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正文 1934.第1934章 你,有眼无珠!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很多人都佩服隐莫千的勇气,被这么多人质疑,还敢说自己是玄山宗的弟子?

    “狐城主,您可千万不要信他的鬼话,他根本不是玄山宗弟子,分明是在这儿招摇撞骗!”

    “是啊,像他这种骗子,我见多了。。 !不过,像他这么不要脸的,我还是头一回见到!”

    “他要是再敢说一次,他是玄山宗弟子,我这拳头可不能饶他了。玄山宗怎么可能会招收他这种人,他是在侮辱玄山宗!”

    众人说来说去,愣是把一个骗子,说成了公敌。

    要不是狐百烈在这儿,没准这些人真一拥而,把隐莫千大卸八块了。

    当然,这些人和隐莫千无怨无仇,他们这么做,无非也是为了奉承巴结玄山宗罢了!

    “我睡你们老婆了?还是刨你们家祖坟了?说我是骗子,分明是你们眼瞎!”隐莫千毫不示弱,反击完后,转身面向狐百烈,说道:“你是狐百烈?好歹你是沸腾城城主,我想你应该不会眼拙,也说我是骗子吧?”

    狐百烈脸‘色’一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敢对他直呼其名的人,隐莫千是第一个。

    且,隐莫千语言轻佻,丝毫没把他这个沸腾城城主放在眼里。

    “你是不是骗子,得由你自己证明,我说了也不算啊!”狐百烈似笑非笑。

    虽说狐百烈也认为这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不可能是玄山宗弟子,但为了以防万一,他也不好直接发。

    “你想要我如何证明?!”隐莫千没好气地道。

    是是,不是不是,还要证明?真是可笑!

    “既然你能加入玄山宗,那么你的实力一定很强吧,不妨赐教我狐某人几招,让大家开开眼界,也证明你确实是玄山宗的弟子!”狐百烈眼闪过一抹狡黠之‘色’。

    如果隐莫千真是一个骗子,他可以名正言顺的教训隐莫千一顿。

    如果隐莫千没有说谎,当真是玄山宗弟子,那他所谓的赐教,自然也不算得罪了!

    “师父只教了我一些逃生的轻功,让我怎么赐教你啊?”隐莫千挠挠头。

    众人一片哄堂大笑,无怪从这小子身,感受不到什么修武气息,原来是一个浑水‘摸’鱼的菜鸟!

    笑话!

    玄山宗是每一个修武者向往的圣地,从玄山宗出来的弟子,不是修武者,这难道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由此可见,这小子是一个十足的大骗子!

    “呃!”狐百烈狠狠‘抽’了几下嘴角,恨不得反手给隐莫千一个大嘴巴子。

    特么!

    不是修武者,来沸腾城做什么?

    还敢冒充玄山宗的弟子,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不成?

    不,算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像这小子一样,冒充自己是玄山宗的弟子!

    “我会画画,我还会写字,还会‘吟’诗,狐城主,不妨你从挑选一样,咱们试一下如何?”隐莫千认真地说道。

    没错,隐莫千像是古时候的一个弱书生,擅长‘吟’诗赋。

    其实玄山宗的招试时间,并非是固定的这几天,也并非只有沸腾城这么一个地点。

    当初隐莫千还是一个放羊娃,无意间跟着一位老先生,学习了‘吟’诗赋。然后有一天,他只是对着山间瀑布‘吟’诗一首,他的师父便出现了。从那以后,他被带进了玄山宗。

    而他进入玄山宗之后,师父也确实只教给他一些轻功而已,其余时间,让他学习‘吟’诗赋。

    狐百烈气的嘴眼歪斜,他是一个修武者,让他‘吟’诗赋,这是在跟他开玩笑么?

    不,不是在开玩笑,分明是在羞辱他。

    他大字不识一个,是个盲。

    眼前这个小子,一定是了解他这点,所以才故意羞辱他吧!

    如果他不是沸腾城城主,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早送给隐莫千一个大大的滚字,然后一脚把隐莫千踢到火星去不可!

    “小伙子,还是算了吧,我心已经有答案了,你若是无聊,去消遣别人,我不奉陪了!”狐百烈转身走。

    他只是当众客气,回头一定派手下再找到这小子,然后把这小子好好教训一顿,让这小子滚出沸腾城!

    “狐百烈,你有答案了?”隐莫千叫住狐百烈,笑道:“所以,你也不信我是玄山宗弟子?”

    狐百烈置若罔闻,实在懒得搭理隐莫千。

    但,隐莫千很快又说道:“无怪你用了半生时间,也没能加入玄山宗,这是你和我的差距啊!”

    狐百烈恨得牙根痒痒,差距?这小子居然说自己和他有差距?

    一个招摇撞骗的骗子,也好意思跟他相提并论?

    甚至,还厚颜无耻地,把自己说的高高在?

    狐百烈碍于面子,还是忍了!

    不过,此刻他已经不仅仅是想教训隐莫千一顿,把隐莫千赶出沸腾城这么简单,他要让手下让隐莫千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方才能解他心头只恨!

    “呃!狐城主好款空大量啊!”拜‘玉’儿没好气地瞥了隐莫千一眼,说道:“喂!隐莫千,你刚刚那样出言不逊,狐城主都不跟你一般见识,我觉得你应该要对狐城主道歉,感谢他的大度!”

    “‘女’人?呵呵!头发长见识短!”隐莫千不以为然,看着狐百烈的背影,眼闪过一抹寒光,“你哪里知道,狐百烈已经对我起了杀心。很好,他若是敢动我一根手指头,玄山宗都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隐莫千是在自言自语,而周围又杂‘乱’喧嚣,所以没谁听到隐莫千嘀咕了一些什么。

    但,唯独何时归看隐莫千的眼神,变得更加不同了。

    何时归听到了隐莫千嘀咕的言语,而他也感受到,狐百烈临走前,那心生的杀机!

    “明明不是一个修武者,却还能感受到如此隐藏的杀机,莫非这小子有窥探别人内心的神通?”何时归眉‘毛’一挑,愈发觉得隐莫千有趣了。

    不,他觉得玄山宗也很有趣。

    明明是一个很多修武者都向往的圣地,却招收一个只会舞‘弄’墨的书生,这种招收弟子的标准,还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