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荒三宝
    在炼器师圈子里,对炼器炉进行改装是一种惯例。△¢,

    每一名炼器师都拥有独特的手法和习惯,对炼器炉的要求大不相同。

    天极门这样以生产炼器炉为主营业务的宗门,在提供改装服务的同时,也不会禁制别人去改装他们生产的炼器炉。

    那等于是把上门的生意往外推了。

    但是,自行改装炼器炉,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一旦改装之后的炼器炉产生故障,炼制出来的法宝不合格,甚至发生严重意外,诸如炉鼎爆炸,责任究竟由谁来承担?

    究竟是炼器炉本身有问题,还是改装时出了问题,这就说不清了。

    所以,要自行改装是可以的,但是改装完成之后,必须由天极门的炼器师亲自上门来进行检测,检测合格之后,在炼器炉上施加特殊的认可灵符。

    有了这道灵符,说明天极门认可这次改装是成功的,日后万一发生问题,天极门也会承担相应的责任。

    如果检测不合格,天极门也必须详细指出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如果改装方还是不服气,大可以向炼器师协会申请仲裁。

    天极门每年都要收到几百份改装认可申请,这也算是宗门的日常业务。

    不过这几年的改装工程,大多是针对太阿六型以上的先进型号,连太阿二型、三型都不多见。

    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在改装太阿一型,还要投入生产!

    山海派将一台快要报废的太阿一型转让给大荒战院,这件事天极门也略知一二,上次还帮忙找太阿一型的结构图来着。

    不过当时天极门上下都以为大荒战院是买回去研究一下,当成教具,用来上《经典炼器炉结构》之类的课程。

    毕竟是大学么。收藏一台古董炼器炉也很正常。

    谁知大荒战院是真的准备用太阿一型来炼器,还正经八百地发来了认可申请,这也混得太惨了点吧?

    天极门上下感慨一阵,就派出金泉这个今年刚刚从深海大学炼器系毕业的新人,执行检测任务。

    反正太阿一型的结构十分简单,以金泉炼气期九层的实力。绰绰有余了。

    本来这件事到此为止,可不知怎么,被宗门内资历最老的雷永明长老听到消息。

    老头子今年一百八十多岁,虽然修为只有筑基期中阶,但辈分摆在这里,天极门不少骨干甚至长老都是他看着长起来的,连掌门穿开裆裤什么样他都一清二楚,地位自然不同。

    对雷永明这样的老一辈炼器师来说,他们亲身经历过太阿一型创造辉煌的那个时代。甚至亲手炼制过太阿一型的构件,太阿一型在他们心目中,早已成为一种象征。

    老头子听说直到今天,居然还有一台太阿一型要投入生产,当场就激动得不行,不但跳着脚要跟金泉一起来,还要天极一中也组织一批尖子生,一起过来参观。

    用老头子的原话说。要让这些小兔崽子见识一下天极门的老一辈是多么不容易,而天极门炼制的法宝又是多么经久耐用。让他们知道,身为天极门子弟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情!

    金泉这样的新一辈,自然对老头子的想法嗤之以鼻。

    在他看来,真有闲工夫还不如组织学生去深海大学炼器系参观呢,大荒战院炼器系这种鬼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不过谁叫老头子德高望重呢。连掌门在雷永明面前都不敢放个响屁,金泉又有什么办法?

    老头子要来就陪着呗,反正把老头子哄高兴了就行。

    眼下老头子被大荒战院炼器系的元曼秋教授请去交流了,金泉的性子也有些浮躁,没什么城府。在这些半大小子面前,自然没必要遮掩内心的想法。

    正说着,浮空梭缓缓驶入了大荒战院炼器系。

    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同学们还是被眼前荒凉的景象给惊呆了。

    “我没看错吧,别说浮空山了,连这几栋房子都是摇摇欲坠的,这里真的是堂堂九大精英联校之一吗?”

    “简直是一片废墟,一座垃圾场啊!”

    “快看,垃圾场中央还戳着一尊雕像,丫丫叉叉的,是个啥啊?”

    同学们大呼小叫,尽情发泄内心的惊讶。

    金泉轻蔑一笑,冲不远处的玄骨战铠一撇嘴:

    “同学们,这就是第二样在别处绝对看不到的东西,是一具晶铠,大荒战院自行炼制的晶铠!”

    “晶铠?”

    所有同学都轰动了。

    大家都是天极一中的尖子生,日后也想往炼器方向发展,对晶铠这种大型法宝平台自然不会陌生,知道炼制晶铠的难度。

    “就连深海大学炼器系想要炼制一种新型号的晶铠都不容易,大荒战院炼器系居然也想炼制晶铠?”

    “怪不得会出事故,真是太冒险,太激进了!”

    同学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金泉等同学们讨论了一阵,才慢条斯理地说:

    “没错,晶铠是非常复杂的法宝系统,凭大荒战院炼器系的水平,根本不足以炼制一台真正的晶铠,而他们不顾一切地强行炼制,结果如何,同学们都看到了。”

    “教训,深刻的教训啊!”

