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丁铃铛的秘密
    醉仙藤是一种妖化植物,含有特殊的神经毒素,具有极强的麻醉性,是星耀联邦炼制麻醉剂的主要原料之一。☆→,

    对修真者来说,醉仙藤还有另一个用途。

    以修真者的肉身和神魂之坚固,普通的白酒黄酒是很难喝醉的。

    但即便是修真者,也有七情六欲,也有想要借酒消愁,一醉方休的时候。

    此时,修真者就会将醉仙藤的粉末,掺入酒中,让自己大醉一场。

    不过,李耀从未见丁铃铛这么做过。

    她是纯粹的武道狂人,绝不会让任何东西麻痹自己的身体和神经,平时滴酒不沾,又怎么会喝掺了醉仙藤粉末的烈酒呢?

    “难道是有人下药?”

    这个念头刚刚从脑海中浮现,李耀就哑然失笑。

    且不说丁铃铛自己就是一头人形暴龙,这里更是大荒战院的教职工小区,周围住着大量的武斗系老师,全是筑基期以上的狠人。

    谁敢跑到这里来下药,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再说,虽然醉仙藤有强烈的麻醉性,但它的气息也是相当浓烈和独特的,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很难掩盖。

    就算下药,也不会有人蠢到用醉仙藤。

    “难道她真把自己灌醉了?”

    “这可是咄咄怪事!”

    李耀好奇心大起,绕着小别墅走了两圈,找到一扇没有关紧的窗户。

    小别墅四周,都设置了防御符阵,即便是大门洞开,外人也休想闯入。

    不过李耀经常出入丁铃铛家,偶尔丁铃铛不在,也会一个人到澜星海中修炼。

    丁铃铛是个大大咧咧的女人。早就对他开放了权限,令防御符阵将他当成自己人看待。

    李耀将耳朵贴着窗缝,屋里一片静寂,却似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一阵微弱的啜泣声。

    “她,她在哭?不会吧!”

    李耀惊得连头发都快立起来了。脑中浮现出一幅画面:一头十几米长的霸王龙,牙缝里还残留着斑斑血迹,正在很伤心很黯然地流泪,简直是……

    完全无法想象啊!

    李耀吞了口唾沫,回头一看,发现鹦鹉和小蛇正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你们可要给我证,我是怕丁铃铛出什么事,才闯进去的!”

    他再也忍不住,轻轻推开窗户。翻身进去。

    鹦鹉和小蛇对视一眼,也鬼鬼祟祟地跟在他后面,进去查看女主人的情况。

    客厅里空无一人,酒精和醉仙藤的气息更加浓烈,借着昏暗的月光,李耀发现桌上、茶几上、地上,东倒西歪躺着十几个酒瓶。

    抓过一个来看,是最烈的白酒。内壁还挂着淡淡的醉仙藤残渣。

    再抓过一个来,还是一样。

    “喝了这么多酒!”

    李耀心头。一股无名火起,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屏息倾听,在黑暗中,断断续续的啜泣声越来越清晰。

    那哭声,又哀怨。又伤心,又带着一丝丝的恐惧,就像是一只猫爪,在李耀心底轻轻地挠着。

    “搞什么鬼?”

    李耀循声找去,声音越来越近。最后找到了楼梯后面,直通地底的地下室。

    “是这里?”

    李耀踌躇了。

    丁铃铛家里对他全面开放,连卧室都可以随意出入,唯有这个地下室,门口常年挂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大铁锁,从未打开过。

    每个人都有秘密,或许地下室就是丁铃铛的秘密。

    此刻,通往秘密的大门却是洞开着。

    斑驳的灯光忽明忽暗,除了啜泣声之外,竟然还夹杂着一抹银铃般的笑声,还有一男一女有说有笑的声音。

    “还有别人?”

    李耀心头,生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加快脚步,走下楼梯。

    地下室不大,空气中漂浮着一股淡淡的霉味,四周乱七八糟地堆放了不少杂物,还有些小孩子的玩具。

    地下室正中,摆放着一台光幕仪,投射出一道三维立体影像,是一对中年夫妇带着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

    刚才李耀听到的说笑声,就是光幕仪发出来的。

    “原来是视频。”

    李耀舒了一口气,目光逡巡,发现丁铃铛缩在角落里,抱着双膝,身上披着一条破破烂烂的毯子,神情恍惚,双眼迷离,瑟瑟发抖,泣不成声。

    李耀愣住,心脏仿佛是被看不见的爪子狠狠攥了一下,疼得眼角都抽搐起来。

    他从未见过丁铃铛如此柔弱,如此无助的姿态。

    她可是丁铃铛,一拳能打死一头妖兽,一顿饭能干掉五个羊腿,铁拳会的前任会长,碾压无数彪形大汉的人形霸王龙,丁铃铛啊!

    “你……还好吧?”

