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正文 第五百七十章 自食恶果
    姚成东今年将近五十,孩子都已经大学毕业。身为一方诸侯的他,平时返回帝都也有自己的房子,而且还是某高档别墅区的高档别墅。

    换做以前。

    深夜时分他早就应该进入梦乡,找周公喝喝茶,做做黄粱梦。然而今天,他却失眠了。曾经为了姚家家主的位置,他和大哥姚成青暗中较量,绝对算是各自眼睛里的眼中钉肉中刺,就算除掉对方的心思很小,但还是有的。

    可是,今天他大哥被杀,却让他难以接受。以后家族家主的竞争之人已经没有,他想要成为未来姚家家主,绝对是轻而易举。但是……他却也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姚家如果衰败,他纵然成为姚家家主,那又怎么样?

    “铃铃铃……”

    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姚成东的思考,并且还把他吓了一跳。当他抓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后,顿时神色一禀,急忙接通后说道:“爸,您找我?”

    姚庆尊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成东,答应我一件事情。”

    姚成东迷惑道:“什么事?”

    姚庆尊说道:“辞掉你现在的工作,回帝都来坐镇。”

    姚成东一愣,随即面色大变,从椅子上跳起来后急促叫道:“爸,你说什么呢?我现在的位置至关重要,怎么可能说辞就辞掉?咱们姚家……”

    姚庆尊打断姚成东的话,沉声说道:“咱们姚家现在已经处在风雨飘摇的阶段,如果你不回来,咱们姚家很难度过这次危机。别问我为什么非要让你这么做,我有我不得已的苦衷。”

    姚成东急忙问道:“爸,你有什么苦衷,可以告诉我。我……”

    姚庆尊再次打断姚成东的话,沉声说道:“别再问了,记住我的话,以最快的速度辞掉你现在的工作,回帝都祖宅坐镇。另外,以后不要再和唐家为敌,尽量缓和两家的关系。”

    说完。

    姚庆尊直接挂断电话,并且直接关机。

    唐修看着姚庆尊决然的表情,点头赞叹道:“不愧是姚家家主,做起事来雷厉风行。给你半小时时间,最好你自己解决。”

    姚庆尊沉默了一下,整个人仿佛都苍老了不少,缓缓走到卧室的橱柜前,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药瓶。随即,他倒了杯水,从里面倒出所有的安眠药,转身深深看了眼唐修,然后把手中的安眠药全部服下。

    “成王败寇,我姚家既然输了,我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希望你能给我们姚家一点颜面,让家族那些子孙后辈们活下去。如果……如果你们唐家还是不解气的,可以把我姚家子孙赶出帝都,哪怕赶出华夏国也行。”

    唐修心底有些复杂,但他还是硬下心点了点头。姚家和唐家是宿敌,这么多年唐家在姚家的逼迫下,没少吃苦头。唐家直系族人虽然没有谁死在姚家手里,但唐家的附庸家族,还有唐家培养出来的大批人才,可是死在姚家人手里不是少数。

    当年。

    自己父亲的事情上,恐怕就有姚家的影子。

    唐修看着姚庆尊重新回到床上,拉上被子平躺在那里,从兜里掏出一包香烟,点燃后深深抽了两口,这才摆了摆手。

    “咻……”

    暗的身影瞬间消失。

    一颗香烟抽完,唐修慢慢站起身,看着姚庆尊已经失去意识模样,喃喃说道:“刚刚你也说了,成王败寇,亘古不变的道理。既然你当初要和唐家作对,就应该能意识到输的下场。你儿子和你孙子都已经在下面等你,到了下面也不算寂寞了。”

    这一夜。

    姚家祖宅除了唐修到来的小插曲外,一切都显得那么风平浪静。即便是深夜赶到祖宅的姚成东,站在老爷子的房门外,都没敢踏进去半步。

    清晨时分。

    在门外等候大半夜的姚成东,眉头紧锁着看着房门,按理说平时这个时候,老爷子早就应该起床,今天怎么到现在都没动静?

    “啊……”

    一声惊呼声,从隔壁小院传来。

    姚成东面色微变,箭步冲到隔壁小院内后,看着保姆惊慌失措,瘫坐在地上的模样,姚成东顺着她的目光,朝着角落看去。

    “什么?”

    两具尸体躺在角落,血迹已经凝固。在他们身上,还简单的盖着几张报纸,却没有盖住他们全身。姚成东冲刺到两具尸体旁边,蹲下来检验一番,猛然间抬起头,他仿佛意识到什么,箭步冲刺到隔壁院落,一脚踹开老爷子居住的房门。当他冲刺到卧室内后,看着床上平躺着的老爷子,他那颗悬起的心稍微放下不少。

    “爸,该起床了。”

    姚成东叫到。

    没动静!

