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剥皮老鼠09 身份
    大批磁爆步兵的突然出现,令战局发生了猝不及防的变化。

    白小鹿亲眼看到金牙老大扛着机载火神炮,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冲到了磁爆步兵的战线前方,疾风骤雨般的子弹,硬生生将一名磁爆步兵打翻在地,但也仅此而已,他很快被淹没在幽蓝电弧的海洋中,生死未卜。

    进攻“新金山”的乌合之众,原本就是被贪婪和胜利刺激,才不顾一切往前冲,磁爆步兵的强悍足以使他们冷静下来,恐惧重新占据每一束神经末梢,有人喊叫,有人溃逃,战局陡然逆转。

    看来,哥哥说得没错,金牙老大并不知道“新金山”深处隐藏着一座磁爆步兵工厂,否则绝不会用这么愚蠢的猪突战术,拼光自己辛苦积累十几年的班底。

    “协约”并没有将全部情报都告诉他,毕竟,他也只是一个“魔族”,是“协约”手底下的一条狗而已。

    但上百名磁爆步兵的强势并不足以挽回整座城市的崩溃。

    更何况守军并不知道进攻方究竟有多少力量,后面是否有“协约”的正规军准备坐收渔利。

    是以,在磁爆步兵冲开一道缺口之后,大量坦克、步兵战车和动力甲都如潮水般涌了出来,保护着大批老弱妇孺,实施突围。

    “新金山”注定守不住的,整座城市的地下生态循环系统都被打破,就算进攻方统统死绝,那些天生娇气的地底人也很难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来,不如趁着还有余力,转移到别的地下城市去。

    这年头,人命虽然不值钱,但没有经受太严重辐射污染,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畸形变异的健康成年人,还是很受欢迎的,到别的地下都市去寄人篱下,哪怕当奴仆和士兵,生活当然不如在自己家里好,但也是走投无路之下,最不坏的选择。

    局面顿时变成“麻杆打狼两头害怕”,金牙老大并不想拼光自己的家底,防守方也不愿意在突围中消耗太多力量,但双方杀得难解难分,又怎么可能同时住手?再加上四下逃窜的匪帮和新兵,不断崩塌的地底岩层,不断爆炸的燃气管道,场面乱到无以复加。

    但这些不管白小鹿的事。

    在金牙老大消失在幽蓝电弧海洋中的那一刻,他就在哥哥的指挥下,扭头就跑。

    只可惜他的好运气似乎都在刚刚捡拾战利品时用光了,没跑多久就遇到了严重的燃气管道爆炸,整条路都被堵死,连他都险些被火焰吞噬。

    吐出满嘴血沫和灰尘,绕了几条路,不是撞上溃兵,就是遇到突围的车队,要不然就是岩层崩塌,险些把他砸成肉饼。

    身后的激战声越来越响亮,交战区域正在朝他的方向移动。

    白小鹿心急如焚,只恨自己没有在辐射变异中多长两条腿。

    “等等”

    哥哥忽然叫住他,“小鹿,你看城市中央,大片岩层正在垮塌下来,用不了多久,这座地下都市就要被彻底摧毁了!”

    “那又怎么样?”

    白小鹿不明白哥哥为什么忽然说这个,经历大半个月的轰炸,再加上发生在内部的激战,城市上方的岩层承受不住,彻底崩塌下来,岂不是很正常?

    “我知道无论‘同盟’还是‘协约’都处在草创阶段,每一座地下都市的居民信息等等大数据,未必是互联的,就是说,‘新金山’的居民身份数据,最多存储在这里的某座数据库里,随着城市的崩溃,极有可能被彻底毁掉!”

    哥哥沉吟道,“小鹿,去找一具和咱们年龄相仿的‘新金山’居民尸体,摘下他的身份手环,拿走他的身份卡片,换上他的衣服!”

    白小鹿微微一怔,瞬间明白哥哥的意思。

    “我们是要混在‘新金山’的突围车队里逃出去吗?”

    他一边摸索尸体,一边问道。

    “没错,现在看来,防守方能成功突围的几率比较大,而且他们的组织不会特别严密,兵荒马乱时,没人会在意我们是谁,到时候从突围车队里找机会逃出去,比从金牙老大身边逃走,要容易得多。”

    哥哥解释。

    他们用十分钟时间,找到了一具身材相似的居民尸体,对方身上的制服,似乎是“新金山”统一的校服,特点非常鲜明。

    虽然没有找到身份卡片,但手环还是有的,最妙的是手环正好被一颗子弹击碎,这下就算读取不了里面的信息,调不出照片等等资料,都可以解释了。

    只是,乐极生悲,就在他们换上了“新金山”的学生制服,佩戴上破碎的识别手环之后,忽然听到近在咫尺的地方,传来一声熟悉的怒吼,正是金牙老大。

    他竟然还没死!

    此刻的金牙老大,像是刚刚在岩浆里泡了一个热水澡,脑袋上的金属角缺了半根,浑身上下焦黑一片,火神炮不翼而飞,但手臂上却奇迹般佩戴着一门磁爆步兵使用的电浆炮,独自一人,面对三名磁爆步兵,如同战神下凡,怡然不惧。

    白小鹿看到他时,他也看到了白小鹿以及男孩身上的“校服”。

    金牙老大瞪大义眼,顿时明白白小鹿的打算。

    “嗡嗡嗡嗡!”

