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请开始表演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依然方泰西
    <content>

    手指还没按到门铃上呢,卡宝就先被屋子里传出的动静给惊到了。

    “哦~哦~嘶哦~~~~”

    是呻吟声,是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

    要多淫荡,就有多淫荡。

    而且这声音,分明还是南方发出来的!

    卡宝的脑子里,嗡得就是一下。

    他,他居然真的对允儿?!!。。。听这声响。。。居然还就是在一楼的客厅里?!

    卡宝的头皮快炸开了,脑中一片空白。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她浑身都在哆嗦,不停的按门铃。

    可门铃一响,里面却是突然安静了下来。

    卡宝红着眼睛拍门:“开门!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干脆再用脚去踢门:“开门哪!你开门哪!”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门开了。

    开门的是虐神。

    左手拉着门把,右手半举,戴着只湿漉漉的塑胶手套。

    门里门外,两只小娘尴尬对视。

    卡宝惊呆,卡宝失声,卡宝下巴掉了,卡宝脸开始红。

    。。。怎么。。。难道泰妍又在跟他做。。。那种奇怪的事情?

    。。。。。。。。。。。。。

    卡宝坐在沙发上,手脚有些无处安放,但双颊还是傲娇的鼓着。

    南方撇嘴嫌弃:“大晚上的瞎拍门瞎嚷嚷,如果这不是别墅区,早招来一大堆的邻居投诉了好不好?而且你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你是公众人物啊!万一。。。嘶,哦~~~”

    话到一半,他又开始呻吟。

    但这回同样的声音听到耳朵里,卡宝却再不觉得淫荡了,反而,心惊肉跳。

    因为南方叫唤的原因,她现在正看在眼里。

    他的上身赤着,精壮结实的肌肉线条,依然有如最完美的雕塑。

    但,却并不是在做什么坏事。

    南方背身坐在椅子上,戴着手套的虐神,正站在他身后,用一块湿漉漉又冒着热气的帕子,在他背上擦抹。

    帕子上蘸的,是旁边一个罐子里的药水。明显刚熬好没多久,还没彻底冷却。

    但也只有趁热,药性才足。

    虐神刚进门时闻到的,也就是罐中的药材味了。

    南方之前对希澈,会在形象上配合他,可不只是而已,而是早就有了详细的打算。

    罐子里的药材,是他从华国好不容易收集齐的。

    是很久之前,源自岭南的一个古方,古老的土方子。

    岭南湿热多瘴,早年时,很多山民都容易患上癣疥之类的皮肤疾病。

    多年过去,当地的土医也因地制宜的琢磨出了这样一道针对性很强的方子来。

    效果非常强,但副作用也不小。因为,这根本就是个虎狼之方,或者,是个毒方。

    将熬好的药汁直接涂上皮肤之后,癣疥一般都能立时除去,不假。

    但也会对皮肤造成巨大的刺激甚至伤害,肤色会立刻被强大的药性烧灼到变深,连肤质都会变得粗粝。这种副作用,一般人得历时两三年才能全然褪去。

    可这,却正好是南方想要的效果。

    他要的是一黑一白、一阳一阴的男一男二。紫外美黑什么的,太不自然了。

    战场上的战神,男人中的男人,就得有这种粗糙的质感,才够真实。

    因为不够皮肤不够白皙细腻而降颜值?只要作品的效果能出来,他才不在乎这个。

    再了,现在山庄里还有美白药泥和温泉,等拍完戏之后泡个十半个月的,不就什么都回来了么?

    他原本就想趁着允儿在时,先在背上试下药的,第一是检看药性,第二也是因为背上的位置自己确实不容易涂抹到。

    可没曾想,允儿同学却是被一个电话给唬走了,连开荒费都还没来得及开口跟她要呢。

    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谁捣乱,谁负责呗。

    于是顺理成章,虐神就成了这个帮上药的人,而且,允儿的费用也直接从她那里要来了。

    至于她的那些放过少时不要拆什么的乱七八糟,南方可没心思去细想。

    正事儿现在一桩桩一件件的还来不及去做呢,哪儿还有时间去搞什么恶趣味啊。

    虐神每一次呼吸都很深长,眼睛也睁到最大,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自己的那只戴着手套的右手尽量不抖。

    她是真的又惊又怕,还带着无数的不忍。

    这涂到他背上去的,到底是什么药啊?简直跟强酸都差不多了吧?

    一条抹过去,南方原本雪白的皮肤,颜色立刻就深了一层,而且明显不止是因为被药汁的颜色染到,还能肉眼可见的看到有层极薄的角质,在活生生翻卷出来。

    肯定很疼,因为客厅里不算热,但南方却早已疼得汗流浃背,甚至每抹一下,连他背上的肌肉都在不自觉的抽搐。

    “欧,欧巴。。。”虐神干咽了一口,颤声道:“这个。。。你真要全身都涂抹到么?”

    “哼~”南方闷哼了一声之后,吸气开口:“哈,别担心,只是上半身,而且现在也只是先涂背部,其它部分,要等到正式开拍之前。”

    “值得么?”虐神只是想到他要用这药来涂脸,就已经觉得自己的脸颊也像被灼烧到了一样。

    “只要是为了戏好,嘶~~有什么不值得的。”南方咧嘴笑。

    卡宝看着他密布汗珠的笑容,有点失神。。。这部戏,原来对他真的很重要啊。。。

    。。。。。。。。。。。。。。

    主卧。

    半夜了,南方还在伏案不停的写写画画。

    他身后不远处,两只小娘一个盘腿坐,一个侧身躺,都在他床上。视线的方向也一样。

    事实证明,药方很有用,而且并没带来其它可怕的后果。

    涂抹完后背,等了十来分钟,又用温水擦一遍,就已经不怎么妨碍了,连正常的穿衣和行动也没什么影响。

    不奇怪,如果真是强酸,南方就算再傻也不可能朝自己身上招呼啊。费尽心思,不就是因为够安全么。就是上药的时候得吃点苦头而已。

    而两只小娘这边,担心和心疼堪堪放下,其她的心思可就又升起来了。

    比如现在,两个人互相监督着,竟是谁都不愿先行离去。

    虐神觉得,自己不走有着充分的理由:不是钱都给了么?。。。十次呢。。。

    小东西不愿意直面心底那份隐隐的悸动,只是一再告诫自己,自己勇敢面对这十次,只是为了让他不拆少时。。。</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