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玄骨计划
    想到这里,李耀认真道:

    “光靠元婴老怪,或许能取得一场战斗的胜利,甚至能打赢一场战役。¤,”

    “但是真正的战争,绝不可能光凭几个元婴老怪就能打赢的。”

    “联邦也不是没有战斗型的元婴老怪,他们也不是没有神兵利器,为什么不敢冲进血妖界,把妖族的老巢彻底捣毁?”

    “还不是因为血妖界里的低级妖兽实在太多,连元婴老怪都不可能承受住永无止境的围攻?”

    “在我看来,与其消耗大量资源为元婴老怪炼制一两件神兵利器,倒不如为普通士兵和低阶修真者炼制更多简单可靠的法宝,到时候聚集起千万人,甚至是以‘亿’为单位的大军,一路碾压过去,什么妖王妖将,都要碾成肉泥啊!”

    “大家别灰心丧气,我们一起努力吧,说不定有一天草根派会变成炼器界的主流,咱们都能成为德高望重的学术权威呢!”

    李耀呵呵一笑,指着天边道:“看,星火盟的人来了。”

    众人顺着他的手指朝天边望去,蓝天白云间飞来一台圆头圆脑的大型飞梭车。

    黑黢黢的外壳高高耸起,两侧分别张开了两只又宽又扁的稳定翼,就像是一只丑陋的大乌龟。

    “乌龟车?”

    连李耀都有些发愣。

    这是一种两百多年前炼制的大型飞梭车,炼制这款车型的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宗派,此前从没有过炼制飞梭车的经验,特别是可以搭载上百名乘客的大型飞梭车。

    因为几个关键部位的结构问题无法解决,最后炼制出来的飞梭车造型十分丑陋,特别是为了解决平衡问题而在两侧增加的稳定翼。非常像是乌龟的四只脚。

    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只大乌龟在天上爬来爬去。

    因此这款飞梭车就被称为“乌龟车”。

    乌龟车是飞梭车炼制史上的经典,因为外形实在太过丑陋,被无数教科书当成反面教材,李耀在不少教材和老爷车杂志上都见到过,却还是第一次看见实物。

    他的感觉是——比丑陋更加丑陋。

    这台乌龟车有将近两百年的历史。松松垮垮像是要散架,飞到众人头顶时,所有人都听到了“吱吱呀呀”的声音,似乎随时都会分解成最基本的法宝构件。

    “噗——”

    乌龟车发出放屁一样的声音,下方喷出一团白雾,缓缓降落。

    两侧的“龟壳”掀开,一名中年妇女扛着一面大旗一跃而下,满面红光,中气十足。

    “大家好。我是元曼秋,炼器系的副教授,也是星火盟的指导老师,从现在起,大家就是星火盟的一员了,来来来,欢迎欢迎,你们这帮小兔崽子快给我下来列队欢迎!”

    元曼秋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乌龟车里尖叫。

    十几个睡眼惺忪的老生如孤魂野鬼一般鱼贯而出,哈欠连天地站成两排。很没诚意地拍手: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后排还有人小声嘀咕:“欢迎跳进火坑!”

    元曼秋耳朵尖,一下子就听到,两百多斤重的庞大身形如一个肉球,滴溜溜滚到第二排,揪着一名老生的耳朵。怒喝道:“你要死啊,瞎说什么实话!”

    李耀目瞪口呆,眼睛揉了又揉,仔细打量元曼秋肩膀上扛着的大旗。

    没错,火红的底色中央是一个熊熊燃烧的晶动齿轮。正是炼器系学生会‘星火盟’的战旗。

    可这帮坐没坐相,站没站相,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师兄们,实在太离谱了吧?

    还有这位指导老师,胖得连脖子都看不到,穿着一身火烧火燎的花衣服,揪着老生的耳朵唾沫横飞,骂骂咧咧,泼辣到了极点。

    她居然是炼器系的副教授,是一名炼器大师?

    虽说炼器师都是醉心于技术的人,不太注重形象,像丁引就是个衣着朴素的中年秃头男人。

    不过人家的气质还是很儒雅的,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听得出来肚子里的学问很深。

    哪像这位两百多斤重的中年妇女,从头到脚完全没有半点炼器大师的风采,倒像是菜市场里最蛮横的肉贩子。

    “看到了吧,这位元曼秋副教授就是咱们系主任莫玄教授的夫人,据说几十年前她曾经是深海大学炼器系最优秀的毕业生,还是深海大学炼器系的系花呢,号称‘深海女神’。”

    黄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啥?深海大学炼器系的系花?深海女神?”

    李耀惊讶得下巴都快脱臼。

    “没错,由此可见,大荒战院炼器系是多么摧残人了,连‘深海女神’都被摧残成了这副德性,咱们这些新生一旦加入进去,用不了一年半载,就会和这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师兄一模一样,所以,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和我们一起转系吧!”

