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来自地狱的男人 > 正文 第1584章 最牛是三爷!
    “好贤弟,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夜风在哪里了吗?”欧阳霖乐得合不拢嘴。

    “他不在了...”

    “什么!”

    欧阳霖顿时惨叫了起来:“不在了?前几他不还活得好好的吗?”

    夜风连忙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让自己从那恍惚之中回过神来:

    “我意思是他现在不在皇宫。”

    “靠,你下次把话全了,吓得我都快心脏病发了。”欧阳霖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他去哪了?”

    “去了北方!”夜风随口道。

    “该死,看来是来晚了一步。”欧阳霖一脸的懊恼,他迫切的想要带夜风回去一家团聚。

    了却自己父亲的心愿,也让自己的姐姐不再饱受痛失爱子的折磨。

    “我看他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要不然你改明儿再来?”夜风提议道,现在最主要的是赶紧让这家伙离开帝国。

    夜风从来没有这么恐惧过一个人,看着欧阳霖他就瘆得慌。

    这会儿就结拜了,这再过一会儿,指不定带他回家见家长都有可能了。

    自己能骗得过这愣头青,可保不齐能不能骗过欧阳家的所有人。

    “那不行,早一点见到他我就能早一点带他回家了,每耽搁一日,我的家人就多痛苦一日。”欧阳霖坚决的摇了摇头,而后对夜风挥手告别:

    “贤弟,我先告辞了,改明儿再找你喝酒!”

    夜风哭笑不得的跟他挥手告别,等确定欧阳霖已经彻底离开之后,他才扯开嗓子嚎了起来:

    “来人!快来人!立刻出发,我们去南方!”

    “南方?可是我们不是一开始就决定去北方的吗?”秃儿鸡出现在夜风的身旁不解的问道。

    “不行,绝对不能去北方!”以自己那个舅舅的性格,一定会追去北方的。

    “那也用不着立刻出发吧?”秃儿鸡打了个哈欠:“这会儿大家都还在休息呢。”

    夜风上去就给他一个暴栗:“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再啰嗦就把你给炖了!”

    秃儿鸡顿时浑身一颤,扯开嗓子就干嚎起来:“起床了起床了,夜王大人要启程微服私访啦!”

    白雪因为太过劳累而伏案睡着了,突然听到一阵骚动,便是猛然惊醒过来。

    而后迷迷糊糊的就往外冲。

    “陛下,您的鞋子!外套!”

    身后的宫女急忙火急火燎的跟了出来。

    白雪就这么赤脚跑到了城墙之上,望着夜风等人远去的背影,直接气哭了。

    “为什么不把我叫醒?”她回头瞪着那些宫女,她错过了和夜风的机会。

    “这是夜王大人的命令,他你太劳累了,让你继续睡,不要惊扰你。”

    “这个混蛋!”白雪气恼不已,而后猛然转过头来对着夜风大喊:

    “夜风,你一定要快点回来!不要让我等太久!我会受不了的!”

    这几忙于内政没和夜风见面,她就已经感觉度日如年了。

    如今一想到夜风要离开不知多久,她的思念就已经开始泛滥成灾了。

    “陛下,注意体统啊!”

    “陛下,谨言慎行啊!”

    那些宫女们都吓坏了,这要是让外人看到白雪这个一国之主竟然当众表白,言辞露骨,那还得了?

    ........

    与此同时,欧阳霖果然又折了回来,他这才反应过来忘记问自己的兄弟夜风具体在哪了。

    结果一道人影掠来,欧阳霖一看来者,脸上顿时堆起谄媚的笑脸:“老婆!”

    来的就是欧阳霖的结发之妻李欢欢。

    因为常年独守空房,因此差点和欧阳霖离婚,无计可施之下欧阳霖就只好带着自己的这个妻子东奔西跑。

    也许是因为多年独守空房,李欢欢满脸的怨气,就差把“我不高兴”四个大字写在脸上了。

    “人呢?”李欢欢冷冰冰的问道。

    而欧阳霖因为多年冷落了娇妻,也是心存愧疚,所以对于李欢欢的态度也是逆来顺受。

    当即也不敢有任何怨言,继续赔笑道:“那小子去了北方,没在皇宫之内?”

    “去了北方?放屁!我刚刚才打听过,夜王半个小时前还在皇宫里的。”

    “不可能,我兄弟明确的告诉我他已经去了北方,我兄弟没可能骗我的。”欧阳霖郑重道,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已经上当受骗了。

    “你才来这个国家第一,哪来的兄弟?”李欢欢质问道,这个愣头青该不会被人给骗了吧?

