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九章 赶尽杀绝
    相比于唐家的喜庆,姚家则是一片愁云惨淡。 姚庆尊把儿子姚成青派出去后,本以为唐家会很惨,毕竟有东北虎那位神仙般的强者跟随。然而,就在姚庆尊静等消息的时刻,另外一份情报送到他面前:

    “桥头区嘉宝乐游乐场发生火灾……”

    原本,以姚庆尊的身份,帝都某个地区发生火灾,这根本就不能吸引他的注意,甚至他也懒得理会这种小事。可今天不一样,因为他们姚家和唐家明争暗斗的地点,就是在嘉宝乐游乐场。得到这个消息后,姚庆尊立即联系儿子姚成青,结果却令他那颗心不断下沉,因为儿子的手机关机,随同儿子去的所有人的手机全都关机。

    如果是一个人的手机关机,那他或许还不会在意,可是几十个人的手机全部关机,这问题可就大了。

    因此。

    他立即命令关注着那边情况的姚家族人,立即展开调查。结果便是儿子姚成青和东北虎带着姚家数十位高手,全部进入嘉宝乐游乐场的鬼屋,包括之前他孙子姚新华等数十名姚家族人,也都在那鬼屋里。一直到大火把那鬼屋烧的一干二净,他们都没有从里面出来。

    全死!

    这是姚家派人调查后得出的结论。而这个结论,则令姚家所有高层膛目结舌,心生恐惧。

    “爸,怎么办?”

    姚成东刚刚从外地赶回来,便听到噩耗般的消息,看着一瞬间仿佛苍老了不少的父亲,饶是他身为一方大员,依旧感觉浑身发冷。

    姚庆尊这辈子虽然经历过无数次大风大浪,但这种巨大的损失,儿子和孙子死亡的变故,还是让他承受不起。看着二儿子满脸紧张的模样,他许久没有开口。

    怎么办?

    现在还能怎么办?

    东北虎简直就是神仙般的强者,连他都死在唐家手里,说明唐家一定有着很恐怖的人物。这种人物绝对不是他们姚家能够抵抗的了的。而且他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唐家真正的底蕴是什么,万一唐家这些年一直在默默发展,如今发展到一个可以收拾他姚家的地步,那姚家的未来……堪忧啊!

    半晌后。

    姚庆尊暗暗一叹,苦涩说道:“先调查清楚嘉宝乐游乐场的事情。不管是谁做的,都要彻底弄清楚。”

    “好,我这就去安排!”

    姚成东也没有好办法,只能点头答应。

    唐家祖宅。

    唐国盛打完几个电话,重新回到院子里后,表情有些难看,眉头紧锁坐在那张椅子上,许久都没有吭声。唐家十几位核心族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老爷子遇到了什么难题,竟然会流露出这种表情。

    最终,还是唐修打破沉默,询问道:“爷爷,遇到麻烦了?”

    唐国盛默默抬起头,看着唐修平静的表情,苦笑一声说道:“的确是遇到麻烦了。本来咱们帝都顶级家族纷争,那位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是中间派也很少插手进来。可就在刚刚,我和那几位交流中,他们不希望咱们唐家有大动作,更不希望对国家造成巨大的动荡。甚至他们话里,已经带着几分威胁味道。如果咱们唐家现在以雷霆之势对姚家动手,恐怕会受到不小的阻力。”

    唐修眉头微皱,沉默许久后说道:“爷爷,要不我去拜访拜访那几位?”

    唐国盛神色一动,说道:“你的意思是?”

    唐修平静说道:“我记得有句古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如果咱们唐家拿出的利益,他们不愿意接受,那就知道用武力解决。”

    唐国盛摆手说道:“修儿,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否则咱们唐家绝对不能这么做。那位身为一号领导,自上任起做过很多的丰功伟绩,而且都是以国家为重,咱们各个家族争斗只是小事,不能令他为难。而且,以姚家的地位,一发而动全身,势必会在国内造成巨大动荡,这也是这么多年,姚家一直不愿意和咱们唐家撕破脸皮,只是在背地里和咱们小摩擦不断的原因。”

    说到这里,他摇头叹道:“姚庆尊做了我一辈子的对手,我们两人都是知根知底。只不过,他年纪大了,却老糊涂了。其实就算没有你带人出手,他姚家也没办法彻底把咱们唐家给除掉,最多只能令咱们损失惨重。因为……他不会允许的。”

    唐修一愣,迷惑道:“那东北虎既然出手,他有办法制约?”

