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正文 第五百五十章 登门讨债
    杨乐古怪的看了眼欧阳雷,不可思议的说道:“我说欧阳雷,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这可是唐修让我偷的,你现在竟然反过来谢他?这是哪门子的道理?按理说,你现在不是应该脱下鞋,狠狠抽他一顿吗?”

    欧阳雷感激的神色为之凝固,呆呆看着唐修和杨乐,此刻他才如梦初醒:对啊!自己谢他们干什么?自己这两天差点崩溃,全是拜他们所赐啊!

    一时间。

    欧阳雷心底的感激之情化为乌有,他想发火,却根本就不敢发作,先不说眼前的唐修,仅仅是这个叫杨乐的家伙,就太……太厉害了。这家伙,简直能和世界最顶级的那些大盗所媲美了。

    杨乐看着欧阳雷反复变幻的表情,嬉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本人杨乐,盗门弟子,世界那些轰动一时的大型盗窃案,最起码有百分之一的几率,都是我的杰作。”

    盗门?

    欧阳雷面色大变,眼神中流露出警惕神色。如果是寻常家族的族人,或许不清楚盗门是什么样的存在,但因为他母亲的关系,他却听过很多次关于盗门的传说。

    “杨……杨兄弟。”

    欧阳雷干咳一声,赔着笑脸叫到。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杨乐在没有恶意的情况下,已经令他们欧阳家族手忙脚乱,如果因为某些事情被他盯上,恐怕欧阳家族就没有好日子可过了。

    杨乐嘿嘿笑道:“欧阳兄弟大哥别客气,既然你是唐修兄弟的准大舅哥,将来都是自己人。”

    唐修翻了个白眼,摆手说道:“都别再胡说八道了。早点去休息,明天该干嘛就干嘛去。我还有点事,就不奉陪了。”

    说完。

    他重新返回到二楼,在居住的房间洗了个澡,并且换上孤小雪亲自送过来的一套睡衣。尽管已经是深夜时分,但唐修还是摸出手机,拨通老爷子的手机号码。好一会,电话才被接通,手机里传出老爷子的声音:

    “修儿,这么晚打电话,有急事?”

    唐修说道:“爷爷,的确有点急事。”

    唐国盛说道:“说吧,什么事情?”

    唐修说道:“姑姑应该告诉您了,姚家准备把南海蛤蜊岛租赁下来。我已经得到确切的情报,姚家租赁蛤蜊岛的目的,就是联合和他们交好的各大家族,准备培养武装力量。而真正和政府方面在接洽的人是姚庆腾,姚新华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幌子。这么晚找您,是因为我要得到蛤蜊岛,除了蛤蜊岛之外,距离蛤蜊岛几公里外的另外一座岛屿,我也要租赁下来。”

    唐国盛诧异问道:“你要租赁那两座岛屿做什么?”

    唐修说道:“蛤蜊岛适合种植药草,另外一座岛适合圈养凶兽。如果我能把这两座岛屿拿下,最多十年时间,我能让唐家比现在强大百倍。”

    “你确定?”

    唐国盛的语气变得格外严肃。

    唐修认真说道:“我保证。”

    唐国盛沉默了两分钟,最终沉声说道:“我知道了,你等我的消息。”

    “等一下!”

    唐修察觉到唐国盛要挂断电话,急忙说道:“爷爷,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告诉你,或许对咱们唐家拿下蛤蜊岛和另外一座岛屿有帮助。”

    唐国盛问道:“什么事?”

    唐修说道:“我刚刚从蛤蜊岛回到荆门岛。在蛤蜊岛上,我遇到了姚家的人,其中一部分被我杀了,姚庆腾和另外一些人,则死在蛤蜊岛上。姚庆腾带的那些资料和手续,现在全落在我手里,要不要我派人送到您那里?”

    唐国盛大喜道:“太好了,你马上派人送过来。对了,路上的安全能不能做到保证?”

    唐修说道:“没问题。”

    唐国盛严肃说道:“既然没问题,我在帝都等那些资料。一旦把资料拿到手,根据姚家和政府开出的条件,我就能更好的操作。”

    挂断电话。

    唐修把高峰找来,吩咐他带几个高手连夜赶往帝都,把那份资料送到唐家祖宅,并且叮嘱他一定要亲手交到唐国盛手里。

    第二天清晨。

    荆门岛第一人民医院,昏迷了两天的姚新华终于醒来,他不是被荆门岛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治好,而是自然清醒。当白色的墙壁映入眼帘,刺鼻的苏打水味钻进他鼻子里,打了两天生理盐水的他,支撑着双臂艰难坐起。

    “这是哪?”

