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剥皮老鼠11 残虎
    “什么!”

    白小鹿一时间不敢相信。

    不是不敢相信世界上有“吃人”这种事,而是不敢相信,地底族竟然也会吃人?

    “他们当然会吃人,而且吃得比‘屠夫’,‘蛇爷’这些墓碑镇的魔族更加优雅和高明。”

    哥哥冷笑道,“若非他们比我们更会吃人,怎么他们能舒舒服服藏匿在地下避难所中享受,我们却要在烈日,辐射和变异野兽的威胁下苦捱呢?”

    白小鹿默然无语,再看走在前面,肩膀一耸一耸的万藏海,愈发觉得他像是一头蜥蜴。

    “不过,这样也好。”

    哥哥不慌不忙道,“他把我们当成‘骡子’和‘羊羔’,我们也是一样他可以帮我们分担一半的重量,必要时还可以杀了他割肉,大大提升我们的生存几率,所以我们也不急着动手。”

    “我们……”

    白小鹿茫然道,“也要吃人么?”

    “必要时,当然。”

    哥哥道,“这本来就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难道你不想活着回到村子,去救妹妹和村里的孩子么?”

    妹妹和村里孩子们虽然丑陋却无比稚嫩的面孔在白小鹿的心头浮现。

    他又有了力气,扛着沉重的包裹,踉踉跄跄,在戈壁和沙漠之间艰难行走。

    男孩和少年朝着他们以为是西边的方向,走了一天一夜。

    这期间万藏海多次找白小鹿搭话,询问他家里的情况以及在“新金山”的生活,都被白小鹿支吾过去。

    万藏海似乎没有起疑心或者说,对于他眼中的“骡子”和“羊羔”而言,真实身份根本无关紧要,只要能扛能吃就行,反正枪和子弹都在万藏海的手里,他彻底掌控了局面。

    或许是心情不错,万藏海倒是大大方方说了很多关于家庭和学校的事情,让白小鹿对“新金山”增添几分了解当然,万藏海说的绝大部分东西,白小鹿都闻所未闻,听得目瞪口呆,云里雾里,认为那是神仙般的生活。

    一天一夜之后,两人的体能达到极限,精神濒临崩溃。

    虽然不断补充食物和水分,还是渐渐产生虚脱的感觉,面对一望无垠的沙漠和戈壁,更是绝望到了极点。

    “真该死,我们大约走错路了。”

    万藏海喃喃道,“倘若这里真是西边,我们走了一天一夜,无论如何都该看到些无人值守的自动化哨所,同盟的‘哨戒炮’什么的,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依靠太阳来辨认方向,是行不通的。

    四方天边的铅云边缘,都荡漾开一抹抹血色的光芒,甚至还能看到一片片银光闪闪的城市残骸,在云端浮现。

    那是海市蜃楼,烈血荒原上很常见的现象。

    或许一天前他们正是被海市蜃楼误导,才朝着相反方向,也就是荒原北部的无人区,越走越远,越陷越深。

    万藏海看着白小鹿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了。

    他大约正在评估,白小鹿消耗水和食物的速度,和白小鹿能携带多少物资之间,最精确的“投入产出比”,来计算究竟该什么时候杀死白小鹿,吸血割肉。

    哥哥也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对准万藏海的脑血管,来一次小小的“发动”

    但这时候,男孩和少年却听到前方的沙丘后面,传来“隆隆”的轰鸣声。

    “有人?”

    万藏海急忙把白小鹿拽到在地,示意他隐蔽起来,“哈,是引擎声,还有车!”

    在茫茫荒原上,车辆和汽油比生命和鲜血还要珍贵。

    光靠两条腿,一天之内无论如何不可能走出几十公里,但有了车就完全不同了。

    “我们必须弄到一辆车。”

    万藏海的眼珠瞬间布满了血丝,朝白小鹿“嘘”了一声,打着手势示意白小鹿和他一起爬上沙丘去看。

    前方的沙坳里,一场恶战正在进行。

    十几辆镶嵌着尖刺的摩托,还有三辆焊接着防弹钢板的越野车,绕了一圈又一圈,围攻仅仅一个目标。

    摩托和越野车的装饰都是魔族风格,车上坐着的自然也不是正规军,而是那些披挂着蝎壳战甲,沾满了羽毛的匪帮。

    在看清楚被这些悍匪围攻的人是谁之后,白小鹿险些没叫出声来。

    金牙老大!

    他竟然还没死,却是像一头受伤发狂的野猪那样,变得比过去更加危险。

    尽管被几十名敌人围攻,他却没有丝毫落入下风的样子,倒像是他一个人把这么多悍匪统统包围起来。

    他的右臂上依旧套着磁爆步兵的电浆手套,左臂却佩戴着一尊小型火焰发射器,雷霆和火焰交错,在方圆十几米内形成一片绝对毁灭区域,没有任何一名悍匪,能在他面前坚持哪怕一秒。

    可是,这些悍匪不都是金牙老大的人吗,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自相残杀?

