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机破星河 > 正文 第九百四十五章 那又如何!
    “对了爷爷,刚刚我父亲除了那条视频之外,还有其他留言没有?”

    “凌峰啊,没有,你也知道自从进了参谋部之后,你这便宜老爹每次说话都讳莫如深的样子,实在让人不喜。”

    王基想起糯糯的父亲,脸上就没什么好气,偌大的家业最终竟然落到一个女孩子的肩膀上,还好有沐凡那小子替糯糯分担。

    只是这半年了,也没见到糯糯提出把沐凡带来看看的话,这让王家的老爷子颇有些郁闷,甚至还有点担心起来这对小年轻的发展。

    只是也不好拉下这张老脸去问孙女的感情问题。

    “这样……爷爷,首都星那边有事情需要处理,好像很重要,我需要尽快启程。”

    想了想,少女还是没什么思路,只是嘟了嘟嘴,眼中很快被欢悦所替代。

    比赛还没结束,那岂不是……

    很快就要见到大人了呢!

    想到这里,糯糯情不自禁的咯咯笑起来,那甜蜜的模样哪怕傻子都能看出少女思春。

    光幕中的王基跟着呵呵笑起来。

    “爷爷!我走啦!”

    少女羞红了脸蛋,然后慌忙关闭光幕。

    飞船向着秘密虫洞疾行而去。

    通过秘密通道的跃迁,抵达首都星,最快需要一天半的时间。

    少女的眼中满怀期待。

    ……

    首都星,王凌峰同时收到回复。

    几秒之后他抬头看向自己的副官:“明天的所有安排帮我取消,不能取消的延后一天。”

    直到现在,一切事件的中心王糯糯终于回来了。

    和紫荆花家族产生交集……在权力层面堵住一切可乘之机,最终守住……

    “糯糯,相信父亲是不会害你的。”

    这名城府颇深的大校目光幽远。

    这件事可以说是与狼共舞,但是相比起其他家族的直系继承人来说,紫荆花家族的霜明·蒙巴顿,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你终究会明白,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十全十美的事情。

    很多时候,人们活着仅仅是为了寻找最优选项。

    至于沐凡……

    王凌峰抬起头看着光幕中那带着匹夫之勇的机甲,默默摇了摇头。

    百人敌如何?

    万人敌又如何?

    这片星空下站得越高,越明白那令人畏惧的东西是什么。

    ……

    对这一切丝毫不知的沐凡,此刻正在以他自己的方式来诠释自己的态度。

    他不是智者,不善权谋。

    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找到一个亲人,更没有位于那壁垒森严阶层的背景。

    但是对于一头从荒原里成长起来的孤狼来说……

    博纳尔学院如何!

    ……曙光学院……又如何!

    “给我……下来!”

    在沐凡狂烈的怒吼声中,极殊兵右手向下狠狠一甩!

    背后引擎刚刚轰鸣起来的信天翁被猛地一带,瞬间失衡在空中打转。

    “怎么会!?”

    和也孝太郎猛地看向机甲左侧。

    信天翁的左翼竟然被一柄拉伸了数倍的长剑死死卷住。

    嗞啦!

    火花爆裂间,白色的左翼瞬间被撕裂,然后凌空抽的粉碎。

    信天翁彻底失衡,斜着从半空冲向地面。

    极殊兵双脚悍然落地,一身煞气蒸腾。

    看到这一幕的曙光学员们只感觉心脏几乎都窒息了。

    这可是曙光七星啊!

    这可是这个国度最为耀眼的青年机师偶像,无数人的榜样啊。

    “和也君,你代表着曙光,快点将那台机甲像以往那样打烂啊!”

    “普兰军校、韬云学院都不是你的对手,你……怎么能输给定川学院。”

    有数名女生的眼睛中泛起泪光,她们双手合十,心中默默祈祷。

    她们无法忍受看着心中偶像那雄伟的形象瞬间崩塌,想象中的英姿没有出现,眼前的一切隐隐让她们有着梦境破碎的痛苦。

    只是,很快她们就明白,很多时候下事情的发展根本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

    空中的信天翁在旋转掉落的情况下,在和也孝太郎的怒吼中,接连九枚游隼飞弹旋转着飞出。

    瞬间突破九马赫速度的飞弹,远远超越了机甲移动的范畴。

    装备穿甲弹头的飞弹类武器对厚重装甲拥有惊人的破坏力。

    然而极殊兵似乎根本没有看到空中猛然刺来的九道白烟。

    长剑向后反手一甩,猛地一拉。

    先前那掷入地面的盾牌被猛地拽回。

    咚的一声。

    极殊兵这一刻完成了持盾状态。

    眼前的九枚飞弹也终于袭至面前,这是凭借精确预判锁定的九枚飞弹,呈现一个完美的螺旋状几乎在一瞬间接连命中。

    当弹头与盾牌接触的瞬间,一圈冲击波猛然扩散

    轰、轰、轰!

    恐怖的气浪几乎将半座岛屿掀起。

    极殊兵这一刻几乎全身缩入盾牌后面,这是沐凡控制这台非原型机做出的最快反应。

    同时这也就意味着,极殊兵将依靠配备的这面合金盾,对九枚游隼飞弹进行硬抗。

    哪怕机师不死,但是这恐怖的冲力……

    根本是人类难以承受的。

    火焰席卷着乌黑的浓烟,信天翁缓缓从砸出的坑洞中站起来。

    和也孝太郎看着远处的地狱火海,在驾驶舱中啐了一口唾沫。

    噼啪的火焰燃烧中,浓烟随着高空烈风向后卷起。

    人们霎时看清了那浓烟褪去后,露出的一颗低垂的机甲头颅。

    光秃秃的黑色装甲,这一刻被高温灼烧的通红。

    那面本就斑驳的盾牌,这一刻已经砸得弯曲变形,但是却唯独没有被轰穿!

    极殊兵半具躯体几乎都现在泥土之中,一道超过五十米的超长沟在地面犁出。

    那分明是极殊兵双腿插入大地后被轰退留下的痕迹。

    但是这一刻

    它竟然没有倒下!

    反而在无数惊骇的目光中骤然抬头,猛然弹起。

    驾驶舱中沐凡的双眼闪动着血色,那是愈战愈勇的狂热。

    一步!

    两步!

    右脚重重踏入大地,一处巨大的凹陷猛然在脚下绽放。

    然后极殊兵在曙光学员们的惊呼声中,狂暴将盾牌抡起。

    一个原地的360度旋转,一道白色音浪在面前炸开。

    那面已经变形的通红盾牌这一刻再度被沐凡掷出。

    “你个垃……”

    轰!

    一道黑色与红色交织的光轨在面前一闪而过。

    信天翁手中高斯步枪再度崩起璀璨光华,然而人们却清晰的看到那枚白色光球被这狂暴的盾牌瞬间撞飞。

    盾牌轰然砸中信天翁胸口。

    驾驶舱中的和也孝太郎瞬间撞在控制台上,最后那个字还没说出,整台机甲被轰然撞飞十米。

    然而机甲还没来得及落地。

    曙光学员观众们的嘴巴瞬间张到最大。

    一道狂暴的黑影瞬间侵入,右勾拳猛地向上打出。

    咯嘣!

    一声金属碎裂的声音。

    无数气浪炸开。

    极殊兵一拳将横飞的信天翁轰然击向天空。

    然后一脚重重塌下,双手斜握剑柄,一道惊寂全场的身影这一刻再度定格。

    那是

    无数人捂住嘴巴,眼中闪着激动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