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随便你欺负
    午夜十一点五十五分。

    丁铃铛盘膝坐在床上,冲着光幕中一名五大三粗的男生瞪眼,连声怪叫:

    “段泽宇,亏我还把你当成一条铁骨铮铮的硬汉,没想到现在找你帮一丁点小忙,让你当个陪练,每天给我蹂躏三五十分钟都不行?太不讲义气了吧!”

    名叫段泽宇的男生吓得脸色煞白,心中暗暗叫苦。

    他虽然是快要毕业的高年级学生,实力也达到了炼气期九层,又如何是丁铃铛这头暴龙的对手?

    每天被她蹂躏三五十分钟,简直生不如死,什么叫“一丁点小忙”啊!

    “丁老师,从我进入铁拳会以来,你就是铁拳会的会长,一直带领我们这些学弟们修炼,我平日里也承蒙你多多照顾。”

    “所以呢,我本身真是非常敬仰你老人家,很想帮你这个忙!”

    “但实在不凑巧,我刚刚和几名同学一起组队,接了一个去大荒深处猎杀妖兽的任务,估计要一个月,不对,三五个月,不对,一年半载不在学校,没办法当你的陪练,实在抱歉,咦,好像有人叫我,对不起了丁老师!”

    段泽宇飞快中断了灵鹤传书。

    “一年半载?你怎么不说十年八年啊!”

    ∽,..

    丁铃铛怒不可遏,一脚踢开晶脑,拿了把扇子用力摇晃,满肚子闷气无处发泄,高耸的胸脯一起一伏,颤颤巍巍。

    她实在没想到,找一个好的陪练员会这么难!

    陪练是一种十分尴尬的任务,实力太弱的人经不住她三拳两脚,根本没有陪练的意义;而实力比较强的学生,大可以去荒原深处猎杀妖兽。或者在擂台上扬名立万,又何苦来给她当人肉沙包呢?

    再加上丁铃铛这头人形女暴龙在大荒战院可谓是凶名卓著,谁都知道她是最狂热的武道强者,虽然只有筑基期初阶,一旦发起疯来,鬼知道她能轰出多么狂暴的力量!

    如果她把悬赏的学分再提高一些。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或许会有悍不畏死之辈来应征。

    但就算老师手中可以支配的学分也是有限的。

    如果是教授、副教授这样的资深导师,当然能发布价值连城的任务。

    而丁铃铛是今年刚刚毕业留校的青年教师,级别是“助教”,大学里最低的一个等级。

    她能自由支配的学分寥寥无几,一分钟10个学分,已经是极限了。

    所以,整整一个晚上都没人响应她的任务,而当她厚着脸皮找到一些高年级学生时。这些在妖兽的獠牙下面不改色的硬汉们竟然一个个都吓得直打哆嗦,支支吾吾地找了些借口搪塞过去,居然没半个人愿意当她的陪练!

    “这帮软蛋,还没人家李耀带种呢!”

    丁铃铛气呼呼地自言自语。

    就在这时,楼下响起了清脆悦耳的声音:“李耀来啦!李耀来啦!”

    丁铃铛的嘴角勾了起来,露出会心的微笑。

    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李耀,她的心情都会不由自主地好起来。

    李耀这小子虽然性格有些偏激。有时候不知天高地厚,甚至有点儿傻乎乎的。让丁铃铛忍不住想去揉他两把。

    不过怎么看都比那些畏畏缩缩的家伙更像个男人。

    这样的男人,才够资格当她丁铃铛的好兄弟,好哥们!

    “快上来快上来,我倒要看看,区区五个钟头,你能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丁铃铛喜滋滋地从床上一跃而起。顾不上穿拖鞋,赤脚迎了出去。

    李耀果然给她带来了极大的惊喜!

    当两人又一次进入澜星海,出现在怪石嶙峋的小岛上,丁铃铛十分随意地轰出一拳时,立刻发现不对。

    她的拳锋距离李耀的胸口还有5毫米时。空气中忽然传来“波”一声。

    仿佛一团气体猛地膨胀开来,又像是她狠狠轰碎了一个大气泡。

    大气泡当然不足以挡住她的重拳,却令她原本集中在一点上的力量向四面八方滑开,被分散成了七八道散乱的力量,分别击中了李耀的各个部位。

    李耀身上穿着四层战甲,居然硬生生顶住了这一拳,虽然疼得龇牙咧嘴,依旧活蹦乱跳!

    “不错啊,用五个钟头就掌握了一种新的战斗技巧,居然能硬生生扛住我一拳?”

    “这应该是操纵灵气模拟出来的卸力方式吧?好,热身完毕,让你见识一下姐姐的真正实力!”

    丁铃铛见猎心喜,无比兴奋,从脖子一直红到了耳根,连耳垂都像是着火一般鲜红欲滴,速度瞬间提升一个级数,如一道红色浪潮,将李耀彻底吞噬!

    “轰!”

    李耀感觉自己被卷入惊涛骇浪,又像是置身于飓风中央,震耳欲聋的涛声疯狂轰击耳膜,连呼吸和心跳都变得无比艰难。

    他早就进入了超清醒状态,计算力飙至极限,不但要算出丁铃铛的速度、角度和可能出现的位置,更重要是操纵灵气在面前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小气囊,在丁铃铛的拳头命中自己之前及时炸开。

    要做到这一点,消耗的计算力简直比改装太阿一型更高!

    李耀感觉自己的每一颗脑细胞都开始燃烧,每一秒钟都有无数枚晶石炸弹在脑内狠狠爆炸。

    而更加令他难以忍受的,是痛楚,是无法用笔墨描述万分之一的痛楚!

