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修真者的天职
    ps:看《修真四万年》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即可),悄悄告诉我吧!中年人一愣,看到李耀手腕上‘射’出了一道自己的虚拟影像,不由微笑,点头道:

    “你好,我是丁引。。: 。”

    “太好了,丁老师,我叫李耀,是一名即将进入大荒战院炼器系学习的新生,我非常喜欢您的著,您的四部著我都有收藏,目前正在学习之中,我觉得您的理论深入浅出,数据又十分详尽,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理论专著!”

    李耀兴奋至极。

    这位来自隐神谷的炼器宗师丁引,虽然没有炼制过什么惊世骇俗的神兵利器,却是炼器师圈子里首屈一指的理论家,对炼器理论有非常深入的研究,写出过好几部很有分量的著。

    最难能可贵的是,他的写对象以年轻人为主,所以在很多基础理论上都解释得十分详尽,非常适合当入‘门’教材。

    李耀从他的著中学到了不少东西,受益颇多。

    没想到炼器师圈子里颇有名望的理论家居然是这样一幅貌不惊人的打扮,李耀手足无措,语无伦次起来:

    “丁老师,您看,我正在学习您的这本著,这,这都是正版的,这里还有您残留的神念灵纹……”

    丁引被他的话给逗乐了,笑道:

    “李耀同学,不用给我看,我早就感知到了。大家相逢就是有缘,不介意的话,我给你写句话吧?”

    “太,太好了!”

    李耀喜滋滋地将微型晶脑递了过去,丁引眼皮低垂。口中念念有词,忽然双眼一睁,眼中流光溢彩,一道金‘色’光辉一闪而过,冲光幕电‘射’而去!

    “好了,李耀同学。你的手很不错,基础打得十分扎实,是一块炼器师的好材料!”丁引笑着说。

    其实丁引心里还是有些嘀咕的。

    因为从李耀的双手判断,明显下过苦功,有很深厚的基础。甚至是出身自十分古老的炼器世家,怎么会去大荒战院种地方学炼器?

    大荒战院最出名的是武斗系,要学炼器,应该去深海大学啊!

    不过转念一想,深海大学炼器系是全联邦的明星专业,分数线很高,估计是小伙子没考上,退而求其次。选择比较冷‘门’的大荒战院炼器系,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丁引是地方上修炼宗派的炼器师,并非“九大”中人。平时又忙于理论研究,很少关心圈子里的新闻,李耀向深海大学炼器系发出挑战的消息还没传到他的耳朵里。

    他人老成‘精’,自然不会去戳李耀的伤疤,还是发自内心地鼓励。

    李耀接过微型晶脑,重新打开虚拟书。扉页下方多出了一行龙飞凤舞的金‘色’小字:“炼出无尽星空——赠李耀小友!”

    李耀的目光在这行小字上停留,眼前忽然一‘花’。仿佛真的出现了无数星辰旋转,感受到一股深不可测的神念气息。

    李耀知道。这是丁引的神魂印记,代表了他的“亲笔签名”,是别人无法模仿的。

    没想到这位大师如此平易近人,李耀按捺住内心‘激’动,小心翼翼地问道:

    “丁老师,多谢您的鼓励,不过我的基础比较薄弱,书里有一些地方理解得不够透彻,比方说在第七章里,您说在链锯剑之类的近战法宝中,可以采用双重折叠符阵结构来进行灵能和机械能的转化,可是我觉得这样做会增加许多零件,不但提升了制造成本,而且故障率也大大增加,请问究竟有什么好处呢?”

    “哦?”

    丁引也来了兴趣,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看问题的角度这么刁钻,连连点头,微笑道,“李耀同学,你很不错啊,大部分像你这个年纪的‘毛’头小伙子,都会直接以法宝的威力来判断强弱,认为威力越强的法宝就越厉害,没想到你竟然能考虑到炼制成本和故障率,不错,真的不错!来,把书翻到这一段,我解释一下——双重折叠符阵结构,可以将灵能转化为机械能的能量损耗大幅降低,而且只要炼制手法得当,故障率并不会提升多少,你看,具体是这样……”

    一老一少,两颗脑袋碰到了一起,你一句我一句,浑然忘我地探讨起来。

    一开始两人还绷着劲儿,稍微有些矜持。

    渐渐的,语速都开始加快,两人的神‘色’无比凝重,语气也越来越‘激’烈,时不时在光幕中画出一张又一张鬼画符般的结构图,还有一串串龙飞凤舞的草图,什么“孤星上人公式”,什么“磐石尊者定理”,什么“星磁转动力量假说”,一个个常人听来有如天书的名词从两人口中爆豆一般蹦了出来,把旁边的乘客听得一愣一愣,就像在看两个疯子。

    李耀如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连珠炮一般抛出了一串串问题,心中不时赞叹:“大师就是大师,平日里冥思苦想十天半个月都‘弄’不明白的问题,被人家三言两语就点透了,而且回过头来看,根本没有用到超出自己知识范围的概念,实在是高山仰止,令人敬佩。”

    殊不知这会儿丁引脑‘门’上也是冷汗直冒。

    因为他发现这个小青年实在太诡异了!

    李耀提出的一系列问题里,十个中有九个都是非常基础的,丁引可以游刃有余地剖析通透。

    可是在九个普通问题之后,往往夹杂着一个十分刁钻诡秘的问题,乍一听平平无奇,稍微仔细一考虑,就会发现里面机关重重,布满陷阱。

    丁引吓出一身冷汗,不得不聚‘精’会神,动用全部计算力才能得出答案。往往还心里发虚,不知道自己是否回答全面。

    就像是两人比斗,李耀在一顿‘花’拳绣‘腿’之后,猛地刺出一两记天马行空的“撒手锏”,令丁引措手不及。难受到了极点。

    “这小子究竟有没有深入学习过炼器理论?说他深入学习过吧,他最多二十出头,提出的大部分问题也很浅显,不可能是个中高手;可说他是个刚入‘门’的新手,怎么能提出这么诡异的问题,简直像是一把把来无影去无踪的妖刀。快把我问住了!”

