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剥皮老鼠10 算计
    这张身份卡片被火焰烧糊了,激光打印的照片变成了黑黢黢的一坨褶皱,看不清楚照片上的样子。

    不过,旁边的名字的确叫“万藏海”没错。

    白小鹿自然拿不出身份卡片,只能硬着头皮扬了扬自己的身份手环,装虚弱和痛苦的样子,含含糊糊道:“我,我叫白小鹿,昨天逃出来的时候和,和大人失散了,我只记得爆炸,火光,气浪,还有好多鲜血,痛,我的头好痛,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是啊,逃出来的时候,实在太惨了。”

    名叫“万藏海”的少年叹了口气,似乎相信了白小鹿的话,对准男孩的枪口却纹丝不动,“你身上和背囊里,有武器吗?”

    白小鹿腰间原本插着一支手枪,却在雷暴侵袭的时候,不知甩到哪儿去了。

    他的背囊里还有两支折叠自动步枪和十几匣子弹,一时半会儿取不出来,但枪口和枪柄从背囊里戳出来,瞎子也看得见,不好撒谎,只能勉强点了点头。

    “很好。”

    万藏海的笑意愈发浓郁和捉摸不透,声音也变得越来越斯文,“白同学,大家都是自己人,先是遇上魔族攻城,又被卷入雷暴一天一夜,就这样都侥幸不死还遇到了彼此,可见是天大的缘分,你我理应并肩携手,一起走出这片该死的戈壁才是,放心,我绝不会抛下你的。

    “不过,你现在的精神状况很不好,拿着武器实在太危险,很容易伤到自己或者别人,所以,你的武器,都由我来保管,必要时再还给你没问题吧?”

    白小鹿微微一怔。

    在荒原上,装满了子弹的武器就像是心脏一样重要,没有人会轻易交给别人的。

    “嗯?”

    万藏海晃了晃枪口,眯起眼睛,语气也变得阴森,“小弟弟,枪械这么危险的东西,不是所有人都能玩得转的,就凭咱们学校里那点儿枪械教育,能让你学会哪里是扳机哪里是保险就不错了,你真以为手上有枪,你就不是你了?”

    白小鹿迟疑片刻,哥哥却在心里道:“把枪给他。”

    “什么?”

    白小鹿低呼,“哥哥,在荒原上,枪就是命啊!”

    “没关系。”

    哥哥微笑,“我已经恢复了,至少能‘发动’一次。”

    白小鹿在心里长舒一口气。

    哥哥是他最大的依靠,对方再强势和狡猾,都只是个十来岁的少年,不会比“蛇爷”更难对付吧?哥哥可以在无声无息之间,以闪电般的速度爆掉对方的脑血管,绝不会让对方有扣动扳机的机会。

    “好。”

    白小鹿点头,装六神无主,惊慌失措的样子,结巴道,“那,那就教给万大哥来保管好了。”

    他正欲扯开军用背囊,万藏海又道:“等等,别动,把两个背囊都留在原地,自己走到十米开外背对着我提醒你一句,这里是茫茫荒原,到处都充斥着致命的流沙,沙虫,荒原狼,地雷,恐怖机器人和荒原匪帮,还有致命的酸雨和辐射区,没有食物、补给和辐射探测器,谁都逃不出去的,你千万别做傻事。”

    白小鹿比万藏海更清楚烈血荒原,特别是荒原北部无人区的恐怖,他没耍半点花样,老老实实将背囊留在原地,走到十米开外,背对着万藏海。

    哥哥却是凝聚全部的精神,感知着背后少年的古怪。

    “咔嚓,咔嚓。”

    这是折叠自动步枪被搜出来,子弹上膛的声音。

    “嘻嘻嘻嘻!”

    然后是万藏海的笑声。

    少年的笑声,很像是蜥蜴。

    尽管白小鹿也非常清楚,蜥蜴是根本不会笑的即便经受辐射变异的双头剧毒蜥蜴,也不会。

    “好了,转过来吧。”

    白小鹿听到万藏海说,转头看时,发现他辛辛苦苦搜集的物资被万藏海满不在乎地洒了一地。

    少年盘膝而坐,一支步枪横在腿上,调试着另一支步枪的瞄准镜,嘴里不时发出“啪勾,啪勾”的声音。

    随后,万藏海将他原本那支散弹枪朝白小鹿丢了过来,“啪”一声,落到男孩脚下:“这支,给你了!”

    白小鹿心头一喜,连忙将散弹枪抓起来,入手感觉却有些不对,打开弹仓一看,果然,空空荡荡,根本没有子弹,而且从扳机到枪管都有些歪歪扭扭,像是经过了严重的烧灼和电击,就算有子弹都未必能发射的。

    “嘿嘿,不好意思,我忘了那支枪没有子弹。”

    万藏海用自动步枪瞄准白小鹿,声音变得格外冷酷,“不过这支,肯定有。”

    白小鹿的心凉了半截。

    哥哥的大脑却变得格外炙热。

    但万藏海只瞄准了他半秒钟,就把枪口移开,刚刚还冷酷和狠戾的脸上,绽放着天真烂漫的笑容:“哈,和你开个玩笑,瞧你吓得那样,你胆子这么小,究竟是怎么从昨天的突围战中逃出来的啊?”

