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不同的道路
    李耀摊手道:

    “我当然不可能设定几百套战术了,从头到尾就一套,就是假定敌人会顾忌狼蛛强大的火力,放弃对射的打算,选择近身肉搏。”

    “而在近身肉搏中,敌人也会选择后方和上方为主要攻击点,那我就在这里预设两处陷阱,并且设定好,当敌人从上方攻击时,及时脱开腹部,利用幻狼脊椎骨炼制的尾部发动致命一击,如此而已。”

    江少阳的瞳孔骤然收缩,纸杯在他手中微微扭曲,咬牙道:

    “也就是说,从头到尾,我都被你牵着鼻子走,在不知不觉中,落入了你的陷阱?”

    李耀叹了口气,道:

    “狼蛛是一种仓促之间改造出来的怪胎,肯定有致命的缺陷,只要是稍有眼光的炼器师,都能看出它头重脚轻,速度缓慢,原地转身非常笨拙。”

    “这是我怎么掩饰,都掩饰不住的。”

    “既然如此,干脆反其道而行之,将缺陷变成陷阱,这倒不是故意针对狼王,而是一时之间,只能想出这一种最有效的战术而已。”

    “不过,这种战术只适合偷袭,第一次还有可能得手,下一次敌人有了防备,这一招就不灵了。”

    江少阳沉吟片刻,点头** 道:

    “这倒是,不是我输不起,咱们就事论事,如果让我炼制一台新的狼王出来,将今天的战例输入晶脑,并且设定好新的战术,胜负一定不同!”

    “我相信。”

    李耀咧嘴一笑,从晶脑中调出几十张结构图,“不过我的狼蛛也是半成品,如果再给我十天半个月炼制一台的话。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来,请你品鉴一下!”

    炼器师这个职业,大都有点儿闷骚。

    平时炼器师们都躲在实验室和炼器车间中,尽情沉浸在法宝的世界里,满脑子都是公式、算法和数据。看上去有些冷漠,即便旁人和他们说话,反应都慢半拍,显得爱答不理。

    可是,一旦炼制出了一种全新的法宝,他们就像是小孩子组装出了新的玩具一样,总是忍不住想要拿出去炫耀一番。

    李耀也是这样一个,闷骚和狂妄并存的家伙。

    不过在大荒战院,他能炫耀的对象只有元曼秋、姜文博这样的资深炼器师。

    大家不是同一代人。有很深的代沟,就算称赞他几句,总觉得有些隔膜。

    而同龄人之中,玩得比较好的有丁铃铛、赵天冲和鲁铁山,这几个都是赳赳武夫,拿玄奥繁复的结构图去向他们炫耀,等于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一点儿成就感都没有。

    难得今天遇到了江少阳这个同龄人中的顶尖高手。李耀很有些棋逢对手的兴奋。

    他相信江少阳一定能看出,这些结构图的精妙之处。

    果然。江少阳才扫了两眼,就被深深吸引,连声惊呼:

    “这就是狼蛛的终极形态?果然厉害!”

    “你用雷云石和玉彤金打造成多孔结构的复合材料,炼制成圆弧形的甲壳,在保持了强度和耐腐蚀性的前提下,重量至少能减轻25%。又采用了中型战兽使用的动力符阵,速度、敏捷性都大大提升了!”

    “而腹部的酸液仓,也被你分隔出了四个囊泡,可以储存四种不同的液体,酸液、毒液、燃烧剂。还有这种从弹箭蛙身上提取的超强黏液?不错啊,这种黏液一旦喷到敌人身上,就像是被蛛网缠住一样,行动大受影响,只能任你宰割了!”

    “会结网的狼蛛,可怕,实在可怕!”

    “不过你的狼蛛,弹药仓会不会设计得太大了一些?这样的尺寸,足够携带四个基数的晶石,哪怕你使用三联装的重型晶磁炮,都绰绰有余了!”

    “虽然提升了持续战能力,却影响了速度,有些得不偿失吧?”

    李耀微微一笑,指了指弹药仓旁边的四座符阵,以及与之连接的几十个构件。

    江少阳仔细打量,纸杯瞬间捏成一团,脱口而出:

    “自爆系统!”

    “你故意加大弹药仓,加装了这么多的晶石,竟然是用来发动自杀性攻击的!”

    江少阳闭上眼睛,几十张结构图在脑中瞬间融为一体,化了一台威风凛凛的狼蛛,置身于一片炙热的战场。

    如果结构图中的设计能完全实现,特别是这么多的晶石,一旦在妖兽群中发生爆炸……

    他猛地打了个寒颤。

    “李师兄,你应该加入深海大学!”

    江少阳激动道,“虽然我听说,你和深海大学的某些老师之间有点误会,不过我看得出来,你和我一样,都是最狂热的炼器师!”

    “我们这种人,为了追求最强的炼器之道,是什么都可以舍弃的!”

    “一点点小误会,又算得了什么?加入深海大学,才能尽情施展你的才华!”

    “现在你已经是注册炼器师,有很多种方法可以加盟深海大学,未必是学生。”

    “你可以直接以助理研究员的身份,加入深海大学炼器系的实验室,一边学习,一边研究。”

    “我们一共有二十七个主要实验室,同时展开数百个项目,如果是你的话,随便哪一个都有资格加入!”

