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四大高手?给我爆!
    下午五点,千米高空,满天红云,霞光万丈。︾,

    这里是大荒战院最高的几十座浮空山之一,也是一所无比严酷的训练营,号称——潜龙阁!

    在这里接受特训的人,都把自己当成潜龙,总有一天要飞龙在天,叱咤风云。

    这不是自大,而是自信,因为他们是大荒战院从天南海北寻找到的最优秀学生,是联邦亿万少年中的佼佼者,什么高考在他们眼中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他们根本不屑于参加!

    没错,聚集在这里的上百名学生,都是在极限挑战赛中脱颖而出的特招生!

    浮空山边缘一处向外凸出的平台上,迎风站着四名气场强大,如战刀般锋芒毕露的年轻人。

    乱刃堂新生赵天冲,父母都是散修,并不隶属于任何宗派,而是靠在大荒深处自由猎杀妖兽为生。

    他还在襁褓之中时就被母亲背在身后和妖兽厮杀,别人吮吸的是乳汁,而他喝的却是妖血。

    十一岁时就亲自上阵斩杀妖兽,今年不过十九岁,已经达到炼气期三层,大有赶超妖刀彭海的趋势。

    铁拳会新生鲁铁山,来自魔拳门,父亲是魔拳门的筑基修士,在一次对抗兽潮的战争中不幸陨落。

    他被魔拳门诸多长老抚养成人,从小就接受最严酷的武斗修炼,比赵天冲还小半岁,同样也突破了炼气期三层。

    鬼画符新生顾飞玄,柳叶刀新生温若容,都出身修真世家,父母至少有一人是修真者,天生拥有强大的血脉,自幼更是接受了无比疯狂的修炼。在成长道路上,是顶着“天才”的光环一路走过来的!

    “赵天冲,我……输了!”

    鲁铁山有些沙哑地说,声音里却隐含着一丝兴奋。

    虽然他才十八岁,看起来却足足有三十八岁,整个人就像是被风沙侵袭了几百年的岩石。特别是一双拳头上布满了错综复杂的纹路,像是覆盖了一层龙鳞。

    “我们四个都是潜龙阁中最强的新生,早就约好要一较高下,结果我们三个都拿下了203个学分,只有你拿下了205分,距离月底只剩下几个小时,大家都考完了所有课程,赵天冲,看来你是不折不扣的新人榜第一。大荒战院最强新人!”

    鲁铁山顿了一顿,眼中精芒四射,继续道,“好,好,真好,我自幼在魔拳门长大,宗派里的同辈少年也算不少。但是还从未有人能激发出我全部的斗志,往往我只发挥80%的实力。就能将他们完全打爆,这样的人生,实在太乏味,太无聊!没想到刚刚踏入大学校园,就尝到了一次惨败的滋味,这滋味真不错!”

    他眯起眼睛。晃动着粗大的手指,一字一顿道,“赵天冲,你把我的斗志彻底激发出来了,接下来一个月我会用200%的努力来疯狂修炼。下个月的新人榜第一,一定不是你!”

    赵天冲身材高瘦,面容阴沉,还未说话,旁边一名脸上布满纹身的青年先笑起来:“鲁铁山,你可不要把我和温若容给忘了,我们两个拿到的学分,并不比你少啊!”

    “没错。”

    四人中唯一的女子,身穿柳叶长裙的温若容微微一笑,声音十分温和,说出来的话却像是柳叶刀一般锋利,“从小到大,无论什么形式的竞争,我都是以大比分完全碾压对手,同辈之中,连一个能和我较量三五个回合的都没有!没想到今天一下子出现了三个,其中一个还在我之上!有趣,实在有趣,我对今后的大学生活,越来越期待了!”

    直到此刻,赵天冲才冷冷道:“欢迎你们随时向我发起挑战,我也很想品尝一下……失败的滋味!”

    四人对视一眼,同时微笑起来。

    他们这种修炼天才,最怕的不是竞争,而是根本没有对手,那种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滋味,实在是太过寂寞。

    现在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亦敌亦友的竞争对手,真是再好不过!

    “原本我听丁铃铛老师说,新生里面还有一个名叫李耀的实力非常不错,足可以和你我一较高下,当时我还期待了半天,没想到在炼器系的事故之后,他就沉寂下去,现在完全没有声音了。”

    鲁铁山有些遗憾地说。

    顾飞玄轻蔑一笑:“很正常,高中和大学是完全不同的,不少人在高中里出类拔萃,一进入大学就悄无声息,那是因为他们根本只有高中生的水准!”

    温若容也摆出了鄙夷的表情:

    “这个人我也听说过,睡神嘛!其实实力高低是一回事,是否努力又是另一回事了!我并不歧视实力不济的同学,毕竟天赋有高有低,只要努力拼搏就够了!但是连拼都不拼,整天闷头睡大觉,这完全是逃避现实嘛!难道靠睡觉就能把炼器系给睡回来?听说他还是丁铃铛老师竭力要求,降分录取进来的,丁铃铛老师也算是大荒战院的传奇人物,怎么这次却看走了眼,招了这么一个毫无斗志的废物回来?”

    四人正在品头论足,不远处另外一座平台上,忽然响起了刺耳的尖叫:“什么?我被踢出前一百名了?不可能!”

    鲁铁山眉毛一扬,惊奇道:“是曹江,他刚好卡在一百名上,我记得和一百零一名差距还挺大的,有七八分吧,居然被赶上了?这小子真倒霉。”

    挤进新人榜前一百名,就能拿到各种奖励,和第一百零一名完全不同,所以曹江才叫得撕心裂肺。

    鲁铁山咧嘴一笑,叫了一声:“曹江,过来!”