    “这是当然的。”

    哥哥冷冷道,“这些披挂着蝎壳战甲,粘贴着斑斓羽毛的家伙,并不是‘花旗帮’,而是烈血荒原上别的帮派,只是贪图‘新金山’的财富,才暂时听从金牙老大的指挥,大家合伙抢劫而已。

    “但金牙老大的情报有误,没料到‘新金山’还有一座磁爆步兵工厂,连累各大帮派都损兵折将,估计城市也没攻打下来,或者打下来之前就彻底垮掉了,白白赔上了大半家底,却半点好处都没捞着,这些家伙气得发疯,怎么能不找金牙老大报复?

    “就算不为了报复,呵呵,‘花旗帮’在这次战斗中的损失应该最大,甚至金牙老大都变成了孤家寡人,正是各大帮派赶尽杀绝,取而代之的大好机会,金牙老大这样的强人,难得有这么落魄的时候,让他喘息一年半载,或许又东山再起所以,当然要趁现在干掉他啦!”

    看着金牙老大落到现在的境地,再想到一天前他跨坐在装甲战车上,挥舞着花旗,吼叫着战歌,意气风发的样子,白小鹿心里颇不是滋味。

    他对金牙老大当然没什么好感。

    但对方救了他一命也是事实。

    “虎落平阳被犬欺”的画面,谁看了都会觉得五味杂陈,和老虎究竟是好是坏并没有关系。

    不管他怎么唏嘘,也不管万藏海怎么着急跳脚,他们两个都不可能改变这场恶斗的结果。

    金牙老大一手一个,连人带摩托甚至带连人带武装越野车,撕碎了七八个。

    他身上也中了至少几十发子弹,即便穿了防弹衣,估计骨头都要碎掉好几根。

    “混蛋!”

    万藏海咬牙切齿,“不要把摩托和越野车统统破坏掉啊,你这个混蛋,快去死,快点儿乖乖去死吧!”

    很可惜,金牙老大的生命力之顽强,真像是剧毒土壤中长出来,饱受辐射污染的杂草。

    直到最后一名悍匪被他拧断了脖子,他又站了足足半分钟,才直挺挺倒下去。

    荒原顿时恢复寂静,只有永恒不断,呼啸的风声。

    赤红色的沙砾很快在横七竖八的尸体上薄薄覆盖了一层,渐渐和干涸的鲜血融为一体。

    那些摩托车和越野车都变成了废铜烂铁,甚至是燃烧的火球,也不知道是否有完好无损还能发动的。

    万藏海和白小鹿面面相觑,两人缩着脑袋又等了足足十分钟。

    万藏海眼珠一转,问道:“你会不会开车?”

    哥哥其实是会的,白小鹿却摇了摇头:“不会。”

    “这样啊……”

    万藏海还是笑起来,下巴往前一点,“你下去看看,这些魔族都死透了没有,再看看那些车辆里面,有没有外观完好无损也没有漏油的,记住,你别碰枪啊,你一碰枪……很容易走火的。”

    他并没有说,究竟是谁会“走火”,但白小鹿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

    白小鹿问,“我一个人?”

    “怎么会是一个人,我们是团队,当然是两个人团结一致,并肩战了。”

    万藏海晃了晃手里的枪,枪口有意无意指着白小鹿,“大家只是分工不同,你负责冲锋,我的枪法比较准,负责在后面掩护你,如果有魔族还活着,只要他一坐起来,我立刻掀掉他的天灵盖,绝不会给他伤害你的机会,放心去吧,去啊,快去!”

    万藏海的眼神,再次变得锐利起来。

    白小鹿只能硬着头皮,顺着沙坡怕了下去,战战兢兢接近满地悍匪的尸体。

    不知为什么,别的尸体死相再恐怖他都不怕,唯独不敢接近金牙老大的尸体花旗帮主应该是死了吧,就算是一头真正的野猪,公牛甚至大象,坚持到这种程度也是极限了吧?

    金牙老大壮硕如山丘的尸体,被一层红沙掩盖,乍一看,真像是一座小型堡垒。

    白小鹿艰难吞咽了一口唾沫,根本不敢去试探金牙老大的生死,绕着车辆残骸草草绕了一圈,向沙丘上的万藏海示意:“有一辆!”

    万藏海又蹲了三分钟,才慢慢站起来,端着枪,一步步挪到白小鹿的面前。

    “干得好,白小鹿,你立了大功,你救了自己也救了我,谢谢你!”、

    万藏海笑嘻嘻道,口中说“谢”,眼底却不见丝毫谢意,只有兴奋和贪婪,“哪一辆,哪一辆?”

    “这”

    白小鹿只说了一个字,咽喉、心脏和周身每一个毛孔,便统统冻结。

    一团巨大的阴影,笼罩在男孩和少年的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