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筑基蛋
    晚上六点,竹雨轩。△↗,

    大荒战院教职工众多,怒涛城的四面八方散落着不少教职工小区。

    原本李耀以为丁铃铛会住在新老师宿舍区,而竹雨轩的环境非常好,是资深老师才有资格入住的高档小区。

    整个竹雨轩上空都设置了禁制,再加上天气符阵,形成独特的小气候。

    李耀一走进去,就感到一股湿气扑面而来,映入眼帘的是波澜不兴的竹海,天空中还飘着绵绵细雨。

    竹林间散落着几栋古色古香的小别墅,李耀凝神看去,顿时眼前一花,脑中隐隐刺痛。

    别墅周围都有禁制,防止别人随意窥探。

    李耀不敢再造次,老老实实向丁铃铛家走去。

    自从浮戈城一别,两人就一直没见过。

    丁铃铛说是预感到自己即将突破,所以请假去了大荒深处修炼。

    “难道她筑基成功了?”

    李耀心中一喜,加快脚步。

    不一时,在一片竹海听涛的山坡下,出现一栋小小的二层别墅。

    外表看起来完全是用竹子搭建,年深日久,浮光渐褪,和周遭融为一体,恍若天成。

    “嘶!”

    李耀穿过篱笆墙时,从遍地竹叶中忽然窜出来一条七星银环独角蛇,缠住了他的脖子。

    李耀猝不及防,整个人都愣住。

    七星银环独角蛇并不是太过强大的妖兽,也没有收敛气息的妖术。

    他好歹都是炼气期三层,为什么刚才没感知到?

    出乎意料,七星银环独角蛇并没有发动进攻,只是将一对绿油油的蛇眼,在他脸上扫来扫去。

    李耀定睛一看。眼珠顿时定住。

    这条七星银环独角蛇的鳞片之间隐隐闪动着金属光泽,两枚蛇眼都是晶石琢磨而成。

    竟然不是活物,而是用七星银环独角蛇的血肉和天材地宝融合在一起,炼制而成的特殊“法宝”!

    “乖乖!”

    李耀暗暗咋舌。

    用妖兽血肉来炼制天材地宝是很常见的手段,但是炼制出来的法宝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这样的手段,实在深不可测。

    “嘶嘶嘶嘶!”

    七星银环独角蛇吐出蛇信,柔软如舌,在李耀脸上舔来舔去。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

    他发现蛇信竟然是由无数枚金辉石薄片串联而成。

    金辉石是一种十分罕见的材料,同时拥有金属和岩石的特性,硬度很高,韧度却极低,稍不留神就会碎裂,极难加工。是大部分炼器师都不愿意采用的天材地宝。

    将金辉石分解开来,打磨成上万枚不足0.1毫米的薄片,在上面开孔,串联,还要镌刻符阵,让它像真的蛇信一样灵活自如……

    “深不可测!这件法宝中蕴藏的炼器实力,实在是深不可测!”

    “究竟是什么人炼制了这条七星银环独角蛇?一定是强横无匹的炼器大师!”

    七星银环独角蛇在李耀脖子上爬了一阵,又轻轻一弹。重新窜回竹叶之中,消失不见。

    而门廊上方一个鸟笼里响起了叽叽喳喳的声音:

    “李耀来啦。李耀来啦!”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鸟笼中飞出一道彩虹,在李耀头顶乱转,给他指引方向。

    李耀扫了一眼,发现是一只七彩斑斓的鹦鹉,同样融合了妖兽的血肉。

    乍一看去。根本分不出和活物的区别。

    李耀简直傻眼,这两件法宝的炼制风格和草根派截然不同,精致奢华,用的都是水磨工夫,堪称艺术品。一定价值连城,竟然只是警戒和迎客?

    “丁铃铛究竟是什么背景,家里这么有钱?”

    李耀嘀咕了几句,大步走了进去。

    出乎意料,别墅里的装修非常现代化,简洁明了,有一种凶猛凌厉的味道。

    就像是在一间修炼馆里随便丢了几张桌椅,更多空间却是被奇形怪状的修炼器械挤得满满当当,和外立面的天然古朴完全相反。

    走进客厅,李耀就被正对大门的一整面墙给震住了。

    整整一面墙上挂着的都是妖兽头颅。

    上百个妖兽头颅龇牙咧嘴,凶神恶煞,显露出了最残暴的一面。

    却只能无可奈何地粘在墙上,沦为装饰。

    每一颗妖兽头颅下面,还镌刻着一行小字。

    “火镰妖,猎杀于流火山脉,三拳轰爆心脏!”

    “大力熊魔,猎杀于凄风洞,耗时四十七秒!”

    “太夸张了吧!”

    李耀龇牙咧嘴,丁铃铛怎么说也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在家里摆放这种东西,还大咧咧地把猎杀过程写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威猛无双?

    “小玲姐,我来了!”

    客厅一角传来声音,李耀循声走了过去。

    丁铃铛刚刚从大荒深处回来,她也不是个会收拾家务的人,在大荒上穿的衣服裤子左一件右一件,弄得一片狼藉,李耀还很不好意思地看到了几件穿过的内衣,胡乱散落在地上。

    空气中洋溢着淡淡的汗味,不过并不难闻,挺奇怪的。

    “你来啦?快来陪我吃饭!”

    丁铃铛穿着露脐背心和小短裤,叉开两条修长的美腿,十分霸气地坐在地上,面前摆放着几十种一般女孩子连看都不敢看的高能量食物,一边吃,一边兴致勃勃地欣赏一段主视角战斗视频。

    这种视频都是修真者去大荒深处猎杀妖兽时,用佩戴在额头上的摄录法宝拍摄下来的,特别刺激,给人身临其境之感。

    “砰砰砰砰!”

