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江湖博 > 江湖博 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沉痛之殇(柳沙镇回忆篇)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co>

    稍时,护院寺的众弟子都集齐了,包括慧念在内,众人准备这前往柳沙镇一看究竟,并拯救受伤的百姓。。: 。 而柳金权还留在原地,似乎还在为自己的“罪过”感到深深的忏悔……

    “师兄,所有人都集齐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通报弟子继续问道。

    “现在准备走……”慧空没有理会柳金权,只是冷冷一声答道,“不过记住了,柳沙镇发生暴‘乱’,定然还有不良人士徒有所动,方丈不在,一切行动都听我指挥——”

    “是,师兄——”众人齐声答道。

    “慧空师兄,那柳金权柳公子他……怎么办?……”慧念突然在一旁提道,“方丈师父之前有令,让我们两个照顾好他……可现在我们去柳沙镇,留他一个人在寺内,真的……放心吗……”

    慧空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用无情的眼神望了望发呆的柳金权。

    “请把我也带去吧……”终于,柳金权开口说道,“与其留在这里,不如亲身前往……”

    “你也想要回柳沙镇?”慧空顿了顿,似乎对柳金权依旧抱有嫉恨,暗暗一声说道,“你可想好了,如果在那碰到了熟人……毕竟如今柳沙镇的百姓都恨你入骨,我可不保证你能无事回来……”

    慧空用这种语气说话,显然是对柳金权依旧怀恨在心——自从柳金权第一次来少林寺时,慧空没对他使过好眼‘色’,尤其是知道他是害死自己妹妹的凶手后,慧空更是时常记恨,如果不是方丈的命令,他恨不得在一次决斗将柳金权给结果。

    “师兄,你带他去吧……”起慧空,慧念倒是“善良”多了,看着柳金权悲苦的眼神,仿佛能够切身感觉他的痛,遂慢慢说道,“大不了,我看着他,不让他‘乱’跑是了……”

    柳金权没有说话,用半分悲苦半分期盼的眼神,望着慧空,希望得到肯定的答复。

    慧空定了定神,随即转过头,默默一声说道:“随你的便吧,只要到时候别给我添‘乱’行……”

    “太好了,师兄他答应了——”慧念听了,在一旁替柳金权高兴道。

    而柳金权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得到肯定地答复后,遂跟着众少林寺弟子,前往柳沙镇而去……

    而在另一方面,柳沙镇郊外发生暴‘乱’的事,“苍鹰派”的刘端等人也是早有耳闻……

    “暴动的事情查清楚了吗?”会议厅内,刘端问着周围的部下兄弟道。

    “还没有……”堂的兄弟直言答道,“不过据我们猜测,应该是那些‘朱翅派’的余党做的好事……自从柳金权失踪以后,镇子里的治安没有一天宁静,原来的帮员都相继解散,一些行为恶劣的,经常在镇子闹事,甚至抢夺平民百姓的钱财……”

    “只怪我们现在人手太少了……”刘端默默饮恨一句,随即又问道,“对了,郊外的情况结果如何,除了那些帮派的余党,有没有平民百姓‘波’及其?”

    “当然有,而且还不止一两个人……”堂兄弟继续说道,“据我们调查,事发原因好像是一支外地运商的车队想要进镇,那些‘朱翅派’的余党因为眼红,不分青红皂白便劫财,结果双方大打出手,发生了大规模的伤亡,这其,也有无辜的百姓牵扯进去……”

    “不行,在‘弄’清楚一切事情之前,我们先得救人……”刘端想了想,随即说道,“对了,现在在堂的兄弟还有多少?”

