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二章 绕着走
    唐修看着动怒的黎昊然,故意流露出恍然的神色,直接在他对面沙上坐下后,笑着说道:“我想起来了,你刚刚问我是不是叫唐修。  没错,本人站不改名坐不改姓,就叫唐修。”

    黎昊然冷冷一笑,对着身后站着的一名大汉做了个手势,随即那名大汉取了茶杯,给唐修倒了一杯。

    “来者是客,喝茶。”

    唐修瞟了眼茶杯,竖起大拇指赞叹道:“黎家主真是有风度,我表现得如此傲慢,嚣张,你竟然还愿意请我喝茶。看来这涵养功夫,以后还要多跟黎家主好好学学啊!”

    黎昊然淡淡说道:“唐先生说笑了,家主不敢当,只是黎家一言九鼎的人物而已。”

    唐修惊讶道:“你竟然连家主的称号都不敢当?那是我高看你们黎家了吗?据我所知,国内那些真正的大家族,可都是有家主存在的。”

    黎昊然冷笑道:“唐先生,有句话说的好:冤家宜解不宜结。我知道你的来意,也知道你和小儿之间的矛盾。我好声好气和你说话,你也不要再阴阳怪气。这件事情,如果是小儿的错,我会让他低头认错。可如果是你仗势欺人,我也不会善罢甘休。”

    唐修面色一变,在身躯坐直的那一刻,冷笑道:“刚刚还夸你有风度,转眼间就变成怒狮了?别说这件事情本就是你儿子的错,就算是我仗势欺人,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

    黎昊然勃然大怒。

    唐修冷笑道:“我怎么了我?你以为你黎家家大业大,就能纵容你那大儿子嚣张跋扈?欺负别人?这次他招惹到的是我,如果是别人,恐怕你们黎家更牛的一塌糊涂吧?”

    “唐修,你休要张狂!”

    黎震从二楼下来,箭步走到唐修对面,怒声喝道。

    唐修打量着黎震,啧啧感叹道:“原来是正主来了啊!你老子在给你撑腰呢,让我很不高兴。黎震,你来说说,今晚玩的这手借刀杀人有没有趣?如果有趣的话,非常非常无聊的我,得向你学习啊!”

    黎震装傻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唐修嘴角勾勒,淡淡说道:“知道今晚我收拾于志的时候,为何没有把你叫出来吗?因为我想来你家看看,见见你老子,看看是什么样的人物,竟然能生出你这么个蠢货儿子。”

    “你……”

    黎震大怒。

    黎昊然抬手打断黎震的话,那双眼睛死死盯着唐修,沉声说道:“唐先生,说话注意分寸。别以为你带来几个人,就能在我黎家狂妄。你和小儿的恩怨,我从他口中听到的也不尽全都真实,那你说说,你们的恩怨起因?”

    刚刚!

    他从唐修的话里,听出一件令他暗暗心惊的事情。

    大儿子?

    这世界上知道自己有两个儿子的,加起来都不过五人。他想不明白,唐修是怎么知道的!

    唐修摆手说道:“黎昊然是吧?你别给我打马虎眼。你儿子什么德行你清楚,我这次过来就是讨个说法,如果不能让我满意。哼哼……”

    黎昊然冷笑道:“不让你满意,你能怎么着?”

    “谁那么大胆子,大半夜跑到黎家来闹事?”一道声音,从房门外传来。紧接着,三位中年男子在五六个保镖的簇拥下进入房门。

    黎昊然眉头微蹙,眼神中流露出几分羞恼。老朋友过来打牌,结果碰到找茬的上门,这让他觉得丢人。

    “古兄,陈兄,高兄。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到了。一点小事而已,稍后我把他们打了,就到棋牌室和你们玩几把!要不,你们先到棋牌室去等我?”黎昊然起身迎上去后说道。

    三名中年男子的目光,齐齐落在唐修身上。

    一瞬间。

    其中一名中年男子面色一变,仿佛没有听到黎昊然的话,箭步朝着唐修走过去,脸上堆起笑容,伸出手说道:“没想到今天竟然在黎老弟这里,竟然能够见到唐老弟。怪不得今天喜鹊叫了一整天呢!”

    唐修眉头微蹙,他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熟人。而这熟人竟然还是在不了解神仙酿的情况下,向他下了订单的古常民,鼎燊传媒的老板。

    站起身。

    唐修和古常民握了握手,淡笑道:“我也有些意外,没想到古老哥竟然会深夜跑到黎家来打牌。好兴致啊!”

