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 胆寒
    戚成山对杜长泽很了解,数十年的朋友,交往甚多。但他们都是商人,在商言商,杜长泽给他要钱,他也可以理解。

    只是!

    什么重要的消息?竟然能价值十亿?

    戚成山派人把钱汇到杜长泽的私人账户中后,手机铃声便再次响起。站在安静走廊里的戚成山,按下接听键:

    “戚老弟,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来我这里一趟。有些话,不方便在电话里说。但是你的度要快,可以说,你现在是在和时间赛跑。”手机里,传来杜长泽的声音。

    “我现在就过去!”

    戚成山沉声说道。

    “先别挂电话,你来的时候,最好带着你儿子,因为这件事情,和他有关。”

    “什么意思?”

    “你先别问,来了再说。”

    通话结束。

    戚成山眉头紧锁,沉思了片刻,便拨通戚长星的手机号码,得知他就在附近,立即让他过来。

    富康大酒店门口。

    一辆宾利静静停在门外,戚成山站在宾利车旁,看着远处快行驶而来的保时捷跑车,眼底寒光闪烁。他隐隐猜到一些,恐怕杜长泽说的不利消息,是儿子惹出的大麻烦。

    “爸,你急着让我过来,有事?”

    戚长星身上有些酒味,经历过今天的事情,他心里很担忧,所以找了几个朋友喝酒压惊。不过,接到父亲的电话,让他心中有些忐忑。

    戚成山坐进车里,沉声说道:“上车,跟我去个地方。”

    戚长星把保时捷跑车的钥匙丢给门口保安,坐进车里后,好奇问道:“爸,你要带我去哪?”

    戚成山冷哼一声,淡淡说道:“杜长泽刚刚给我打电话,说要卖给我一个重要消息。知道那条消息值多少钱吗?”

    杜长泽?

    杜阳他爸?

    戚长星心底的担忧更深,摇头说道:“不知道。”

    戚成山说道:“十亿!”

    戚长星一愣,双眼瞬间瞪的滚圆,惊呼道:“爸,你答应了?”

    戚成山说道:“杜长泽的性格我了解,如果不是真有重要的消息,他还不至于为了十个亿逗我。只是,在见到他之前,我想问问你,是不是你招惹到了什么大麻烦?”

    戚长星那颗心不断下沉,面色也变得有些难看。犹豫了一下,他觉得事情恐怕瞒不住了,这才苦涩说道:“爸,我好像是惹麻烦了。今天……”

    戚长星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最后才说道:“对方虽然说让我告诉你,去赔礼道歉。但我觉得没这个必要。那件事情又不是我引起的,我只是帮腔了几句。”

    戚成山眼底冷意更浓,沉声问道:“你真的看到,姜宇和陈飞那两个小子,被百宴酒楼的总经理田丽抓走了?”

    戚长星连忙点头,说道:“千真万确。只是,当时抓走的没有杜阳,我倒是很好奇。”

    戚成山缓缓闭上眼睛,脑海中不断思量着这件事情。百宴酒楼他知道,而且他曾经多次去百宴酒楼宴请过朋友。对于田丽,他接触的不多,但也见过几面,是个温淑贤良,谦和谨慎的女人。

    他想不通,为何田丽一改往日作风,胆敢把姜宇和陈飞抓走。要知道,那两个小子的身份背景可不一般,哪一家的实力,都比百宴酒楼强多了。

    难道……

    田丽就不怕以后百宴酒楼在港岛没了立足之地?

    几分钟后。

    戚成山决定给姜天霸和陈建业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具体是什么情况。拨通姜天霸的号码后,对方好半晌才接通。

    “姜兄,我是老戚。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没打扰你休息吧?”

    “有事说事!”

    手机里,传来姜天霸生硬的声音,而且语气中还夹杂着几分怒气。

    戚成山一愣,迷惑道:“姜兄,我听我家小子说,你儿子和百宴酒楼的人生了点冲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己打听去!”

    随即,通话被挂断。

    戚成山怔怔听着手机里传来通话结束的盲音,心头仿佛被浓浓的迷雾笼罩,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和姜天霸的关系不错,可是今天姜天霸怎么了?像是吃了火药一般。

    自己……

    好像没的罪过他?

    回过神后,戚成山摇了摇头,翻出陈建业的电话拨打过去。

    “什么事?“

    手机里传来陈建业低沉的声音。

    戚成山笑道:“老陈,听你这语气,好像心情不好啊?出了什么事?”

    陈建业恼怒说道:“换做是你,几十年辛辛苦苦挣的家业,一下子丢了大半,你会高兴得起来?”

