    熊百里校长重重一拍他的肩膀,沉声道。

    李耀一愣,没想到平时不苟言笑。高高在上的校长,竟然会说这样的话。

    愣了半天,嘴角勾起,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

    “校长,老师,我也永远以大荒战院为荣!”

    “唰!”

    玄骨战铠,重新武装。

    和炼气期时不同,此刻的李耀感觉不到半点儿滞碍,战甲和血肉完全融为一体,晶脑和大脑也变成了不可割分的整体。

    李耀化一道金色流光,向红莲城呼啸而去。

    五十公里距离片刻就被吞噬,他出现在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空。

    “嗖嗖嗖嗖嗖嗖!”

    四道酸箭、三道毒液还有一道无影无形的冲击波,交织成了致命的火网,瞬间向他袭来。

    “这种感觉……真奇妙!”

    李耀细细感知着踏上筑基期之后的全新身体,神念如一圈圈涟漪荡漾开去,顺着凌厉的攻击,一下子定位到了阴暗的角落里,八道奇形怪状的身影。

    “唰!”

    八道攻击同时撕碎了他的残影,李耀却是闪了开去,化一阵狂风,朝着一处燃烧的废墟扑去。

    “筑基之后的第一战,开始!”

    ……

    从这一天起,李耀在红莲城之中的厮杀,激烈程度又提升了一个台阶。

    身为筑基修士,再加上晶铠的辅助,李耀已经算是战场上的主力,有他出现,往往就能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

    他还和众多筑基修士一起,深入地底,捣毁了几十处妖族巢穴,甚至亲手斩杀过一名身受重伤的高级妖将。

    日复一日,他的实力在血战中不断提升,逐渐巩固住了筑基境界。

    七城之战,也到了尾声。

    这场激战,只持续了二十多天,还比不上一些大规模的兽潮爆发。

    这却是妖族正规军,无比强悍的表现。

    直到最后一刻,妖族正规军都保持着高度指挥,几乎在一夜之间,无声无息地撤退,只留下不入流的兽潮当做炮灰。

    他们在地底还留下了大量陷阱。

    红莲城这边倒是还好,但是在嘉云城,大半个地下鬼市却是被妖族瞬间炸塌,两名金丹强者猝不及防,一死一伤,还有大量筑基和炼气修士被埋葬在几百米的地底,生死不明。

    这场惨剧,给胜利蒙上了一层阴霾。

    ……

    清晨,第一缕霞光照耀支离破碎的城市。

    李耀和元曼秋在崎岖不平的街道上穿行。

    “这一战,你不但立下了大量战功,也得到了不少学分。完全达到了毕业标准。”

    “更何况以你筑基期的实力,还是学生身份,也不太合适。”

    元曼秋微笑道,“回去之后,你就该准备毕业了,对于未来。怎么规划?”

    不等李耀回答,她继续道:

    “这次妖族入侵来得突然,幸好半年内,陆军已经有两个师装备了玄骨战铠,成为‘铠化师’。”

    “这两个师在七城之战中表现非常不错,他们驻扎在东石城和永山城中,牢牢抵挡住了妖族潮水般的进攻,基本没有依靠高阶修真者的帮忙,就消耗掉了大量妖族正规军。堪称血肉磨盘。”

    “这也是妖族忽然撤退的原因之一。”

    “军方对玄骨战铠的性能非常满意,前几天就透露出了要进一步扩大采购规模的想法,三年之内,至少组建二十个‘铠化师’。”

    “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会非常忙,怎么样,毕业之后,以研究员的身份留在学校吧?”

    “这是熊校长委托我。向你提出的正式邀请。”

    “福利待遇方面,完全按照最高标准。比当初的丁铃铛都要高出一筹。”

    “而且玄骨战铠的后续收益,你也可以继续分红。”

    “武技修炼的话,学校老师之间,还是可以继续交流,大家都不会藏私的。”

    李耀眯起眼睛看着朝阳,沉吟许久。摇头道:

    “老师,我对未来几年的发展,早就有了自己的规划。”

    “玄骨计划已经成功,现在军队和修真界都有不少人会熟练驾驭玄骨战铠,我这个试驾员继续留下来的意义不大。而之后的改进工,依靠各位老师和专家,完全够了。”

    “有一件事,我一直没和老师说。”

    “我手上,有一张秘星会的邀请卡。”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想全身心投入修炼之中,然后进入秘星会,去探索四万年血战中留下来的遗迹和秘宝。”

    这半年里,联邦陆续向外公布了不少秘密项目和计划,秘星会也逐渐在世人面前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更何况像元曼秋这样的超卓人物,还是“深海女神”的时候,就隐约听说过秘星会的存在,还曾经受邀去参加过好几次法宝研究会,研究从秘星中发掘回来的秘宝。

    所以,知道李耀要去秘星会的消息,她并不惊讶,只是扬了扬眉毛,道:

    “探索秘星,很危险。”

    李耀点头:

    “是很危险,致残率和死亡率都很高,所以我才不能现在就接受学校的邀请。”

    “不过,在秘星中探索、修炼,对实力的提升也很快!”

    “老师,咱们都知道,七城之战,只是开始,今后的战斗一定会越来越激烈,会有更多的妖族强者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不想……到时候只当一个观众,在地上呆呆地仰着脖子,看着强者们厮杀。”

    “我渴望不断提升实力,和这些强者战斗!”

    “我更希望在秘星中发掘出强横无匹的古代法宝,能把妖皇一炮轰杀的那种!”

    “所以,我一定要去秘星!”

    元曼秋哑然失笑:

    “傻瓜,就算秘星中真的有太古至宝,也肯定被重重机关保护,哪里是你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就能发掘、掌控的?”

    “不过你说的很对,大战将至,每一个人都要拼尽全力去修炼,我和熊校长都支持你的决定!”

    “大荒战院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欢迎你随时回来!”

    “那当然!”

    李耀笑了,“我肯定会回来,我还要带领大荒战院炼器系,把深海大学炼器系掀翻在地呢!”

    两人相视一笑,不再说话,静静欣赏着霞光照耀下,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

    地底深处,零星的战斗还在持续。

    地面上,重建工已经开始。

    无数联邦军驾驭着大型的推土机和挖掘机,还有大队人马干脆拿着镌刻符阵的铁锹和镐头,夜以继日地玩命清理。

    红莲城处在庞大的地底灵脉上,联邦自然不可能放弃这一处兵家必争之地。

    旧的红莲城被战火摧毁,但是在现代修真文明强**宝的辅助下,一座崭新的,更加庞大的红莲城很快就会拔地而起。

    这一次,人类会建造更加高大的城墙、更加坚固的防御、更加密集的街垒、飞剑阵地和自动化防御系统,以及更加灵敏的地下世界监控系统。

    还会有无数经受过战火洗礼,更加英勇善战的联邦军和修真者,驻扎在这里。

    在一处废墟旁边,李耀忽然停下脚步。

    他的目光都被一抹新绿吸引。

    一株小草,从烧黑的瓦砾中冒了出来,在晨风中轻轻舞蹈。

    它并不知道城市的过去,只是在温暖的阳光下,舒展筋骨,尽情挥洒着希望和生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