    李耀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丁铃铛已经喝得酩酊大醉,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用了很久才分辨出声音的来源。

    当她发现有人闯入地下室的一刹那,脸上浮现出了惊恐欲绝的表情。

    就像是一名十来岁的小女孩,面对一头凶残狰狞的妖兽。

    不过下一秒钟,她似乎认出了李耀是谁,眼中的惊恐和软弱,都在瞬间化了耀眼的光芒。

    就像是濒死的溺水者,发现了一截浮木,李耀变成了她全部的希望。

    丁铃铛猛地扑了上来!

    她虽然醉若烂泥,终究是筑基高手,李耀猝不及防之下,如何躲得开,被她扑倒在地,如八爪鱼般,死死纠缠。

    李耀顿时面红耳赤。

    不是羞涩,也不是兴奋,而是彻底喘不过气来了!

    丁铃铛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因为是独自在家,前胸敞得很开。再加上她常年修炼,打造出的玲珑身材,再加上那对修长的美腿……

    这样的场面,堪称香艳至极。

    李耀却是生不出半点儿邪念。

    不是他不正常,实在是这娘们儿缠得太紧了!

    醉酒的人,原本力气就大些。更何况是修炼过各种绞杀术的武道狂人丁铃铛,简直像是一条水桶粗细的美女蛇,把李耀缠了个严严实实,非但喘不过气来,连骨头都“咔咔”响,有被她绞碎的趋势。

    “放手!快放手!”

    李耀欲哭无泪,拼命挣扎,两人在地上乱滚,李耀好不容易抓住机会。寻了个缝隙,窜出两步,又被丁铃铛抓住脚踝,狠狠一拽,重新拖了回去,死死缠住,怎么都不肯松手。

    倘若不知情的人看到了,一定以为这两个人有深仇大恨。正在抵死肉搏。

    鹦鹉和小蛇,躲在门口。静静地看着。

    “没办法了,是你逼我的!”

    眼看丁铃铛越缠越紧,李耀眼冒金星,双耳轰鸣,连心脏都快被挤爆,一咬牙。他开始释放灵能,提升境界,轰出修真者的真正力量!

    “炼气期二层!”

    “炼气期三层!”

    “炼气期四层!”

    丁铃铛并未动用灵能,只是凭借天生蛮力和他纠缠,当然不是对手。李耀很快便要挣脱。

    丁铃铛似乎也意识到了浮木即将飘走,噙着泪水的眼眸中,流露出了深深的幽怨和恐惧,颤声道:

    “不要再离开我。”

    这句话,令李耀僵硬了。

    他从来不知道,丁铃铛的声音能这么柔软,能这么脆弱,能这么激起人的保护**。

    “你不是丁铃铛,你肯定是妖兽假扮的吧!”李耀心中呐喊。

    而丁铃铛话中的一个字,又勾起了他心中微妙的情绪。

    “不要‘再’离开我?也就是说,已经有人离开过她了,那是谁?她前男友?”

    李耀虽然没有喝掺了醉仙藤的酒,此刻也有些醉醺醺的感觉,一个个可笑的念头从脑海中“咕嘟咕嘟”冒了出来。

    在大脑还未下达指令之前,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

    他不再挣扎,任凭丁铃铛死死纠缠了上来,将滚烫的脸颊紧紧贴在他的胸口。

    他将境界维持在炼气期一层,用灵能勉强保证了呼吸,朝丁铃铛绯红的脸庞看去。

    丁铃铛眯着眼睛,像是一头回到了窝里的猫儿,流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颜。

    她已经哭了好几个钟头,神魂消耗到了极限,又喝了这么多的酒,刚才孤身一人,被哀怨和恐惧缠绕,一直强撑着。

    这会儿,她在李耀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还打起了十分粗重,一点儿都不淑女,也完全不温柔的呼噜。

    “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李耀莫名其妙,脑海中冒出了一万多个问号。

    被丁铃铛死死纠缠住,他动弹不得,百无聊赖之下,只能抬头去看光幕仪中的中年夫妇和小女孩。

    然后他发现,中年夫妇脸上都带着一丝丁铃铛的影子,而小女孩简直和丁铃铛长得一模一样。

    “原来是丁铃铛的家庭视频,这个小女孩应该就是十岁左右的她,而中年夫妇就是她的父母了。”

    对丁铃铛的家庭,李耀所知不多,只知道她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

    而她的母亲就是大荒战院的一名老师,这栋小别墅就是母亲留给她的。

    而她父亲是干什么的,李耀就一无所知。

    视频中,丁铃铛的父亲穿着一身黑色的军服,赫然是一名军人。

    视频放的是一家三口在一片草地上野餐的场景。

    十岁的丁铃铛还是个肉嘟嘟的小胖妞,追着鹦鹉和小蛇乱跑,笑得天真烂漫。

    过了一会儿,跑到父亲身边,狠狠亲了一口,脆生生道:

    “爸爸,你炼制的傀儡战兽,实在太厉害了!”

    “我以后也要和爸爸一样,成为一名超级厉害的炼器师!”

    “啥?”

    李耀差点没吓得把舌头都咬掉。

    今晚他受到的所有惊吓,都没有这一下来得更狠。

    “丁铃铛,这头人形女暴龙,武道狂人,大荒战院武斗系的老师,曾经的理想,竟然是成为一名炼器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