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不出意外的决定
    星城,龙厨食府。

    豪华总统套房中,唐国盛端坐在客厅沙上,戒烟足足有十几年的他,重新点燃了一颗香烟,哪怕他的儿女阻止,都无法令他熄灭。那张苍老的脸庞上,眉头深皱,目光时不时的从放在面前茶几上的手机上面扫过。

    等待!

    他在等待情报,这是他离开星城中医院后便下达的命令。

    “铃铃铃……”

    那部手机铃声,终于在唐国盛期待中响起。

    “说……”

    唐国盛非常熄灭香烟,抓起手机接通后,语气极其严肃的说道。

    手机里,传来一道声音:“长,唐修的资料已经调查清楚,他今年二十岁,曾经成绩优异,今年更是获得了双庆省理科状元。老家是清河县苏家村,没有父亲,是他母亲苏凌韵把他抚养成人,老家有一个外婆……”

    唐国盛听到唐修的真是年龄是二十岁后,便已经猛然站起,当他又听到“苏凌韵”这个名字后,那苍老的身躯已经忍不住颤抖起来。

    他可以确定!

    唐修就是他的亲孙子。

    年纪,吻合。

    单亲,只有母亲,吻合。

    苏凌韵,最后一个字是小韵,和小儿子说的吻合。

    唐国盛不相信这么多的吻合,只是单纯的巧合。

    听完汇报。

    足足过了好半晌,他才慢慢坐回到沙上,眼睛里有些湿润,也有些复杂。唐修的愤怒,唐修的恨意,他懂,也理解。小儿子那件事生的太过于突然,突然到,都没能够和苏凌韵交代一句。

    只是!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苏凌韵都没到帝都去寻找唐家的人,难道她不清楚,她生有唐家的儿孙,已经是唐家的儿媳妇?

    唐云鹏站在一旁,看着父亲脸上复杂的表情,犹豫了许久,他终于忍不住问道:“爸,什么结果?”

    唐国盛缓缓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儿女和侄子,点头说道:“没错了。唐修真是你弟弟的儿子,我的亲孙子。”

    唐云鹏连忙说道:“可他的年纪……”

    唐国盛说道:“他那是不想和咱们相认的借口。他真实年龄就是二十岁,而且他只有一个母亲,叫苏凌韵,没有父亲。从小,他是在乡下的外婆家长大。”

    一瞬间。

    唐云鹏和唐霞,唐东三人便明白过来。

    唐云鹏沉声说道:“爸,既然他是咱们唐家的子孙,咱们就不能不管。不管他愿不愿意,都要跟咱们回帝都,到祖宗宗祠前磕头认祖归宗。而且,他的医术极其厉害,连您那么多年的哮喘都能治好,或许他真有把握,把云德从昏睡中救醒。”

    唐国盛苦涩摇头,叹道:“认祖归宗是必须的。只不过,这过程恐怕会很艰难。当他在心里已经确定咱们的身份后,表现出的那份恨意,你们也都看到了。二十年来积压的恨意,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消失的。再者说,咱们唐家的确没有资格要求他什么,先不说他治好了我的哮喘,单单是他们母子孤苦伶仃的生活,相信这么多年就遭了很多罪,受了很多苦。”

    唐霞沉思片刻,询问道:“爸,那您怎么决定?”

    唐国盛沉声说道:“我亲自去一趟清河县。现在就动身,你们给我安排车子。”

    “我也去!”

    “我也去!”

    唐云鹏和唐霞异口同声叫道。

    唐东张了张嘴,但怕大伯唐国盛训斥,所以强忍住了。

    唐国盛摇头说道:“小霞跟我去就好。云鹏,咱们唐家因为我的病,已经处于非常不稳定的阶段。你必须返回帝都,帮你三叔稳住局面。另外,小彤的事情尽快给我落实,哪怕和对方交换些利益,也必须让她把那个职位拿下。这对咱们唐家提前布置的退路,有帮助。”

    “这……好吧!”

    唐云鹏犹豫了一下,才勉强同意。

    清河县,苏家村。

    唐修进入外婆家院子,便看到母亲正在给外婆洗被褥,而苏翔飞则帮着晾洗干净的衣服。

    “咦?修儿,你不是说暂时不回来了吗?怎么……”苏凌韵看到唐修,顿时流露出惊讶表情,起身询问。

    唐修看了眼回过头的苏翔飞,这才对苏凌韵说道:“妈,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您谈谈,咱们找个安静点的地方。”

    苏凌韵迷惑道:“什么重要的事情?”

