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神一样的男人
    李耀的脸“唰”一下就红了,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元曼秋误会了,宽慰道:

    “我们大荒战院的学生都是成年人,校方并不禁止师生双修,而且你的情况也比较特殊,就凭你考出了注册炼器师,又在雷霆训练营坚持修炼了三个月,这样的实力,早已达到毕业的标准,可以直接留校当研究员了,所以你完全不用顾虑彼此身份的问题。¤,”

    “不是的,老师。”

    李耀有些心虚地解释,“我和丁铃铛,只是在一起修炼而已。”

    这句话一出口,心头就浮起一抹酸溜溜的味道,是淡淡的失落。

    李耀愣住,不明白自己心虚什么,又失落个什么劲儿啊

    元曼秋微微一怔,盯着弟子,很认真地看了很久,忽然道:

    “李耀,我看过雷霆训练营的分析报告,总结了你三个月修炼的优缺点,雷霆训练营对你的评价很高,各方面都无可挑剔,唯有一点,你的修炼太过疯狂了。”

    李耀不解:“疯狂修炼,不好吗?”

    元曼秋沉默半天,话锋一转,声音有些黯然:

    “李耀,你可知道我这一辈子最后悔的是什么事情?”

    “一年前,就在我们以为玄骨计划即将成功的前一天晚上,老莫忽然兴致勃勃地说他订了一家环境非常好的餐厅,要和我单独出去吃饭,提前庆祝即将到来的成功。”

    “一旦第二天的超高压缩晶元反应炉鼎炼制成功,整个炼器系一定沸腾,所有人都会在一起庆祝,没有留给我们两夫妇的私人空间。”

    “结果,我拒绝了。因为还要一项并不十分重要的数据要测算。”

    “在这之前十几年里,我们一直废寝忘食地研究,如疯似魔地修炼,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玄骨计划之中,对彼此的关心都很少,每天不是学校食堂。就是方便面和盒饭,一大群人乱哄哄聚在一起,我甚至不太记得,上一次郑重其事地和老莫单独出去吃饭,是什么时候了。”

    “那时候,我总以为,这些不重要,修炼、研究才重要。”

    “更何况,等玄骨计划成功了。我们自然就有大把时间,可以和彼此分享。”

    “我错了。”

    “第二天发生了什么,你知道的。”

    “离开深海大学,我不后悔;走上草根派的炼器道路,我也不后悔;甚至连老莫死于修炼意外这件事本身,都无法动摇我的道心。”

    “但是,我真的非常非常后悔,那天晚上没有和他一起出去。好好吃一顿饭。”

    “就算有朝一日,玄骨战铠真的炼制成功。大荒战院炼器系名动天下,我也没办法在餐桌旁边,和老莫一起回顾这几十年来的风风雨雨,分享成功的喜悦了。”

    李耀抽了抽鼻子,心中泛起波澜。

    元曼秋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

    “疯狂修炼当然是好事。不疯魔不成活,想要冲破修真界的天穹,没点儿疯狂的劲头怎么行?但你要知道,修真修真,是把自己修炼成真人。归根结底,还是人,而不是一具修炼的机器。”

    “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修炼之路,永无止境。”

    “星辰大海,三千大千世界,浩瀚无穷的宇宙,也没有尽头。”

    “但人生之中,却有些十分宝贵的东西,如刹那光华,一闪而逝。”

    “一旦错过,即便你修炼成大罗金仙,即便你打碎整个宇宙,都找不回来了。”

    “记住,你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才是一个修真者,修炼很重要,但做人更重要。”

    “所以,我希望你能从疯狂的修炼中抽离出来,先去发现人生的美好。”

    “只有品尝过生活的美好,才有勇气直面残酷的战斗;只有找到要守护的东西,才能明白修炼的真义。”

    李耀轻轻咬着嘴唇,呼吸有些急促,眼瞳深处,一点一点地放出了两缕微光。

    他脑子很乱。

    无数记忆碎片如斑斑驳驳的琉璃,凝聚成了一张大大的笑脸。

    是一笑起来就毫无形象,会一下子把所有人都带动起来的笑脸。

    丁铃铛……

    元曼秋认真道:

    “小丁老师的母亲,是大荒战院的老师,和我是几十年的同事,虽然大家研究的领域不同,平时没什么交集,但我也算是看着小丁老师长大的,她是个好姑娘,只是父母遭遇意外的事情,对她的打击很大,整个人有些钻进牛角尖,拔不出来了。”

    “这么多年来,她和你一样,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修炼狂人,满脑子就是修炼,修炼,修炼。”

    “而你,是第一个令她忘记修炼,芳心大乱的人。”

    李耀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元曼秋瞪眼:

    “千万别说你们半夜两三点独处一室,只是为了修炼!你怎么不半夜两三点来找我修炼?”

