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小伙子,我看好你!
    眩晕!

    震撼!

    不可思议!

    两人脑子里就像是有一万头铁鳞马狂奔而过,轰轰轰轰,天雷滚滚,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

    他们都是在圈子里厮混了几十年的专家,元曼秋更是出身于深海大学炼器系,接受过最严格的正统学术训练,什么样的怪事没见过?什么样的妖孽没遇到过?

    可是,李耀这种怪胎,两人别说亲眼见过了,连听都没听过!

    且不说他快若闪电的组装速度,也不说他凭借零散的构件就能画出整体结构图,顺便推演出组装流程,就说他提出的几套改装方案……

    光是最“保守”的一套改装方案,在两名资深炼器师看来,就激进到极点了。『,

    而李耀口中“激进”的那一套,在两人看来简直就是——

    丧心病狂!

    太阿一型炼器炉是一百多年前的老旧法宝,而大荒战院炼器系原本的十几台炼器炉却是比较先进的新型法宝,各种构件的性能极其强悍。

    用如此强悍的构件去改装太阿一型炼器炉,就像是用几十件元婴老怪才能驾驭的法宝去武装一名炼气期修真者,难度是一回事,关键是思路。

    除了丧心病狂到极点的疯子,谁会想到这么做啊!

    而李耀不但想了,做了,而且做得还有模有样,从他绘制的这些改装结构图和灵能循环图来看,至少95%的结构都没有太大问题,完全能走通!

    “这小子,真的连二十岁都不到,是大一新生?”

    元曼秋和姜文博对视一眼,都发现了彼此眼底惊涛骇浪般的光芒。

    元曼秋深深。深深,深深深深吸了一口气,竭力控制住满脸横肉,指着灵能循环图道:

    “你的想法很有创意,不过根据这张循环图,你的火焰单元和冰冻单元间隔太近了。从两个单元中涌出的水系灵能和火系灵能都要经过同一个灵能增幅器的放大,这样一来,冷热交替,热胀冷缩,结构会不会变形?”

    “应该不会。”

    李耀并没有注意到两名老师脸上风云色变,他全副心神都投入到炼器炉改装之中,随口道,“热胀冷缩是困扰很多炼器师的大问题,不少法宝在激发过程中都要经过骤冷骤热。一旦热胀冷缩,构件变形,轻则灵能逸散,造成不必要的浪费,重则产生灵能潮汐,引发大爆炸。”

    “也只有炼器炉主体,这种用特殊材料反复锻造而成的专用法宝,才能不怕热胀冷缩。”

    “不过早在40000年前的古修世界。青霞宗西山堂首座西华老人就提出过一种水火分源符阵,可以完美解决热胀冷缩问题。”

    “但在当时。各种灵能模型和算法都很落后,水火分源只停留在理论阶段。”

    “直到现代修真界,各种灵能模型和算法层出不穷,天石谷第七代谷主玄真道长三百二十二年前在其著《天砂算法小分析引论》中提出的小天砂算法,就可以用来构造水火分源符阵。”

    “当然,我还是一个刚刚入门的新生。怎么可能彻底掌握小天砂算法这种需要消耗极大计算力的高级算法呢?”

    “无奈之下,我只能用渺渺真人一百五十五年前在其著《从芥子层面重新发现符阵》中提出的芥子算法,以及玉峰尊者二十二年前在其著《从灵能潮汐到太阳黑子大爆发》中提出的日冕九算,来弥补小天砂算法中我还没掌握的部分,勉强构造出了水火分源符阵。”

    “难道是三种算法不兼容。导致我构造出来的符阵并不稳定?对,对,一定是这个问题!”

    李耀说着说着,眼前一亮,往脑门上重重一拍,激发晶脑的计算神念,全神贯注地计算起来,随着他心思电转,光幕上出现了一连串眼花缭乱的算式,以惊人的速度飞速膨胀。

    元曼秋和姜文博对视一眼,姜文博用口型悄悄说:“老大姐,快走!”

    元曼秋点点头,蹑手蹑脚遛出仓库。

    姜文博长长舒了一口气,愣了半天,苦笑道:

    “老大姐,《从灵能潮汐到太阳黑子大爆发》,究竟是什么著,我怎么从未听过?”

    姜文博这种在地方宗派工的炼器师,比较注重实务,根本不可能,也没必要掌握修真界所有的理论。

    元曼秋有些恍惚:

    “《从灵能潮汐到太阳黑子大爆发》是玉峰尊者提出的一种猜想,他认为太阳黑子大爆发就是一种特别强烈的灵能潮汐爆炸,可以用灵能潮汐爆炸的模型进行解析,进而利用太阳黑子大爆发轰出的强大灵能来修炼。”

    “日冕九算,就是他用来解析太阳黑子大爆发的九种算法。”

    “不过这种理论刚刚诞生不久,还没有得到修真界的广泛认可,只是一种‘假说’,算是非常偏门的理论,不过连我也只是浮光掠影地看过两遍,并没有深入研究。”

    姜文博倒吸一口冷气:“这么偏门的假说,这小子都看过?”