    唐修朝着他居住的侧房走去,边走边说道:“妈,你跟我来就知道了。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不管听到我说什么,都不要激动。”

    苏凌韵哑然失笑道:“你这孩子,还装神秘。行,我保证不激动。”

    侧房。

    唐修从里面关闭房门,神识破体而出,现苏翔飞并没有跟过来偷听,而是坐到刚刚母亲坐的地方,接着洗被褥,他暗暗点了点头。转身看向苏凌韵说道:“妈,我今天遇到一些人。”

    苏凌韵哭笑不得的说道:“你遇到一些人,用得着跟我汇报吗?对了,是不是国内那些重点大学,都向你这双庆省的理科状元抛出橄榄枝了?我可是听说了,每年每个省的高考状元,都会有无数大学争着抢着想要收呢!”

    唐修满脸严肃说道:“妈,我遇到的不是那些重点大学的人。他们……都姓唐!”

    苏凌韵一愣,随即面色大变。

    唐修沉声说道:“有个老人,叫唐国盛,还有他的大儿子唐云鹏,女儿唐霞,侄子唐东。他们来自帝都,帝都唐家。”

    苏凌韵的身躯一晃,如果不是快搀扶住墙壁,就已经摔倒在地上。她的表情变得极为惨淡,眼神中更是闪烁着恐惧神色。

    唐修扶住她的手臂,让她坐在床沿上,这才继续说道:“妈,我觉得您有必要,告诉我些事情了。当然,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您,比如……他的消息!”

    他……

    他的消息?

    苏凌韵瞳孔猛烈收缩,眼神中爆射出难以置信的光芒。

    他……

    还活着?

    唐修没有再说话,他知道母亲需要时间,消化自己说的这些事情。

    半晌后。

    苏凌韵才带着几分忐忑,几分期待,低声问道:“他……在哪?”

    唐修淡淡说道:“帝都。”

    苏凌韵脸上流露出浓浓的失落神色,眼眶里也有晶莹的泪水打转。她的牙齿咬了咬下嘴唇,才喃喃问道:“他没死……为什么不来找咱们?他当年明明知道我怀……”

    唐修打断她的话,说道:“他昏迷了二十年,植物人。”

    “什么?”

    苏凌韵被唐修的话给震住了,她满脸呆滞的看着唐修,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内容。

    二十年?

    植物人?

    他……

    一瞬间!

    苏凌韵的泪水夺眶而出,她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悔意,后悔当年为什么没有去帝都,明知道他的家就在那里,为什么不去找他。

    唐修轻轻抱住苏凌韵,拍了拍她的后背,说道:“妈,从小到大,我一直都知道您是一个坚强的女人。虽然您表面很柔软,但却有一颗坚强的心脏。别哭,您把当年的事情跟我说一说。”

    苏凌韵痛哭一阵后,才扬起泪眼朦胧的脸庞,苦涩说道:“当年,他的战友叫他出去,跟我说是出去喝酒。我当时没当回事,却等啊等,等了一天,等了两天,三天……”

    “他失踪了,没有丝毫的消息。我报了警,可却没有任何的结果。我相信他不会抛弃咱们母子,所以我以为他死了,死在我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后来,我被苏尚文接回了老家,一直把你生下来。生下你后,我不死心,想要去帝都的唐家去找他,可我又不敢去,我怕……”

    唐修心底暗暗一叹,说道:“你怕我被唐家的人夺走?”

    苏凌韵默默点了点头,哭泣道:“唐家在帝都家大业大,权势滔天。如果他们知道我有唐云德的儿子,知道你身上流着他们唐家的血脉,我怕他们把你抢走。我已经失去了丈夫,我决不能再失去儿子。”

    唐修问道:“这些年,您都没想过去帝都?”

    苏凌韵苦涩说道:“修儿,你还记得在你读初中之前吗?每年我都告诉你,要去隔壁市的亲戚家。其实,我哪里是去隔壁市的亲戚家啊!根本就是靠着平时积攒的一点钱,到帝都去打听你爸的消息。十几年,我每年都去,甚至我足足去了上百次帝都的唐家老宅。躲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偷偷的观察。可是,我却从没有听任何人提起过你爸,也从来没有见过他一次。”

    唐修恍然,认真说道:“妈,我觉得您做的是对的。跟着您长大,我才能感受到幸福,感受到母爱。不过……”

    苏凌韵终于止住哭泣,问道:“不过什么?”

    唐修说道:“不过,你打算怎么办?”

    苏凌韵不假思索的说道:“去找你爸!我相信他,只要他没死,就有不得已的苦衷。他已经昏迷了二十年,二十年躺在冰冷的床上,都没有我在身边照顾。所以,只要他活着,下半生我就陪着他,照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