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七章 刀起刀落
    莫名其妙出现的年轻修道者,已经令东北虎惊诧万分。

    攻击他的两个年轻人竟然还拥有那么强悍的实力,这令他震撼到难以复加的地步。

    “逃?”

    这个念头在东北虎脑海中生成,但又被他硬生生压下。他发现,尽管这两个年轻人并不比他差,但也比他强不了多少。自己以一敌二,就算很难有胜算,但他们想要杀自己,恐怕也难如上青天。

    唐修静坐在椅子上,看到三人动手的时刻,手中凭空出现的一块玉石,便已经被他精准的投放到椅子下面。他提前布置的风水阵,在玉石放置后被唐修激活。随着一层光幕在墙壁上流转,三人战斗造成的余波,尽数被阵法光幕阻挡。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东北虎,即便你能苟延残喘,勉强支撑点时间,但他们你却是护不住了。”

    唐修指缝间,出现两根银针,随着他的手指弹动,两根银针闪电般刺入姚成青和姚新华的眉心。不过,唐修对银针的控制极其精妙,银针刺入两人眉心后,并没有立即把他们击杀,而是令他们一阵头晕炫目,暂时昏迷过去。

    “杀了他!”

    姚家一位拥有着武道宗师级别的高手,虽然对厮杀成一团的东北虎三人感觉到震撼,但他仿佛也看到了击杀唐修的希望,随着一把唐刀被他抽出,气势汹汹的朝着唐修扑去。

    数十位姚家高手,终于从震撼中清醒过来,他们跟随着那位武道宗师身后,朝着唐修扑杀过去。他们没有见识过唐修的实力,觉得唐修虽然拥有两位强悍的手下,自身却没有多大能耐,只要把他杀了,就能带给他两个手下影响。高手过招失之分毫,就有可能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

    “死吧!”

    最先冲刺到唐修面前的那位姚家高手,扬起的唐刀对着唐修劈下,仿佛一刀就要把唐修劈成两半。

    “找死!”

    唐修面色一寒,手心中一道虚形剑影一闪而逝,从对方右胸口刺穿后,仿若游鱼般不断穿梭,数十位姚家高手气势汹汹的扑来,身体还没有靠近唐修,便被刺穿心脏,纷纷痛苦哀嚎中倒地,抽搐中死去。

    “又是飞剑?”

    东北虎抵抗光、暗两人的攻击时,也留意起唐修的情况,令他震撼的是,唐修使用的依旧是飞剑。他很难相信,这世上竟然真的存在飞剑这种神兵利器,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今天已经看到两把飞剑。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唐家如果真的拥有那么强悍的力量,姚家应该早就被除掉了吧?为什么这么多年,唐家却一直被姚家压的抬不起头?

    稍一愣神。

    光手中一道剑光骤然间刺穿他的手臂,就在他面色大变的时刻,另外一把剑光则横扫向他。与此同时,几条银针般粗细的闪电,在剑光的阻挡下已经出现在东北虎面前。

    噗!噗!噗!噗!

    四条闪电在东北虎躲过剑光后,无声无息窜进他的身体。这四条闪电没有直接穿透,而是在眨眼间的功夫,已经把体内的五脏六腑搅和的稀巴烂。

    “噗……”

    一口鲜血狂喷,东北虎心中升起强烈恐惧的时刻,两把飞剑突然在他头顶爆发,层层叠叠的剑影以螺旋状趋势,朝着他的头部绞杀下来。

    “滚开!”

    东北虎带着那份绝望,狠狠朝着剑影砸去。然而,螺旋剑影仿佛绞肉机一般,把他的拳头搅碎,血雾喷溅中,暗的身影已经靠近东北虎身后,一把锋利匕首刺穿东北虎的后腰,一条由真元形成的钩鞭,刹那间把东北虎丹田中的金丹给拽出来,甩手投掷向椅子上的唐修。

    “震,封。”

    唐修眼睛一亮,双手不断拍打,隔绝阵被他在瞬间布置出。与此同时,在他挥剑斩断金丹与东北虎那层联系后,飞快收入空间戒指内。

    “啊……”

    东北虎彻底绝望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面前两位年轻人的战斗手段如此繁多,更没有想到他们联手爆发的实力,竟然远远超过他。前前后后的厮杀时间加起来,都没有超过一分钟,他体内的金丹就被硬生生的勾走。

    金丹在,他体内破碎的五脏六腑就有可能恢复,而失去金丹,他就失去最重要的底牌。

    “无力回天了。”

    东北虎这个念头刚刚浮现,一股深深的后悔便滋生在心头。他发现自己的确都是坐进观天了,本以为自己的实力,在整个华夏国来说都是数一数二的。却没想到,仅仅是两个年轻人,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刚刚!