    黄通好心好意地说。

    元曼秋和师兄们的出现令原本就无限接近零的士气一下子打到了负数,几名新生面面相觑,都生出了退学复读的念头。

    元曼秋也发现气氛有些诡异,横肉一抖,在那名“欢迎跳进火坑”的老生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这才换上一副灿烂无比的笑容,乐得五官都重叠在一起,大步上前,熊抱住了李耀。

    不,不是熊抱,李耀完全是被一座大肉山压在下面,气都喘不过来。

    “欢迎你啊,李耀同学,可算是把你给等来了!”

    元曼秋是筑基期修真者,虽然不是战斗型,但一身浑厚的灵力也不是李耀这个炼气期一层可以比拟,她像是抓小鸡一样把李耀提了起来,给众多新人加油打气:

    “看来大家的情绪都不怎么亢奋,有些心不甘情不愿,是否对咱们炼器系没什么信心,觉得大荒战院炼器系很烂。在这里学不到东西,以后没前途?”

    “错,你们大错特错!”

    元曼秋用力摇晃着李耀,继续道,“大家请看,这位李耀同学是联邦修炼重镇浮戈城的高考状元。而且在踏入大学校园之前就觉醒了灵根,成为强大的修真者!”

    “连这样的超级猛人都选择了咱们炼器系,肯定有道理啊,难道你们觉得他会是一时冲动,头脑发昏?”

    “你再摇下去,我的头脑就要发昏了!”李耀欲哭无泪地想。

    元曼秋眉飞色舞,继续鼓舞士气:

    “告诉你们吧,李耀同学可不仅仅是报考了咱们炼器系这么简单,而且他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拒绝了深海大学炼器系的盛情邀请。甚至向深海大学炼器系发出堂堂正正的挑战,号称有朝一日要把‘炼器师圣地’这块金字招牌给抢过来,按在咱们大荒战院炼器系头上!”

    “怎么样,很热血,很豪迈,很激情四射吧?各位同学,你们的热血是否也像李耀同学一样沸腾起来了,你们是否也和他一样斗志昂扬了呢?”

    这番话非但没起到加油打气的效果。反而产生了副用,所有新生都“哇”了一声。看着李耀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疯子。

    “我没听错吧?要挑战深海大学炼器系,把‘炼器师圣地’这块招牌给抢过来?”

    “确定不是开玩笑?”

    “原来是个小疯子,我就说嘛,正常人怎么可能主动报考大荒战院炼器系?”

    “这下可热闹了,大荒战院炼器系有个莫疯子。还有个女疯子,现在又来个小疯子,这么多疯狂至极的人聚在一起,根本不适合我们这些正常人啊!”

    李耀的脸涨得通红,就像是一只煮熟的螃蟹:“元教授……”

    元曼秋瞪了他一眼:“别尴尬。你有勇气大声说出梦想,就不应该害怕别人嘲笑你的梦想!”

    “我倒不是尴尬,只是您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我的双脚都离地了。”

    “哦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实在太激动了李耀同学,你可知道我和老莫等了多少年才等到一个像你这样有炼器天赋的好苗子,你放心,只要你肯学,我和老莫肯定会把毕生心血全都传授给你——草根派实在是太缺乏你这样的新人了啊!”

    元曼秋无比感慨地说。

    “至于你们……”

    元曼秋扫了死气沉沉的新生一眼,咧嘴一笑,“等我介绍完‘玄骨计划’,你们一定会发现,自己简直是做出了人生最正确的选择,到时候打断你们的腿,你们都舍不得走啊!”

    “玄骨计划?那是什么?”

    新生全都扬起了眉毛,虽然不明白,但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元曼秋眨了眨眼,神秘兮兮道:

    “我们为什么来得这么晚,而且就这么小猫两三只,还都萎靡不振,三天三夜没睡觉一样?”

    “因为炼器系总共五百七十七名师生,全都废寝忘食地投入了玄骨计划,连抽出半个人手来迎接大家都很困难!”

    “玄骨计划一旦成功,绝对会在业界掀起一场革命性的风暴,到时候我们系会成为联邦最强的炼器系之一,就算还无法和深海大学炼器系分庭抗礼,至少可以和星云大学炼器系一较高下了!”

    “不是吹牛?有这么厉害!”所有新生都被元曼秋煽动,激发出了一丝丝士气。

    “玄骨计划究竟是什么呢,是炼制一件威力强大的法宝吗?”黄通追问。

    元曼秋一笑:“这个嘛……先上车,车上告诉你们!”

    “上车上车,大家都上车!”

    “来都来了,还真能退学不成?我可不想再去复读,复读那鬼日子也是人过的?”

    “不管怎么样,先去看看再说,不行再想办法嘛,万一玄骨计划真的像元教授说的这么厉害,咱们就捡到宝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