    开个玩笑……

    白小鹿在心里骂了一百句。

    他原本以为,只有烈血荒原上的魔族,特别是魔族中的凶神恶煞,如“蛇爷”,“屠夫”和“金牙老大”才会这么变态。

    没想到地底世界的一个少年,都能恶劣到这种程度。

    “不过,你现在该明白……”

    万藏海的笑容只维持了三秒钟,立刻收敛得涓滴不剩,直勾勾盯着白小鹿,“应该听谁的话了吧?”

    “明,明白。”

    白小鹿装出怯生生的样子,道,“应该听万大哥的。”

    “很好,快来吃吧!”

    万藏海的笑容就像是一张神奇的面具,可以瞬间从脸皮下面调取出来,他示意白小鹿,“吃饱喝足,才好上路!”

    白小鹿提起十二万分精神,战战兢兢坐到了万藏海的对面,看着他撕开一张张花花绿绿的包装纸,又取出一个锡纸做的折叠容器,从一块疑似“压缩饼干”的灰褐色固体上掰下一小块,放到容器里,用一个好似电子打火机的东西,往固体上面打出几个火花。

    只听“波”一声,固体瞬间膨胀,竟然变成了一大碗净水!

    “这”

    白小鹿瞪大眼睛,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他原本以为自己搜集的是压缩饼干,没想到是压缩净水!比指甲盖还小的一撮固体,却能变出这么大一碗净水,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地底人究竟掌握着多少好东西,这些好东西要是能流传到地面上的话,又能拯救多少人的性命啊?

    也幸好是遇到了万藏海,才知道这些东西的使用方法,否则闹笑话是轻的,严重些说不定会闹出人命呢!

    万藏海把净水分成两半,又取出了真正的压缩饼干泡进去,还分了白小鹿几颗高能糖丸。

    白小鹿暗暗松了一口气,学着万藏海的样子吞下,心说还好对方亲力亲为,没让自己来准备水和食物,否则一下子就穿帮了。

    吃饱喝足,体能稍稍恢复一些,万藏海仔细研究着指南针,却发现指针不断摇晃和旋转,根本停不下来。

    “该死。”

    少年喃喃道,“果真像教科书上写的那样,雷暴刚刚过去,磁场干扰非常强烈,各种先进的自动化设备都无法使用,连指南针都受到强烈干扰,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

    他眯起眼睛,抬头望天,天空照旧是铅云密布,随时像会崩塌下来,除了天边依稀有几抹流血的云絮之外,完全看不到太阳。

    “喂,你觉得那是太阳吗?”

    万藏海踢了白小鹿一脚。

    白小鹿观察了一阵,摇头道:“我不知道。”

    “也是。”

    万藏海咧嘴一笑,“天空被铅云笼罩了几十年,咱们又一直住在地底,除了在电脑里,从没见过真正的太阳是什么样子,你怎么会知道?

    “这样的话,只好碰碰运气,就当它是啦!反正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攻城的魔族并没有死绝,荒原上还有无数溃兵和匪帮在活动,万一被他们抓到,咱们两个细皮嫩肉的地底人可就惨啦!

    “走,如果天空流血的方向真是太阳,那这里应该是西边,咱们往西走昨天突围的时候不是说好了,一路向西,就有可能遇到‘同盟’的援军么?”

    白小鹿乖巧道:“我都听万大哥的。”

    两人将满地物资收拾起来,万藏海倒是没看着白小鹿一个人干活,甚至帮他分担了一个包裹,加上两柄自动步枪的重量,还是他的负重更大些。

    而且他还主动走在前面,面对未知的危险。

    这令白小鹿困惑起来,这个“万藏海”究竟是好是坏呢?如果他真有恶意的话,拿到了两支装满子弹的自动步枪之后,完全可以开枪,独吞所有物资的吧?

    他占尽优势,还愿意和白小鹿组队,是否说明他真的把白小鹿当成“自己人”?

    “别太相信他。”

    哥哥淡淡道,“换成我是他,也不会开枪但并不意味着我就是善意的。”

    “为什么?”

    白小鹿不明白。

    “第一,这里的物资太多太重,我们没有交通工具,光凭两条腿扛着两大包裹的物资在荒原中行走,走不了多久就要虚脱了。”

    哥哥分析道,“以我们的年纪和体能,徒步前进的话,一个包裹已是极限,就算他杀了我们,最多也只能拿走一个包裹的物资,暂时放我们一马,却能得到一头心怀感激,毫无戒备的‘骡子’,帮他多扛一个包裹,就算我们消耗掉其中一半的物资,他还能多赚一半。”

    白小鹿在心里“啊”了一声。

    每次都是这样,对他来说天大的难题,到了哥哥那里,瞬间就能理清思路,找到关键。

    “第二,更重要一点,我们本身就是非常重要的‘物资’,意味着一块非常新鲜的血肉。”

    哥哥冷笑,“必要时,杀死我们,至少能收割好几十斤肉,维持三五天甚至十几天的生存都不成问题,这家伙一看就很聪明,怎么会白白浪费这么大一块好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