    唐国盛意味深长的说道:“泱泱华夏打过,奇人异事不知繁多,实力强悍之辈,更是不在少数。只不过,那些人或者被拉拢,或者被暗藏,根本就不会抛头露面。我当初在国家机密库任职,就偷偷查阅过几份特殊的绝密资料。那几份资料我知道,姚庆尊却不知道。我敢说,如今知道这几份绝密资料的领导人,最多只有三四位,而那三四位也全都是任职过一号领导的人物。”

    唐修面色微变,瞬间明白了唐国盛的意思。

    好一会后。

    唐修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简单一些吧!从今天开始,爷爷你就对外宣布身体不适,在家休养身体。咱们唐家族人该去干什么还去干什么,姚家的事情就由我来解决。”

    唐国盛连忙问道:“你怎么解决?”

    唐修淡笑道:“如果我没有记错,姚庆尊今年已经八十三高龄了吧?都活了那么大年纪了,这辈子也值了。”

    什么?

    唐国盛面色一变,眼神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就连周围其他唐家族人,也都一个个膛目结舌,听出唐修的意思。

    杀姚庆尊?

    唐修脸上的笑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几分狠戾,沉声说道:“姚庆尊是姚家的顶梁柱,如果他没了,这顶梁柱也就失去了。姚成青和姚成东身为下一代接班人,如今姚家真正掌管大权的也就他们两位。而姚成青已死,就只剩下姚成东一人。独木难成舟。姚家距离衰败也不远了。”

    唐国盛沉默片刻,缓缓点头说道:“可以做,但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有把握吗?”

    唐修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没问题。”

    朦胧夜色。

    两道鬼魅般的身影无声无息出现在姚家祖宅内,几乎没有费什么功夫,唐修和暗便已经出现在姚庆尊居住的房屋外。

    噗!噗!

    锋利的首,撕开屋外隐藏的两位姚家高手的喉咙,并且把两人的身体塞进阴暗角落。

    “咳咳……”

    房屋内,咳嗽声说明姚庆尊还没有睡去。

    “进!”

    唐修微微点头,打开房门的瞬间又重新关闭。就这一瞬间的功夫,唐修和暗已经出现在姚庆尊的床头前。

    “如果没睡着,就起来谈谈吧!”

    唐修的声音很平静,在姚庆尊睁开眼睛的瞬间,他已经走到床对面的藤椅上坐在,并且还给自己点燃了一颗香烟。

    姚庆尊猛然间从坐起,那双眼神中爆射出惊骇神色,随手把床头灯打开,看到唐修和暗后,厉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唐修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面颊,淡笑道:“我这张脸,你应该不会不认识吧?再或者说,你心里最痛恨的人,难道不应该是我吗?”

    姚庆尊瞳孔收缩,看清楚唐修的面容后,冷声说道:“你就是唐修?”

    “没错,是我!”

    唐修嘴角勾勒,再次抽了口烟。

    姚庆尊沉默了十几秒钟,缓缓闭上那双浮起绝望的眼睛。好一会后,他才重新睁开眼睛,苦涩说道:“能不能告诉我一个问题,是谁杀了我儿子和我孙子?还有……东北虎?”

    唐修淡笑道:“唐家除了我,还有谁拥有这种本事?”

    姚庆尊点头说道:“你说得没错,唐家所有人的资料,都在我的床头柜里,他们还没有这份能耐。说吧!今晚你们过来,是不是想要我这条老命?”

    唐修赞叹道:“老而不死是为贼。你活了八十多岁,虽然有时候很糊涂,但也有时候很精明。没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这次过来就是这个目的。”

    姚庆尊惨笑一声,挺了挺胸膛说道:“要杀便杀吧!”

    唐修笑问道:“还有没有什么心愿?你可以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实现。当然,我爷爷也说了,你虽然和他斗了一辈子,但他并不希望你死得没有尊严,我也不会让你在临死前受苦的。”

    姚庆尊沉默了一会,说道:“我可以死,能不能放过我姚家其他人?”

    唐修说道:“当然没问题,但我也有一个条件。”

    姚庆尊问道:“什么条件?”

    唐修说道:“让姚成东辞职。”

    姚庆尊怒声喝道:“你们这是要把我姚家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吗?”

    唐修冷哼道:“这也算是被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吗?你费尽心机找来东北虎,企图把我唐家从华夏国赶出去,难道不是做得更绝?”

    姚庆尊闻言,顿时呼吸一滞。唐修说的没错,唐家家大业大,如果被逼着离开华夏国,到国外去自生自灭,恐怕以后的下场也不会好多少。

    “我打电话!”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求月票和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