    床上平躺着的姚庆尊,整个人一动不动。

    姚成东愣了愣,他知道老爷子的睡眠质量很差,稍有动静就会惊醒。可是自己一脚踹开外面的房门,又叫了他,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犹豫了一下,就在姚成东准备再叫的时刻,他的余光从一旁柜台上扫过。

    药瓶?

    他箭步走过去,把药瓶抓在手里之后,看着药瓶上贴着的说明,瞳孔瞬间收缩,带着几分惊慌扑到床边,大声喊道:“爸,你醒醒。”

    喊不应!

    无回应!

    姚成东那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处,急急忙忙把手放在老爷子的鼻孔下,令他恐惧的是老爷子没有任何的呼吸,然后他又把手抓在老爷的手腕,放在老爷子的心口。

    “怎么会这么样?”

    姚庆尊脸上的血色退的干干净净,浑身冰冷的朝着后面踉跄退出好几不,两行清泪顺着他的脸庞滑落。泪水,遮不住他眼神中的痛苦。

    帝都,唐家。

    唐修坐在唐国盛、唐国兴、唐国盛三人面前。两侧分别说唐云鹏,唐云德,唐云清,唐东,唐敏,唐燕六人。

    “真死了?”

    唐国盛眼底流转着复杂光芒,声音也变得格外低沉。

    唐修点头说道:“真死了,属于自杀。”

    唐国盛闭上眼睛,半晌后才缓缓睁开,站起身走到一旁的书柜前,拿出一瓶酒坐回到远处,然后把那一瓶酒洒在面前,喃喃自语道:“老东西,咱们争斗了一辈子,如今你既然走在我前面,身为对手,我还是要好好的送送你。下辈子,希望咱们别再做对手。”

    说完。

    唐国盛狠狠把酒瓶摔的粉碎,猛然间抬头看向唐修,沉声说道:“修儿,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姚家家主死亡,姚家族人损失惨重,就算他们现在想要和咱们唐家撕破脸皮,恐怕也失去了那个胆量。”

    唐修说道:“有件事,我得提前说一声。”

    唐国盛问道:“什么事?”

    唐修说道:“姚成东很快就会辞去他现在的职位,回帝都接任姚家家主的位子。”

    唐国盛眼睛一亮,快速问道:“你做的?”

    唐修点头说道:“算是我做的。姚庆尊临死之前给姚成东打了个电话。”

    唐国盛搓了搓手,那张苍老脸庞上流露出激动神色,说道:“如今整个姚家,份量很重的人也只有姚成东了,只要他从现在的职位上退下来,姚家就已经不足为虑。”

    唐修微微一笑,拍了拍手,顿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光带着几分笑意,把一叠资料交到唐修手中,然后又退出房间。

    “这是什么?”

    唐国盛眉头一扬,好奇询问道。

    房间里的其他唐家族人,也都流露出好奇神色。他们不知道唐修手里的那份资料是什么,更不清楚唐修在打着什么如意算盘。不过,看着唐修似笑非笑的表情,他们隐隐有种感觉,这份资料对唐家恐怕很重要。

    唐修把资料递给唐国盛,说道:“如果说咱们唐家和姚家在之前,还没有那么大的仇恨,现在咱们两家算是有着血海深仇。就算咱们唐家想要放姚家一马,将来姚家做大,恐怕也会对咱们唐家下手。为了避免以后有麻烦,我觉得咱们还要做点什么!”

    唐国盛没有再问,而是和唐国兴,唐国寿一起观看起那份资料。越是观看,三人脸上的古怪神色就越浓,到了最后,三人已经流露出惊惧神色。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如果咱们把这份资料宣传出去,恐怕姚家就完了。墙倒众人推,鼓破万人捶。姚庆尊已死,姚家损失惨重,姚成东如果再从那个位子上退下来,这份资料里的那么多家,那么多势力……还不把整个姚家给生吞活剥、硬生生给灭了啊!”唐国盛沉默了许久,才忍不住深深感叹道。

    唐国寿也点头说道:“没错,雪中送炭的人毕竟只是少数,但火上浇油的人却数不胜数。姚家自己种下的恶果,最终还是要由他们自己分食。”

    唐修笑道:“我答应过姚庆尊,咱们唐家绝对不会再出手对方他们姚家子孙后代。但咱们不出手,别人出手就跟咱们唐家没关系了。有句话说的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咱们唐家就坐等着瓜分姚家的财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