    姚新华看向床旁昏昏欲睡的属下,开口询问道。

    那名中年大汉茫然的抬起头,当他发现姚新华醒来后,顿时打了个激灵,猛然间从椅子上跳起来,满脸狂喜的问道:“少爷,您……您终于醒了?我我我……我去叫医生,您先等一等。”

    姚新华眉头一皱,开口叫住他,沉声问道:“你还没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了?”

    中年大汉苦笑道:“少爷,您在欧阳家族举办的慈善晚会上莫名其妙的昏迷,不管我们怎么喊您,始终都没办法把您喊醒。最重要的是,我们把您送到医院来以后,无论医院方面怎么为您检查,医生怎么为您诊断,都无法弄清楚您昏迷不醒的情况。对了,这里是荆门岛第一人民医院,您已经在这里住了两天了。”

    姚新华皱眉说道:“你是说,我突然昏迷?就在那晚的慈善晚会上?”

    中年大汉肯定的点头。

    姚新华眼神中浮现出回忆神色,回忆起在昏迷前的那个场景,顿时,他的面色勃然一变,沉声问道:“唐修呢?那晚我昏迷之后,唐修在哪里?”

    中年大汉迷惑道:“您说的是……唐家那个唐修?”

    姚新华沉声说道:“没错,就是他。我的记忆最后消失之前,我是和他在一起。他当时在哪里?”

    中年大汉苦笑道:“少爷,当晚我们发现您昏迷的时候,他早就不知去向。不过,那晚咱们的人却出事了。”

    姚新华询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中年大汉说道:“您不是调了两个小队到喜来登大酒店附近埋伏吗?每个小队的狙击手,一共两人全都埋伏在对面大楼里。结果,在您昏迷不醒被送到医院后,我亲自下达命令,让那两个小队撤离。谁曾想,那两位狙击手已经被人干掉。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的眉心被人用……用银针刺穿,仅仅是一根银针,却刺中最重要的脑枢神经,直接令他们毙命。”

    “嘶……”

    姚新华闻言,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

    他还清楚的记得,当初他和唐修交谈的内容,那是两人谁能够站着离开喜来登大酒店,谁是横着出去的。毫无疑问,当时对他下手的是唐修,结果也是他输了,他被人抬了出去。

    “他为什么当时没有直接杀掉我?以他的恐怖能力,就算是直接把我弄死,恐怕都会神不知鬼不觉。另外,用银针杀人,而且杀掉的还是两位早就埋伏好的狙击手,这杀人者绝对极度恐怖。是唐修?还是唐修的手下?”

    姚新华脑海中不断思考着,但想到的每一个问题,都让他手脚冰凉。他终于明白,当初在争夺南方那两省的时候,自己为何会输得那么惨了。那完全是唐修的实力太过于恐怕,甚至很有可能,他掌控着一批极其可怕的武装力量。

    许久后。

    姚新华看向中年大汉,沉声问道:“我二叔回来了吗?”

    中年大汉摇头说道:“没有回来。我们拨打他的卫星电话,结果发现他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听。另外,咱们的人和那艘客轮也失去了联系。”

    姚新华面色勃然大变,急促问道:“客轮上有特殊通讯设备,怎么可能和客轮上的人失去联系?”

    中年大汉苦笑道:“客轮上的通讯设备已经被关闭,所以一直无法连接。”

    姚新华沉默片刻,开口说道:“我知道了,咱们先回一趟帝都,接下来再说其它事情。”

    中年大汉迟疑一下,小心翼翼的说道:“少爷,今天上午有人来逼债。”

    逼债?

    姚新华怒喝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咱们欠谁的债了?”

    中年大汉低声说道:“对方说是唐修派来的,说是十亿赌债。”

    十亿?

    赌债?

    姚新华呆住了,他猛然间想起慈善晚会的时候和唐修的打赌。顿时,他心中一震憋屈和难受。虽然他不知道唐修对他做了什么,但最终的结果是他被抬出去的,而唐修却是自己离开的。

    怎么办?

    难道自己真的要输给那姓唐的十亿rb?

    姚新华攥紧拳头,眼神中闪烁着屈辱的光芒,沉声说道:“回去再说。”

    “我觉得,还是不要等回去再说了。愿赌服输,这是赌坛规矩。姚大少既然输给了我,应该不会为了区区十亿小钱就要赖账吧?”病房外面,戏谑的声音传了进来。

    唐修带着两名精装大汉,在声音落下的时刻迈进病房,他那俊朗脸庞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向刚刚从病床上下来的姚新华。

    今天会有四章爆发,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