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 摧残
    苏犇苦笑道:“他叫洪长银,是咱们县御水帝景城房地产公司的老板,他前段日子和蓝城来的商人合作,要在咱们这里建工业园区,那洪长银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令政府批下文件,甚至还让政府参与到其中。  所以,政府给咱们下达了土地强征文件。”

    唐修问道:“那洪长银有什么背景?”

    苏犇说道:“他是洪县长的亲侄子。”

    唐修恍然,终于明白那洪长银的势力那么大了,甚至连县医院的医生都能被他收买。不过,他才不管对方什么来头,敢伤害外婆,他绝对会让对方付出惨痛的代价。不仅仅是那洪长银,就连那洪县长,还有县医院的那些领导,谁参合了这件事情,都要付出惨痛代价。

    唐修拿出手机,利用3g网打开网页,搜索关于清河县御水帝景城房地产公司的信息,很快便找到洪长银的个人资料。

    “犇哥,你去休息吧!记得明天把银龙草给我。”

    苏犇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唐修从车里取出一个毯子,回到外婆家里,现母亲苏凌韵正坐在床边呆,而外婆依旧在熟睡之中。

    “妈,你也睡会吧!”

    唐修轻声说道。

    苏凌韵仰起头,那张脸上浮现出笑容,轻轻摇头说道:“我刚刚把隔壁房间以前你住的地方收拾好了,也铺好了床。今天折腾那么晚,你也去睡会吧!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再叫你。”

    唐修说道:“妈,我现在不困。倒是你,明明满脸的疲倦,你还硬撑着干嘛!外婆的伤真的没问题了,我向你保证。”

    苏凌韵犹豫了一下,这才点头说道:“行,那我也去睡一会。”

    几分钟后。

    唐修看到母亲在沙上睡下,并且传出轻微的鼾声,他才悄悄走出房门,来到院子外面,他直接驾车赶往清河县县城。既然已经查到洪长银的资料,还通过照片弄清楚他的样貌,那今天晚上就先收点利息。

    清河县县医院!

    以洪长银的身份背景,能让医院的医生拒绝治疗苏家村的伤员,他在冲突中也受了伤,应该会在医院住院。

    不过!

    唐修并没有光明正大的驾车到清河县县医院,而是在清河县县医院附近一排关着门的门面房外停下,然后悄悄溜进附近的小巷。几分钟后,他便悄无声息的溜进医院里面。

    住院大楼下面,唐修躲避在阴暗角落,利用神识覆盖,轻易在住院部三楼一间病房里,现熟睡中的洪长银。而在病房的另外一张床上,则躺着一位年轻女孩。

    唐修并没有走楼梯,因为医院楼梯和电梯处都有监控摄像头,所以他身形矫健,无声无息的顺着管道楼外攀爬上去,在洪长银居住的病房窗口,他轻轻推开虚掩着窗户,出现在病房之中。

    “噗……”

    唐修飞快点在年轻女孩的睡穴上面,然后才一拳头把洪长银砸晕过去。如同拎着一条死狗,唐修拎着洪长银从窗口出去,并且原路离开医院。当他回到车前后,直接把洪长银塞进后备箱里,然后驾车朝着苏家村村后的山脚下行驶而去。

    “砰……”

    随着到达一片荒芜之地,唐修停好车,把洪长银从后备箱里拎出来,直接砸在地上。

    “嘶……”

    剧烈的疼痛,令昏迷中的洪长银苏醒过来,当他现自己正在野外,而且浑身疼痛的倒在地上后,还以为是做梦,然后揉了揉疼痛的地方,骂骂咧咧嘀咕道:“老子做的这是狗屁梦啊?谁他t说做梦不会感觉到疼痛?该死,为什么梦到的不是有几个极品女人陪着我风流快活……”

    唐修从洪长银身后抓住他的肩膀,正面看着他后,狠狠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直接把他抽飞出五六米远,在喷出鲜血和两颗牙齿后,重新砸落在地上。

    “现在,你还觉得是在做梦吗?这里没有极品女人,野兽倒是有不少,比如野猪和豺狼,要不我弄几只回来,把它们提供给你,让你泄泄过盛的荷尔蒙?”唐修走过去几步,抱着肩膀讥笑道。

    响亮的耳光,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还有口中浓浓的血腥味,令洪长银猛然醒悟,这根本就不是在做梦。自己本来在医院病房中睡觉,这是有人把他从医院弄到了外面。

    一瞬间。

    洪长银感觉通体冰冷,那颗心如坠冰窟,挣扎着爬起来,双眼死死盯着唐修,厉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把我弄到这里来?还有,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唐修讥笑道:“洪长银,我既然把你弄出来,就说明我知道你的底细,也不在乎你的底细。当然,我弄你出来可不是请你喝茶,而是要弄死你。记得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恶事做多了,今天该到遭报应的时候了。临死之前,你有什么遗言?”