    “就我刚刚认识的,不知为什么,我就一见到我那个兄弟就倍感亲切。我俩彻夜长谈,最后决定义结金兰,老婆你还别,我那兄弟长得一表人才,明明是个没有修为的废人,但却是器宇轩昂,身上却有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很是不凡。”

    “那小子一开始还因为自卑不敢和我结拜呢,最后被硬是逼着下跪结拜,哈哈...”

    李欢欢脸色一变:“你的那个人,是不是身材修长,面容清秀,剑眉星目,笑起来样子有点坏坏的?”

    “对啊对啊,老婆你见过他了?”欧阳霖惊喜的问道。

    李欢欢嘴角抽搐两下,将一张照片递给欧阳霖:“你别告诉我,那个和你义结金兰的家伙就是他。”

    欧阳霖定睛一看,顿时一脸惊喜的点头:“是啊是啊,就是他!老婆你也认识他啊?”

    啪!

    李欢欢一拍脑袋,深深的叹了口气。

    无奈!

    无语!

    “老婆你怎么了?”欧阳霖小心翼翼的问道,因为他分明感觉到了,暴雨即将来临前的宁静。

    “你这个白痴!”

    李欢欢怒不可遏,直接一拳轰出,将欧阳霖打飞出去!

    着实是气的不轻!

    他们找到那么多年的人明明就在眼前,结果却被欧阳霖给放跑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还得再费一番工夫?

    都怪这个蠢货!

    欧阳霖一只眼睛顿时淤青,成了熊猫眼。

    他苦着脸,一脸的无辜:“老婆,你这是干嘛呀...”

    这婆娘以前只是没给好脸,怎么现在都开始动手打人了。

    前途一片黑暗啊!

    不行!离婚!一定要离婚!

    “你知不知道你的那个兄弟,就是我们苦寻多年的小外甥!”李欢欢恶狠狠的瞪着欧阳霖,恨不得将他给活剐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笨蛋?

    还一见面就有亲切感呢,这不是废话吗?

    什么!

    欧阳霖顿时如遭电掣,整个人当场就懵了:“你...你在开玩笑对吧?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不,应该怎么会有这么倒霉的事情!

    “我开你个魂灵头!欧阳霖,你丫有出息啊,跟自己的外甥结拜成兄弟,你以后他要是见了我,他是叫我舅妈好还是叫我嫂子好呢?”

    李欢欢阴阳怪气的哼哼两声,冷眼盯着欧阳霖。

    “我...”欧阳霖顿时表情一窘,恨不得找个地洞来钻。

    “人家都了不想和你结拜成兄弟,你竟然还逼着人家下跪,你告诉我你怎么想的?你当时就没有仔细注意他脸上的表情吗?我都可以想象他当时有多么的尴尬!”

    “让我猜猜,你让人家逼你叫大哥了吧?嗯?是吗?大哥?”

    字字诛心!

    欧阳霖简直想死!

    “那个王八蛋,明知道我是在找他竟然还不吱声,下一次我遇到他肯定要他好看!”欧阳霖气急败坏的吼道。

    原本以为找到了一个知己兄弟,结果那小子竟然是自己的外甥。

    这个时候欧阳霖才猛然回过神来,当时那小子的表情似乎真的很不对劲。

    脸色难看不,眼神还有些躲闪。

    表情愧疚中带着不安,好像占了自己大便宜似的。

    如今看来,他还真占了自己大便宜!

    自己的外甥和自己称兄道弟,这要是传出去,他皇图霸王的颜面往哪搁?

    “你要是让你爹知道,你把他的宝贝外孙给放跑了,还和他结拜成兄弟,你他会怎样?”李欢欢呵呵冷笑。

    闻言!

    欧阳霖顿时浑身一颤,整张脸顿时就黑了。

    想到自己父亲那暴怒狰狞的面容,他就不禁浑身直打哆嗦,这要是让他知道,他估计活剥了自己都有可能吧?

    “欧阳三爷你可真牛,我看整个欧阳家最牛的就是你了,堂堂皇图霸王要和自己的外甥义结金兰,整个九州你算是头一个了,伟人啊!”

    李欢欢还在一个劲的数落。

    偏偏她的每一句话都跟刀子似的凌迟欧阳霖的心。

    还别,你永远都想象不到,一个深闺怨妇的毒舌有多么的犀利。

    欧阳霖捂着自己的心口,感觉自己要窒息了,哭丧着道:“别了,求你别了。”

    这一下是真的没脸见人了。

    这要是传出去,他皇图霸王将彻底成为笑柄,而且还极有可能被自己的父亲狠狠的教训一顿。

    轻则打伤,重则打残!

    那个老东西下手可不分轻重的!

    那个小王八蛋,这一次真是把自己给害惨了。

    “哎哟,做都做了,还怕什么人?是吧,大哥?”李欢欢继续恶毒奚落。

    大哥!

    这二字如今在欧阳霖的耳中,是何等的刺耳!

    “啊啊啊!夜风,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