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被质疑
    夏日的清晨,依旧热浪滚滚,整个世界,仿佛都随着夜幕的逝去醒来。唐修吃过早餐,便匆匆赶到星城中医院。

    “唐修,你终于来了!”

    李宏基红光满面的站在中医院主楼外,他身边还跟着几位中医院的重要领导。看到唐修到了,他率先迎了上去。

    唐修笑道:“现在好像还不到八点,我来晚了吗?”

    李宏基摇头说道:“没晚没晚,是我太心急了。走,我带你去会诊室看一看,如果你不满意,我再安排人给你换。”

    “好!”

    唐修答应一声,说道:“李院长,我是来坐诊的,又不是来视察工作的,你就让这几位领导各忙各的去吧!”

    李宏基和唐修接触过几次,知道唐修不喜欢出风头,所以笑着让那几位领导离开,并且亲自带着唐修到会诊室看了看。

    “地方不错。不过,你帮我安排一位医务人员,如果我有什么需要,直接让他给我办就行。”唐修看过会诊室,点头说道。

    李宏基笑道:“我亲自帮你,顺便跟着你学习点经验。”

    唐修没好气的说道:“你堂堂的中医院院长,如果在我身边鞍前马后,传出去还不引起骚乱?赶紧安排吧!”

    李宏基犹豫了一下,点头说道:“那你在这里等一会,咱们中医院会诊时间是八点半开始,我现在就去安排人过来。”

    “好!”

    唐修走到诊桌里面坐下,看了看上面摆放的听诊器等医疗工具,他直接把东西都收进抽屉里。对他来说,西医的工具他不会用,也用不着。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他观其言,察其色,把脉诊断,就能把病人的情况摸得差不多了。

    几分钟后。

    李宏基带着一名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来到会诊室。这中年妇女穿着白大褂,双手插在上衣口袋中,一副著名医生的模样。

    “唐修,人我帮你找来了。她叫孙文静,是咱们中医院非常厉害的医生,熟悉药材,医术也挺不错。该吩咐的我都吩咐过了,在你给病人会诊的时候,如果有什么吩咐,尽管告诉她。她绝对会立即执行。”李宏基笑着说道。

    唐修点头说道:“那好,你先去忙吧!让她在这里就行。”

    孙文静眉头皱起,当她看到唐修的模样后,心中就升起一股荒谬的感觉,现在听到唐修竟然这么跟院长大人说话,她顿时忍不住说道:“院长,您先别走。您是在跟我开玩笑吧?让我停下手中的工作,就给这一个毛头小子打杂?”

    李宏基面色微变,低声喝道:“闭嘴。唐修是我亲自聘请的中医,拥有着很厉害的医术。你的工作是服从医院给你安排的任务。如果你不能胜任,现在就可以告诉我,我会把你撵回去。”

    孙文静无奈说道:“院长,我坚决遵从您的命令。但是,您让我在这里打杂,还是给这么一年轻人打杂,这不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吗?他年纪轻轻,就算是师出名门,有着很厉害的中医大师教导,在这么大的时候也学不到多少的东西啊!您别瞪眼,我这是说实话。”

    李宏基面色难看的瞪了眼孙文静,随即又带着几分尴尬看向唐修,苦笑道:“唐修,你大人有大量,别和她一般见识。妇道人家,就知道以貌取人。算了,我把她撵回去,重新给你找个优秀医生过来。”

    唐修对孙文静也不是很满意。这个女人应该有些能耐,要不然绝对不敢顶撞院长。不过,他需要的只是一个打杂的,一个对自己的命令无条件执行的人。所以,他点头说道:“那就换了吧!这种人鼠目寸光,不堪重用。我只是来做个诊,不是来闹不愉快的!”

    孙文静面色大变,她那双眼神中流露出愤怒神色,怒视唐修呵斥道:“你说什么呢?你才是鼠目寸光,不堪重用呢!年纪轻轻的,竟然这么嚣张跋扈,我们院长对你客气,那是因为……因为我们院长性格平和,待人友善。”

    李宏基白痴似得看着孙文静,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平时非常激灵,精通人情世故的孙文静,今天竟然像是中邪了一般。每句话都带着几分火气,甚至连自己都对唐修客客气气的,她竟然还察觉不到这里面存在的问题。

    “孙文静,如果你不想被停职,就给我闭嘴!哼……不管你今天怎么了,只要再敢冒犯唐修,就等于是冒犯我!我记得清楚给你说过,唐修是我费了很大力气,才邀请来的中医大师。另外,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他的医术水平,就连我都不如他。”

    “什么?不可能!”

