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太阿一型炼器炉
    当三枚淡金色菱形水晶没入李耀体内的同一瞬间,潜龙阁最高处,巨大光幕中的幻象也发生了变化。∽↗,

    李耀的名字流光溢彩,闪闪发亮,微微颤动片刻后,就势不可挡地蹿了上去,将赵天冲的名字硬生生挤到了屁股底下!

    潜龙阁中先是响起了一阵讶异的惊呼,随即陷入无言的沉默。

    上百名特招生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倾吐错综复杂的心情。

    赵天冲死死盯着李耀的名字看了很久,灼人的目光有若实质,恍若两柄刀剑,可以将光幕戳出两个透明窟窿。

    半分钟后,赵天冲额头的冷汗终于滚落到下巴尖上,紧绷的面部肌肉松弛下来,眼神从凌厉变成了炙热。

    是一种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炙热。

    “其实……”

    顾飞玄愣了半天,有些不甘心地说,“刚才他发起冲刺时,距离月底还有四五个钟头,赵天冲你就应该选择十门八门理论课,哪怕花两个钟头通读一遍教材,再花两个钟头考试,就当撞大运,只要撞出一门两门,就不会被这小子夺走新人榜第一了!”

    赵天冲完全恢复了平静,眼神既不凌厉,也不炙热,而是一种淡漠,所有情绪都冰封在淡灰色的眼眸深处。

    他淡淡道:“或许吧,不过,有必要吗?”

    顾飞玄愣住:“你什么意思,那可是新人榜第一啊!”

    赵天冲淡淡一笑:

    “第一个月的新人榜第一,只能说明李耀比较擅长学习理论知识,而我在大荒深处长大,相比理论,我更注重实战!”

    “在基础理论课上争得你死我活,有什么意思?”

    “来日方长。等进入了真正的实战环节,我绝对会大比分碾压他,压爆他!”

    顾飞玄呆了半天,眼中也冒出了跃跃欲试的火焰,点头道:

    “你说的不错,大学生涯还很长。实战环节才是最重要的,理论学得再好,也就是个书呆子而已。”

    “我就怕人家的实战和理论一样出色啊,别忘了,他刚刚觉醒,就打爆了一个炼气期三层。”

    鲁铁山咧嘴一笑,盯着李耀的名字摩挲着拳头,“丁铃铛老师果然没看错人,李耀同学的确是一个可怕的怪物。也是值得我燃烧全部斗志的劲敌!”

    “真想把这个怪物的大脑解剖开来研究一下……”温若容幽幽地叹息道。

    ……

    仍旧沉浸在大荒战网中的李耀并不知道,潜龙阁中最强的四名新生已经把他当成了劲敌。

    随着零点的钟声敲响,他彻底站稳新人榜第一,1000枚金光闪闪的菱形水晶也如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呼啸着没入他的体内。

    他的总学分达到了1207,虽然距离40000分还有很遥远的距离,但毕竟踏出了坚实的第一步!

    “砰!”

    耳边传来玻璃砸碎的声音,大荒战网变得更加清晰。四周出现了七八个半透明区块,分别是任务区。交易区,擂台区,专业课区,以及自由交流区!

    从这一刻起,他可以和高年级同学一样,自由选择高难度的专业课。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甚至是去擂台赛和众多强者一较高下,通过各种方式来疯狂扫分!

    李耀看得眼花缭乱,不知从何入手,他舔了舔嘴唇。正欲深入研究,战网一角忽然跳出一条信息。

    “老师回来了?还买回来一台二手的小型炼器炉?”

    李耀欣喜若狂,急忙退出大荒战网,向废墟另一端的一栋巨大建筑发足狂奔。

    这栋建筑有上百年历史,原来是存储危险品的仓库,所以建造得特别坚固,采用了双层夹墙,中间还镌刻着加固型防御符阵。

    即便是浮空山坠落,都没有撼动分毫。

    李耀和元曼秋早就商量好了,要把这个大仓库改造成炼器系最核心的建筑物——炼器室!

    空空荡荡的仓库中央,矗立着一台三米多高的小型炼器炉,虽然是上百年前炼制的古董,黑黢黢不怎么起眼,但好歹可以炼制一些最简单的法宝。

    炼器炉旁边趴着两头懒洋洋的冲天吼。

    元曼秋满面春风,指挥工人将十几个大木箱卸下来,解开禁制,里面倾倒出了几万枚法宝构件。

    这些法宝构件都是炼器炉的配件,全部组装完成,用大量晶石激发符阵,炼器炉才能正常运转,现在不过是一个铁壳子而已。

    “老姜,实在太谢谢你了,这次你们山海派肯用这么低的价格转让炼器炉,实在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啊!”