    丁引诧异不已。

    仔细回忆了一下,丁引发现只要一涉及到四万年前古典炼器学理论时,李耀就能冷不迭地杀出一两个让他汗流浃背的问题。

    而只要回到现代炼器理论时,李耀又变成了懵懵懂懂的愣头青。

    丁引暗暗奇怪:

    “这小妖怪究竟是哪个宗派培养出来的?怎么对古典炼器学说有这么深的研究,连几种最生僻的假说都了解得一清二楚?这么好的一块材料。送到大荒战院炼器系,真是‘浪’费了!”

    不行,这小子提出的问题越来越生僻了,好几种古典理论丁引都只是隐约听过,根本不了解准确的定义。

    丁引暗暗叫苦,不动声‘色’把话题往现代炼器理论上引导。

    李耀却是谈出了兴致,谈出了冲动,谈出了真火。一次又一次把话题重新扭转到古典炼器学上。

    最后丁引实在受不了,扭头一看,惊讶道:“咦。列车快开了!”

    “不会啊,还有大半个钟头呢,丁老师您不用担心,咱们说到哪儿了?对了,我记得在40000年前的魔‘门’幽泉宗,炼制过一种‘九‘阴’母子剑’。其幽能缠绕的秘法,和丁老师书中所说的第四种模型有一些相似之处。不如我们来谈谈九‘阴’母子剑吧!”李耀兴致勃勃地说。

    “我先上个厕所!”丁引板着脸,霍然起身。

    “我也去!”李耀跟在他身后。喋喋不休,“话说这九‘阴’母子剑炼制起来无比残酷,具体是这样……”

    “我上个大号。”

    “哦……”

    丁老师在厕所里坐满半个钟头才依依不舍地出来,一出厕所‘门’,李耀就像是忠心耿耿的小狗一样扑了上来,丁引根本不给他发话的机会,指着前方道:“检票了,我们快走!”

    “这么快就检票了?”李耀挠了挠头皮,意犹未尽地说。

    “年轻人不要这么心浮气躁,我把灵鹤传书号码留给你,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交’流探讨!”

    丁引如释重负地说,一把抓起行囊,忙不迭往人群里钻。

    “丁老师,您坐几号车厢?不如我找人换一下车票,咱们到车上继续讨论?”李耀兀自不肯放过他,把黯星岩往背后一甩,高声叫道。

    丁引冷汗都下来了,支支吾吾道:“不用了,这趟车上军方的法宝维修师是我的老同学,我们很多年没见了,等会儿还要叙叙旧,咱们下回有机会再聊吧,李耀同学。”

    “下回可就没那么容易在绿皮慢车上遇到您这样的大师了,要不是列车线路那么紧张,您也不会放着豪华列车不坐,跑过来坐这种破破烂烂的绿皮车嘛!”李耀嘟哝道。

    这句话却令丁引站住,回过头来,神‘色’有些古怪地说:“李耀同学,这你就错了,我和很多修真者一样,就算有更加豪华的快车可坐,甚至就算有更加便捷和安全的‘交’通工具,我们都不会坐的。在大荒上,一名真正的修真者,只会选择人数最多的‘交’通工具。”

    “为什么?”李耀奇怪,不明白自己随口一句话,怎么会‘激’起丁引这么大的反应。

    “为了保护你们啊!”

    “保护我们?”这个答案出乎李耀的意料。

    “当然了,李耀同学,我们修真者并非不能搭乘更加先进的‘交’通工具,不过——”

    丁引淡淡一笑,平庸无奇的脸上涌动着浓烈的骄傲和自豪,“不过,倘若所有修真者都搭乘了更先进的‘交’通工具,列车上只有普通人,一旦兽‘潮’来袭,谁来保护你们呢?”

    “……是这样。”李耀若有所思。

    丁引点头,郑重其事道:

    “虽然列车上加挂着装甲战斗车厢,还驻扎着大批联邦军,可一旦兽‘潮’来袭,其间又‘混’杂着强大妖兽,普通人是绝对抵挡不住的。所以在妖兽荒原上,修真者一旦出行,都会尽量选择和普通人一起,万一出事,就可以及时保护普通人——这可是我们修真者的天职!”

    “修真者的天职?”这里李耀很少听到的一个词。

    丁引说到“天职”两个字的时候,浑身发光,仿佛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他的灵魂深处炸开,令他升华成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存在!

    “修真者是人类文明的战刀,保护每一名人类不受妖魔鬼怪的伤害——这是修真者最崇高的使命,也就是我们的‘天职’!”

    丁引说完,微微一笑,‘挺’直如军刀的脊背重新伛偻下去,变回了平庸无奇的秃顶中年人,‘混’入人群,夹杂在一群打工者和学生中间,缓缓通过检票口。

    李耀在原地站了半天。

    他并不完全明白丁引的意思,却能感受到话语中蕴藏的“力量”。

    这是一种和“灵能”,和“拳力”,和“剑气”截然不同的力量。

    看不见‘摸’不着,虚无缥缈,连一颗‘鸡’蛋都无法打爆。

    却令李耀‘胸’膛中的热血,“呼”一下燃烧起来!

    “真想快点成为修真者!”李耀自言自语,紧了紧行囊,也‘混’在人群中通过了检票口。(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微信公众号!)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