    “来吧,现在深海大学那帮同学,在我眼中如土鸡瓦狗一般,实在提不起半点儿斗志,如果你过来的话,我们随时交流切磋,互相竞争,彼此的修炼,都能一日千里!”

    江少阳充满期待地看着李耀。

    李耀沉默了很久,终于摇头道:

    “你错了,虽然一开始拒绝深海大学,是有一点儿阴差阳错的味道,不过我之所以在大荒战院坚持到今天,依旧初心不改,可不是因为一点小小误会。”

    “下面的话。如果是别人问起,我肯定不会说,但既然是你的话,应该能够理解我的意思。”

    “不错,从物质上来说,深海大学当然是一名炼器师的最佳选择。浮空山、实验室、师资力量、学术氛围、悠久的传承……这些都是其他院校无法比拟的。”

    “但是和物质相比,我更加注重精神,或者用你的话来说——斗志!”

    “唯有和深海大学这样的庞然大物抗衡,我的斗志才能提升到顶点,每一分每一秒,当我想到自己当初狂妄的宣言,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似乎都熊熊燃烧,释放出全部的光和热,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令我一次又一次地突破极限!”

    “想必你也有过这种状态,应该知道,进入这种战意狂飙的境界,是多么爽快,是多么美妙!”

    “加入深海大学,站在这个巨无霸的肩膀上,固然能看得更远,但有时候不免就会懈怠了。因为找不到一个目标,可以令自己的战意。每一分每一秒都疯狂燃烧!”

    江少阳忍不住道:“怎么会没有目标?”

    “我的目标,就是成为深海大学第一人!”

    “我要先灭掉九星连环,再击败叔叔江圣、谢听弦教授、朱月琴教授这些强者,甚至连楚休红院长,我都要超越她!”

    “终有一日,我会成为深海大学炼器系的院长!”

    “我对院长这个职位。没有半点兴趣,只是要证明,自己是深海大学的最强!”

    “这就是我的道路,这就是我的目标!”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一起走上这条路。我们用几十年时间斗一场,看看谁能当上深海大学炼器系的院长?”

    “没兴趣。”

    李耀摇头,眼眸深处绽放着蜇人的星芒,“深海大学建校数百年,炼器系也有过几十位院长,而未来它还将继续存在千年,还会有上百个院长。”

    “前有古人,后有来者,就算坚持到底,也只是重复一条别人都走过的路,办到了几百个人都能办到的事情。”

    “那有什么意思?”

    “我走的这条路就不同了。”

    “以联邦最烂的炼器系,挑战最强的王者,纵然不是后无来者,至少前五百年,从未有人办到!”

    “这样的道路,才值得我坚持到底;这样的事业,才配让我奋斗终生;这样的目标,才能令我的战意飙至极限,付出1000%的努力,彻底燃烧自己!”

    江少阳豁然起身,凳子向后翻到,发出巨响。

    “你有没有想过,成功的概率有多么渺小!”

    他面容扭曲,近乎尖叫。

    “概率越小,越有意思。”

    李耀道,“人生就是一场战斗,当然是要选择最强大的敌人才有乐趣,和三岁小孩对决,获胜的概率是100%,但这样的战斗,是你想要的吗?”

    这句话像是最后一根稻草,将江少阳的精神彻底击溃。

    他脸色煞白,一屁股坐了回去,却没注意到凳子已经翻倒,四脚朝天地跌在地上。

    “你没事吧?”

    李耀错愕,越过桌子看去,,却见江少阳大手大脚,仰面朝天,没有起身之意,脸上每一束肌肉都在抽搐,眼珠转得飞快,口中念念有词,似哭似笑:

    “我明白了,这就是你强大的秘诀!”

    “精神,斗志,战意!”

    “我从小在深海大学的教职工小区长大,法宝构件是我的玩具,维修车间是我的乐园,每天耳朵旁边听到的,都是最高深的算法和理论!”

    “物质上,我强过你百倍,却被你打得一败涂地!”

    “我欠缺的,是战意,是每一分每一秒,都燃烧到极限的战意,你说对了,你说得太对了!”

    “目标,该死的目标!”

    “和你一比,我给自己定的人生目标,实在太过渺小,对啊,对啊,深海大学炼器系,已经有过二十二个院长,一百三十五个副院长,就算成为他们的一员,又有什么了不起!”

    “怪不得,我觉得越来越乏味,越来越无趣,原来如此,我选择的人生大敌,太弱了,弱爆了!”

    江少阳神神叨叨了半天,死灰色的皮肤全都变成了亢奋的淡红色,滚滚发烫,火烧火燎。

    他像是僵尸一样直挺挺地站了起来,深深看了李耀一眼,忽然转身,甩着满头狂乱的长发,跑了出去。

    直到走廊尽头,才传来癫狂的怪叫:

    “悟到了,我终于悟到了!“

    “谢谢你,李师兄!”

    “明天,明天一早,再来找你决斗!”

    李耀深深打了个冷战。

    天晓得,这家伙究竟悟到了什么啊!(未完待续……)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