    “大概五六十人吧……刘端兄弟,你想要怎么做?”堂兄弟继续问道。

    “挑几个处事‘精’明的兄弟,随我一起去郊外一看究竟……另外,准备好帮的伤‘药’,可能还有幸存者在其——”刘端笃定一声道。

    “行,我这去集合帮的兄弟——”堂兄弟答令一句,遂转身离开了厅堂……

    说完了事宜,准备出‘门’之前,刘端来到后房,看着正在‘床’闭目养神的柳水碧——自从柳水碧回来之后,情绪一直低落,再加帮的兄弟对其百般排挤,柳水碧过得很不自在,每日除了痛苦忏悔,是躺在‘床’休息,仿佛得了心病一般。

    刘端在一旁看着也是可怜,但他也向柳水碧发过誓了,一定要尽自己所能照顾好她,并陪她一起偿还曾经所犯的罪过……

    “嗯……”柳水碧发觉有人前来,不由睁开了眼睛,抬头仰望一看,竟是刘端。

    “没事,阿碧,你先躺着……”刘端冲柳水碧微微一笑,百般关慰说道。

    “外面,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柳水碧刚才朦胧之,听到外面厅堂刘端在和帮的兄弟议事,情况还‘挺’紧张的样子,柳水碧不禁问道。

    “没什么事,只是郊外发生了点意外……”刘端遮遮掩掩说道,却是不想让柳水碧了解太多。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柳水碧看着刘端的眼神,与其相处的十几天,多多少少也了解了几分刘端的‘性’格,遂凝眸问道。

    “都说了没什么事,阿碧你不用担心,躺在‘床’好好休息吧……”刘端依旧不想让柳水碧牵扯其,轻声关慰一句。

    “外面发生了事情,我睡不着……”柳水碧忽而严肃的表情,从‘床’坐起慢慢说道,“你跟我说过,让我慢慢偿还曾经所犯下的一切罪过……虽然帮的兄弟排挤我,但我还是‘苍鹰派’的一员,我有权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既然是要赎罪,我至少得知道发生了什么不是?难道端哥你想让我一辈子都活在无知之……”

    “我是怕你担心过多,所以没告诉你……”刘端缓了缓神,心百般纠缠之后,遂慢慢说道,“好吧,告诉你也可以……镇子东郊传来消息,那一带发生了暴‘乱’,有兄弟和平民百姓发生伤亡……”

    “什么,是真的吗?”听到这个消息,柳水碧果然第一时间惊诧道。

    “阿碧,你先别‘激’动——”看着柳水碧有些亢奋的表情,刘端稍许缓和一句,遂又慢慢说道,“是帮里的兄弟传回来的消息,看样子十几天过去,这柳沙镇的治安并没有好转,反倒是愈加恶劣起来……”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和我哥曾经的所所为,柳沙镇不会……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想到这里,柳水碧又一次流下泪水,在一旁默默忏悔道——自从刘端收留了自己,被帮的兄弟百般排挤和斥责,柳水碧愈加感觉到自己曾经所做过的一切,仿佛无法饶恕的罪过一般,让自己始终背负着一种罪恶感,这种感觉一直徘徊在心底无法抹去。

    “阿碧,不要再提了,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再多提起又有什么用呢?……”刘端继续安慰一句,随即起身道,“你在这好好休息吧,我和帮的兄弟先去镇外看看情况,顺便调查一些事情……”

    “让我也陪你去吧——”柳水碧突然拽着刘端的衣袖说道,“既然是我犯下的错,我也有责任需要承担一切……我也想了解事情的真相,关心柳沙镇最近的情况,请你也带我去吧——”

    “不行,现在整个柳沙镇治安‘混’‘乱’,外面太危险了——”刘端直口回绝一句,随即默默说道,“而且,镇子里的人还对你和你哥恨之入骨,如果见到了你,又听闻镇外发生的事,不排除他们怀疑你的可能……你现在呆在这里是最好的,我只是出去看看情况,很快回来……”

    “我只是想……我只是想……”柳水碧听了,又在一旁哽咽起来,慢慢吞吞说道,“我只是想为你们做点事情,为这个镇子的百姓做些事情,也当是偿还我曾经的罪过……”

    “可现在出去对你来说太危险了,算你想要偿还,事情也不急得一时半会儿……”刘端想了想,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转口道,“要不这样吧,如果阿碧你实在想帮忙……”

    “怎么了吗?……”看着刘端另有想法,柳水碧在一旁不禁问道。

    “在你哥失踪以前,别人都说阿碧你聪明伶俐,考虑许多事情都很周到……”刘端慢慢说道,“我总觉得事情有些蹊跷,虽然说你哥失踪以后,镇子里的治安一片‘混’‘乱’,可像我们这样拥有正义之心的兄弟也不在少数,武功身手也不必说,那些‘朱翅派’的余党不再有像朱启阳那样的靠山,他们凭什么还敢在这镇子里‘乱’?”