    戚成山傻眼了,因为陈建业说完那句话,也挂断了电话。

    什么意思?

    几十年辛辛苦苦挣得家业,一下子丢了大半?

    忽然间。

    戚成山心底一寒,眼神也在瞬间凝聚,他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荒谬的想法:难道,是姜天霸和陈建业,在百宴酒楼的人手里吃了亏?

    这个想法,仅仅在他脑海中逗留了几秒钟,便被他直接驱除。因为他觉得这个想法根本就不成立。百宴酒楼就算有点本事,也很难同时对方姜天霸和陈建业两人。

    尖沙咀。

    戚成山带着戚长星赶到杜家别墅,当他见到杜长泽后,立即出声询问:“杜兄,现在你可以说了吧?到底是什么消息?”

    杜长泽和他握了握手,看了眼跟在后面的戚长星,摇了摇头说道:“跟我到屋里说吧!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

    书房内。

    杜长泽招呼戚成山入座后,脸上挂着苦涩表情,叹道:“戚老弟,如果换做是之前,我绝对不会收你的钱。但今时不同往日,希望你别怪罪。咱们养了好儿子,可是这能给咱们招灾引祸啊!”

    “你说!”

    戚成山皱着眉头说道。

    杜长泽沉声说道:“既然你把你儿子带过来了,应该知道他们四个小子,和百宴酒楼的老板生的冲突吧?”

    戚成山点头说道:“听说一点。”

    杜长泽摇头说道:“姜天霸和陈建业的儿子,被田丽绑到百宴酒楼。他们两个立即联系我,我们三人带了将近两百人,准备好好的教训教训百宴酒楼的人。结果,姜天霸和陈建业带去的一百多人,全部被杀。他们两家集团公司的股份,被勒索了百分之四十九。而我,付出了三十亿的代价,保住了我们父子,以及数十位手下的性命。”

    “什么?”

    戚成山豁然站起,脸上浮现出惊骇神色。

    震撼!

    他被这个消息给震撼了!

    杜长泽和姜天霸,陈建业三家的底细,他可谓是心知肚明。他们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如果联合起来,就算是和港岛付李巨人掰手腕,也只会弱几分而已。百宴酒楼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怎么他们三位联合起来,都不是对方的对手?

    “杜兄,你没开玩笑?”

    戚成山嘴唇蠕动了几下,颤声问道。

    杜长泽满脸严肃,摇头说道:“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姜天霸和陈建业辛辛苦苦培养的一批心腹打手,算是折在里面大半。他们的财富,更是损失了三分之二以上。如果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可以现在给他们打电话。”

    猛然间!

    戚成山终于明白,为何他之前给姜天霸和陈建业打电话,他们会用那种态度和自己说话。

    他们惨了!

    戚成山脑海中刚刚浮现出这个念头,面色便变得煞白如纸,他猛然间意识到什么,瞳孔剧烈收缩,急促问道:“你的意思是……对方会对我下手?”

    杜长泽苦笑道:“戚老弟,你是没见到当时的场面。上百多具尸体,地面上全都是血。对方太狠了,用心狠手辣来形容他们都不够。尤其是百宴酒楼的老板,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却亲手杀死了二十多人。你觉得,我们三个都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你们家会平安无事?”

    戚成山嘴角抽搐了几下,转头一巴掌抽在戚长星脸上,打得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杜兄,剩下的五亿,我会在解决完事情之后,汇入你的账户。告辞!”

    说完!

    戚成山带着戚长星快离开。

    百宴酒楼北楼。

    上百具尸体已经处理完毕,地上的鲜血也被冲刷干净。只是在厅房的空间里,还飘荡着淡淡血腥味。

    “咱们今晚就回荆门岛吗?”满脸喜色的郝蕾,看着清理完毕,纷纷离开的酒楼保安,出口询问道。

    田丽摇头笑道:“还有点事没解决。”

    郝蕾迷惑道:“还有事?什么事?”

    田丽嘴角勾勒,缓缓说道:“还有人没来。如果他们今天不来,明天我打算亲自上门讨债。”

    “谁?”

    郝蕾惊讶道。

    田丽说道:“戚成山。”

    郝蕾皱眉说道:“今晚的事情和戚成山也有关系?”

    田丽耸了耸肩膀笑道:“他养了个能给他招灾引祸的好儿子,自然也逃不了关系。”

    郝蕾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忽然说道:“田丽,你有没有感觉到,咱们现在的这位老板,才是赚钱的机器。仅仅一晚的收入比百宴酒楼和大福珠宝十几年的总收入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