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谁都一样
    痛苦试剂,是一种黑巫师所常用的分析检测类魔药,其效用顾名思义,就是用来测定分析对象的痛苦程度的。

    在种种可怕的黑魔法研究与实验当中,“是否能致人痛苦”一直都是部分黑巫师所追求的目标,而被列入三大不可饶恕咒之一的“钻心咒”,大概便是目前这一类黑魔法的极致产物了。

    所以,当那名跟随小队前来的傲罗嗅到了痛苦试剂的味道时,便立刻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用魔杖抵住了对方。

    不过……当然了,痛苦试剂本身肯定是没有善恶之分的。在治疗师的工作中,其实偶尔也会有需要用到这种试剂的情况……虽然会用到的机会确实少之又少就是了。

    “……这位魔法部的先生,刚才那是我的侄子,他年纪还小根本不懂事,请你不要为难他!”

    “你这话和我没用,我只是一个负责战斗的普通傲罗而已,具体怎么处置你们,还要看格兰杰小姐的判断。”

    面对眼前这名黑巫师嫌疑者的恳求,傲罗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连抵着对方胸膛的魔杖都没有颤抖一下。

    很显然,卢平虽然当时没做什么特别的明,可实际上却将傲罗办公室里相当优秀的人才默不作声地派给了赫敏。

    而就在傲罗身后,听着两者对话的赫敏虽然对之前那个男生的半句话多少有些在意,但还是先将那份疑惑暂且搁置了下来。

    紧接着,就见她斜跨一步,从傲罗的背后重又走了出来。

    “吧!主动向麻瓜军人要求见我们,然后又在刚才意图偷袭,你们出现在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是海尔波派你们来的吗?”

    她这般叱问了几句,可话音未落,就听得高举双手的那名男巫立马大声否定道:

    “不不不,格兰杰小姐是吗?我真的没有想要偷袭你!我只是……只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小小的忙——”

    “帮忙?”

    在进行这番交谈的同时,赫敏袖子里紧握着魔杖的手始终都没有放松过。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对方似乎是真的没有半点想要动手的意思。

    当赫敏反问了一句后,在场的众人便看到对方连连点起了头。

    “是的,其实……”那名男巫迟疑地回望了后面的妻子和孩子一眼,这才坦白道,“我只是想让你们将我的家人带走而已!”

    “格兰杰小姐,记得你一开始也曾过——我们的确很清楚目前的情况。要是继续留在这里,迟早是会被那些活死人给杀死、然后变成它们的同类的……可是,琳达和孩子们不愿意自己离开,非要坚持和我一起留在这里。”

    对方在出这些话来的时候,赫敏下意识地往其身后的那名女巫、以及两个尚还年幼的孩子那边瞧了一眼。

    可以看到,她们虽并没有开口什么“我们不会抛下你离开”这种煽情的话语,但其湿润的双眼中的那份坚定,却是显而易见的。

    “嗯,”赫敏微蹙着眉道,“那么到底,你非要留在这里的目的又是……哦,难道就是因为你先前所的‘卧病在床’的父亲吗?”

    这话还没问完,起初对方过的一些话顿时在她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没错,就是这样!”对方见赫敏还记得,忙又点了下头,“其实,我们所了解到的前方的情况,也是孩子的爷爷……也就是我的父亲告诉我们的。就在此前的迷雾之灾中,父亲他负伤从伦敦逃了出来——可是他的伤势太重了,而且还中了那种未知的强力诅咒,目前我也只能依靠大剂量的魔药强行压制住,但转移地点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待得对方将情况大致讲述了一遍,赫敏不禁攥着魔杖稍稍考虑了片刻。

    “先带我们去看一看吧!不定能有解决的办法呢?”

    “啊!”

    见赫敏这么,对方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眼前猛然一亮。

    “难道……格兰杰小姐可以请那位麦克莱恩先生过来吗?要是他能来,父亲或许就真的有救了!”

    单是赫敏在听到后,却立即摇了摇头。

    “不,玛卡还有更重要的事,是不可能来这里为你的父亲进行治疗的了。”

    “看吧!他们根本就是一群伪善的家伙——别假惺惺的了,爷爷也不需要你们来治疗!叔叔,你难道忘了爷爷过的话了吗?他就是死都不会原谅这些将他在阿兹卡班囚禁了整整二十年的混蛋——”

    “啪!”

    “臭小子,闭嘴!”

    当那个眼中藏着戾气的男生再一次高呼出声时,他的父亲终于忍不住揪住他的衣襟,一巴掌狠狠地扇了过去。

    不过那男生的这几句话,却也令赫敏这边的那名傲罗眼神再度一凝。

    所谓“在阿兹卡班囚禁了二十年”,会被判处这么长时间犯人已经不是普通的黑巫师了。大致算算时间,多半就是当年那些跟随伏地魔发起第一次巫师战争、犯下了累累恶行的罪犯之一。

    “格兰杰小姐,我建议最好立刻将这些人都拘禁起来再。”

    傲罗的提议,使得赫敏也不得不慎重考虑了一下,不过她在一番思索之后终究还是微微摇了摇头。

    “收缴魔杖就行了!在如今这等情况下要是还敢闹事作乱,要是拖慢了迁移的速度,后果就只有死路一条——是不是黑巫师都一样。”

    在随意摆了摆手之后,她便冲着那名男巫再次示意道:

    “你父亲就在这里面吗?”

    “啊,是的!就在二楼上——请跟我来!”

    如此罢,赫敏当即跟着对方在两家人中间经过。哪怕刚才那个被父亲一巴掌扇倒在地的男生对她怒目而视,她也恍若未见,看都不看就径直过去了。

    至于卢平派来的傲罗,则在稍稍一顿之后,选择了留在楼下守住剩下的两家人。

    虽然和玛卡、哈利、纳威等人确实已经无法比较了,可赫敏的实力却也绝对不弱。再加上领着赫敏上楼的那个男巫魔杖已经丢掉了,就算还有什么手段,相信以赫敏的本事也足够应对了。

    “嗯……我跟上去看看。”

    突然间,一路上与赫敏聊了好多话题的那名女巫开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