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荒怒涛
    怒涛城。

    在距离大海十万八千里的地方,一座城镇居然以“怒涛”命名,似乎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不过当旅客从晶轨列车上下来,站在出站口的巨大玻璃幕墙后面极目远眺,就会发现一片波涛汹涌的“海洋”。

    那是在一望无垠的荒原上,因为亿万年狂风的席卷,岩石被吹得重重叠叠,卷成了一浪又一浪的波涛模样,就像是一片凝固的风化岩之海。

    这片岩石之海是黑红两色的。

    黑,是岩石本身的颜色。

    红,是无数联邦军、修真者和妖兽的鲜血染成。

    人类和妖兽的鲜血都深深浸入岩石最深处,即便将岩石粉碎,依旧能在黑色中找到星星点点的猩红。

    和妖兽荒原上其他城镇不同,怒涛城四周没有军营驻扎,也没有高耸入云的围墙守护。

    生活在这里的人类并不需要围墙,因为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强大妖兽胆敢来侵犯这座城镇。

    恰恰相反,怒涛城的敌人才需要最坚固的围墙即便如此,也不过是让他们的小命多活几秒钟而已。

    没有任何存在可以阻挡住怒涛城的居民,围墙不行,妖兽的獠牙和甲壳更不行。

    这就↖,..是怒涛城。

    这就是大荒战院的所在地,热血男儿的乐园!

    李耀站在出站口的巨大玻璃幕墙后面看了很久,心潮如同外面荒原上的风化岩石一样起伏不定。

    在他身后还有几百名一样年轻,一样热血的青年,都是刚刚从不同线路的列车上下来的新生。

    彼此相视一笑,很快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大家不由自主地挺起胸膛。仿佛从这一刻起他们就是一个密不可分的团体。

    都是神采飞扬的年轻人,很快就熟络起来,不一会儿,出站口就响起了叽叽喳喳的声音。

    “我是乱刃堂的,兄弟,你是哪个学生会的?”

    “哈哈。我也是乱刃堂的,可算是找到自家人了,看你手臂这么粗壮,刚才我还以为你是铁拳会的呢!”

    “你看,那边的女孩子身上有这么多纹身,简直从头纹到尾,一定是鬼画符的人不好,她听到了!”

    一边偷听同学们的交谈,李耀一边思索着刚刚从新生入学手册上了解到的信息。

    大荒战院的前身是妖兽荒原上各种草根战士的武技交流平台。所以校风自由,校规宽松,崇尚学生自治。

    掌控各个院系的并不是老师,而是学生会,每个院系的学生会都拥有极大的自治权,老师只是指导,只要不触犯到底线,一般都不会干涉学生会的运。

    铁拳会。乱刃堂,鬼画符。柳叶刀,这就是大荒战院最强大的四个学生会组织。

    铁拳会,是炼体者的学生会,凡是不屑使用武器,坚信身体是最强法宝的学生,都会加入铁拳会。不断冲击人体的极限,将血肉之躯炼制成无坚不摧的杀戮机械。

    乱刃堂则是剑修的学生会,加入乱刃堂的学生都拥有非常高超的冷兵器使用技巧,他们的理想是成为超一流的剑仙。

    柳叶刀,却是医学系的学生会组织。

    一开始李耀很难理解。为什么大荒战院中会有医学系存在,而且水平非常高,在外科和战地急救学等领域,甚至和天都医学院并驾齐驱。

    经过新生手册的仔细解释,他才明白。

    大荒战院是一所武斗大学,专门培养战士,热衷厮杀,崇尚实战。

    实战中当然会受各种各样的伤,有时候伤到只剩下半条命也不奇怪无论铁拳会还是乱刃堂的成员,都是一群悍不畏死的疯子,就算面对比自己强大十倍的妖兽,也会嗷嗷直叫着冲上去,绝不皱半下眉头。

    在这种情况下,大荒战院就出现了一个专门治疗外伤和负责战地急救的“医学系”。

    通过数百年的积累,不断提升水平,不少在战场上身受重伤,连天都医学院都无法治疗的严重病患,都会送到大荒战院医学系附属的外科和骨科医院来治疗。

    这里的医生擅长使用一种柳叶炼制的手术刀来进行最精密的操,久而久之,“柳叶刀”就成为了大荒医生的代名词。

    至于鬼画符,那是比柳叶刀更令李耀惊讶的存在它居然是艺术系的学生会组织。

    李耀想破了脑袋都想不通,为什么大荒战院会有一个“艺术系”,而且实力还这么强,远远把他心爱的“炼器系”甩在屁股后面。

    还是新生手册点破了奥妙。

    在修真界有一种十分玄妙的神通,叫做“灵纹术”,可以将灵符融入千姿百态的图案,纹在人的身上,令人无须修炼就能拥有强大的力量。

    掌握这种神通的修真者,被尊称为“灵纹师”。

    最简单的例子,灵纹师在一名修真者的手上纹一束火焰,其中包含了玄奥繁复的火系符阵,当这名修真者轰出拳头时,就能自然而然带动火焰灵能的爆发,根本不用结印、念咒等等触发条件。

    这只是灵纹最简单,最低级的运用。

    真正的灵纹大师,可以在方寸之间的小小纹身中,神乎其技地绘制出上百道灵符,而且完全融入血脉,和被纹身者融为一体!