    元曼秋通过灵鹤传书,向一名颇为英俊的中年炼器师致谢。

    此人名叫姜文博,是山海派的后勤主管,也是一名草根派炼器师。

    正是看在大家同出一脉的份上,几乎半卖半送的,将一台二手炼器炉转让给了大荒战院。

    姜文博朗声笑道:

    “老大姐,别客气,这台炼器炉已经用了一百五十多年,不但多个构件都老化变形,而且技术跟不上时代,无法炼制最新型的强**宝,我们早就用不上了,能帮上你一点小忙,再好不过!”

    李耀一走进仓库,就被炼器炉的身影深深吸引。

    虽然只是一个光秃秃的躯壳,所有构件还散乱在周围,不过一想到无数神兵利器都可以从这家伙肚子里炼制出来,李耀就忍不住心跳加速,恨不得一步窜上去来个熊抱。

    “这是‘太阿一型’炼器炉,虽然有一百多年历史,各项性能参数都比较落后,但保养还算可以,低强度下正常运行是没问题的,足够你这样的新人炼制一些最简单的法宝了!”

    元曼秋兴致勃勃地说,见弟子两眼发光,跃跃欲试的模样。笑着在李耀脑门上敲了一下。

    “不过,想要上手使用炼器炉,也没那么简单,至少要先把基础打好!”

    “还不会走路就想跑,非摔得头破血流不可!”

    “我听说你在学校里有一个‘睡神’的外号,怎么。我交代给你的基础理论课,有没有用心学?考出了几门?五门还是十门?”

    元曼秋一路风尘仆仆赶回来,一颗心都扑在炼器炉上,还没顾得上查看新人榜。

    李耀咽了口唾沫,死死盯着炼器炉,随口答道:“我拿了207分。”

    元曼秋愣住,满脸横肉挤成了一朵花,用力拍着李耀的肩膀:

    “不错,不错。全校上万新生,你竟然挤到了第207名,很不错啊,看来我有些低估你了,必须重新调整学习方案了!”

    “呃,老师,我不是第207名,我是得到了207个学分。新人榜第一名。”李耀有些尴尬。

    “嗯,不错。不错……啥?啥!你说啥!你得了207个学分?新人榜第一?”

    元曼秋完全傻了,整张脸就像是发酵中的馒头一样越变越大,愣了好半天才手忙脚乱地打开晶脑扫了一眼。

    当她发现李耀居然一次性通过了88门课程,包括所有的基础炼器理论课程时,瞬间发出一声比鬼哭狼嚎更加撕心裂肺的尖叫。

    “昂!”

    “昂!”

    两头冲天吼都被她吓得乱抖,冲天吼背上的工人更是吓了个半死。好几名工人差点没摔下来,揪着冲天吼的长毛荡来荡去。

    元曼秋完全顾不上这些,拔腿就跑。

    李耀傻眼:“老师,你去哪儿?”

    元曼秋面红耳赤,好似深度酒精中毒。手舞足蹈,无语伦次:

    “我,我去找校长!就凭你的成绩,校长无论如何也得给咱们多加10%的资源投入才行!我还要去找各个院系的系主任,让他们多发布一些和炼器相关的任务!有希望了,这次炼器系有希望了!对了——”

    她跑出几十米,又一阵狂风跑回来:

    “这是‘太阿一型’炼器炉的结构图和装配流程,你先学习一下,一些比较简单的外围构件,也可以试着组装一下,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等我回来教你!”

    元曼秋将一枚玉简往李耀怀里一塞,如一阵沙尘暴轰出仓库,跳上一辆破破烂烂的飞梭车,向教职工小区疾驰而去。

    这会儿已是凌晨一点,校长肯定在家里睡大觉呢,不过元曼秋的脾气哪儿管得了这许多,她恨不得现在就到教职工小区去放一道扩音符,吼一嗓子:

    “我的学生是全校第一!”

    十分钟后,不堪重负的飞梭车“吱吱呀呀”出现在教职工小区上空。

    元曼秋对准了校长熊百里居住的小别墅,正欲一头扎下去,晶脑忽然一震。

    山海派后勤主管姜文博发来灵鹤传书,请求通话。

    “老大姐,实在不好意思,忙中出错,给你的玉简里并不是‘太阿一型’的结构图。”

    姜文博一边苦笑一边解释。

    太阿一型炼器炉实在太过古老,原本的结构图早就丢到了不知哪个犄角旮旯。

    姜文博就发消息去炼制太阿一型炼器炉的“天极门”,让他们发送一份结构图过来。

    这一型号的炼器炉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停产,天极门的弟子也找了很久,又一时疏忽,发送了一份“太阿二型”炼器炉的结构图和安装流程过来。

    这两个型号虽然同出一源,90%的外部构件都能通用,但一些核心构件却截然不同,安装流程大不一样。

    天极门的门人发现这个问题,立刻告知姜文博,姜文博也在第一时间联系了元曼秋。

    “没事儿,我还没开始安装呢,先让弟子研究一下,凭他的实力,估计外围构件就要折腾一天一夜,不可能接触到核心构件的!”

    元曼秋哈哈一笑,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对准校长熊百里的小别墅,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校长,快醒醒,好消息,特大好消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