    古常民笑道:“最近也是闲的无事可干。手里有点钱,都不知道该干什么。要不,唐老弟你带带我,让我跟你点小财?”

    唐修说道:“古老哥说笑了,你可是做大生意的人,我鼓捣的那点小买卖,你怎么能看上眼?”

    古常民正色说道:“唐老弟,你这就是太谦虚了。苗兄可是跟我说了不少关于你的事情,我古常民这辈子佩服的人不多,但对你,我是打心眼里敬佩啊!咱不说别的,单单说你们在星城搞得那个大工程,就是我拍马都赶不上的。”

    唐修淡淡一笑,他对苗温堂还是有些了解的,关于自己修炼者的身份,相信他不会说的。

    “古老哥过奖了。既然你们是来打牌的,那你们就先到棋牌室等等这位黎昊然吧!我保证,今晚他会平安无事。”

    古常民面色微变,转头看了眼跟过来的黎昊然,面色变得严肃很多,沉声说道:“黎昊然,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唐老弟性格随和,能让他亲自来到你们黎家,就说明是你们黎家有人犯错。你还愣着干什么?给唐老弟赔礼道歉。”

    黎昊然惊呆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相交数十年的老朋友,竟然让自己给一个毛都没长齐的毛头小子赔礼道歉?

    还有!

    他给自己使眼色是什么意思?

    忽然间。

    他想起儿子之前说的话,至今为止都没调查清楚眼前这位唐修的身份。难道……他的身份背景不简单?

    想到这里,他转头恶狠狠的瞪了眼儿子黎震,这才露出一个非常难看的笑脸,说道:“唐先生,我不知道你和古兄认识,刚刚多有得罪,希望你能够海涵。另外,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我这儿子是个惹祸精,你放心,我会狠狠的教训他。黎震,你还愣着干什么?过来给唐先生赔礼道歉。”

    黎震怒道:“爸,咱们怕他做什么?我还真不信他能把我怎么样?”

    古常民现唐修面色一变,顿时心里暗暗叫糟,几乎是瞬间,他便大步奔到黎震面前,抬手狠狠给他一巴掌,怒喝道:“你给我闭嘴。长辈让你道歉,你就必须给我道歉。黎昊然宠着你,管着你,那是你们自己家里的事情。但你身为他的儿子,就别给他招灾引祸。道歉。”

    黎震捂着自己的面颊,仿佛不敢相信刚刚那一巴掌是抽在他脸上的。而且,打他的人并不是他父亲,反而是古常民。

    他想要飙,但古常民的身份却让他不敢轻易张口。因此,他的目光再次看向父亲黎昊然。

    黎昊然面色变得有些难看,他也没想到古常民会动手。不过,今天既然已经变成这种局面,他也不好当场给古常民翻脸,只能强忍着心口的恶气,沉声喝道:“道歉!”

    黎震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古常民,最终还是带着满脸的不甘,对着唐修说道:“唐修,我为我之前的所作所为向你道歉。今晚的事情,是我不怀好意,对不起。以后,我见到你,会按照咱们的约定,绕着走。”

    绕着走!

    这三个字,被他说的语气很重。

    唐修冷冷瞟了眼黎昊然和黎震,这才转头看向古常民,淡淡说道:“既然古老哥要给他们黎家父子出头,这件事情就算了。不过,如果他们黎家有人再招惹到我头上,别怪我到时候翻脸无情。”

    古常民连忙陪着笑容说道:“是是是,多谢唐老弟大人大量。明天你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

    唐修说道:“吃饭的事情就算了,我还有点其他事情没办,先走一步。”

    古常民连忙转头给黎昊然使了个眼色,然后笑着说道:“我送你。”

    几分钟后。

    随着三辆车离开,站在院门口的黎昊然面色阴沉下来,他那双眼睛盯住古常民,压制着怒火说道:“古兄,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古常民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不好看,他深知唐修离开之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他之前在不知道唐修的酒厂生产的酒怎么样,就下了大订单。这算是和唐修建立了交情,也算是卖了份情面。

    然而!

    他今天本来是高高兴兴找黎昊然打牌的,却把那份情面给用掉。想到这件事情,他就心疼得有点难受。

    “你就让我在这里给你解释?”

    古常民冷着脸说道。

    黎昊然眉头皱的更深,但还是说道:“里面请吧!”

    其他两名中年,两人相视一眼后,都察觉到古常民和黎昊然之间的问题。不过,他们心里暗叹古常民多管闲事,甚至在黎家就逼着黎昊然赔礼道歉,还亲自动手打了黎震。

    他们觉得!

    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