    唐修给过他机会,却因为他的狂妄自大而错过。

    之前!

    旭阳道人提醒过他,也是因为那份狂妄自大而忽略。

    此刻,东北虎绝望中,那份后悔的滋味令他差点直接死掉。生命已经不可能再留住,他不禁后悔,刚刚在外面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喝下旭阳道人给他的那坛送行酒。

    “我不甘心啊!”

    随着一声嘶吼,东北虎的身躯被劈成两半。

    唐修满意的笑了笑,随手把姚成青和姚新华眉心处的银针收回。随着两人悠悠转醒,唐修再次点燃一颗香烟,看着他们父子二人笑道:“我还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姚家家族亲自到来。他来了,你们父子可以活下去,他如果不来,你们将会承受非人的痛苦。”

    姚成青看清楚眼前的场景,那颗心仿若坠落冰窟。他带来的数十位姚家高手,此时已经被杀得干干净净,最令他恐惧的是,威名震震的东北虎,竟然已经被杀,他那被劈成两半的身体,看上去是那么的凄惨。

    “东北虎,不是整个华夏国数一数二的强者吗?他怎么可能被杀?是不是该死的唐修用了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

    姚成青绝望中想到。

    他不清楚,此刻他身边的儿子姚新华,听到唐修的话后,心中更加的绝望。

    忽然。

    姚新华翻手间从裤腿里抓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仿佛在这一刻,爆发出他最深的潜力,刀光闪过,刺穿姚成青的心脏。

    “什么?”

    姚成青瞳孔收缩,但双眼却瞪的滚圆,眼神中爆射出难以置信的光芒。他的头艰难低下,看着插在他胸口的那把匕首,看着匕首柄上儿子姚新华的那只手。

    “为……为什么?”

    姚成青的声音在颤抖。

    姚新华惨笑一声,带着那份痛苦,带着脸庞上涌下的两行清泪,声音嘶哑的说道:“爸,刚刚您应该杀了我,让我不会再看到这样一幕,也不用让我再继续承受痛苦。唐修的手段太狠,那种痛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我承受不住,但却没办法阻止,在那种痛苦中,我想死都做不到。我感受过,所以我不能让你再感受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说完!

    他双膝跪在姚成青面前,却猛然扭头看向唐修,把匕首架在自己脖颈处,厉声吼道:“姓唐的,我们输了,输得一败涂地,输得心服口服。我们可以死,但你想让我爷爷过来送死,痴人说梦话。”

    唐修似笑非笑的说道:“姚新华,你亲手杀死你父亲,我觉得挺有意思,所以我并没有阻止。但你觉得,如果我不让你死,你可以自杀的了?”

    姚新华身躯一颤,手腕猛然间用力,在刀剑刺进脖颈皮肤的刹那间,一把黑色光影闪过,直接把他的手腕切断,整只手都给切了下来。

    “啊……”

    姚新华惨叫一声,满眼冒着血光痛苦嘶吼。

    唐修从椅子上站起,一步步来到姚新华身旁,他并没有看姚新华,而是把目光落在还没死去的姚成青身上,淡笑道:“不想你儿子被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给你们姚家家主打电话。你只有半分钟时间。”

    姚成青绝望的看着儿子,他此时终于明白儿子为什么这么做了。既然今天必死无疑,儿子只是想让他死得痛快一些,不要被折磨致死。

    好狠啊!

    姚成青痛苦的闭上眼睛,牙齿瞬间咬断舌头。

    “唉……”

    唐修摇了摇头,转头看向姚新华,却发现他也咬断自己的舌头。顿时眉头一皱,摇头叹道:“何必呢!姚家始终是要被灭掉的,本来我还想让姚家多存在几年,没想到你们自寻死路。也罢,既然你们想死,那我也发发善心,让你们少受点折磨吧!”

    刀起刀落。

    姚成青和姚新华父子瞬间被唐修彻底击杀。

    唐修站在大厅里,看着满地的尸体,到处是血的场面,平静说道:“把这鬼屋烧掉,里面的尸体全部烧成灰烬。”

    突然。

    一道朦胧的身影凭空出现,旭阳道人带着几分哀伤,看向被劈成两半的东北虎。随着他手中酒坛的酒水洒在东北虎尸体旁,喃喃说道:“你不惹别人,别人又怎么杀你?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老朋友,一路走好。”

    唐修淡淡扫了旭阳道人一眼,转身朝着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