    孙文静愣住了,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宏基和唐修,随即便流露出几分冷笑神色,满脸不屑的瞟了眼唐修,转身离开会诊室。

    她今天心情不好,非常的不好。待人和善的婆婆,突然被查出是肝癌中期,而且癌细胞已经扩散,想要彻底清除,根本就不可能了。她的那位替婆婆检查的同事告诉她,恐怕她婆婆还有半年到一年的时间。

    因此!

    她痛恨自己医术太差,面对得了肝癌的婆婆,束手无策。也痛恨那些没有真才实学,却偏偏要穿上白大褂的庸医。唐修的年纪,看上去最多也就二十岁出头。她不相信唐修会拥有厉害的中医医术,更不相信他的医术比院长更厉害。她认为,院长之所以吹捧唐修,绝对是因为其它原因。

    她只是一个医生,她认为自己没必要对一个没有真才实学的年轻人巴结奉承。

    李宏基看着孙文静离开的背影,心里暗暗苦笑,递给唐修一个歉意的眼神,大步走出会诊室。

    来到外面。

    他快追上孙文静,把他叫住后沉声呵斥道:“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本来很看好你,希望你能在唐修身边帮他,从他身上学到一些厉害的医术。可这种天大的好事,却被你硬生生搞砸!”

    孙文静不敢顶撞李宏基,但还是说道:“院长,您别在跟我开玩笑了。那个年轻人如果真有本事,还需要我帮忙?”

    李宏基怒喝道:“闭嘴,你觉得以我的性格,他如果没有真才实学,我会大张旗鼓的早早派人收拾出一个会诊室,让他来咱们医院坐诊?如果他的医术不厉害,我会陪着笑脸,尽心尽力为他安排一切?以前我认为你很机灵,也精通人情世故,可今天你是怎么回事?连这点问题都看不透?”

    孙文静迷惑道:“您真的没开玩笑?他……”

    李宏基沉声说道:“当初有个姓穆的女人,带着她那得了怪病的女儿来咱们医院求医,这件事情你知道吧?”

    孙文静点头说道:“听说了!好像那个小女孩的病,连院长您都治不好。甚至那个姓穆的女人,带着她女儿跑遍全国,都没有人能治好那小女孩的怪病。院长,您怎么突然提起这件事情了?”

    李宏基冷笑道:“没错,全国各大医院,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那姓穆的女人最少找了成百上千名医生,跑了上百家医院。都没有人能治好她女儿的怪病。但唐修能!并且治好了!”

    “真的假的?”

    孙文静第一反应,便是觉得李宏基在骗人。

    李宏基冷笑道:“你觉得我在说谎?”

    孙文静连忙摇头,她清楚院长的性格,刚刚那第一反应,是对唐修的轻视。她不相信院长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李宏基冷冷说道:“还有,前些日子,骨科和心内科六七位医师专家,为一位伤员进行了手术治疗。那位伤员心脏附近刺进一根钉子,这件事情你应该也知道吧?”

    孙文静说道:“那天夜里不是我值班,但后来我也听说了。难道……难道连夜赶到咱们医院,把那钉子从伤员体内取出来的人是他?”

    李宏基冷笑道:“除了他,谁还有那么大的本事?你啊你……真不知道该让我说你什么好!天大的机缘,就这么被你白白浪费。算了,事已至此,我再批评教育你也无济于事,你回去吧!”

    说完!

    李宏基背着双手,摇头叹息中朝着走廊一侧走去。

    孙文静膛目结舌的看着李宏基离开的背影,忽然间,她心底升起一股后悔之意。

    如果……

    如果李院长没有说谎,那唐修真的是个厉害的中医大师,那自己岂不是真的白白错过了一个机会?不过,他那么大点的年纪,就算是从娘胎里开始学习中医医术,这也就二十来年吧?就算他的医术再厉害,能厉害到哪去?

    想到这里!

    孙文静撇了撇嘴,她没有直接回她的办公室,而是来到住院部,看了看正在打点滴的婆婆。如今,婆婆的癌细胞扩散,正在不断的加剧,如果不能及时药物治疗,别说撑一年半载,哪怕三五个月都是极限。

    “文静,我没事。你在医院上班,工作重要,别总是往我这里跑,省的耽误了你的工作,”病床上的老太太,慈眉善眼,笑着说道。