    “虽然修真是逆天而行,在修真之路上要抱着一路拔剑,斩虎屠龙,杀神灭佛的心态。”

    “不过人力有时而穷,终究不是什么事情都能靠蛮干来完成的,不自量力的后果,就是如此严重!”

    有人伸手:“金老师,第三样东西呢?”

    金泉冷笑一声,眼中掠过一抹寒意:

    “第三样不是东西,是一个人,一个无知无畏,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也就是大荒战院炼器系唯一的学生。”

    李耀在浮戈城说出的豪言壮语。早已传遍深海大学炼器系。

    虽然金泉当时已经毕业,却也听到风声。

    从深海大学走出来的炼器师,对母校自然有着极为深厚的感情,更对“炼器师圣地”这五个字充满了骄傲。

    所以,虽然还没有亲眼见到李耀,金泉已经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充满了厌恶。

    当他将李耀的豪言壮语复述一遍之后。所有同学都震惊了。

    “太,太狂妄了吧?”

    “不就是拿到了一个市级高考状元,有什么了不起,联邦有好几千个大城市呢!”

    “凭他一个人,就想挑战深海大学炼器系?简直是痴人说梦!”

    大家都是热血沸腾的年轻人,对一般的豪情壮志是不排斥的。

    可李耀的宣战怎么看都脱离了实际,再配上大荒战院炼器系这副惨不忍睹的景象,更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金泉笑道:

    “怎么样,金老师没骗你们吧?”

    “仍在运转的太阿一型炼器炉。渣滓一样的晶铠残骸,再加上一个无知无畏的狂徒,这就是大荒战院炼器系的三样宝贝,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同学们连连点头,有一名同学忍不住感叹:

    “幸好亲眼所见,否则我们高考之后,万一分数不够。说不定我都会一不小心报了大荒战院炼器系,那就惨了!”

    金泉大笑:

    “大家尽管放心。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因为等你们填报志愿之时,大荒战院炼器系已经被撤消了!”

    说话间,浮空山在废墟一角缓缓降落。

    前方就是被改造成炼器室的危险品仓库。

    天极门长老雷永明早来一步,正在仓库门口和元曼秋交流学术问题,两人聊得眉飞色舞。兴高采烈。

    金泉轻轻咳嗽一声,挤了挤眼睛,笑道:

    “各位同学,我和你们差不了几岁,是把大家当朋友才说出这番话的。要是让雷长老听到,那我可就惨啦!没人会去告密吧?”

    此言一出,众人皆笑。

    不少男生当即摇头:

    “当然不会了,我们和小金老师最要好了,大家私下聊天,怎么会有人传出去呢?”

    金泉是名校毕业,小伙子长得挺帅,性格也活络,在高中颇受欢迎,是不少高中生崇拜的对象,都把他当成大哥,说话也比较随意。

    金泉点头,又嘱咐了一句:

    “同学们,虽然大荒战院炼器系其烂无比,估计他们改装出来的炼器炉也是奇奇怪怪。”

    “不过真到了人家面前,你们多少还是要尊重一点,千万不要丢了天极门的脸面。”

    “真有什么可笑之处,都给我憋在肚子里,等回去路上再慢慢笑好了,不要当面给主人难堪。”

    “更何况这次参观计划还是雷长老提出来的,你们真的当场笑出声,岂不是不给雷长老面子?”

    “雷长老固然是个好脾气的人,不会和你们这些娃娃计较,可是回到天极门,爹娘就要把你们的屁股打烂啦!”

    同学们纷纷点头:

    “明白,金老师,不管看到什么,我们一定忍住!”

    “很好,大家下车,看看大荒战院炼器系究竟能改装出一台什么样的太阿一型炼器炉!”

    金泉意气风发,带着高中生们跳下飞梭车。

    雷永明快要两百岁,长年累月从事炼器工,整个人黑黑瘦瘦,像是在日光下过度暴晒的田间老农。

    不过满头银丝闪闪发亮,找不出一根黯淡的,倒也显出几分不凡的气度。

    雷永明心情颇佳,笑呵呵问道:

    “金泉,是否向同学们都交代过进入炼器室的规矩了?”

    金泉点头,毕恭毕敬道:

    “全都交代清楚了,在炼器室里不能乱摸乱动,一切都要听令行事。”

    雷永明十分满意,捋着山羊胡:

    “那就好,刚才我和大荒战院炼器系的元教授交流了一下,发现他们对太阿一型的改造有很多别出心裁的想法,似乎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别说这么多了,就请元教授带我们进去参观一下吧!”

    “是我们要请天极门的老前辈多多指点才对。”

    元曼秋笑吟吟道,向众多少年挥舞着胖手,“各位天极一中的同学请跟我来,地上画出了黄线,你们只要站在黄线外面就行了。”

    金泉回头,用口型向同学们示意:“忍住,千万忍住。”

    “哗啦!”

    仓库大门打开。

    一行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