    洪长银脸上浮现出恐惧神色,脚步踉跄着倒退几步,警惕的盯着唐修问道:“小兄弟,我并不认识你吧?”

    唐修淡淡说道:“咱们之前的确没见过!”

    洪长银仿佛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你姓什么?是不是姓苏?是不是苏家村的人?”

    唐修淡笑道:“洪长银,既然你已经猜到我的身份,那我就更不能留活口了。我这人最怕麻烦,也最怕有人秋后算账。所以,你去死吧!”

    说完。

    唐修闪电般朝着洪长银冲去,在洪长银转身奔逃出几步后,一拳头被唐修砸在后背上,随着一口鲜血喷出,他直接一个狗啃地的姿势栽倒。唐修这一拳,并没有直接要了洪长银的命,他现在也不愿意要了洪长银的命。

    因为!

    他觉得现在有很多手段,比要了对方的命更解恨。

    “起来,这么玩死你太没劲,你得反抗,你得挣扎,你得哀嚎。只有这样,虐杀你才会让我感觉到爽,如果我爽了,我就会让你死的再慢点,再多享受享受生不如死的滋味。”

    唐修一脚踢在洪长银的腰部,大声叫道。

    旷野里!

    回音如催命咒一般,令洪长银心生绝望。他忽然后悔了,后悔自己招惹苏家村,招惹到这个疯子。

    没错!

    在他看来,唐修就是个疯子!

    因为,只有疯子杀人的时候,才会用残忍的虐杀手段,享受被杀之人临死前的反抗,挣扎和哀嚎样子。

    “兄……兄弟,咱们做笔买卖怎么样?”

    洪长银挣扎着站起来,看到唐修没有继续出手,连忙惊慌失措的叫道。

    唐修故意做出继续动手的姿态,但听到洪长银的话,他来了兴趣,笑眯眯的说道:“跟我做买卖?你一个将死之人,跟我能做什么买卖?难道你想给我一大笔钱?让我饶了你?哈哈哈……不可能,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我都要宰了你。”

    洪长银面色惨变,但还是为了一线生机,极力叫道:“不不不,如果您不愿意要钱,我还能给您别的好处。跟着我,跟着我怎么样?以后如果我洪长银吃香的喝辣的,兄弟你就能吃香的喝辣。跟着我,我让你享受荣华富贵,让你在咱们清河县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啪啪啪……”

    唐修窜到洪长银面前,狠狠在抽他脸上抽了十几巴掌,抽的他满嘴都是鲜血,这才停下来,冷笑道:“你以为我是神经病?以为我是傻子?嘿嘿……如果今天我放了你,恐怕不但没办法吃香的喝辣的,享受荣华富贵,恐怕你随后就会找人把我干掉吧?”

    洪长银刚刚的确是这想法,可是听到唐修的话,他心里升起一股绝望。因为恐惧,因为腰部原本就有伤,他认真浑身的疼痛,差点哭出来:“兄弟,你说……你说你要什么?只要你说了,我一定满足您。”

    唐修再次一拳把他砸到在地上,走过去用脚踩着他的头部,冷笑道:“告诉我,你找的县医院的哪个人,拒绝治疗苏家村的村民?”

    洪长银顷刻间便明悟,对方看来真的是苏家村的人,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真的怕了,怕唐修在这荒郊野外杀了他,然后把他的尸体丢到山里喂野兽。

    “是钟涛,县医院的副院长钟涛。他之所以能成为县医院的副院长,全是因为我叔帮忙。您还想知道什么,我……我全都告诉您。”

    钟涛?

    唐修深深记住这个名字,把脚从洪长银头上拿开,冷哼道:“其实,今天不杀你也行。但我得想个办法,让你把今天的事情记一辈子啊!对了,你刚刚说喜欢女人,干脆我就把你阉了,让你做个活太监。”

    洪长银瞳孔收缩,下意识的蜷缩起身体,哀求道:“别别别,兄弟我今年才三十二岁,连个孩子都没有。兄弟您高抬贵手,如果我成了活太监,那老洪家就要断子绝孙了!”

    唐修冷笑道:“你不是还有个当县长的叔叔嘛!他家里应该有儿子吧!”

    “没有,是女儿!”

    洪长银急促叫道。

    本月第五次十更爆完毕,静夜更新如此卖命,值得兄弟姐妹们砸出您们手中的月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