    不一时,一名皮肤黝黑,身材中等的男生就哭丧着脸出现在四名修炼天才面前。

    直到此刻,曹江还没缓过神来,眼珠子里布满了血丝,恨不得从谁身上咬下两个学分。

    “曹江。现在你知道学校里藏龙卧虎,高手如云了吧?不单单是咱们潜龙阁,就算普通学生中,也有很多高考状元出身,就拿沙南市高考状元张闯来说,他的实力就和潜龙阁中比较靠后的特招生有一拼!你被踢出新人榜。也很正常!”

    鲁铁山在曹江胸口不轻不重地捶了一拳,笑道,“你也别灰心丧气,一次没上榜有什么关系,下个月跟着我一起疯狂修炼,重新杀上去,这才像个男人!”

    曹江原本还有些郁闷,被鲁铁山这么一说,倒也想通了。一吐舌头:“和铁山大哥你一起疯狂修炼?我不要命啦!”

    这句话一出口,大家都笑起来。

    鲁铁山随口问道:“对了,把你挤下榜的是谁?特招生还是普通生?我记得后面几个人和你的分差都蛮大的,怎么突然爆发了?”

    曹江闹了挠头发,有些迷茫地说:“不是追在我屁股后面的几个人,是……李耀。”

    “李耀?”

    鲁铁山眨巴着眼睛,这个名字听着好熟悉,似乎刚才还挂在嘴边。不过怎么可能?

    “哪个李耀?”

    “还有哪个?就是炼器系唯一的学生,睡神李耀!”

    “什么!”

    鲁铁山、赵天冲、顾飞玄、温若容同时变了脸色。

    特别是温若容。脸颊“唰”一下发起烧来。

    她手忙脚乱地开启晶脑查看新人榜,一边嘟哝:“不会吧,难道我错怪他了?”

    顾飞玄尴尬道:“看来丁铃铛老师并没有看错人,这小子还是挺有一套的,我知道有些人不喜欢学一门考一门,而是喜欢将所有课程都学完之后一起考。认为这样才能全面透彻地掌握理论,李耀估计就是这种人。”

    话音刚落,就见温若容花容失色,目瞪口呆地瞪着光幕,嘴里足够塞下两个大鸭蛋。

    “不就是一百名吗。至于把你吓成这样?虽说我们特招生的实力是比较强,那也要给普通学生留一条活路走啊,总不能咱们把新人榜前一百名统统霸占了吧?哈哈哈哈!”

    顾飞玄笑得十分轻松,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不,不是一百名。”温若容结结巴巴地说。

    “嗯?”

    “是九十名,不对,是八十七名!”

    “那有什么,进入前一百名之后,大家的学分都差不多,多考出一门就能提升十几个名次,很正常啊。”

    “可是,李耀,他,他,他后面还有整整三十门考试!”

    “啥?”顾飞玄也扯着嗓子叫了起来。

    不一时,从潜龙阁的四面八方每个角落都传来惨叫,仿佛恐怖的瘟疫正在蔓延。

    “什么?我的排名又降低了?谁这么疯狂,都快截止了还在考试,还一口气轰下了这么多分?李耀?李耀!”

    “不好,我被踢出七十名啦!”

    “有没有搞错?我被踢出五十名了?”

    八十七名……六十九名……五十三名……三十七名……

    李耀就像是一台十分精准的灵子挂钟,每隔十分钟,他的学分就会变化一次,每次变化都能让他在新人榜上的排名蹿升好几位,将几名潜龙阁中的特招生一脚踢飞,远远抛在身后。

    五个小时后,晚上十点。

    潜龙阁里一片死寂,上百名特招生都聚集在浮空山顶部的大平台,死死盯着前方的巨大光幕。

    没人说话,甚至没人大口喘气,容纳了上百人的平台,静得可以听到“扑通扑通”的心跳。

    所有人的心都在以极限速度跳动。

    因为在金光闪闪的新人榜上,李耀的名字已经势如破竹地杀进了前十名,出现在四名修炼天才之后,牢牢占据第五的位置,将其余“潜龙”们甩到了九霄云外。

    而且……

    “唰!”

    李耀的名字疯狂闪烁,又通过了一门考试,累计204学分,从鲁铁山等三名修炼天才头上跨了过去,距离赵天冲只剩一步之遥!

    三名出身修真世家的修炼天才,被干脆利落地爆掉了!

    “……”鲁铁山完全无语。

    “这个疯子!”顾飞玄连声哀嚎。

    “太变态了,这家伙脑子究竟怎么长的,真想解剖开来研究一下!”温若容一万个想不通。

    其余特招生更是无比疯狂,只花了一秒钟就从死寂变成沸腾!

    “有没有搞错,这家伙也太疯狂了吧,居然在一天里通过了87门考试,通过率是100%!”

    “而且他每门考试都只花了十分钟,说明他的神念传输十分强大,至少也达到了炼气期二层!”

    “这家伙不是号称睡神吗,不是一天到晚有人看到他在超级清醒舱里呼呼大睡吗?怎么会这么强?”

    “我们潜龙阁四大高手里有三个都被他爆掉了,现在只剩下赵天冲一个人,两人只差一个学分,而李耀还剩下最后一门考试,会不会——连赵天冲也被他爆掉?”

    “这,这不可能吧,这玩笑可开太大了!”

    “唰唰唰唰!”

    所有特招生的目光都聚焦到了赵天冲身上,想从赵天冲的表情看出一些端倪。

    赵天冲依旧冷漠,阴沉,不苟言笑,镇定自若,连睫毛都没动一下。

    额头渗出的一滴冷汗,却是将他的内心,深深地出卖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