    李耀闭嘴,无言以对。

    元曼秋扫了他一眼,淡淡地抛出一枚重磅炸弹,“就在你传出消息的前一天,所有人都以为你已经死在雷音山脉中,唯有丁铃铛执意要深入幽暗绝域去找你,听说她在校长面前,都急哭了。”

    李耀的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世界仿佛变成了一团巨大的云彩,脚下轻飘飘地踩不到东西。

    他猛地跳了起来,夺门而出。

    “我现在就去找她!”

    ……

    校园林荫道上,李耀飞驰。

    秋高气爽,红叶漫地,林荫道如凝固的火焰,李耀的脚底板像是被火焰燎着,一心只想快点,快点,再快点!

    他和丁铃铛,前几天就取得了联络,可是在灵鹤传书中,丁铃铛一直嘻嘻哈哈,从没说过要去幽暗绝域救他的事情。

    “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真的急哭了?”

    从认识到现在,一年多来,两人相处的每一个瞬间,在李耀脑海中一一闪现。

    他现在才发现,自己竟然把一切都记得那么清楚,仿佛在心底里住着一头贪婪的怪兽,不放过丁铃铛的每一抹笑容。

    “噗通,噗通,噗通!”

    跑了几步路,李耀就汗如雨下,心跳如鼓,比对战两名低级妖将时都要紧张。

    他一路狂飙,又搭乘升降机,来到一座武斗系浮空山中。

    元曼秋告诉他,丁铃铛正在为武斗系的大一新生,上体能训练课。

    远远的,李耀就看到丁铃铛在一处大操场上,飘逸如风,攻势如火,将几十名大一新生瞬间撂倒,随后大声咆哮,让大一新生扛着数百斤重的杠铃片长跑。

    李耀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

    她还是那么劲头十足,就像是一头永远都不会落地的火凤凰。

    李耀盘腿,在操场旁边坐了下来,托着腮帮子,等待丁铃铛下课。

    又或者,永远不要下课,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手舞足蹈,也蛮好。

    很快,丁铃铛也看到了他,顿时笑颜如花。

    “快看!”

    “丁老师笑了,还笑得这么温柔!”

    “不会吧,我第一次在丁老师脸上看到这种表情,什么情况,她被天魔附体了?”

    大一新生们全都傻眼,不少人的杠铃片都砸到了脚背上,却没人喊痛,气氛无比诡异。

    他们入学才没几天,却早已领教过了丁铃铛的凶残手段,这位小丁老师简直是不折不扣的修炼恶魔,无比疯狂的修炼方法,让最狂热的新生都叫苦不迭。

    而和高年级的师兄打听一番之后,更是知道了这头人形暴龙昔日里的赫赫战功。

    别的不说,就凭她是铁拳会历史上唯一一任女性会长,就足以说明她的强悍了。

    没想到,刚才一刹那,丁铃铛脸上竟然闪现出无比“妩媚”的表情,把这些大一新生都看傻了。

    “那个男的是谁啊,气息好凌厉,像是一头刚刚从深山老林中钻出来的野兽!”

    “他好像是专门来找丁老师的,你们看,从他一出现,丁老师的视线就没移开过,哇,又笑了又笑了,你们看到了吗,这么有女人味的笑容,丁老师一定是被下蛊了!”

    “丁老师走过去了,丁老师张开了双臂,哇,两个人抱住了,真的抱住了,不是擒拿,是拥抱!”

    “难道,这个男人,就是传说中大荒战院的新一代最强者,秃鹫李耀?”

    “秃鹫李耀?就是用一年时间轰下四万个学分,在挑战赛中以一敌两千的那个超级狠人?”

    “不错,应该就是他,不过他之所以成为公认的新一代最强者,可不是因为学分或者挑战赛,而是因为,小道消息,他极有可能是丁老师的男朋友!”

    “什么!”

    一瞬间,无数崇拜的眼神,纷纷投向了李耀。

    连人形霸王龙都能征服,真不愧是大荒战院新一代的校园传说,神一样的男人啊!

    ……

    入夜。

    丁铃铛家的屋顶,被一片竹林围绕,躺在屋顶上面,就像是静静在竹海中随波逐流,听着“哗啦哗啦”的涛声,整个人格外宁静。

    天空中,星汉灿烂,每一点跳跃的星芒,都逐渐凝聚,化一张大大的笑脸。

    李耀甩了甩脑袋,用力揉搓着脸颊。

    丁铃铛从天窗中钻了出来,“噗嗤”乐了:“干嘛啊,摆出一副鬼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