    白小鹿头疼欲裂,仿佛有恶魔在他耳边低吟,让他冲上去助金牙老大一臂之力。

    “走!”

    哥哥也发动了自己的“能力”,对抗金牙老大的“军团”,让白小鹿瞬间恢复清醒,连滚带爬朝着出口的斜坡跑去。

    “咦?”

    金牙老大在不远处叫了一声,很显然,刚刚两股脑电波的碰撞令他瞬间明白一个惊人的事实白小鹿竟然也是一名“能力者”!

    因为遭遇金牙老大,使得白小鹿丢掉了偷偷混入突围车队的机会。

    他刚刚从一条斜坡逃出地底,就听到身后传来装甲车的轰鸣,回头看时,发现是一队花旗帮的侦察兵,包括这几天训练他的教官。

    毫无疑问,是金牙老大让他们追上来的。

    这是当然的。

    每一名“能力者”,都是凤毛麟角,价值连城的存在,无论是拉拢还是贩卖甚至进行**试验,都能换回百倍的利润,既然被金牙老大看破他“能力者”的身份,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上车!”

    哥哥刺激着白小鹿的视觉神经,叫他注意旁边倒在地上的一辆摩托车这是第一波次进攻的新兵们留下来的。

    在广袤无垠的烈血荒原上生存,学会驾驶交通工具和学会狩猎一样重要,即便他们生长的贫瘠小山村找不出重型装甲卡车,但摩托车还是有几辆的。

    “轰轰,轰轰轰轰!”

    谢天谢地,这辆摩托车并没有在刚刚的无人机电弧爆炸中受损,白小鹿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

    这时候,大量溃军乱兵和突围者也从地底冲了出来。

    有人要夺路狂奔,有人却要趁火打劫,在荒原上空点燃了八百路烟尘。

    “我们往哪里逃?”

    在后视镜里看到装甲车越追越近,白小鹿眼眶泛红。

    对方还不断用子弹泼洒在他周围,捡起无数乱石,打得他脸上生疼。

    虽然知道金牙老大肯定吩咐手下“抓活的”,但白小鹿知道荒原上有无数种叫人生不如死的方法。

    “那边!”

    哥哥让白小鹿转过头去,看到北方缭绕着电弧的黑色沙暴。

    “雷暴!”

    白小鹿倒吸一口气冷气,“我们竟然遇上了雷暴?”

    “没错。”

    哥哥微笑,“我们的运气实在太好,竟然遇上了雷暴。”

    绝大部分突围者、追击者和溃兵乱军都被雷暴震撼,急忙调转方向尽管已经来不及了。

    唯有白小鹿猛踩摩托车,迎着雷暴冲了进去。

    轰!咔!

    电闪雷鸣,飞沙走石,暴雨倾盆,所有的极端天气在瞬间交错,有那么一瞬间,白小鹿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正在地狱最深处接受折磨。

    更看到无数人被雷电撕碎,被龙卷风吞噬,被腐蚀性极强的酸雨,射得千疮百孔。

    用最后一丝力气,白小鹿死死按住了胸前和背后的两个大背囊。

    这里面是妹妹和全村人活下去的希望,就算是死,下到了地狱里去,他都不会放手的!

    ……

    不知过了多久。

    不知被风暴吹进了地狱还是天堂。

    白小鹿从一望无垠的红色沙砾中艰难爬了出来。

    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苦涩和甘甜交错的鲜血滋味令他咧嘴,而身边两个硬硬的包裹,更是令他笑出声来。

    雷暴已经平息。

    他还没死,东西也还在。

    妹妹,村子还有希望。

    然后,他就看到不远处,一孔黑黢黢的枪口正对准他的眉心。

    白小鹿的笑容瞬间凝固。

    “哥哥?”

    他试探地叫道。

    “我在这里。”

    哥哥的声音非常凝重,“我很虚弱,未必能一下子杀死他。”

    “那,那怎么办啊?”

    白小鹿绝望了。

    握着枪,瞄准他,蹲在七八米开外的枪手,是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的少年,身上同样穿着破破烂烂的“新金山”学生制服,不过,大约是在地底接受了精英教育,又有充足营养的缘故,这名少年明显比他强壮一圈,眼球略带黄褐色,目光锐利而深沉,像是一头蜥蜴。

    少年的目光在白小鹿的脸上,制服上和手环上来回扫视。

    又飞快掠过白小鹿身边那两个装满物资的背囊。

    “昨天逃出来的?”

    少年问,声音沙哑,却充满了异样的魅力。

    白小鹿微微一怔,连连点头。

    “都是自己人,食物和水分我一半,行不行?”

    少年问,在这种情况下,都算是“彬彬有礼”。

    面对枪口,白小鹿还能说什么,当然只能点头。

    少年吹了声口哨,终于放下枪,挤出笑容。

    “认识一下,我爸爸是‘金山净水公司’的实验室主管。”

    少年从口袋里摸出一张身份卡片,两指夹着,轻轻一弹,朝白小鹿飞了过来,证明自己的身份,“我叫‘万藏海’。”

    --------------

    啥也不说了,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