    “嗯,的确很怪……”听到这里,柳水碧恢复到往日的镇静,默默分析道,“难不成,这背后还有人在指挥他们……”

    “不排除有这种可能……”刘端继续说道,“这样吧,我先去外面调查情况,阿碧你在这屋里好好休息……也不是让你什么都不做,你可以发挥你的聪明才智,考虑这一切背后会有什么原因,这样也当是为帮助我们贡献一点微薄之力吧……”

    “也好,那我留在这里思考这些问题……”柳水碧之刚才要冷静了许多,如今看着刘端——唯一关心自己的人,柳水碧眼充满了无数的期望和担忧,遂默默说道,“端哥你在外面,一定要多加小心……”

    “嗯,我知道——”刘端笑着答应一声,遂转身离开了房间……

    而此时此刻,在柳沙镇东郊外,少林寺众弟子已经来到了事发地点处……

    刚来到这里,遍地都是因暴‘乱’而惨死的尸体,仿佛发生过一场战争一样,无论是无辜受难的平民百姓,还是昔日“苍鹰派”或“朱翅派”的帮众,看了不禁让人心怀恐惧和悲悯,仿佛人间地狱一般,昔日的繁华小镇,如今却变得可怕和苍凉……

    “阿弥陀佛……”慧空领着众弟子前来,望着眼前的一片狼藉,不由默默哀悼一声。

    而这其,柳金权则是跟在最后,直到看见了眼前的一幕,他自己整个人也怔住了……

    “呜呜……呜呜……”隐隐能听见死者家眷的哭喊声,众尸伏地一片,其景让人甚是唏嘘……

    “慧念,你带着几个师兄师弟,去看看还有没有幸存的生者……”慧空命令慧念等人说道,“如果死者没有家属认领,你带他们帮忙把尸体安葬埋了吧……”

    “是,师兄……”慧念双手合十答应一声,遂带着众弟子赶往前去。

    留下慧空和柳金权两个人,默默看着眼前的凄婉一切……

    “看到了吧,这是你的所所为……”良久,慧空背着身子,对柳金权冷冷说道,“你昔日在柳沙镇犯下重重罪孽,欺压无辜百姓,终得这样的后果……现在的柳沙镇群龙无首,强盗匪徒甚是猖狂,平民百姓民不聊生,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你这个家伙——”

    “这一切……都是我……干的吗……”柳金权看着眼前无数的血尸,整个人仿佛发怵一般,在一旁默默颤抖道,“原来的我欺压百姓、无恶不,勾结山贼强盗,占据称霸一方……可不想我已是如此下场,柳沙镇竟会变成这个样子……竟会变成……这个样子……”

    说着说着,柳金权仿佛‘精’神崩溃一般,眼角不由留下了泪水。

    “都是因为你,我妹妹也牺牲其……”想着柳金权曾经的所所为,又一次想到自己妹妹的死,慧空咬牙愤恨道,“柳金权,你年纪轻轻,却是害死了这么多人,简直罪无饶恕……为什么,为什么方丈会容忍你这样的家伙活在世,为什么委托我来照顾你这个仇人,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慧空的话语愈加‘激’动,本来是对着柳金权发泄,不由间,竟是抬头望着青天,不由发出一句可怜的悲叹。

    而柳金权也并没有理会慧空的话,仿佛行尸走‘肉’的他,一步又一步慢慢向前走去,直到走至众尸体身旁,望着一个个鲜红的生命在自己眼前逝去,柳金权在那一刻仿佛十分的痛苦,每两步一个踉跄,每两步一个踉跄,脚踏着殷红的鲜血,承受着无数的苦痛与罪孽,终究还是无法将‘精’神徘徊其。

    终于,柳金权一个没站稳,双手伏地倒了下去,眼神一片惊恐……</co>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