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神乎其技
    ps:看《修真四万年》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即可),悄悄告诉我吧!过去的李耀,因为从小在法宝坟墓长大,恶劣的生存环境塑造了比较极端的‘性’格。

    就像是一头凶残的秃鹫,遇到事情的第一选择就是最‘激’烈的手段。

    但是经过三个月的跋山涉水,看到了那么多壮美辽阔的风景,遇上了那么多有故事的人,李耀的心‘胸’在不知不觉中也变得开阔了。

    再加上吞噬了欧冶子的大量记忆碎片,他的气质变得更加成熟,不太像是一个十*岁的冲动少年,却像是一个在社会上经历过几年闯‘荡’的成年人。

    这不是说他放弃了自己做人的原则,只是不再那么锋芒毕‘露’。

    过去,李耀像是一头凶残的秃鹫;如今,李耀像是一头振翅‘欲’飞的老鹰。

    秃鹫——蛰伏在他心里。

    回忆着过去三个月的点点滴滴,李耀轻车熟路地拆卸着木牛流马,如今这些并不复杂的民用法宝在他手中简直像是玩具一般简单,如庖丁解牛,一头头金属傀儡兽化大堆零件,经过清洗、去锈、修整和上油等一道道工序之后重新组装起来。

    “哞!哞!”铁牛引吭高歌。

    “咩!咩!咩!”会自己纺织的青铜山羊发出欢快的叫声。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少了一条‘腿’的锡皮大狼狗被李耀装上一个轮子代替后肢,绕着孩子们狂奔,晃动着空心的铁皮尾巴,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哇……”

    村民们从未见过如此神乎其技的维修手法。和李耀比起来,镇上那两个老眼昏‘花’的法宝维修技师简直像是修鞋的一样蠢笨,整个村子里所有人都聚集在晒谷场上,被李耀电光火石的手法震撼,一个个都惊讶得合不拢嘴。

    修好的木牛流马向主人撒欢跑去。主人自然都笑逐颜开。

    而另一些金属傀儡兽因为关键部位过度磨损,实在无法维修,主人未免就有些愁眉不展,闷闷不乐。

    李耀想了想,道:“大家别急,我再想想办法。反正是民用法宝,对构件的强度和‘精’度要求很低,不如——”

    他在无法维修的木牛流马中仔细寻找,找到一头实在破得不成样子,快要锈成一个铁疙瘩的大铁牛。

    李耀将它拆成零件。对村民们解释道:“这头大铁牛实在破得太厉害,根本没办法维修了,我拆下来找点备用构件出来,没问题吧?”

    “没关系,小李师傅,这头大铁牛已经锈得这么厉害,当废铁卖都没人要啊,你尽管动手吧。修好一头算一头,已经修好了这么多,俺们已经很满意啦!”村长笑呵呵的。一锤定音。

    李耀微微一笑,将大铁牛的一根铁制‘腿’骨放到了铁毡上,高高举起铁锤。

    “小李师傅要干啥?”

    “难道要硬生生把一块铁疙瘩,捶打成可以直接用的零件?”

    “不能够吧,神仙也办不到这样的事情啊!”

    村民们议论纷纷,好奇极了。就连拖着鼻涕的娃儿们都被大人夹在两‘腿’中间,一愣一愣地盯着李耀。

    “咯咯咯咯!”

    整个村子一片寂静。只有晒谷场一边放养的老母‘鸡’搞不清楚情况,还在放声歌唱。

    李耀深吸一口气。欧冶子的记忆碎片在脑域深处疯狂旋转,百炼宗打铁房里度过的无数个日日夜夜,化一道道七彩纷呈的光华,涌入四肢百骸。

    一瞬间,李耀仿佛神灵附体,手里傻大粗黑的铁锤竟然发出上品飞剑一般的龙‘吟’之音,一股无形的空气‘波’纹如同涟漪般‘荡’漾开去。

    近处几个村民感觉一股狂风扑面而来,头发都被吹‘乱’,一个娃儿干脆“哇”地哭了起来。

    就在村民眨眼时,李耀动了!

    他的右手化一道黑影,在半空中诡异地兜了个圈子,狠狠砸在铁毡上!

    “咚!”

    铁锤和铁毡之间爆出一团刺眼的火星,发出的轰鸣居然带着袅袅余音,像是古刹钟声,震得所有人耳膜嗡嗡响。

    不少村民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耳朵。

    “咚!”

    第一记撞击的余音还未散去,铁锤再度化成黑‘色’巨蟒,从另一个刁钻无比的角度向铁毡轰去,又一次发出了古刹钟声般的震‘荡’。

    两道震‘荡’一前一后,重重叠叠,如惊涛骇‘浪’一般朝众人袭来。

    这次连最强壮的村民都不由自主捂住了耳朵,所有孩子都嚎啕大哭起来。

    “怎么回事?我们也不是没见过打铁,怎么会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哇,你们看,小李师傅的速度好快,好几十斤重的铁锤,在他手里就像是筷子一样!”

    “快,太快了,根本看不清楚他轰出了几锤,只看到漫天黑影!”