    可想而知,灵纹师简直是炼体者最强的辅助者。

    一名身上绘满灵纹的炼体者,绝对是战场上最可怕的存在,谁都不知道他的纹身和血脉融合之后,究竟会演化出多么恐怖的神通!

    就拿李耀在晶轨列车上遇到过的红眼军官来说,他不过是一名筑基期初阶修真者,按理说绝对不可能在瞬间飞上数百米的高空。

    可是灵纹师在他背后纹了一对光翼,令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透支生命力激发了光翼的全部神通,直冲云霄。轰出了无比华丽的一击!

    大荒战院艺术系,就是专门培养灵纹师的地方,在整个联邦都是独树一帜的存在,可以和天幻书院的同类专业一较长短。

    铁拳会,乱刃堂,柳叶刀。鬼画符……这四大学生会就是大荒战院的支柱。

    每年学校80%的教育经费和资源都会流入四大学生会,学校里最好的老师、场地、设备,也都会优先安排给四大组织使用。

    剩下来可怜巴巴的20%资源,才由另外十几个普通专业来争抢。

    甚至有不少激进派认为,大荒战院之所以屈居“九大”之末,都是被其他十几个普通专业拖累的,还不如干脆把这些普通专业全都一刀砍了,只保留铁拳会、乱刃堂、柳叶刀和鬼画符,这样说不定排名还能高一点呢!

    “首先。就是要把炼器系的地位提升到和四大重点专业一样……”李耀思索着。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一名板寸头男生略带敬畏地问道:

    “这位同学,你的灵力波动好强,不会……已经觉醒灵根,成为修真者了吧?”

    “哇!”

    此言一出,所有新生都围了上来,十分好奇地注视着李耀。

    大家早就听说“九大”藏龙卧虎。天才云集,没想到还没进校园就见到一个活生生的妖孽!

    李耀被众人灼热的眼神盯得有些不好意思。点头道:“没错,不过我刚刚觉醒,层次很低,只是炼气期一层而已。”

    “刚刚觉醒……”

    板寸头男生沉思片刻,似乎想到什么,眉毛都要跳起来。怪叫一声,“难道你就是那个在车站觉醒灵根,然后把炼气期三层修真者打得惨不忍睹的怪物?”

    李耀一愣,没想到这件事已经传开了。

    这下子,新生全都疯狂!

    修真者之间的较量会掀起汹涌澎湃的灵力波动。普通人未必能感知到,但这些新生都是灵根开发度超过80%的高手,自然感知到了风起云涌。

    所以大家都知道,在临时车站,有两名修真者发生了一次小小的冲突。

    不过当时大部分人都被监管起来,也不知道详情,只知道是一名刚刚觉醒的炼气期一层修真者,追着一名炼气期三层修真者打,把炼气期三层打成猪头还是去骨拍扁的那种腌猪头。

    在列车上,大家都议论纷纷这个炼气期一层实在太猛,不知道是哪儿冒出来的怪物。

    没想到竟然是同学,也是刚刚进入大荒战院的新生!

    一时间,所有人看着李耀的眼神都变得格外不同,羡慕、崇拜、狂热、畏惧……

    “大荒战院不愧是联邦第一的武斗系大学,连这种猛人都选择大荒战院,我果然没上错大学!”

    “压力啊,压力太大了,以后要和这种猛人一起学习,怎么比得上人家?”

    “你想多了同学,像这种猛人,当然是由‘教授’来亲自指导,给我们这种普通新生讲课的最多是‘讲师’之流,根本比都没得比啊!”

    “不知道这位猛人究竟是炼体者,还是剑修?”

    板寸头男生脸上充满了崇拜,激动道:“这位同学,能够和你这样的高手一起学习,简直是我们最大的荣幸!不知道你属于铁拳会还是乱刃堂?”

    这句话一出口,大部分同学都不动声色地分成了两个小团体。

    左边的学生大多皮肤油亮,反射着金属般的光泽,而且一个个骨节奇大,拳头很平,攥紧时,就像千锤百炼的战锤。

    右边的学生大多眼神锐利如刀,手上长满老茧,不少人的指纹都被磨光,腰间还插着长短兵刃。

    他们分别是铁拳会和乱刃堂的成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