    视频中的修真者无比残暴,将一头楚楚可怜的铁甲獠牙兽打得脑浆迸裂,一命呜呼。

    丁铃铛大呼过瘾,抓起一块羊排塞进嘴里,随后将油腻腻的手往屁股上一擦,去拽李耀。

    “快坐下快坐下。先别动筷子,看看,我有什么不同!”

    一般女孩子要是问了男孩子这句话,男孩子只要回答:“咦,你做过头发了?哪家做的?真漂亮!”

    那准没错。

    可是丁铃铛这么一问,李耀立刻知道——

    “你筑基了?”

    “哈哈哈哈。回答正确,加十分,看看,快看看,姐姐帅吧!”

    丁铃铛笑得前仰后合,眼睛都没了,嘴巴本来就大,肆无忌惮地笑起来,更是没有半点形象可言。

    伴随笑声。从她身上荡漾出了一团有若实质的灵气,缓缓缭绕,渐渐凝结成了一层水雾,而水雾又逐渐变成了一颗颗五彩斑斓的小水珠。

    “灵气液化!”

    李耀用灵根感知的结果,却是比肉眼查看更加惊人,就像是一万种颜色从丁铃铛身上猛地激发出来,瞬间夺去了他的心神。

    炼气期修真者,对灵能的掌握还处在非常初级的阶段。只能激发出灵气,所以才叫“炼气”。

    一旦掌握了将灵气液化的神通。就踏上了筑基期,走上了全新的进化之路!

    丁铃铛搔首弄姿,一连换了七八个姿势,这才将液化灵气纳入体内,收敛光芒,吐了吐舌头道:“就这么多啦。刚刚筑基,不能经常拿出来炫耀,否则会损伤神魂的,等我将境界彻底巩固了,再给你慢慢研究。现在来陪我吃筑基蛋!”

    她笑吟吟地捧出了一个金光灿灿的妖兽卵,已经煮熟,香气扑鼻。

    “这就是筑基蛋啊!”李耀好奇地打量着妖兽卵。

    四万年前的古修世界,各种修炼法则不甚明晰,很多修炼原理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古修世界的炼气期修真者,想要升上筑基期,除了要疯狂修炼再加上天大的运气之外,还要服用一种名叫“筑基丹”的丹药,才有希望成功。

    筑基丹由上百种奇珍异宝凝练而成,珍贵无比,为了一枚小小的筑基丹,不知掀起了多少腥风血雨,惹来无数纷争厮杀。

    到了现代,文明发达,各种神通层出不穷,有无数种人工合成的秘药可以辅助筑基,再也不用为筑基丹拼得你死我活。

    不过,这种对于筑基丹的重视,却流传下来,演变成了一种颇为有趣的风俗。

    当一名修真者筑基之后,就要亲自去寻找一种妖兽的蛋,煮来吃。

    这枚蛋就叫做“筑基蛋”,表示修真者并没有忘记传统。

    而且也不是随便什么卵生妖兽的蛋,都能充当筑基蛋,必须煮出来之后色泽越金黄越好。

    金蛋,谐音金丹,也是讨个口彩,寓意着吃下这枚“金蛋”,就能高歌猛进,一路向结丹期进军,成为金丹强者。

    “快吃吧,小玲姐,祝你早日结成金丹,天下无双!”

    李耀真心实意地祝愿。

    “嗯!”

    丁铃铛轻轻磕开筑基蛋,蛋皮十分柔韧,果皮一样整张撕了下来。

    出现在她掌心的是一枚圆滚滚的金珠子。

    这是金斑雀的蛋,蛋皮和蛋白都是金灿灿的,寓意极佳,是筑基蛋中的上品。

    一股淡淡的清香荡漾开来,丁铃铛深深一吸,满脸陶醉,张开大嘴,正欲将筑基蛋整个纳入口中,想了想,又取了出来,掐下一小块颤巍巍如蒟蒻般的金色蛋白,玉指撮着,送到李耀嘴边。

    “干嘛?”李耀愣住。

    “分你一点,让你也沾沾姐姐的仙气,说不定你也能早点儿结成金丹呢!”丁铃铛咧嘴一笑。

    “那怎么行,按照风俗,筑基蛋一定要整个吞下去的啊!金蛋就是金丹,你见过有人只修成大半个金丹的?”李耀哭笑不得。

    “哪儿那么多废话,又不是真的吞下金蛋就能结成金丹了,不过是个意思,再说了——”

    她忽然很诧异地往李耀左后侧看了一眼。

    李耀一愣一分神,嘴里就塞进了一团软乎乎的东西,如嫩豆腐般滑入喉咙。

    “哈哈,上当了吧!”

    丁铃铛没心没肺地一笑,大咧咧道:

    “修真之路这么长,一个人走下去多寂寞,多无聊?当然是要找几个好朋友,好兄弟一起走,大家一路上说说笑笑,那才开心!你叫了我这么多声姐姐,不会让你白叫,有好东西当然是大家一起分享!”

    李耀挠了挠头皮,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两人之间,总是丁铃铛喋喋不休,他只有老老实实听的份。

    “快吃饭吧,吃饱喝足有力气了,去姐姐卧室,带你好好享受一下!”丁铃铛豪气万千地说。

    “咳咳咳咳!”

    李耀一口羊肉卡在喉咙里,咳得眼泪都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