    “还不止呢!”

    元曼秋幽幽道,“他所说的几种现代算法,我倒是略知一二,但是40000年前青霞宗的西华老人,我就是只闻其名,从未接触过他的理论了,水火分源符阵什么的,根本连听都没听过!”

    姜文博傻眼:“连你都不知道?”

    元曼秋若有所思地点头:“没错,虽然他提出的改装方案还有很多不足之处,太冒进,太青涩,很多步骤都想当然了,典型的无知者无畏,不过……”

    “重要的是思路!”

    “我不知道这个小妖怪从哪儿看到了那么多的理论经典,古代的,现代的,草根派的,精英派的——我也不想知道。”

    “我只知道,他在炼器术上的思路绝对宽广。宽广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

    “这样一个妖孽,如果不好好培养,放任自流,很有可能就淹没在奇峰迭出的思路中,变成一个只会夸夸其谈的理论家。”

    “不过,一旦他踏踏实实地潜心钻研下去。领悟到了炼器术的精髓,那些丧心病狂的思路都能变成现实的话……”

    元曼秋没有说下去,只是向废墟深处望了一眼。

    废墟中央,玄骨战铠如一尊不死战神,潜伏爪牙,收敛羽翼,等待有朝一日,狂风席卷,冲天而起。咆哮风雷!

    “老莫,你看到了吗,这就是咱们大荒战院炼器系的新生代……有这样的学生,大荒战院炼器系,一定会崛起!”

    元曼秋心中暗暗道。

    “那我们现在……”姜文博问。

    元曼秋一笑:“当然是赶快研究一下西华老人的理论著,还有《从灵能潮汐到太阳黑子大爆发》,否则一问三不知,老师还不如学生。岂不是很尴尬?”

    “对,对。赶快研究一下!”

    一个钟头后,两人满面春风地回到仓库,李耀已经用蝇头小字塞满了二十多张光幕。

    “老师!”

    一见两人,李耀激动到了极点,两步窜上去,心悦诚服道。“老师实在是太厉害了,我苦思冥想这么久都没发现问题,居然被老师一句话就点破!”

    “哦?”

    元曼秋和姜文博面面相觑。

    李耀兴奋道,“你们离开之后我重新验证了一下三种算法,结果发现芥子算法的应用是有局限的。在芥子级数的微观形态下应用当然没问题,但是在宏观层面来应用,就要添加十分复杂的修正参数,否则就会出现极其微小的误差,这种误差原本也不妨事,但经过小天砂算法的放大之后,就很严重了!”

    “我反复推演了好几遍,还是无法找到最优解,只好放弃了水火分源的想法,将火焰单元和冰冻单元分隔得远一些了!”

    “我用了这么久才得出结论,老师只不过扫了一眼就看出问题,神,实在是神!”

    “不过两个法宝单元间隔这么远,要依靠晶线来传输灵能,速度不免有些慢了!”

    “两位老师都知道,在很多天材地宝的炼制中,需要将炉温从两三千度的高温,瞬间降至零下,故意制造热胀冷缩的效果,才能令天材地宝内部产生异变!”

    “温度变化的时间越短,炼制出来的材料越强大!”

    “我想了很久,忽然想起40000年前众妙门长老方木青曾经在炼丹笔记《青炎小论》中提到过一种控制丹鼎温度的理想符阵!”

    “虽然这种理想状态下的符阵在古代无法实现,但是到了算法强悍的现代,我们完全可以用天相门了悟真人一百八十八年前在《天算通幽》中提出的天幽算法,以及无心岛主九十二年前在《无我无限,无心无算》中提出的无心无限算法强行构造出来!”

    “当然,这种强行构造对计算力的消耗极大,凭我的大脑是构造不出来的,但我们不是有超高性能的大型晶脑吗?用晶脑算个三天三夜,肯定能构造出控制炉温的完美符阵,嘿嘿嘿嘿,到时候,修真界最强大的太阿一型炼器炉就诞生了!”

    “两位老师请看,所有的推演过程都在这里,这一次,我没犯什么低级错误吧?”

    李耀忐忑不安,眨巴着眼睛,满怀期待地看着两名资深炼器师。

    元曼秋面无表情,把油光发亮的胖脸转向姜文博。

    姜文博镇定自若,仔细看了半天,连连点头:“很好,很好,你的推演……结构规整,层次分明,数据详实,简洁明了,形态优美,层层推进,如水银泻地,给人酣畅淋漓之感,为大一新生来讲已经很完美了,不过在细节上,还有几个可以商榷之处,比方说——”

    他忽然回头,不知冲谁“哦”了一声,满脸歉意道,“不好意思啊,李耀同学,忽然有一个紧急会议,咱们只能下次再聊了!小伙子不错,很有潜力,我看好你!元老师是业内知名的专家,你跟着她用心学习,绝对有前途!”

    “啪嗒!”

    光幕一黑,姜文博断线逃跑。

    李耀一愣,灼热的目光再次射向元曼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