    所有村民一边捂着耳朵,一边瞪大眼睛,一边声嘶力竭地大喊大叫。

    不过谁都没听到别人的声音,大家都沉浸在无边无际的震撼之中。

    李耀恍若不觉。

    他既没有被震耳‘欲’聋的轰击声影响,也没有被旁观者的惊呼声干扰。

    一旦进入工状态,他的全部心神就进入了一种物我两忘的空灵境界,。

    他的眼神看似凝重,时时刻刻都紧盯着铁毡。

    但仔细看去,瞳孔最深处又蕴藏着淡淡的飘渺,仿佛他的一缕神魂并不在这里,而是在40000年前的百炼宗打铁房!

    一锤,一锤,又是一锤,开始李耀还有意识地控制动。将《一百零八手披风‘乱’锤法》一路一路施展出来。

    可是随着打制进度的加快,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挥舞铁锤不再是一种有意识的行为,变成了呼吸一样自然,到后来双臂完全化两道黑芒。劈头盖脑地笼罩住了整台铁毡,所有人只能听到一连串密不透风的“咚咚咚咚”声,根本看不清楚他的动。

    忽然,一切动停止。

    一柄磨秃的铁锤丢了出来,锤头竟然变成了赤红‘色’,好像是刚刚经过高温冶炼。散发出灼人的热气。

    “换锤!”李耀一瞪眼,喝道。

    因为短时间内发生了无数次猛烈轰击,铁锤的温度升到极高,不堪再用了。

    村民们见到如此神乎其技的表演,全都“啊”一声。惊骇‘欲’绝。

    村里的铁匠连忙递上去一柄新铁锤,李耀掂量了一下,再次狠狠轰了出去!

    短短半个小时内,李耀一共换了五柄铁锤,终于——

    “完成了!”

    李耀丢开滚烫的铁锤,甩了甩满是血泡、不停颤抖的双手,心满意足地欣赏着自己的杰。

    村民们一拥而上,瞪大眼睛仔细观瞧。发现铁毡上多出了好几个形态各异的零件,地上还堆了满满一座零件小山!

    一头锈迹斑斑的大铁牛,被李耀硬生生打制成了上百个法宝构件。这就是四万年前百炼宗打铁术的厉害!

    村里的铁匠捧着一台测量‘精’度的法宝凑过来,法宝中‘射’出一道红光,对每一个零件都进行了全方位扫描。

    “真的打出来了!虽然‘精’度比原装的差了一些,但是在民用法宝上完全可以接受!”

    头发‘花’白的老铁匠在读取了测量法宝上的数据之后又惊又喜地跳了起来。

    一时间,人群中爆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惊叹声。

    “小李师傅太了不起了,光凭一柄铁锤就打出了几百个零件?”

    “那当然了。小李师傅是大学生啊!”

    “大学生又怎么样,俺们家小三子还不是大学生?看他那熊样!”

    “那怎么一样呢?小李师傅上的是重点大学嘛!”

    在村民的欢呼雀跃中。村长老屠笑‘吟’‘吟’地把李耀请进自家小院。

    “小李师傅,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了。你帮了俺们村子大忙啊!”

    “村长,能修的木牛流马我都修好了,眼看就要开学,我准备今天就出发去大荒战院报到。”李耀笑着说。

    “行,上学是大事,俺们祝你一路顺风,对了,这里有个东西你要是不嫌重的话,就带上吧!”

    村长从‘床’底下十分艰难地拖出来一个破布包,里面的东西十分沉重,和水泥地发出“吱吱”的摩擦声。

    村长小心翼翼地揭开布包,里面躺着一块造型十分古怪的金属疙瘩,下面细,上面粗,还向两端延伸,有些像是一柄天生的铁锤。

    “咦?”李耀的眼睛开始放光。

    他在欧冶子的记忆碎片中,第一次接触的功法就是《一百零八手披风‘乱’锤法》。

    而到了百炼宗打铁房里,日夜接触的也是铁锤。

    可以说铁锤是他最熟悉的一种工具。

    而这柄造型奇特的天生铁锤,看上去非金非铁,貌不惊人,却拥有一种奇异的魔力,让他看一眼就舍不得移开视线。

    村长喘了口气,举起一台灵能灯,冲铁疙瘩一照,笑道:“你看!”

    李耀眯起眼睛,眼前一片幽蓝。

    这块铁疙瘩刚才还黑黢黢的十分丑陋,一接触到光源,黑‘色’的表面就泛出一抹瑰丽的蓝光,而在蓝光深处似乎还有一闪一闪的星芒闪耀,恍若一块巨大的蓝宝石,美到极致,动人心魄。

    “黯星岩?”李耀一眼就认出来。

    这种名叫黯星岩的物质,非金非铁,又兼具金属和岩石的特质,并非天元界原生之物,是天外陨铁的一种,数量倒不是十分稀少,但一般都是婴儿拳头大小的一块。

    像这么大块凝结在一起的,又形成天然的战锤形态,倒是很少见。

    黯星岩的价值不太高,因为这种材料虽然质地坚硬,但对于灵能的传导‘性’实在太差,很难炼制成各种法宝,相当于是一块废铁。

    除非炼制一些用途非常特殊的法宝,否则平时是用不上的。

    不过这么大一块黯星岩,市场价十几万还是要的。

    李耀目光一闪,呼吸都有些急促,‘激’动道:“村长,您这是什么意思?”(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微信公众号!)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