    《千锤百炼》的精髓是分散敌人的力量来刺激一百八十个穴窍,这种刺激本身就会带来常人无法忍受的痛楚。

    李耀在超清醒状态下,神经高度活跃,对疼痛的感知又比比平时敏锐十倍。

    两者叠加,那种死去活来的滋味,别说普通人,就算是一般的修真者。都未必扛得下来!

    “嘶……”

    李耀双目赤红,痛不欲生,强迫自己放空大脑,切断痛觉神经和脑细胞的连接,同时默默冥想:

    “我是一块铁,我是一块钢。我不怕痛,我不怕痛,我不痛不痛不痛不痛不痛不痛!千锤百炼!千锤百炼才能遇劫不灭,见神不坏!”

    有那么几十秒钟,冥想起到了用,他真的感知不到半点痛苦,进入一种玄之又玄的空灵境界,脑中只有一连串数字不断闪亮,眼前丁铃铛的每一个动都分解成了精确无比的速度、角度和距离。而他总是能恰到好处地在重拳轰来之前凝聚起一个灵气泡。

    不过丁铃铛很快就弄清楚了灵气泡的卸力原理,她是武道天才,立刻想出了破解之道,每次攻击都带着前后两重气劲,第一重锐利如针,先把灵气泡戳破,随后才是排山倒海的真正攻势。

    李耀根本没料到还有这样的变化,勉强抵挡了两招之后就丢盔卸甲。被丁铃铛一腿轰出二十多米,胸口战甲砸了个稀烂。连胸骨都隐隐碎裂。

    “呼……”

    李耀四仰八叉躺在碎石中,沮丧地望着天空,仿佛又回到了欧冶子记忆里,第一次被“巨灵神”用一百零八手披风乱锤法狠狠蹂躏的日子。

    丁铃铛笑眯眯地出现在他面前。

    她满肚子郁闷一扫而空,神清气爽,眼里闪闪发亮。仿佛刚刚享受了一顿丰富大餐。

    而李耀,自然就是这顿“丰富大餐”了。

    李耀手脚酸软,动弹不得,只能狠狠瞪着她,脸上写满了委屈和不服气。

    丁铃铛一边帮他抹药。一边笑吟吟道:

    “别怪姐姐出手太重啊,谁叫你新想出来的战斗技巧如此古怪,姐姐见猎心喜,一时控制不住,才会把你打成这样,不过你也不是毫无收获,猜猜看,你坚持了多久?”

    “坚持了多久?难道”

    李耀瞬间来了精神,一个骨碌坐了起来。

    “哈哈,足足六十二秒,真是个妖孽!”

    丁铃铛勾起玉指,在李耀鼻子上不轻不重地刮了一下。

    李耀欣喜若狂,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竟然蹦起两米高,手舞足蹈:“我成功了,我真的坚持了一分钟,我拿到了十个学分!”

    虽然只是十个学分,他却觉得比拿到一百个学分都要高兴,这简直是从霸王龙的牙齿缝里硬生生夺过来的十分啊!

    “先别激动,告诉你一个很不幸的消息,你千万挺住。”

    丁铃铛满脸古怪,“虽然你挺过了一分钟,但是你并没有去网上领取我的任务,也没有将整个陪练过程拍摄下来,所以这并不是一次正式陪练,是无法拿到学分的。”

    “否则,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我跑出去说你陪我练了十分钟,岂不是可以直接给你一百个学分?”

    “学分制度是大荒战院的基础,每一分都要经过严格审核,无凭无据,肯定不能乱发学分的。”

    “所以,你想要拿到十个学分的话,先去网上领取任务,然后开启摄像法宝,再坚持一分钟呗,现在我承认,你有资格当我的陪练了!”

    “什!么!”

    李耀就像是被天雷打了,整个人都凝固在手舞足蹈的姿态,半天回不过神。

    而眼中,逐渐流露出了比战刀更加锐利的杀气。

    “也就是说,我被你白白打了一顿。”

    “从技术上说,是的。”

    “那你不早说!”

    “我怎么知道你这么威猛,能坚持这么久啊,还以为三拳两脚就能把你收拾掉呢!哎呀,真不愧是我丁铃铛发掘出来的修炼天才,就是和一般的虾兵蟹将不同,特别耐打!”

    “你”

    “堂堂男子汉,别这么小肚鸡肠嘛,大不了我也给你打一分钟出出气好了!”

    丁铃铛开始耍无赖。

    李耀气得肺都快炸开,恶狠狠地瞪着丁铃铛,表情狰狞,似乎要把她一口吞下去。

    丁铃铛满脸无辜,眨巴了半天眼睛,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笑出来。

    “傻弟弟,是骗你的啦!这座岛屿是澜星海中的对战区,角落里暗藏着摄录系统,会自动录下对战视频。”

    “所以,只要拿着这些视频,再去网上补一个手续,十个学分就到手啦!”

    李耀彻底傻眼,愣了半天才问:“为什么骗我?”

    丁铃铛笑嘻嘻回答:

    “因为我忽然很想看到你勃然大怒,却因为打不过我,只能躲在一边偷偷生闷气,然后恶狠狠瞪着我的表情对,就是现在这副肺都气炸却无可奈何的模样,好可爱!”

    “这是什么心态?”李耀完全搞不懂了。

    “一般姐姐对弟弟不都是这种心态,有事没事就想欺负他一下啊!”丁铃铛理所当然地说。

    李耀眯起眼睛,咬牙切齿:“弟弟是会长大的,总有一天,我会比你更强,到时候就轮到我欺负你了!”

    “哈哈哈,不可能!”丁铃铛大笑三声,斩钉截铁。

    “如果真有这一天呢?”李耀眼中绽放出了属于秃鹫的危险光芒。

    “真有这一天,随你怎么欺负姐姐都行!”丁铃铛大咧咧地说,根本没放在心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